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八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八章

  五十八  书记空缺位难定党政代职一肩挑  位于南桥镇的一千多人的县麻纺厂已经关门停厂二年多了。938小说网 www.voDtw.com工人们聚集大几十人,乘三辆大货车开到县政府静坐,甚至关闭堵挡政府大院的大门。这个大门被上访人群关上堵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近年来,大县县委、县政府疲于调处三农问题,对县城工业只能让工业领导专班去按兼并重组直至破产的办法进行着,工业问题也不亚于三农问题,到了积重难返该爆发的地步了。群众形象地称:工厂家家不冒烟,只有火葬厂的乌烟薰黑了天,当然这其中有了夸张的情绪。昨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张道然当着纠缠了一天的麻纺厂职工表了硬态,才使那些愤然生怒的老熟人散去。麻纺厂是张道然在南桥任书记时拱手让给县里,让它由街道办厂转为国营企业,走社会主义的阳光大道的,现在到了举步维艰、生活无着落的地步。他定在今天上午召开县长办公会议,专题研究麻纺厂的出路问题。然而,今天上午又插上来一个很重要的活动,市委副书记周志坚和副市长原县委书记郭道武一同来县,是来举行接走郭道武的事宜。省委由副书记赵祖学带队驻大县的督导组已在半月前去参加了省委扩大会,就再没有来大县,只是用电话摇控督导着,至于郭道武早已往来于大县与荆州市之间。县长办公会议开到十点多钟,终于拟出了个眉目,将对麻纺厂实行整体出租或出售,对历史债务通过破产核销,以最大利益的保护下岗职工。这时,张道然的手机忽地响起,他接通一听,是县委办公室主任田运成打来的。对方说:“按照您的意见,我在宾馆等候,周书记和郭市长他们已经到了。”张道然说:“知道了,我就来。”张道然关了手机,就对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宋德志说:“市里领导已经来了,宋县长你继续主持会。”他又把目光转向众人,接着说:“大家要就申请破产和招商盘活研究出具体意见,落实好专门的班子。”张道然收拾公文包后离去,大家目送他离去,会议继续进行。  张道然在让司机小刘送他去宾馆就几百米远的简短的时间里,想到了郭道武同志名义是留在县里主持工作,实际跟不在一样,尤其是进入秋后的几个月里,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市县之间来回跑动,有权无责。张道然能理解这一点,郭道武毕竟是市人代会选举的副市长,要不是曾国超的一封上访信,是不可能再长时间还呆在大县工作的。这里面既有人代会选举的法律的严肃性,也有组织上用人的严肃性。张道然这样思虑着,就觉得自己的工作压力是越来越大,只希望今天市里领导来,对县委书记的人选有个明确的态度。他更有自知之明,论年龄、论干部异地交流的政策,论大县出现的三农问题已举世瞩目,他是怎么也没有当书记的梦想的,他只想上面早些派个新书记来,自己情况熟一点,可辅佐一下,完满地完成本届政府的工作,退居人大或政协贻养天年算了。小车刺地停在了小招四号楼门前,张道然的思虑被打断了,忙开门下车。  人是高级有思维的动物,那要处理纷繁复杂的日常事情的人,其大脑思维就更具有灵敏的应变性了。当张道然笑着和周志坚握手的时候,便用激光似的目光洞察了一下对方,象是要看出对方的心理似的。张道然还是一如往常地说:“郭书记一不在大县,我就乱了方阵,忙得不知头绪了,麻纺厂的那帮职工比氮肥厂的职工更难折服,中国啊,还是农民纯朴。”一旁的才从大学毕业被招考聘用到市委组织部的干部听了他的话,却在心里说,不是中国的农民纯朴,是中国的农民“老不行”好欺侮,他在大三时进行过社会社会实践,听到有人说老百姓就是“老不行”,因而对这种贬低的语言记在了心里,因为他就是农村考出来的,他立志要为老百姓鸣不平!郭道武忙剔开对自己不利的话语成份,说:“你有事情忙,周书记会理解原谅的,你也不要自责了。”张道然在心里说,我是在自责吗?是现在的这种处境憋闷在心里有牢骚呢!周志坚这才说话:“你们出去一下,我有事和道然同志说。”几个人二话没说,扭头就离去,并带上房门。周志坚和霭地说:“道然同志,这边来坐。”张道然挨着周志坚的椅子上坐下后,周志坚严毅地说:“道武同志要走了,大县的工作你觉得怎么办?”张道然也一板正经地说:“市委可不能把我们这个县当儿戏,我们这么大个县,一百四十万人,要真出了什么乱子,我可当担不起呐!”周志坚还是意味深长地说:“你在大县这多年了,又是大县人,大县要出什么乱子,你心里会明白的。”  当领导的人说话总是旁敲侧击,让你去领会和感悟话语的份量。尤其在大县这样的特殊时期,荆州市委考虑到郭道武同志可不能继续以督导组和大县书记、副市长的多种角色在大县主持县委的工作。然而,通过近期考核摸底市直机关和其它县(市)区的合适人选到大县来接替郭道武的县委书记这副沉重的担子。市委觉得市经委的副主任和市团委的书记比较合适,又体现充实基层的精神,在组织上还没有找他们个人谈话,他们却闻风而动,找到市委领导,申述各种客观理由,以本人不能胜任加以搪塞。市委常委会研究时,考虑到既然本人不情愿到大县工作,既是组织上强迫任命去了,那是对大县人民的不负责,说不定会把大县的事情越办越糟,到头来还是省委市委工作上的一块心病,组织上为大县的书记人选确实犯难了。周志坚此次大县之行,任重而道远。县委书记之位不仅仅是涉及到一个人的问题,是涉及到一个大县的稳定和发展的大事。他带来的市委常委的指导思想就是稳住现状,让情况和人选进一步明朗化后,组织上再作决定。周志坚毕竟是上了一定层次的领导干部,处事沉稳老练,他停了一会,望着床头的壁灯,接着说:“正因为市委考虑到大县的农业地位在全市举足轻重,所以,对大县县委书记的人选非常慎重,你给我说说真心话,在大县现有的班子中,有谁比较合适。”张道然记住了“真心”二字,什么叫“真心话”,难道自己过去对组织上有过假心,他有点不安起来。  周志坚不愧是谈话高手,这道算不上哥德巴赫猜想的其解答的难度又并不亚于官场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话题,让张道然一时不好怎么作答。按依次顺进、论资排辈,要推他张道然,然而他自己怎么能推自己呢,他轮了轮班子里的每个成员,确实还没有更合适的人选。田运成工作有魄力,而他尽管是常委但还没有到达领导那个层次。那个管党群的副书记聂光远年岁比自己还大,在组织线着实网络了一批人,他这个人想搞也不够条件的,他的组织干部路线控制着大县的稳定和发展,大县这么多年来经济发展滞后,很大程度上是用人上出了问题。真正有能力的贤才提拔不起来,提到一定的岗位上其能力也会被压抑,这不能不说是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期,在组织路线上出现的悲哀,甚至有时弄得他作为一个县长,在政府组阁人员上都有些避嫌弃。但面对周副书记深层的问话,他又不得不当面回答,便随便思索了下说:“纪委书记彭训奇同志还不错,才三十出头,有政治头脑,有领导魄力,到大县来了二年多,是工业经济领导班子里的成员,处理工业上的棘手问题很得民心。”周志坚插话说:“是前年市里公开招聘的一批年青干部吧,是监利来的,我还有点印象。”张道然忙说:“您记性好,就是招考来的,人家那才是真本领,哪象我们凭老经验办事苦熬到现在的。”周志坚接过话说:“这个年轻人是个苗子。但在目前大县的特定情况下,不能把这个好苗子给夭折了,还要我们强加爱护和培养,功到自然成,还有要用得着他的时候。”张道然听了他的话,不好再说下去了,一时真摸不透上级领导的真正意图,只好用期盼的目光等待着领导的明示。  到了火候的时候,周志坚才抛出市委的真实意图,就象猎人要准确的猎获活蹦乱跳的野物,他终于以领导的口气,严肃地说:“市委常委考虑到道武同志分管工作的需要以及大县稳定的发展,决定市委驻大县督查组的任务和工作使命已基本完成,从现在起撤回市里。道武同志不再担任大县县委书记,回市里主持分管的农林水工作,大县县委书记的工作由你张道然同志代理,大县的党政工作由你全面主持,你说说自己的想法吧。”张道然听后一时半刻愣着,不知说什么好,他觉得市委怎么会作出这种不切实际的决定呢,这在大县的历史上只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乱过一阵,当权派被打了,由造反派掌权,再没有第二回没了县委书记主持工作,我张道然再有三头六臂,也不能一人搞两人的事,担任如此重任啊!他看周副书记的脸像是那么严肃,坚不可推,象荆州的古城墙一般,语气是那么坚定无可否定,斩钉截铁!是的,个人意见哪能否认组织的决定呢!他觉得自己不仅是一名**员,还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大县人,又有什么理由不听党的话,不为大县的父老乡亲尽责尽职呢!张道然做出个含笑的脸说:“我不能说市委的这个决定不对,我是担心自己辜负市领导的希望,会给领导上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周志坚忙说:“市委的这个决定是经过再商全面的考虑的,是目前情况下,最稳妥的措施。不过,请你要相信,市委对大县书记的人选会很快确定下来,报省委批准后任命公布的。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你的工作重心就是二个字:稳定。”周志竖将“稳定”二字拖得很长很重,又接着说“道然同志,我想以个适当的形式,开个县委常委会,我来宣布市委的这个决定,大会就不开了,道武同志下午就一齐同我们回市,也不必搞什么欢送仪式,一切从简。上次,道武同志调离时,你们已经欢送过,这次要让他走得自然一点,不能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张道然以默认来表示赞同,他的思维已经开始集中到通盘考虑着全县的工作之中了。  周志坚起身去开门,让张道然去将郭道武等人叫来。郭道武见张道然沉闷闷的,也不好询问什么,来到周志坚的房间,见他精神焕发,便知道大事已成,自己可以完完全全地离开大县了。张道然根据周志坚的意见,电话通知田运成,安排他通知常委们在县委三楼的常委会议室开会。他们简单地碰了个头,便出四号楼,乘车前往县委会。由周志坚主持,郭道武在大县进行了第二次离任辞行会,在常委们发言中,纷纷祝贺张道然代行县委书记职权,并表态团结一致,搞好大县的工作,尽快摆困境。最高兴的要算张友琼,她在单位上,听到单位领导向她透露了这一喜讯,不等下班,早早地来到爸爸妈妈的家里,与柳莹分享喜悦。张友琼还自言自语地说:“这下好了,爸爸总可以救救翔宇了。”自从韩翔宇落选后,张道然告诫他说:“做人要有股子骨气,在什么地方跌倒的要在什么地方爬起来!”韩翔宇回到了龙场镇当了个兼职党委委员,镇党办的主任,但心中一直不悦,就想辞出公职,出去闯闯世界。然而,张友琼一直不松口,她考虑的是爸爸妈妈年纪大了偶有身体不适,身边也好有他们照应着。柳莹摆好了饭菜,张友琼和小超超都围过来吃饭。张友琼边听边说:“妈妈,这次您一定要爸爸说说,救救翔宇了。”柳莹却说:“你爸爸这人是最马列的,还是叫翔宇自己造就。”张友琼说:“他就是想出去自己造就,怪我捆住了他的手脚,我是担心我们都出去了,你们身边无人照料。”柳莹却说:“我和你爸爸现在还行,翔宇想出去闯闯是好事,就是你爸爸现在这个样子,工作也是够难够累的。”她们正谈着,门铃响起了。  冬至预兆着一年中最冷的时刻快要到来。立冬无雨看冬至,冬至无雨一冬晴。冬月二十七日这天是冬至,这天却不晴不雨的,总是阴沉沉的,可风仍是冷嗖嗖的,都过了“早晨**点钟的太阳”的时候,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就象没有睡醒的孩子,眼巴巴的。县委大院和往常一样,上班的,办事的,进进出出,小车来来往往。不一会,却开来了四辆大卡车,把县委会门前的大街堵得严严实实的,使过往的司机拼命的按喇叭也无济于事,只好改道行驶。大车是县氮肥厂的工人们开来的,车头上分贴有“要查帐、要厂房、要吃饭”的大幅字。车上还跳下几十个中青年人,他们毫不畏惧凛冽的寒风,个个显得热血沸腾,满腔愤怒。几个喝了早酒,连颈脖都泛红的年轻工人,瞪着血红的大眼,走在前领着上访的人群,挡住了县委机关的大门,使进出的小车相互隔着,进的不能进,出的不能出。闻讯出来解围的县委办公室综合科科长蔡俊很热情地说:“师傅们,你们别喊,有话好说,我建议你们派五至七个代表,有什么事到我们办公室去谈。”有人领头说:“我们要见郭书记。”随后众人起哄喊:“要郭书记出来。”蔡俊不止一次见过这场活,又不焦不燥地解释说:“郭书记调市里去了,县委书记还空缺着呢。”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街道被完全阻塞。  正在县委办公室三楼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常委会的张道然听了田运成出去回来后报告的情况,便宣布休会。县委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田隆生马上拉长着脸,愤愤地说:“好不容易开个常委会,研究干部问题,一拖再拖,又不知要拖到几时。”已经站起身的张道然瞟了他一眼说:“我刚才说了,今天开常委会,主要是就郭书记走后的一个多星期的工作碰头,研究部署年前的工作,尤其是下岗职工和特困群众的生活问题。”田隆生不服气地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工作么,怎么能象这样水里按葫芦呢!上访的事是经常有,让办公室的同志去接待调处就是了。”立刻有人附和说:“是的,让下面的人去处理。”张道然也不是个怕狠的软弱之辈,他干脆又坐下来,很慎重的说:“解决大部分群众的问题,是我们县委和政府最重要的工作。”田隆生反而站起来,象和谁相骂似地说:“现在的工作难搞,为什么下面没有积极性,县直科局的干部突出的问题是知识结构不合理,人员年龄偏大,有的中层干部排队都排了十多年,总没有提的机遇,每年都有乡镇干部要进城安抚,我反正是要退下来的人了,这些干部是在我手里压制的,我一定要把这个遗留问题解决好,组织部摸了个底,一百多人,是好大一股力量啊!”张道然终于控制不住了,大声地说:“老田,你别说,有些问题我也不是不清楚,今天,我向大家宣布,在新书记未到任前,干部问题一个也不能研究,我们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能犯历史性的错误,搞突击提拔!”张道然第一次主持的县委常委会,还是按照他的意见休会了。  张道然在田运成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大门前。他高亢地对着大家喊:“同志们,县委、县政府对氮肥厂很重视,所以研究依法实施破产,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破不立,破了才能轻装上阵,宜昌的投资老板,已来找我们谈了投资意向,请大家一定要配合法院做好破产工作。”有人喊:“破产是还债,是公告上写的,还了债,我们上千人的生活去找谁,没有厂子我们都成无业游民了。”有人也喊:“是失业了!我们失业了!还怎么去轻装上阵,是你们当官的才轻装上阵罗!”张道然还是拉开着嗓子喊道:“大家静一静,破产还债是法律的用语,按照还债顺序,发放职工的工资是摆在优先受偿的位子,并不是简单的把厂房设备买了去还厂外的债,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大家与厂子有感情,一下宣布破产了,感情上接受不了。不破,生产得多亏得多,财政也贴不起啊!不生产关门,大家没事干。现在又是肥料销售淡季,县里是再没有钱投入进去生产了,财政没有钱,连老师的工资都开销不了。大家要面对现实,理智解决问题,还是请大家推选代表,我们坐下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具体扯落实。”有人递上一份“要算帐、要厂房、要吃饭”为题的上访信,张道然接过来浏览,上面提了八大要解决的问题,张道然还是坚持说:“这么多人,我们无法谈。”那个递上访的蓬发工人咧咧的说:“你是县长,我们的父母官,我们要你按上面提的,一个一个问题给我们答复,否则,我们是不会撤去了。”双方僵持着,张道然恼怒得苦丧着脸,但又不能发泄,那滋味比在堤上挑一天土还难受多了,就象小孩子吃了大人一巴掌,剌辣辣地疼痛还不能哭那么难受,就象那股子气不出要憋死人的。张道然又设身处地的一想,要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况,那心情又会是怎样的呢!他理解他们,体贴他们的吃苦,便拿起上访信一条一条地给大家解答,并说:“财务问题,明天让审计部门驻厂进行清理审计,你们派三五个职工代表参加。对所有下岗职工由劳动部门全部纳入再就业中心,在三年内按一百二十块钱发月生活费,时间从二千零一年元月起,对经济上查出的问题,涉及到哪里查处到哪里,不管涉及到什么人,县委政府决不袒护,犯到哪办到哪。”人群中立刻有人高呼起来:“张县长万岁!”张道然看到这场景,为他们有苦而衷的呼喊感动得差点流出眼泪,他连忙制止说:“大家千万别这样,要感谢党和政府,还要理解党和政府。”处理上访事件点花了张道然二个多小时的时间,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了。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官梦》 《首长》 《官路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