出水芙蓉 第八章 归宿自然亦安然 燹斩牵挂遥天涯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八章 归宿自然亦安然 燹斩牵挂遥天涯

  八  归宿自然亦安然燹斩牵挂遥天涯  对于张道然的骨灰入葬的事,总算有了个几全其美的方案。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围绕这个方案的落实,张友琼和丈夫韩翔宇进行了周密细致的商议。包括入葬的坟地,日期,用车,仪式礼节,参加的人员和生活招待等等。还和韩翔宇专程去了一趟张冉老家,征得老祖宗张凤国的同意。事情定妥后,张友琼再回过来向柳莹详述,韩翔宇尽量在幕后作些谋划工作。柳莹将每个细节都听得很仔细,就是对用车不大满意,他们是打算让曾国超安排一辆车。柳莹皱着眉说:“你用他的车,他必须人就去。你爸爸是最恨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干脆租辆面包车,反正只有这么几个人。钱的问题,我来出。”张友琼解释说:“不是钱的问题。我是想爸爸当了一生的干部,送回老家没有干部代表送象说不过去。如果让县委会的人或县领导送去,您也不会同意的。”因为自张道然出车祸人不在世了,上他们家的人自然少了,这是很正常的。可柳莹总觉得县委会的这帮人故意冷落她这个孤老婆子。她疾恨得他们要命。柳莹感慨地说:“你说的我心里话,你和翔宇同意的话,等你爸入葬了,我也搬到经管局和你们一起去住。”张友琼等她的话音一落,接着自己的话说:“我和翔宇轮了一下,在爸爸圈子里的人中,只有曾叔对爸爸是最服贴的。其实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好看法。再说他还是曾老奶奶同族的一个晚辈。至于忘恩负义,我看那是有人别有用心地在爸爸面前栽害曾叔。我看曾叔不是那种人。曾叔去了殡仪馆,大家都不答理他,他也可怜巴巴的。”柳莹听了张友琼的话,想了想,觉得也说在理上,觉得在年三十他还是照例来拜过年,觉得琼儿再不是有口无心撒娇的黄毛丫头了。她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也觉得是该让他们当家操心的时候了。自己总不能象毛主席样在闭眼的时候再放权吧。她这样想着,便说:“你有没有和曾国超说。”张友琼如实说:“还没有。只是我和翔宇的想法,没有您的同意,我怎么会轻易行事呢!”柳莹听后,又放心地嘘了口气,轻飘地说:“那你给他说看看。”  能够得到柳莹的应允这个入葬的方案才算正式定下来。张友琼觉得打电话不礼貌人,便找到沿河街长江中学曾国超的家里。经过一打听说曾国超好久没有回来过了,又没有找到余凤洁阿姨。后来又听说他们俩口子在闹矛盾,还胡说什么那个余阿姨居然攀上了田隆生,把曾国超甩了。这个曾叔够惨的了,比上书事情还惨,她还真有些怜悯起来。大县出了这么个艳闻戏事,张友琼的一家居然还不知晓。真是脱离了那个圈子竟然孤陋寡闻起来。张友琼开始明白了她这个家庭居然从大县的上流社会中败退下来了,自己应该当家立事和韩翔宇再创基业了。同时明白了韩翔宇要辞职是正确的选择,自己真是永远不及他深思熟虑啊。她真觉得自己醒悟迟了,现在手中空空如已,还有一笔不小的悬帐。爸爸太廉政了,也没有留下什么产业,翔宇的韩家在乡下也没有什么产业更没有什么地位,只有几亩离不开又弃不掉不生钱的责任田。让那美好的时光和窸窸响的票子都玩耍尽了。然而,她又觉得悟醒的不迟,自己还刚过30岁,韩翔宇已才31岁,人生的路还漫长着呢!今后的日子就要靠自己打点了,不能还象无忧无虑的,说话不负责任,办事不顾后果的美丽公主,再不能逞强撒娇了。谁人还吃你那一套。张友琼从长江中学出来,无视一路繁忙街景,在细细品味和感悟着酸甜苦辣的真谛,就去了柳莹家。向柳莹要了曾国超的电话号码。当柳莹找出她精心收藏的小盒内的张道然身前用过的电话本,见物不见人,又勾起了柳莹的伤心泪。张友琼抄了电话号码,又仔细端详爸爸那一笔不荀的遗笔,想到他的为人就象他写的字样刚毅俊美。她没有当场和曾国超联系,担心又会引起柳莹的悲恸。当她将小小整洁的电话本递给柳莹的时候,自己也愀怆地落泪了。她赶忙告辞离去。曾老太还挽留说:“琼儿,吃饭了再走。”张友琼忍住着要哭出的声音,边出门,边说一个难以听清的“不”字。她似乎悟到自己已经不属这个家庭的人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行人路上若断魂。尽管今天已是三月初十,再两天就是清明了,可天气竟热烘烘地晴朗起来。大县的村野,到处一片黄灿灿香喷喷地油菜花的海洋。是人们踏青的好日子。行人好似飘逸在花丛中。张友琼和韩翔宇在家里作好了一切准备,只等曾国超的小车开到,为他们将父亲张道然的骨灰送回老家张冉村去入葬。说好7点半的,8点都快到了,还不见有车来。张友琼不停地朝窗台下望去,心想难怪柳莹不同意要他的车的,还是老人的话象药煮的灵验。韩翔宇终于有些按奈不住了,啧啧地说:“昨晚我是不放心,一回家就想到给曾书记打电话,你硬是犟着,还打包票说定好了的。”张友琼还自以为是地说:“前天给曾国超打电话说车的事,他二话没有说,一口就应承下来了。并说尽快赶来为爸送行的。谁知他这个曾国超还真是那号人啦。这事还得怪你,是你相信他呀。说只有他对爸是最忠诚的。”她说着并不想再争辩,况且韩翔宇也再不埋怨她什么了,便静静地坐下来,静静地望着电视机,静静地望着准备带回家的纸钱纸屋什么的。冉腊娥已于前天回老家筹备去了。张友琼想姆妈在家一定会等得急的。想着想着,她突然就想到四年前的1998年的10月11日,那是超超抓周的日子。在热闹的喜庆过去后,爸爸张道然把她叫到一边,悄悄对她说:“琼儿,爸爸有一个信封交给你。你要保全好,等到振超上大学时,你再拿出来看。这事不要对任何人讲,包括翔宇。”她想这已成了爸爸的遗物,险些把那个信封给忘记了。就急切地要去把它找出来,带回老家在入葬时一起烧掉。她猛然起身去房里,翻箱倒柜搬家似的寻找,终于在娘家陪嫁的小皮箱里的那件结婚时穿过的红缎马夹的内荷包里找到了它。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家里还有件睡在箱子底里的漂亮的红缎马夹,马夹荷包里还有那封装有爸爸秘密的信封。韩翔宇在客厅里听到在房里“咔砰”地翻乱声,就催促说:“都什么时候了,打个电话问问吧!”张友琼的心情已不在车上,在信封的秘密上。她欣喜地捏了捏簿簿的信封,象什么也没有的一个空信封,又象内面有信纸,难道是他的遗书,难道他真有先天之明不成,会预感到自己要发生意外。她不再细分析,忙急切而又慎重地掰开紧贴着的信封口,她不敢乱撕,是怕撕坏了内面的遗书。然而,当她从信封内抽出的却是两张崭新的储蓄存单。她看清了上面的名字,一张是韩振超的,一张是冉腊娥的。还有金额也大得惊人,一张是8万,一张是4万,她好不惊喜,“啊!一共12万!”张友琼没有声张,在心里不知所措起来。一听到有开门声,慌忙将存单塞进信封,又慌忙塞进荷包内。  韩翔宇难得管她在房里翻乱,难得去惹她发火。再说在今天这个日子,她的心情一点悲切难过的,让她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他只好看着电视右上角出现了显时7时59分31秒,那数字很快一个一个地往上加,不一会就加满了60就到8点整了。他同时听到了小车的喇叭声——上楼梯的脚步声——沉稳的敲门声。过去还是张道然和他们在这里一起住时,来客是按的门铃。张道然搬到县委会后不久,门铃就坏了,上门的人也少了,经常是张友琼一人在家,也就再没有来人帮着修理,也没有换上新的门铃。韩翔宇起身去打开门一瞧,诧异地望着门口的田运成。田运成见此,忙说:“小韩,曾书记有事不能来了。我们来送张县长的。”韩翔宇又显出醒悟的表情,笑了说:“田文主任请进。”这时,张友琼已从房里出来,不自然地扯着脸咧着嘴笑说:“田主任,今天劳驾您,真是不应该。”田运成认真地说:“友琼,你这说的哪里话。张县长是因公殉职,又是全县人民爱戴的县长,又是我的老领导,于公于私,县委和县政府都是应该送他的。”看来曾国超家的后院起火是事实了。然而,时不我待,容不得她想这些,况且那心中还直跳着搁着存单的事。她惊魂未定,惝恍地说:“曾书记……哦。田主任,您坐啦!”田运成身着一套骆豪牌的灰色西服,配戴淡黄的金利来牌领带,梳得发亮象韭菜刷刷的乌发,沉稳地说:“都准备好了吧。我们走啦,还客气干什么。”张友琼又迟疑地问:“不等曾书记了。”韩翔宇觉得友琼此时有点失意,尽说些让人捉摸不透的话,甚至有些语无伦次的。也许是她要送别父亲,心不在焉的和人说话。便提醒说:“友琼,是田主任。是县领导亲自来送爸爸的。我们走吧。”他说着便提起茶几上的两个大小包裹。他们一同出门下楼梯,田运成疑惑地说:“让小余抱骨灰盒吧。”其实,他要让司机小余抱骨灰盒,是因为没有看到骨灰盒,更担心包裹里不象是骨灰盒,怕他们把骨灰盒忘记带了,那去送谁呢!韩翔宇忙说:“在县委会那边。”田运成心想我怎么就不知道张道然的骨灰还在县委会的柳莹那边呢。既然这样,县委早就应该安排把它送走了。这样说来,还得回转到县委会去。刚才从县委会来的没有先从柳奶奶家取了骨灰盒。这个曾国超,一点小事都说不清楚,还以忧国忧民自居,上访三农问题到国务院。游戏啊,游戏!  小车回转到县委会,已经过了上班时间,各办委的同志都在忙于公务了,办公楼前已经停下几辆来办事的小车。田运成让小余把车直接开到后排的常委宿舍楼。田运成在前,张友琼、韩翔宇、小余在后,上到三楼敲开房门。屋内充溢着浓烈的香千气味,在张道然的灵位前,柳莹还给他贡着饭菜,有张道然特别喜欢吃的划鱼。柳莹哭丧着脸,凝视着张道然的遗像。曾老太去迎接开门,迎他们进门,都没有迎笑的客套话。柳莹知道他们来了,也不转身招呼,便眼泪禁不住的刷地流淌下了,并哭泣地说:“道然啦,你真的要狠心抛下我了。这让我怎么活呀!”小余很机灵地上去,扶着柳莹劝止说:“柳奶奶,您节哀。”随后,他又转向韩翔宇催促说:“你抱骨灰盒啦!”韩翔宇忙心领神会地上前去欲抱起那红绸布盖着的汉白玉骨灰盒,柳莹,张友琼一起扑上嚎啕起来。田运成在一旁说:“等一等。”韩翔宇只好作罢。骨灰盒是县殡仪馆里最上等的1280元一个,是经过柳莹点头和选定的。那骨灰盒外壁有龙凤雕琢图,好似一件价值连城的工艺品。曾老太见局面僵持着,便上前说:“柳莹,别哭了。人人都会有这个日子的。这是在县委会,人家还要上班呢。”韩翔宇也去劝阻张友琼。田运成等哭声停了,便指令地说:“我们送张县长去吧!”韩翔宇再去端开饭菜,抱起沉甸甸的骨灰盒。田运成又让张友琼到一旁,悄声对她说:“柳奶奶就不去了吧!”张友琼点头说:“我们是这样安排的,怕她去了老家会更伤心。再说老家的条件又不好,会拖累人的。”韩翔宇见时机也妥,率先出门,他们也随后离去。  没有主人的屋子里只乘下曾老太和柳莹了。柳莹一下就觉得屋里一下空落落的,象一座飘零的破庙,心中没有了支撑,自己也成了这世上孤零飘忽的影子。他们都去了张冉老家,而她早已从柳家嫁出,不是柳家的人了,眼下相距张家好远好远,似乎根本就不成为张家的人过。她觉得只有跟着了他张道然,才是有了真正的家和真正完美的归宿。眼前张道然被她的女儿女婿又接回到了冉腊娥的身边。冉腊娥去逝后可和他葬在一块土里,还可以和他做夫妻。而她柳莹呢,活着是孤零一人,死了还是孤零零的一人。她怎么也想不转,觉得这是命运对她的不公。她想还得追随他去老家心中才有寄托,禁不住的辛酸洪涛般地翻涌到她的胸口。她不顾一切地追下楼去。曾老太看她有些失常的神情,也随着一步一顿地下楼去,还边喊住她。她心中也有太多的牵挂,没有儿孙,有早逝的丈夫,现在又有了孤独的女儿,人一生为什么总要这样无休无止地牵挂着。她也觉得老天爷不公,为什么让她这个不中用的老婆子七牵八挂地活在世上,要能让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牵挂才好。人啊!为什么就这么傻,非得这牵着那挂着,为什么不能无忧无虑地坦然地活着呢,为什么不能超脱得象神仙似的无忧无虑地坦然活着呢,为什么不能象睡着觉了似的活着呢。他们已经旁若无人地钻进了小车。小车旁留连着零零落落几个观看的家属和办公人员。柳莹正要不顾一切地向车门扑去,田运成命令似的说:“小余,开车!”小车的屁股后放出一股淡蓝的雾气,四个轮子向前滚动了。有个年少的婆子赶过来要掺扶柳莹,见柳莹自个站稳了,便说:“柳奶奶,您不要太挂在心上了,放宽心点。”柳莹似看非看的见她未曾谋面过,心想她也许是这个大院新来的住属,和自己一样的住属。然而,柳莹懒得和她们以曾相见不曾想识的人说话搭讪,便转身离去。去挽着她老母的左手,回楼上屋里去。  张冉村张家族人按浓重的乡俗,燃鞭鸣炮迎候张道然的骨灰回归故里。只有这家乡人才不嫌弃他的骨灰,还请了风水先生看好墓地,选在荒冢地的东南方。用漆黑锃亮的水泥棺木再装进小小的骨灰盒。身着青长袍的风水先生很地道地向棺木撒播大米嘴里不断地念咒语。然后由张友琼亲手将骨灰盒放入棺木正中。风水先生再念咒语,再由丧夫合上棺盖。风水先生还向墓地撒了大米,念了咒语,这才挥手让丧夫齐喊:“嗬!嗬!”地将棺木放入墓穴。由张族晚生掀下第一锹土盖在棺木上,随后丧夫开始向墓穴埋土向棺木培坟。正在举行着入葬仪式的时候,坐在张家大门的田运成的手机疾响,是县委办公室胡圣科长打来的。对方说:“田主任,市委三农工作组要来大县,田书记要您早些赶回来准备一下情况。”田运成难得吸到乡下这么甜润的春风,明媚的春光的,心情被乡下人族拥爱戴得至高无上,确要速回县城,就不情愿地:“嗯”地关了手机。他对对面坐着的小余说:“你去给小韩他们说下,我们要先走了,看他们同不同车回县。”一旁正给他们倒茶的系着小兜儿的少妇说:“嗳哟。您们县里领导难得来我们这乡下的,吃了午饭再走。那边的仪式一会就完了的。”小余欣赏着少妇,犹豫起来,田运成威严地说:“你去呀!”身条匀称的少妇笑盈地说:“他哪去找得到地方的。我让人去喊友琼来。”她朝着屋前路边几个背着书包刚放午学没有回家蹲在地上玩珠子游戏的学童喊:“兜儿,兜儿!”她又赶过去,狠狠地说:“你有没有长耳朵!你去茅草湾把友琼阿姨喊来。”  不一会,张凤国老人从里屋闻讯出来,俨然地对田运成说:“你们不急么。午饭就吃的。道然不在了,好歹你们同事一场,来了应该还是一样的,吃了午饭再走啦。”田运成和蔼地说:“张老爹,不必了。我们坐车快着。主要是县里有点急事要赶回去。”张凤国气冲冲地说:“你们当干部的怎么就跟道然一个样,风风火火的。他难得回家,回家了就象凳上有钉,坐不了一会就走。哎,国家的人,身不由己吧!”正说着,张友琼和韩翔宇急急地赶来了,幸好入葬的主要仪式已经举行。张友琼有点哑着嗓子说:“田主任,乡下的饭委屈您了。吃了饭再走不成。”田运成沉着气解释说:“是县委办公室来的电话有急事。让我赶回去。”韩翔宇望了下张友琼,温存地说:“工作的事耽误不得,随田主任的意思吧!”田运成这才起身说:“小韩,你们还有天把的,不然可以同车回去。”张友琼接过话缓和着语气说:“您先去吧。这里的事还没有安置好,翔宇也向您请个假。”田运成还是只对韩翔宇说:“小韩,你给龙场打个电话请假,这是特殊事嘛。”韩翔宇有点感激地说:“好,您慢走!”田运成又分别和他们握手告辞,潇洒的干部派头,钻进小车还在车窗内挥手致别。他俩瞠视着小车远去,便又向坟地走去,彼此默默无语地走着,心里感慨有好多话要说,又无从说起。还是韩翔宇先开口说:“我还是决定出去闯一闯,你不同意我也准备去。”本来,田运成一走,张友琼的心就凉凉的了,听了韩翔宇的话,似乎能理解他的心情。又想自己的帐上还有一笔不小空帐怎么结茧,尽管手头有爸爸的存款单,还有俩小口的一点积蓄,也难得填起那个深坑。眼下,她似乎理会了钱的重要性,利用手头的钱作本钱,就是在大县办点实体,不依赖行政过寄身生活该多好哇。张友琼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便说:“我们就在大县办个娱乐城,你也不用去龙场乡下受罪,不必到外面去漂流。”韩翔宇是知道他俩的家底的,就当她是个无忧无虑、不音世事的公主,就狠地说:“你做梦吧!那得多少投入。一偷不来,二抢不到,到扶强不扶弱的银行贷不到,钱从哪里来。”张友琼正要说有钱,又怕翔宇追问,又怕引起他的猜疑,认为爸爸这钱是不干净的钱。甚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过去,她心目中的爸爸不同于别的县领导。他那么地道那么根稳,手腕那么能赖,就知道爸爸还是个农民本质。特别是在花销上从不大手大脚。她认为爸爸这钱一定是节俭来的。然而,面对着韩翔宇坦荡的目光,再往深层次想,又觉得这存款里面有文章。说不定爸爸还给柳莹也存有钱。要不然她为什么这么留念和深爱着爸爸,这么悲痛欲绝,总摆脱不出悲凄的影子呢。张友琼想着这些的时候,觉得自己现在比过去更成熟了,考虑事情更全面更复杂了。老成地说:“这事等回去了再说。不过,现在爸爸又不在了,你在乡下还不知要熬到何时,趁年轻出外闯闯是对的。”韩翔宇觉得友琼开始理解自己,便进一步说:“还有现在的农村工作不好搞,是个多事之秋,矛盾一触即发啦!他俩聊着,就不知不觉地来到坟地。张道然的骨灰已被深深地埋在了地下,堆起了一个小小的三角锥。三角锥的土坟堆正在一寸寸地增高培厚,留着后人醊奠。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危险啊孩子》 《倒过来念是佳人》 《官路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