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五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五章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五十五  事在人为定韩坤追根治穷必治贪  寒露降至,晚秋嗖嗖。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柳莹从挂衣柜内取出那套米色西服,关切地对张道然说:“外面刮着风,已经秋冻,要穿夹衣了。”张道然凭窗望去,那棵老梧桐满枝宽大的叶片已经半黄不青的,在一片灰暗的天色中,纷纷脱枝而落。他记得二十多年前在这个院落里居住、工作和生活时,曾参与载植过一批梧桐树,大概是引进的,叫法国梧桐,现在只剩下这院落后的一棵,要不是它生长在这不碍眼的地方,要不是他张道然求情,这棵老梧桐早被园林化的要求砍掉而不存于人世了。现在满园的白玉蓝、枇杷树、四季常青花期芬芳,那圆球形、黄色味甜的枇杷果还引得孩子们偷食。,有满园的进口草皮,那一派的红墙,已换成了白净的瓷砖墙面。他感慨着世界在美好的变化着,人却在衰老着,生命也在缩短着。他奇怪地责问,人为什么不能与自然同在呢,他又肯定了,能!一个人不能,而一代一代的人类,能!张道然昨天已经觉得穿衬褂有点勉强了,有点凉凉的感觉,而周围的人们还是精神抖擞的单身衣。此时,张道然推开窗户,一阵冷风吹进温暖的室内,吹进热流的胸膛,他不顾自己作为一县之长要代表大县的形象,还是身体要紧,自己毕竟是四十八岁的人了,不能和年轻人比俊。柳莹又替他将西服披到了身上,并说:“小刘已经来了,停在下面。”张道然说:“今天我不出去,就在机关里开会。哦,我昨天忘记给他讲了,让他不把车开来了。”柳莹说:“这是他的职责么,我看小刘还不错,还机灵,也不多一言一语的,你可别忘了给他安排个好位置啦!他可不比翔宇,没有任人唯杀的嫌疑。”张道然也赞同的说:“小刘跟我四五年了,是要考虑考虑的,不能影响年青人的前途。”  “叽叽”的手机声响起,柳莹忙进他卧室去拿,并递给他说:“是数码的响了。”张道然有两部手机,那三星的号子是公开的,数码的号子是不公开的,只有县领导之间才知道那个号码。公开的手机开始也是不公开的,通话的频率高了,号子也就泄露了出去,公众化了,连一个退休老人领不到养老生活费也要直接打他的手机,要解决问题。若整天要忙于接电话,自然影响到他的正常公务,一个一县之长怎能整日陷入这些繁杂的理不清头绪的事务圈子呢!公开的手机只能时开时不开,如要是开着的,一般群众打通了,你县长摆官架子不接,那会马上谣言四起,说县长不接近群众,影响到县长光辉的形象,也就是影响到大县的形象啊!关了机才是最安全的。那保密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开着,以防有重要的政务要处理。张道然接通手机,是县委办公室主任田隆生打进的。田隆生说:“张县长,早晨打扰了,郭市长、郭书记今天有其它的事处理,他说常委会上午不开了。”张道然“嗯”地答应着说:“知道了。”他关了手机忙对柳莹说:“你看小刘还在下面没有?”柳莹走到凉台上,打开封闭的玻璃窗朝下瞧,又转身说:“在。”  小刘将张县长接送到县政府大院,上班铃还没有拉响。张道然显得很健步的步入县政府办公大楼,步升到三楼他的县长办公室。后勤员小宋正在给他打扫办公室,忙招呼地喊了声:“张县长。”县长办公室分两间,外间是个小会议室似的,能坐十多人,内间放着一张大老板桌,两张靠壁的文件柜和几把红木椅,茶几什么的,墙旮旮还有台饮水机,窗帘是淡蓝色的。小宋打开雪亮的吊灯,使县长办公室显得那么和和谐典雅。小宋恭敬问:“您出去吧?”张道然说:“不出去。”小宋又说:“刚才,县粮食局的谢局长来找您,我说您出去的。”小宋说着又去插上饮水机的电源插头,启开饮水机开关。张道然刚一坐在转椅上,就有人“砰”地敲门,便说:“小宋,开门去。”小宋去打开外间的进门,见又是那个谢局长。谢局长笑了说:“小宋,我险些上你的当了,张县长在办公室,是吧。”小宋冷眼瞧了他,没有作声,反关上门而离去。小宋在县长身边做个勤务工作也是左右为难的,为县长挡驾也不是,不挡也不是,只有一言闭之,尽在不言中。  谢局长叫谢守斌,已近五十岁的人了。在县粮食局长的位子上已坐了十多年。前年,县委准备换掉他的,可他在粮食工业的招商引资上开了先河,因此而提高了他的身价,他在县里政坛上说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谢守斌进到内间,开门见山地说:“有个紧急的事要向您汇报。”张道然平缓地说:“你坐吧!”他总是那么处事不惊,给部属一种以稳制衡的力量,他又把目光转向饮水机的保温批示灯,见已跳亮,又起身去给谢守斌倒了杯茶。谢守斌忙又起身去接过。他们都坐下后,张道然望着一旁的谢守斌,这才允许地说:“有么事,你说吧。”他觉得谢守斌又杀回马枪地来找自己,一定是要紧事,但也不能任他说完,所以来了制空权的居高临下。谢守斌很快控制住自激昂的情绪,来了个喝茶稳局的动作,然后汇报说:“在这个关节眼上,县经委没有给我们通气,就把我们闵集粮管所的主任搞两规了。昨天晚上他的家属到我家吵得要死要活的,本来想昨晚找您的,又怕打扰您,让您休息不好,刚才说您出去了,我又去县委会找郭书记,说郭书记也有事出去了,他已经是副市长了,要不是曾国超上访的事,他是不会再回大县的,他迟早是大县的客人。所以,我不甘心,才只好又反转来找您。”谢守斌说着,见张县长冷静得与自己焦虑的目光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憋足的怨言又咽了下去,最后说:“就这事!”  大人毕竟是大人,而是处事不惊,稳若泰山。张道然就是谢守斌心中的大人,是大县人民心中的大人。当整个县长办公室的空气要被凝固的时候,张道然才开口说了一句话:“总是那个主任说不干清罗。否则,纪委是不会凭白无故的搞两规的。”他说着,同时从桌上的材料中抽出一份《大县纪检监察内参》件递向他,接着说:“你看看这份材料。”谢守斌起身去从桌上拿过那份内参文件,一眼就瞧到那显目的标题:治穷先治贪,还有编者按。谢守斌象过电影似的看了那按语,不过是郭书记和张县长在一封未签名的信件上的批示。张道然在用桌上的座机电话了解秋征财经工作会的筹备情况,他命令似的说:“对秋征任务超额完成的乡镇,县财政要拿出钱来重奖,一定要以入库的数据为准。”谢守斌还仔细地看着那封信,看有什么惊奇的内容:  大县是一个穷县,大概已是无可非议的了,据说已被省里列入到扶贫县中,大县是唯一的平原地区的贫困县。一个农业大县,农村经济不景气,农民手中无钱,公粮水费交上来,县财政就穷了,这个鱼米之乡的县也就穷县了。要想改变穷县的面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想治穷,必须先治贪。早在清朝嘉庆年间,治掉一个和坤,朝庭富了十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先例吧。……近几年来,大县不是没有发展,是发展不平衡还是畸形发展,我说不上?但城镇里用公款建的办公楼,宿舍楼等高楼大厦迅速猛增多,与农民种田一年到头无望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反差,是不是应该深思一下?!  信里还从建高档公私房,手机、小车、吃喝、玩小姐等方面概括为贪的几种形势式。有乖贪、巧贪、巨贪、变相的贪和贪得无厌。谢守斌看着材料,觉得写信的人不仅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而且还是一个敢于直言、忧国忧县忧民的真正的人。他又再回过头去看按语:如果我们每个干部都象交不起公粮水费的农民;如果我们每个干部都象穷得开不出工资的企业职工;如果我们真的设身处地、推已及人。我们也可能这样愤愤不平!为官从政,天地良心啊!看了这封信很不平静,我想每个有良心的**员都应该思考,如何管住自己,管住家属,管住部下。  真真切切的情,真真切切的意。谢守斌看着看着,再不要张道然多费口舌,就象这份内参上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是针对着自己的,就象无地自容似的,脸上象被王蜂扎了似的,刺辣辣的酸痛,不是个滋味。他将内参件郑重地送还到张道然的桌上。然而,回到旁边的坐椅上后,看看这县长办公室,想想他周围的人,又出现了截然相反的情怀。谢守斌当了十多年的粮食局长,还不如那才上任几年的银行行长,他们出手大方,整天泡在“125”的麻将里。他又觉得这个内参不合时宜,无所谓了,这些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已经司空见惯了。张道然见他看了内参又不言语,便问:“谢局长你有何感想啦?”谢守斌不好怎么回答,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张道然这才发起攻势,接着训导似的说:“大县搞不上去,发展滞后,不能不说是我们干部的问题。过去**他老人家说过,只有落后的干部,没有落后的群众。现在我们有的人简直麻木了,把群众的疾苦当儿戏。象这样下去,**的天下不危机才怪呢!”谢守斌见张县长激动不已,这些话又象是冲着自己来的,又象不是,本来是想请县长出面找纪委放人的,此时也是进退两难,难以起齿,只好顺着张县长的话说:“不会的,您也不要太杞人忧天了,把公检法的那些高楼大厦一看,**的政权牢固得很呢。至少还有象您张县长,我们这批人是革命时代走过来的,我们是永远忠诚党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该切入实题了。张道然忽地站起身来踱到他面前。谢守斌不能让县长站着,自己坐着,也只好站起身来,其实张道然是摆开的居高临下的驾势。张道然没有留余地说:“你回去,要很好地统一你们一班子人的思想,要主动的配合纪委监察部门办案,尽快把问题查清,搞落实,不能姑息迁就,更不能包庇纵容,要向老百姓有个交待。全县的保护价收粮,国家补贴了那么多钱,有几个是补到老百姓身上了,老百姓是怨声载道!我也老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这次你们要借纪委监察部门办案的东风,要在你们粮食系统开展一次职业道德、廉政为民的教育。不要整天喊着没有工资发,上访造反的。”张道然见一番话已经说得谢守斌哑口无言了,这才止住了话题。谢守斌本来想请县长大人给个面子,替他向纪委求情,为粮食部门出口气的,谁知却讨了一顿批,讨了一堂廉政教育课,他在心里叹息:只有大人就好当,自己的难还得靠自己去为了。他只好说:“张县长,您忙着。”便怏然不悦地离去。  庄稼人好不容易等来的一场秋雨,滋润了如饥似渴的秋播田园,滋润了老百姓期盼甘露的心田。小小油菜籽破土而出,伸出淡黄的嫩芽,装点了庄稼人欢欣的笑脸。这是最迟的一批直播油菜了,否则就只有空田,等着改种其它作物了。就是此前有的庄稼人抢在水田里播撒的油菜籽,由于土壤不宜,出苗也是零散稀稀的。不知是哪阵风搅起了老百姓对闵集粮管所经济案子的愤怒,他们似乎明白了一个事理:难怪国家对农民的保护政策不能象雨露样的滋润着的,原来都是那些贪官吞食了!他们疯狂地涌到粮管所,强烈要求按五角四的保护价对所出售的中稻给予经济补偿。一收购员面对越聚越多的几十上百名老百姓,皱巴巴地解释说:“我们按四角六一斤收购,是因为没有除杂质和水份。如果我们按标准收,让你们晒两三个太阳,还把杂质用风车除净,你们算一算,一百至少要除掉五到八斤,那不是八分钱的价差补偿得了的。我们粮站亏了多少,你们想想。”老百姓管不了那些,吵闹声象海潮似的起伏着,他们就认准一个念头,凭收购凭证上的价非补到五角四不可。见没有明确的答复,他们就嚷着要打人砸东西,粮站的几名职工被团团地围困在收购棚内,人群越聚越多,事态在恶化着,真有千钧一发的危急。不一会,闵集镇财办的领导赶到了,闵集派出所的干警赶到了。财办领导是个半老头,也是闵集人,大多老百姓都认得他。财办主任竭力大声说:“乡亲们,听我个劝,粮管所的问题,县纪委组织专班在查处,会给大家有个明白的说法的。现在是法纪社会,大家一定要依法办事,我认识你们有的人,法律是不认人的,请回吧!”有干警也说话了:“大家请回去,法律是无情的,我不愿有人干出危害社会治安的事。”经过好说歹说,人群才慢慢散去。其实,真要发生流血事情,公安是人民的公安,干警们也不能轻易动武的,公安内部有明文规定,不得对弱势群体动用警力。农民聚众粮管所的事情暂告平息,然而事情的严重性更提醒了纪委监察部门的办案人员,必须态度坚决,尽快查清案子,依法处理,向社会公众和粮食系统的干部职工有个说法。否则,会落个是纪委搞乱了粮食系统,搅起社会的动乱。再说,企业干部的经济问题应由公安局或检察院去查的,怎么纪委也插这个手呢!  经过上下一个星期的调查核实取证,审查的会计帐表有一柜子之多,形成的案卷材料有一千多页。全县粮食系统共占用发行资金达22个亿,这笔巨额资金都摆在库存的粮食中,而不会说话的库存粮食的实际价值与帐面价值相差甚大,有的粮食已存储了三四年,就是喂给猪吃恐怕已是不长肉的了。然而,粮食部门又不能随意降价销售,上面的政策规定是顺价销售,降了价亏损了谁来承担,职工的工资和保管费用谁来支付。闵集粮管所为了安抚职工度日生,冒天下之大不韪,私自销售国家储备粮达四百五十六吨之多,这等于是保管员盗卖了国家老板的粮食,其差价十万多元列入小金库。这笔赃款是否属实?经查,这笔粮食生意是与云南省的一家边境贸易公司进行的,其帐款还需到对方去核实取证,仅仅有粮食部门的证据不行。  就在纪委监察部门派谁去查证的问题上,产生了分岐。去年他们查棉花部门的案子,要去深圳取证,是廉政办的周主任周真山去的,虽然云南没有深圳吸引人,但也是世博会花园之府。纠风办的叶主任叶华山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主动请缨要去。也难怪,叶华山在纪检岗位干了十多年,清贫守道了十多年,连到北京出差都没有去一趟。监察局的胡局长胡宝山经过再三平衡,决定还是让周真山去,毕竟这不是纠风办的事,只是在上案集中时临时抽用了叶华山。胡宝山的意见得到了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彭训奇的同意,他们三人办案在大县是出了名的,被称为纪委监察部门的三座山,只要他们坐上了阵,怎么复杂的案子也要办成铁案的,是谁也翻不了的。  人员定了下来,胡宝山就给谢守斌打电话,相约在监察局会议室,就闵集粮管所的案件碰头。监察局设在政府大院的第二排办公楼,会议室在二楼。会议室的装饰和桌椅,其色调是素雅而又凝重,就连灯光也是黯然的。胡宝山是那么严肃认真地主持碰头会,办案人员通报了案件办理的进展情况。主持人让参会人员谈想法。谢守斌焦急地说:“既然没有什么大的涉及到个人的经济问题,先让老刘他们回去,家里有百多号人群龙无首,一盘散沙,不知什么时候不会闹出大乱子呢。”胡宝山说:“前天不是跟你们说了,要另外安排临时负责人吗。况且刚才你也听了,有些问题还得出去澄清。即使是集体行为,他刘尚宏逃脱不了应负的责任,你们至少要准备一万五,去年查棉花案子到深圳,他们带了二万都没有做到的,还连累我们贴了几千。”谢守斌见他们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心想他们年纪比自己小,职位也不比自己的高,凭什么在我面前显威风,无非是他们站的位子狠,便说:“按你们的安排办,只是钱的问题,现在没有办法,银行将我们的资金都冻结了,再说你们前天不是把闵集粮管所帐上的十万元收去了么。”胡宝山说;“那钱是赃款,要等结案了再说,你们是不能作只望了,要入财政笼子的。如果你们不配合,我们是不会承担责任的。”他最后说:“会就开到这里”。为了一万五千元钱将碰头会僵持着,散会是解脱僵持局面的最好办法。然而,粮食局毕竟狠不过纪委监察局,况且还有人质押着,只好将机关里准备交水电费的钱挪了作去了云南的办案费。周真山带领的办案人员,经过十天的云南之行,满脸春风回来,他对叶华山说:“要是春夏的时候去就更好了,还可参加泼水节。你再要去,一定选在春夏之交的时候。不过,云南那地方好,四季如春的,不枉此行啊。”叶华山听得憋气,用冒火的目光盯着他不搭理他。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