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引子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引子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长篇小说《大县》第二部  夏日不发洪水(胡少龙)  引子  昼短夜长的年关,昼夜的色彩性格没有夏日的那么鲜明和强烈,天地在人们的慌忙中一片黯然,简直是受了委屈的婆媳颓丧着脸。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天近黄昏,阵阵乌黑的雾霭悄然地给木舟乡政府机关挂上了夜的帘子,办公楼被掩盖起来,人的面貌被掩盖起来,真实的院落被掩盖起来。在遮掩的同时,乡政府的食堂率先拉亮了电灯。炊事员吴妈弯腰去抽开藕煤炉的进气盖。党办主任李盛北在一旁用很随和的口气说:“天都这么黑了,还没有开始做饭。吴妈。”吴妈立起身子,微笑地说:“我看才四点多,还早着呢!再说不慌,就我们俩吃,保准锅响饭熟,饿不着你的”。李盛北又威厉地说:“还有曾书记、任乡长马上回乡政府的。他们没有在村里吃饭,都空着肚子,等吃你吴妈的香锅巴饭呢!”吴妈讪笑地说:“你别逗啦!煤炭炉哪能烧出香锅巴,又不是烧柴灶。”她仍在忙自己的,也不正眼瞧人,又接着说:“不是说县里出了大事么,张县长的车子都被撞得稀烂了,曾书记和任乡长不是都上县奔丧去了。李主任,你吓唬我一个蹲灶门的婆子做什么哟!”李盛北是下午才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的,但没有正道方面的证实,因而不敢胡言。又一想,这么晚了书记、乡长都不回乡政府,说明车祸是真的,张县长遇车祸人亡是真的,一车死了三人是真的,连司机也丢了命是真的;这县长的司机来过乡里,一看就是一个狂妄之徒,眼皮向上长的家伙,可他不该不认真专心开车,把县长的性命都搭上,一个人好容易攀到县长的位置上,140万人的大县才一个县长!李盛北还想,现在倒好,有了现代化的通讯工具,连正常的工作渠道也不要了,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通过办公室正式向下面通知,肯定是县里直接打了他们的手机。李盛北这样想着,便岔开话题,逗趣玩笑说:“谁不知吴妈是木舟乡的一朵花呀。哈哈!”吴妈名叫吴菊琼,已近40的年纪了,还是个老处女,尽管穿着平常而仍有女人的水灵秀色。吴妈在乡政府烧火做饭快10年了,还从没人敢当面开过这种玩笑。吴妈听了也把他的话当玩笑,不管是不是赞美的或褒扬的话,那心里听了还是美滋滋的,毕竟他要小她10来岁,但脸面上立刻扮得乌云起来,举起菜刀,俨然地说:“你个砍脑壳的,我不一刀劈了你才怪!”吴妈口中从不出粗言浊语的,既然李盛北敢笑称她“一朵花”,她也就犯讳地咒他“砍脑壳”的了。她做着那杀人的姿态,又不觉自我吃吃地笑了。  低矮的惟一泛着亮的食堂里正热闹着的时候,曾国超疾步地回到了乡政府。他没有先回自己的房间放下公文包什么的,再等着吴妈叫喊他吃饭,而是顺声来到食堂,睹上了李盛北和吴妈逗趣的一幕,便在门口缓下了脚步。李盛北见吴妈瞬间止住说笑,收敛了松驰的脸,放下了举刀的手,还轻声地说:“曾书记回来了。”便半信半疑的转过身去,碰上了曾国超严厉的目光,只好斜扯着脸笑,尴尬地喊:“曾书记。”曾国超进屋来,环顾一下,没有说什么。吴妈不敢正眼望一下曾国超,便说:“今天天气不收潮,您的衣服还没有干。等着换的话,我就在炉子给您烤干。”曾国超也只当没有见闻刚才的一幕,轻巧的说:“没关系”。吴妈见曾国超说话了,凝固的气氛缓解过来,忙说:“曾书记,不是说您去了县里,县里出了大事,您怎么……”曾国超听了吴妈的话,忙喊住正出门的李盛北,问:“李主任,县里有什么事?”李盛北面向曾国超,不敢回避他严肃的脸孔,恭敬地说:“听说是县领导出了车祸。”曾国超紧逼着说:“是听说还是县里通知的。”李盛北坦然地说:“县里没有通知过。”吴妈便面向曾国超,仍不正眼接触他锐利的目光,把话承过来说:“是颜老头告诉我的,让我不准备您和任乡长的晚饭。”曾国超在静听着吴妈解释,也不去正眼接触吴妈请求谅解的柔软目光。也许是他身为书记不必要在乎一个做饭婆子的目光,也许是她身为做饭服侍人的老处女自己尊贵自己的目光。曾国超对李盛北命令式地说:“你去问问。乱弹琴!”吴妈尽责地张罗着搬上几个菜,摆到方桌上。曾国超将公文包放在另一张饭桌上,便坐在了有菜的桌旁。吴妈将一碗热腾腾的饭放在他面前,同时放下筷子。曾国超下村去转了一天,肚子还真有点饿了。他端起饭碗,大口扒着,夹着那下饭的鱼冻儿,津津有味地吞咽着。这鱼冻儿是吴妈早饭时留下的一碗,她知道曾国超很喜欢吃,特地留着中午没有端出来给其他人吃。在食堂里吃饭是画圈圈的,谁吃一餐,她就给谁画一个圈,到月底里再累计,每人每餐定的标准是二块钱,伙食帐有管理员老刘管着。当然,对书记乡长搞点优待照顾,其他人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意见。再说,每个月乡政府还得给食堂补贴个几百元的亏空呢。  曾国超吃着饭,李盛北进来了,站在一旁汇报说:“曾书记。颜爹说是财政所的周所长告诉的他,任乡长在县里参加张县长的吊丧,这两天不回乡了。”曾国超仍吃着饭,没有表示意见,也似乎没有经意听李盛北的说话。李盛北也去添饭来,坐在桌旁一起吃;吴妈也去添了饭,夹点菜站在一边吃。曾国超吃下第二碗,便起身去添饭,并稍带笑意地说:“鱼冻子就是好吃。还是跟我小时候吃的一个味,吃了还要吃。那时候在南桥街上的食品门市部,一到傍晚,站起长队等湖里送来的鲫鱼、黄古鱼,一两角钱一斤。”吴妈忙放下碗筷,立在锅边说:“我来给您添。”曾国超也不正眼看她说:“不了。我自己来,你去吃饭。”他回到桌边,吃着饭的时候,却把张县长遇车祸身亡引起的惊讶心情埋在脸皮内。心想,这么大的事县里应该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庄重地通知各乡镇,难道县里有人单独地通知了他任从平。任从平是早饭后和他从乡政府分手,分别下村去落实年关扶贫工作的。自己还是一个乡的主持全面工作的书记,连县里出了这么天大的事,都没有人给个信,曾国超感到自己是在被更严重的孤立。这种被孤立的感觉是从省里暗访组来大县后,全县开展轰轰烈烈的整顿起就预兆着的。那种隔着门缝把人看扁的鄙人的目光,避他而远之的氛围。包括他的亲友,他的妻子也是不理解的还怨言几句。还有他尊敬的老领导张道然,尽管没有说他半个“不是”,尽管目光里没有一丝怨他的光线,他感觉得到张县长从心底是不满的。而只有眼前的李盛北,眼前的吴妈,还是一如既往地尊敬他,听他发号施令。这时,门卫颜老头顿步地来到食堂吃饭。本来他是在门卫室兼住房的小屋里用个小煤炭炉很自由节俭地做饭吃的。不巧,今天为了节俭,换煤换迟了,炉火接不上来而烟息火灭了。颜老头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从不和机关的干部们同桌同时吃饭的,即使象今天这种特殊情况也是想等干部们吃完了,他估计着时间该自己最后吃了才进食堂。然而,他也不能太迟,太迟了又怕影响吴妈的收洗,不能为了他一个人而影响整个食堂的工作程序。曾国超正好吃完饭,起身同时夹起了公文包,正好与颜老头对了个惊诧的目光。他不放过地对颜老头说:“颜爹,你没有搞错吧,这人命关天的事,可不能瞎胡说的。”颜老头躲避着目光,回答说:“曾书记,是真的,我可立刻去和周所长对实。”曾国超俨然地说:“不要再说了”。他丢下这句短语,便离食堂而去。  木舟乡政府机关的夜静静的,寂静得令人恐惧。她身边零星的农家远远的居着,象与她与世隔绝似的。曾国超迈着响登的脚步,来到办公楼上的房间里,拉开电灯,忙取出腰间的手机给张道然打电话。他拨了他的手机号子是盲音,又拨了他家里的电话,好长时间根本没有人接。他不能再给其他人打电话去询问此事,那样做会不妥,会证明和削弱他的处境和能力。他放下手机,终于敢肯定是县里出了大事,难怪自己最近心里总是忐忑不安的。驰骋的思绪一下把他带到了去年三十夜的拜年。要不是那次拜年,他也不会引出张道然“不成熟”极难入耳的三个字,要不是“不成熟”也不会引出上书国务院;要不是上书国务院也不会引来上面的暗访组。从个人感情上说,他觉得是自己给张县长惹出了天大的麻烦。但从对事业的责任感来说,他又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事已至此,什么都不要顾虑了,赶往县城见上张县长最后一面吧!本来,他是不想近期上县的,要等忙完了乡里的事,在腊月二十八九再休假上县回家过年,照常在大年三十晚去给张县长拜年的。眼下只有把未去的二个村搁下,等参加完了张道然的葬事再回乡补上。尤其是那个王垸村他是必须在年前要去的。他曾许诺年前去王垸村给王老头拜年,也同时和王老头回家过年的儿子,谈谈大县人在上海开设的大县水产一条巷的情况。发展水产业可是水乡湖区农业结构调整的希望之路。只有经济发展了,有了经济基础作后盾,什么税费啦,什么债务啦,因负担引发的突出矛盾才得缓解。  水乡湖区的夜、水乡湖区的小街早早地进入了沉睡。5米来宽的直肠似的窄窄的水泥路面的街上没有一个人行走。街边高矮不齐的楼房平房里只有少许的亮光透出。曾国超夹着公文包,站在冷清的水泥街上,愁思着怎么赶往县城。乡政府过去仅有一辆桑塔纳,因为要为三农减负增收,由县里统一组织收去对社会公开拍卖掉了。也是的,一个两三万人的小乡,一个负债上千万的穷乡,自然也不能再养着个小车供乡干部们炫耀享乐了,司机小黄也被差遣到责任片去工作了。卖了也痛快,免得都说是书记的专车,连乡长肚子里也有意见。都改骑11号自行车,互不攀比。李盛北随即赶出乡政府,要替曾书记租辆车上县。小街上已经找不到一辆象样的车子,空旷得只有水泥小街。曾国超借着夜昏看到了前方一平房门口隐约停着一辆三轮小麻木车。他们上前去见没有人,平房的门关着,里面似乎有光亮,便大声喊:“谁的麻木!”一个站在黑暗墙旮旯里撒尿的年轻人被喊声吓了一跳,忙收缩鸡鸡过来说:“嚷什么,这车又不是偷的!”曾国超轻缓地说:“我们不是查车的,是乘车的。”年轻人睁着在黑夜里显得锃亮的眼睛说:“这么晚了,去哪里?”也许年轻人有些担心夜路里打劫的,虽然他没有遇到过,但听人说过,经家人嘱咐。李盛北赶紧如实说:“去县城里”。他以为去县城是笔大生意,会让车主动心的。年轻人却不以为然的说“不去”。曾国超便说:“就去南桥。南桥镇上有车去县里。”朦胧中,年轻人看他们不像是歹人,想了下说:“那你们给一张吧!”李盛北愤愤地说:“你想杀黑呀!”年轻人却不急不躁地说:“你们反正是公家报销么。”曾国超对李盛北说:“那我们走,不租他的。”年轻人见他们要离去,借窗口的微光看清了曾国超的像,便说:“你是曾书记吧!”李盛北逞狠地说:“是又怎么样!”年轻人不与李盛北争辩,而赞许地说:“您是替我们老百姓说话的大好人,我送您去南桥,不要钱。”曾国超还是那么平和地说:“不要钱,我也不去。你要按正常的标准收费”。年轻人不再理论下去,也不问明曾国超这么晚了去县里的缘由,爽快地说:“照您说的。我送您去”。他又见李盛北迟迟不上车,便说:“他怎么不去了?”曾国超说:“就我一个人去。”年轻人踏响了扑扑的麻木车,向前驶去,消失在黑糊糊里。  南桥古镇还在不知疲惫地热闹着,年轻人把麻木车开到了通往县城的路口才停下。曾国超给了他10块钱,便在路口等车。他想到了住在妹妹曾国红家的老母冯奶奶,他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去看望她老人家了。因为上访的事,他已不象过去能荣耀地去见亲人们。一辆油绿的回城面的,招手即停,一路顺风地把他带到了县城。大县的县城更是不夜城,人流如梭、彩灯交映、喇叭声声,一片喧哗。曾国超先回到家里,想邀上妻子凤洁一同去悼念张道然,也想最终证实张道然遇车祸的事实。他的居家是在县委决定将他从龙场调到木舟时,心情不愉快,经张道然建议和帮忙,从南桥搬到县城长江中学的,随后余凤洁便从南桥街道厂调到了城关财政所。那套房子是他舅弟余凤志在长江中学从教学岗位组合下岗转为后勤岗位,一气之下弃家离校独闯深圳,闯出个人样而带走了家眷,空下的一套二室一厅70多平米的旧房子,由于全部产权没有房改归个人,便以每月100元的租金租住的。今年下学期房改产权全部卖给了个人,余凤志在电话里意欲有偿转让给姐姐余凤洁。然而,曾国超因上书事情烦忧着,没有决定此事。他敲不开家门,又见屋内是黑的,便搜出钥匙打开,果然家里是冷漠相迎,没有一点回家温暖的感觉,陡升悲凉之情。曾国超心里明白,女儿曾梦在校住读,她已读高二,面临高考的紧张学习,不到过小年学校是不会放假的,自然不在家中。至于妻子凤洁,他没有往别处想,肯定她一定是去朋友家打麻将去了。他放下公文包,又环顾了房间,没有喝一口家里的水,便直奔县政府。果然,县政府的大门前贴了两张黑白分明的讣告。曾国超走近借着街灯细看是张道然和司机小刘的,还真是出了车祸,一个活灵活现的人怎么一下就没有了呢。他从讣告上得知,张道然的丧事是在县殡仪馆举办,还有市领导都担任了治丧委员会的主任,难怪政府大院内冷冷清清的。曾国超忙又招了面的直奔县城郊外的殡仪馆。  往日死气凌人的县殡仪馆,已是华灯耀明,黑袖聚集,肃穆庄严。县委大院和县政府大院的指挥中心几乎都搬到了这里,简直就是县葬哀期。曾国超在面的上听司机啧啧的叹惜不已,说是在回家的途中,而不是去的路上出的事,还说那个唐国良,那个杨茂忠,他们命大福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曾国超一下车,就被殡仪馆悲壮凄惨的场面震憾了,一股心酸就涌到了胸口,眼圈都有些止不住的湿润了。他还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早已聚集在此的熟人打招呼。原来,那些过去或平时和他热情招呼的县干部们,乡镇干部们,一个个都木讷似的瞄了他一眼,有的甚至连瞄也不瞄了,就连那些过去尊称他“曾书记”的小科长、小办事员们也象变得生疏起来。他只好独自地找到那栋设有接待处的房子,生疏的小青年脱口而出,说任乡长已代表木舟乡党委政府送的花圈和礼都记上了。曾国超很敏感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劝慰自己懒得去计较,去和他们一般的胸襟和眼光,就直奔张道然的灵堂去。他再不主动和人打招呼,连那些个县领导,张道然的亲友柳莹的亲友也不去主动招呼。他一眼寻到了柳莹,只好直接走到她的身旁,望着她悲切的脸,深情地喊:“柳奶奶!”并伸手去和她握。柳莹却无动于衷地脾睨了他一下。他难堪的慢慢地缩回了手,便去张道然的遗体前鞠了鞠躬。就在他心事沉沉,不得其解的弯腰时,听到有人小声说:“他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啦!”“个人主义极端的上访名人!”曾国超行完礼,立起身,见韩翔宇要过来和他打招呼,却被张友琼拽住,又忙收去那相碰的目光。此时的曾国超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挫伤,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丢人现眼的,觉得那些人是在把能参加张道然的葬事作为了一种个人的荣誉在炫耀自己。他不屑一顾地骤然离去。韩翔宇还是觉得理亏赶上来说:“曾书记,你慢走。”曾国超望了下他,就走出了灵堂,放弃了再去接待处以个人名义送礼和花圈的打算。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那么做,就匆匆离开了殡仪馆。  人要不长眼睛就好,不长耳朵就好,免得耳闻目睹那么些事;要没有思维没有感情更好,免得烦恼和揪心。曾国超知道自己上书国务院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闯了天大的祸,可没有想到那些冷峻的目光比射出的毒剑还攻人心腑,让人难受致极。他从殡仪馆直接回家,妻子还是没有回来,家里的一切也是冷冰冰地对待着自己。做人啊!为什么这样难啊!他真恨不得一翅飞到木舟乡,回到他自由的小天地里去。然而,一想到任从平他们几个的傲劲,又觉得木舟乡不是自己最理想的事业之地,不是人间天堂,三农存在的那么多复杂的矛盾不是短期内能解决得了的,随时都有激化的可能。他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是妻子能立刻回家,抚摸他,安慰他,给他以女人的温情实感。仿佛,他去打开热水器,淋了个痛痛快快的流水澡。当他触摸搓揉自己健壮的体魄,渴望感受凤洁那温柔摸抚他的惬意快畅和无上的满足。他去躺到软绵绵的席梦思上,苦苦地朦胧地等待凤洁回家,突然出现他眼前。当他一次又一次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钟时,心情一阵阵地疾痛和绞动起来,都深夜转钟了,她还不归家。曾国超不由得思绪驰骋起来,去尽情描绘着那失去男人尊严的妻不守洁的悲哀!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