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四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四章

  五十四  翔宇落选愁煞人举贤避亲心坦然  大县乡镇干部定岗定责工作在省、市督导组的具体指导下,经过木舟乡的一周急风暴雨似的试点工作后,开始在全县面上铺开,全县二十四个乡镇的领导职数按照大乡镇一正三副,小乡镇一正二副的要求进行精简,要精简15人将被降为中层干部。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有的行政干部干了一生都是中层干部,好不容易被提拨到领导岗位,又要减下来,多么痛苦的事呵!韩翔宇所在的龙场镇正属减员之列,他虽然有岳丈张道然是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的县长,听了会议精神,也没敢轻视,便连夜给家里打电话,不巧,没有人接。他再一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八点。他似乎觉得自己太急迫了,其实才从机关食堂里陪县里的客人吃晚饭,客人走了,他回房了,没有打开电视机就打电话。韩翔宇在镇机关是单身户,餐餐吃食堂,只要有来客,不管是贵贱人等,自然少不了他陪客,同时回到房里只有电视机是他的忠实伴侣。此时,他没有心思看电视机,想必友琼一定和振超在奶奶家里,又想不对,她近来迷上了麻将,说不定去同事朋友家搓麻将去了,振超丢在奶奶家。他犹豫了好一阵子,还是拨通了岳丈张道然家的电话。柳莹听到电话铃响,看来电显是女婿打来的,就喊女儿友琼接听。张友琼一接起电话,就听出了是他的声音,忙笑着说:“你会找呵,找到奶奶家了,今晚回来吧?”韩翔宇很干脆地说:“不回来!”张友琼说:“不回来,打什么电话。”韩翔宇半玩笑地说:“我还不想在下面图个表现,也给爸爸争个光,爸爸在家吗?”张友琼没好气地说:“不在家,你不该说是跟爸爸学的吧!爸爸不回家,你也不回家。”韩翔宇听出了她答话的语气不对,以免更惹恼她生气而没立即放下电话,连忙和软地说:“有个事你给我拿主意,乡镇开始搞精简,你能不能给爸爸说说,万一不行,趁这个机会让我回来,天天陪你多笑。”张友琼知道丈夫有用得着她的地方了,时下的年青人都让市场经济教化得很现实了,又自豪而俏皮起来,故意地说:“我知道了,就是书记镇长的帽子,给你戴上一顶,我看干脆落选了就上县来算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爸爸是不会给你发帽子的。”韩翔宇说:“你小声点。”张友琼说:“又没有外人,怕什么,我还可让妈妈也帮着你说说。”韩翔宇说:“是耳朵受不了在提意见呢。”他接着说:“现在下面的工作压力大,不好搞,又特别想着你,连白天睡午觉都做梦和你在一起亲热。现在回城当然好,就是现在的职位进城不好安排,到县直单位恐怕只能搞个股级干部。”张友琼说:“事在人为么,好说的。”她突然降低了几度声音,说:“吻一个,叭!”  在客厅看电视的柳莹,心有二用,既看着中央电台的焦点访谈节目《法论功**的假面具》,又听着友琼的通电话,知道是小俩口在逗戏着。当张友琼从书房出来时,柳莹便说:“是翔宇打来的,他可能有点怪你爸爸哟,又有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吧。”张友琼挨着柳莹坐下后,说:“他上次还是县里开秋播会回来的。”她立刻换了亲热的口气说:“妈,这次翔宇的机会来了,乡镇干部要调整,您给爸爸说说,让他回来算了,就是搞个副局长也行。”柳莹微笑着对她说:“你爸爸这人你还不知道,无亲无故的人他可以尽力去帮忙,对家里人要求特严格,要不然也不会让他下去的。”张友琼又接过话说:“就是的么!翔宇本来都是团县委的副书记了,还可当正书记的,爸爸硬要让他下乡镇,还只让他当个副镇长。人家象他这样下去的起码就是副书记、镇长的,他已经下去三整年四个年头了,家里也顾不上,超超还得亏您的照料。”柳莹说:“一家人的事,有什么吃亏的。不过,这事还得你自己给你爸爸说说,我自然是向着你们的。”张友琼说:“爸爸是想学**的让岸英赴朝还献了身,现在哪有这种思想僵化的人,他这次不讲情面,我就不认他这个爸爸了。过去,我们是怕影响他,现在好了,郭书记又从市里回大县工作,我看他的县长是当到头了,谁都知道有权不使过期作废的。等他退下来,回首往事,再思悔也不行了。”柳莹也觉得有些伤感地说:“当然,你爸年纪不饶人了,能当好这个县长就不简单了,他也不是那种官迷心窍的人,过去是有机会,省委书记都看重他,你爸是把工作看得重于一切的人,他对生活也是这样,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的那种。有时晚上睡觉我还听到他的呻吟声,白天里问他,他却很家长似的说‘我这不好好的,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张友琼说:“妈妈,您对爸爸的关爱真是无微不至的。”柳莹眼里显出真挚的目光说:“我心里撂着一事,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好好谈谈。友琼,都同是女人,我那时候不知道怎么搞的,心里就只有你爸爸一个目标,还死死地追求着不放过,根本不知道我这执意地追求实际上是在抢夺你娘的爱,你娘的幸福。”张友琼听到提起远在乡野的亲生母亲,一股辛酸涌到心口,眼圈湿润了,继续听着好象不是母亲的女人在忏悔着说:“友琼,你一定很恨我吧!你是应该恨我。”张友琼忙醒悟过来,说:“妈妈,我能理解您,我和翔宇也是不顾一切的深爱,我能看出您当初对翔宇就不怎么好感,你和爸爸都是勉为其难地认了这个女婿,从我懂事后,我就看出来了,妈妈和爸爸也是深爱着的,我多少受了你们的影响。其实,您也不必那么自责,爸爸曾经对我说过,要我恨就恨他,不要责怪您。可是,生活也太残酷了,让姆妈在乡下受那么大的苦和委屈,在我这个现代人这个作女儿的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柳莹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是感情太残酷了,只要你恋上一件事,总是那么魂牵梦萦的。人上了年纪,我就担心着你爸的身体。”柳莹觉得和友琼敞开心扉谈了心时话,还得到她的理解,有什么比能理解更宝贵,那比天天叫“妈妈”舒服得多,她心襟好一阵舒坦。  一石击起千层浪,作为女儿友琼想到的是自己是爸爸的唯一的命根子,平时自己只考虑着小家庭的幸福,甚至时不时地在爸爸面前撒骄。张友琼此时觉得自己不应该老是不懂事的千斤小姐,应该挑起或学会关心老人、关心爸爸、关心柳姨、关心尚在乡下的亲生母亲的责任。她还觉得和爸爸说翔宇的事也应该是好话好说。她忽然觉得和妈妈谈了些大人们的事,仿佛自己已经真正长成了大人。这时,小振超在房里码堆积木,玩腻了,玩困了,调皮地撅着嘴嚷:“奶奶,要睡觉了,要拉尿了!”柳莹忙起身向房里去,并说:“怎么是奶奶要睡觉了要拉尿了,明明是乖超超么,怎么不叫你的妈妈呀,就是不放过我老子!”她说着几乎同时地和友琼都惬意地笑了。张友琼也忙动身去房里,勿地“丁当”的门铃声响起,柳莹说:“你去看谁来了。”张友琼到门边凭着猫眼一瞧,见是爸爸回来了,便故意说:“谁呀?”张道然不作答,又按了下门铃,张友琼随即开门,迎进爸爸,关上门。柳莹也迎出来,从鞋架上取下凉拖鞋给他穿,又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友琼说:“爸,你没有带钥匙,还按门铃。”张道然便微微一笑。柳莹说:“都习惯了。”张道然逗趣地说:“是你妈妈的优待。”柳莹又将公文包放到他书房里去。  张道然在进门口换上拖鞋,听到振超在嚷着,就说:“是超超又在撒赖吧。”张友琼忙说:“去,快叫亲亲爷爷。”聪慧的小超超睁着灵爽的双眼,跑出房来说:“爷爷要罚站了,这晚才回来。”张道然欣慰地说:“是超超被老师罚了站,要发爷爷是吧!”张友琼对儿子说:“不是爷爷罚了人家的站,这时才回家的。”张道然淡淡一笑说:“是谁罚谁的站,还真不好说。其实都一样!”张友琼没有细想爸爸这句话的含义,便说:“爸爸,这次乡镇机构人员在精简吧?”张道然很敏感地说:“是的,你不必往下说了,我还是那句话,翔宇的事业要靠他自己去创造的!”张友琼一下被爸爸的话封住了嘴,便想了想,换了一个角度说:“爸爸,我知道,您是真马列,我就是担心,翔宇这次要落选,精简下来了,就给您丢脸了,我是担心您啊!”张道然说:“不管你话怎么说,其实都一样,翔宇真要落选了,他是他,我是我,丢我什么脸。若是要我出面作工作,开绿灯,就难办了。你不是老说他象我样么,工作搞得好,家都不顾了吗,怎么会把他选落呢?”张友琼解释说:“现在人心难料呵,我是怕万一。那次曾国超要翔宇到龙场,是您同意的,我看他曾国超就没安好心,他现在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捅了那么大的路子,众人都在咒他,他那是把翔宇当作您的一张底牌,是政治斗争啊!真可恶!我担心目前他曾国超的形象会影响到翔宇,甚至还有您。”张道然忙严肃着脸像说:“你一个孩子气的,懂什么!”张友琼见爸爸的话说得很家长式的,还把自己当小孩,只好苦笑了下。小超超在一旁听了,简直高兴得跳起来,说:“哦,妈妈和我一样,是个孩子哟!”超超天真的逗趣,使张道然父女俩高兴得乐开了花,哈哈大笑起来。柳莹已围过来笑了,忙给超超一个吻,亲热地说:“真是***乖宝宝。”  九月七日十六时三十分的白露在庄稼人的闲暇中悄然而至,暑气已消,天气渐凉,夜来卧地草丛上悄然点缀着白色露珠,真是“白露秋分夜,一夜寒一夜”。既盼到来又怕到来的选举日已在龙场镇机关的黑板上告示。盼到来是因为机关人员心中装着一块石头要让它早些落地,怕到来是因为怕选举的结果不如人意,尤其是原任的领导者落选了会遗恨终身。不管怎么说这一天还是摆在了选举者和被选举者的眼前。下午,在办公楼的三楼大会议室里,有县里派来的督导官,有镇政府的执行官,有主持人在主席台就坐,参加会议的代表是全体镇机关干部、各总支成员、村支部书记和镇直部门的负责人,他们早早地聚向这里,挤满了会场。会议由镇长主持,镇委书记和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分别作了相关讲话,他们分别要求代表们要投好神圣的一票,被选举人要有良好的心态,作好当选与落选的双重思想准备。思想政治工作可谓做到家了,但现实的选举毕竟是残酷的。因此,县里安排镇委书记和镇长是当然的组织任命,不参与选举,要选的是镇委副书记四选三,副镇长也是四选三。对此,县委组织部的领导作了特别说明:“这次既不是人人会,也不是党代会,是大家众所周知的特殊情况下进行的一次特殊选举。”  会议开始后,会场嘎然寂静起来,韩翔宇坐在会场的旁席,竭力地控制着自己,以平常的态度相对。他对会议的每个细节都看得认真,对会上的每句讲话都听得明白,是动用了全部的脑神经铭记着。当选票发下来的时候,他看到自己排在最后,不过选票上有注明,是按姓氏笔画排列的。他的韩姓有十二画,笔画最多所以排在最后。当然在平时的工作排名中,他分管农业,是大农业,名字仅排在镇长之后的副书记。眼下,第一次见按姓氏笔画排在了最后,心中就有些范晦。尽管他知道那个姓李的副镇长,是春上才从县里的统计局的股长岗位上调下的,没有群众基础,又没有工作实践,是个陪衬的,但接到机关组办的平时不放在眼里的小白发的选票,他的手就开始抖,心开始跳,怎么也平息不下来。韩翔宇暗暗地告诫自己平静下来,可那情绪越波动得历害,脸都在不听使唤的扯跳着,他心想一定是自己怯场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感觉,高考时都未有过的感觉,打麻将输钱时都未有过的感觉,太条件反射了。韩翔宇终于提起笔在纸上勾了。此时,他的头脑还是非常清楚的,不能在自己的名下划圈哪有自吹自的呢,再说要是所有代表都勾了自己,那搭上自己投自己一票的满票满得,那多不光彩啊!选票投出了,那记票过程又是韩翔宇心理慢长较量的过程,是理智与毅力的较量过程。终于,主持人拿着选举计票的结果单时,竟愣住了,忙和书记、组织部领导递着结果单,还耳语了几句。组织部领导很慎谨,又命再行核实选举票数。在计票复核毫无异议的情况下,本来由主持人宣布结果的,却推到了组织领导的份上。整个全场被主席台上这个小小的插曲点拨得有些骚动,韩翔宇更是如坐针毯。组织部领导用明亮的嗓音宣布了五十六人参加投票的每个被选举人的得计票数,不是按得票多少顺序宣布的。韩翔宇听到自己的名字时还是最后,只听到宣布说:“韩翔宇二十八票”。  接上来的事实就很明白了。韩翔宇与那个姓李的仅一票之差,姓李的得了二十九票,韩翔宇出人意料的落选了。他听到自己只得了二十八票,对后面会场里的事就昏糊了,脸色一阵白一阵黑的。一阵掌声拍得他的大脑似乎暴裂开来,魂飞天外,眼前的一切都模糊的了。韩翔宇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忙起身视不见人地独自离开了会场。会场的目光一下全部聚向了他。镇委书记看得真切,忙起身离开主席台,跟上了他,轻声地对韩翔宇说:“韩书记,去我房里坐会。”韩翔宇嗡声地说:“我回房,不,我回县里。”镇委书记明白,此时对他再说什么好听的也是图劳的,就顺着他说:“好,我叫车子送你。”镇委书记觉得选举出了这么大的失误,已经没法子向张县长交帐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是可想而知了,要再让韩翔宇在龙场出了其它意外,那他真是没法向社会交待了。因而,没有过多思想地就答应了韩翔宇。韩翔宇没有回答镇委书记的话,一个劲地向自己的住宿房子飘去。会场里随后赶出一些人来,站在走廊上向下望去,他们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理,观看一位落选者难堪情形。主持会的镇长忙对麦扩风大声喊:“都进会议室,继续开会。”镇委书记用小车送走了韩翔宇,忙给张县长打电话通报了这一意外事情。张道然轻声地“嗯”了声,便关了手机,他觉得韩翔宇的失败也是他张道然的失败,自己在大县的政坛上苦心经营了几十年,他们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又觉得这样的失败是自己早就埋下的,要是那时不让友琼任性,逼她上大不,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失败了,也许她迁进了省城,在省城里做学问,也许女婿也是做学问的人或是商海大老板,那也用不着在政治舞台上撕杀了。  真是怒气不打一处来。韩翔宇放走了小车和司机,怀着回家才安稳落籍的感觉,一踏进家门,却见书房里麻将声声,烟雾燎绕。他火冒三丈,将提包使劲地往木椅上一摔,瞪着他们。张友琼和牌友侧脸望了下他,说:“回来了。”韩翔宇没有应声,而是没好气地说:“大白天的,不上班,男的女的关在家里打牌,成什么名堂!”张友琼正在出一块牌,有个牌友知趣地说:“算了,你户主回来了。”说着就站起身来准备散伙。打牌的是张友琼的单位水利局的同事,水利系统现在是淡季,夏季防汛过去,冬修还没有开始,今天是友琼单位有个同事为父母搞七十大寿庆典,在唐人街饭店请客吃酒。饭后便三四个相约来家玩的。有什么比玩麻将更有意思呢!就连外国人都称赞中国人发明了这种科学的娱乐玩具。同事们被韩翔宇的一阵发怒给逼走了,张友琼的火气便冒了出来,是他让她在同事面前难堪,她也要让他尝尝那难堪的滋味,便冲着他说:“你什么意思,吃错什么药了,发神经。谁个没有三朋四友的,他们都是单位上的同事,没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事。你一进门不问青红皂白的发脾气,你还算个男人吗?你还是个几万人乡镇的领导干部吗?”韩翔宇更怒了,一想到做县长的女婿怎么这么委屈,这么难堪,命运怎么这样残酷地折磨人,便愤愤的说:“娶了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张友琼见他第一次说出这么有辱人格的话,也轻巧的挖苦地说:“现在后悔还不迟,我只怕是抓到个宝了!什么的。你们乡干部没有一个好东西,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去玩小妞。”你有来言,我有去语。韩翔宇说:“你爸还是乡干部出身的呢!”张友琼说:“伤人不伤父母,你姆妈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东西呀!”韩翔宇听着那么不堪入耳的话,两腮鼓鼓的,真想痛快地揍她一顿,把她揍扁了才服心。但他终于理智了,心里明白,农村人常说的打老婆不算汉子,只好将冲天的怒火泼拉到家具上,不顾一切地将饮水机掀翻,将麻将撒了满地。那透明的纯净水在大方块的地板砖上泛滥,又是一阵摔砸声,学习机、DVD、影碟机,甚至连他自己的手机也砸了。张友琼从不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也没有力量能阻止他,在一旁呆痴着,最后只好打电话给柳莹说:“家里出疯子了,您快来。”  柳莹只听得友琼的语气那么愤怒,也不知她家发生了什么事,觉得耽误不得。电话里传出盲音,柳莹便放下电话,手忙脚乱地出门,叫了个面的,迅速赶到县经管局宿舍。她敲开门见屋内一片狼籍,忙说:“这是何犯着呢!这些东西砸坏了是要钱买的。”张友琼见有了说话的人,伤心地呜呜哭起来。柳莹见友琼哭了,就冲着韩翔宇说:“翔宇,你们究竟是为么事?”韩翔宇毕竟不敢在丈母娘的面前再发怒,因为他在她的面前一向是个老实得象个腼腆的大姑娘,从没有显示他的个性,只得耷拉头不作声。张友琼哭着说:“他一定是疯了,我又没有招惹他。”韩翔宇终于闷闷地说出话来,说:“我在外受气,回家了还受气,我受不了啦,要钻地了!”柳莹听了忙问:“是不是减人的事,选举怎么样!”韩翔宇一下眼圈红了,苦丧着脸说:“还么样,下岗了!”柳莹又转向友琼说:“既然这样,那就是友琼的不对了。你就应该多体贴安慰他一些!”张友琼不象小孩样的哭闹了,平静下来说:“我又不知道他工作上的事,心情不好!妈妈,他还要离婚呢,离就离,谁怕谁!”柳莹忙说:“好啦,好啦,一家人好闹好和的,别让外人看笑话的。我和你爸爸过了几十年,从没红过脸。翔宇,做一个男子汉要能顶天立地的,遇到逆境不弯腰,也不是跟女人样,婆婆妈妈的斗。友琼。也不要那么任性不饶人的,女人么,要多温柔体贴点,都不要说那么难听的伤感情的话了。”柳莹说着,便动手帮他们清理战场起来。韩翔宇也随后去扶起饮水机,张友琼也随后去一块一块地捡起麻将。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领先四十年》 《首长》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