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二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二章

  五十二  西瓜无籽圆溜溜蹲点队员逸悄悄  东荆河滩上的万亩西瓜田里象魔术师变幻着魔术似的,在金色的阳光下一眨眼就均匀地布上了一个个墨绿色淡绿色的元宝。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林子安整天穿着儿子上高时穿过的那两件红白花格的衬衫,将自己在单位上穿的灰色衬褂留着,早晚都要在这金沙滩边转悠一圈。他一边听着耳机里传出的新信息,及时了解外面世界的异彩缤纷,把这个与世隔绝的村野与飞速发展的外界联系起来,加工后向村民们及时传播,以不致于显得自己孤陋寡闻。他还一边象无籽圆宝的守护神似的不让外人残害式掠杀它们。他那住户隔壁的整天忙里忙外的村妇,叫谢朔姣,在给成长着的惹人喜爱的无籽西瓜盖着草稻,象抚着自己的孩子生怕它遭风吹雨淋,日头曝晒似的。她总见着林子安在田边漫步,就对他说:“老林啊!你不必担心着,这些西瓜又没有长脚,不会自已逃跑的。”林子安摘下耳机,稍微笑了下,说:“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很守规矩,没有谁来爱小便宜偷的,没有谁来做那不干净的事的。”谢朔姣又说:“在过去还是有,我姆妈屋后一园尜菜一夜被邻居偷光了,连夜腌到了坛子里去了,一点印迹都没有。也难怪呀,饥荒起盗心么。”尜菜是没有病虫害,生长最旺盛,用于做水腌菜的蔬菜,是那时做菜饭吃的好食料。林子安忙说:“不对,谢伯,都不是饿肚子的年代,都去偷那偷谁的去,再怎么说偷盗总是违法的。”他重新插上耳机又说:“我住到你们村都这些天了,我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帮不上什么忙,我就是闲着没事,到处转转吧!”他说着就向东南边走去,谢朔姣也忙着自己的农活去了。  这天,谢朔姣摘了第一个自己认为已成熟好了的青皮无籽西瓜,送到林子安的住户家,笑嘻嘻地说:“给你们尝尝新,看甜啵?”颜医生的老婆响亮地说:“街上都已经有卖的了,一块五角钱一斤呢,这个瓜少说也要值一二十块钱的,我不能白吃,还是给钱。”她朝那间医务房里喊:“你爹,给钱哪!”谢朔姣大方地说:“就只当田里少结了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老林是县城的,还稀罕着一个西瓜。”林子安把目光从杂志上移向她们,但仍没有说什么。颜医生的老婆的去厨房里拿来菜刀,再又把西瓜拿去洗了,她麻利地持刀,将瓜切得脆响脆响的,立刻鲜红鲜红的水盈盈的瓜瓤显现在人的眼前,香甜的瓜味直扑人鼻,她将第一丫西瓜递给林子安,说:“老林,别客气,吃吧!吃了还有呢!”他们正吃得上味,那植瓜的技术员老杨来了。老杨带着被日光烤得黑里泛光的笑脸,带着美滋滋的喜信来到颜医生家,他谢绝吃瓜,告诉他们说:“明天汉口老板一早来田边调瓜,一块二角钱一斤,我特地来通知你们的。”他再转向林子安说:“林主任,在这里可过得习惯。”林子安丢下一块西瓜皮说:“有什么不习惯的,不都是人么,乡亲们祖辈都休养生息在这东荆河畔,创造了这里的家园。”谢朔姣呷着口瓜瓤说:“晚上有彩电打伴,还有公主、格格的。”林子安说:“其实那些皇帝剧、格格剧、公主剧,我看就那么回事。”谢朔姣说:“我们县城人不喜欢电视上的,要喜欢舞场里现实的。”她笑后又说:“从电视上看,好象过去的皇上比现在的总书记还好,演得多有人情味多么关心老百姓呀!”林子安说:“什么叫假戏真做,这就是假戏真做!就是那个二月河为迎合老百姓的心理而加工的艺术品。”颜医生是个好客之人,忙完了医务,便到这边堂屋来,热情招呼老杨:“我们的杨恩师,稀客!”老杨说:“我几乎天天来,不天天都稀客。”颜医生去拿起一丫西瓜递给老杨,并说:“那当然罗,就是老林住在我家里,还不天天都稀客。”林子安认真地说:“千万别把我当稀客,那就是见外我了。”颜医生吃了西瓜,又安排老婆到村头小卖店去割肉称鱼,还把那摇摆慢行的洋鸭杀了一只。洋鸭并不是国外进口的鸭,是本地从外地引进的,因为它行走缓慢,又叫排鸭。排鸭全身黑毛,还可以飞行,它的肉质鲜嫩,吃了不会增加脂肪,是农村招待贵客的上等佳肴。颜医生挽留了他们的致富恩师杨技术员吃饭,也改善了下老林的伙食。  林子安驻村已经一二个月了,对村里的百姓和环境都熟悉了许多。他想趁着这人缘和睦的机会,开个村组干部会,对县里工作团安排的化债换据工作研究部署。尽管工作团安排了很多工作,县委郭书记在动员大会上大一小一再一的提了很多要求,凭他这一二个月来的工作体会,绝大部份都是务虚的,只有化债换据的工作最实际,最有工作份量。他进村的第一个晚上与颜村长和其侄子交谈中就感觉到了这点,在近来与村民们的接触中更证实了他的感觉,只有在化解债务的基础上,不把农村矛盾激化,不出现上访闹事或死人的事,也就是工作组的工作在年底能接受县里的检查验收了。再说下来一趟,还得要替老百姓办点实事,林子安把自己的想法和颜村长一说,村长就爽快地答应了,并说:“好,我们也是准备开会的,前天支书也说了,正好借工作组的力量,促促我们的工作。我们的收款任务还难得很呢。”林子安这才想起了村书记贺崇官。贺书记住在村西头,相隔近一里路,自从林子安进村就是村长接待的,转住户也是村长安排,在他的心目中东荆村好象就是村长当家,支书并没有对工作组的工作起什么作用,林子安曾去村西头找过支书一次,不过没在家,没有会到人。林子安又问:“我要不要去找下贺书记,和他也说说。”颜村长说:“我去说就行,他住得远,你难得跑一趟的。”颜默山敢作敢为,说是就是,他到村委会里,打开广播喊道“夜饭后,全体村组干部到村委公开会。”他连喊了几遍,那洪亮的声音让听贯了收音机普通话的林子安,还听不出是村长的声音,也没有完全听清楚那喊话的意思。不过,广播一响,全村人都能听到,甚至在风大时,顺南风南边邻村子里的人都能听到,顺北风北边邻村子里人都能听到。  村委会就设在村小学,围墙围着个大院子的小学。前几年,上面抓九年义务教育抓得狠,将其改名成了“完小”,村里还投资将一栋平房改建成了四层的教学楼。说投资村里又没有积累拿出来,其实是用高利借的款。高利借款也确实能解救村财务的燃眉之急,但也给村里背上欠债的包袱。村是大家的村,是村民的村子,包袱其实是村民背的,羊毛出在羊身上么!小学原还剩一栋平房,有八间,作为了厨房、柴草房和老师的午间休息室兼办公室,老师们不在一间房子里集体办公。老师们都还是本村或附近村子里的人,一放晚学学生们鸭群似的归家,老师们也都各回各家去了,只有一个烧火做饭的婆子孤守着空旷的学校。她是村里老支书的遗孀,子女们都成家自立了门户,是村里为了照顾她,特地安排到村小学给老师们做饭的,每月还有百多元的报酬。小学与居住的人家隔开着,入夜后尽管繁星闪烁,蛙鸣蝉唱,学校里总显得那么清圣而又孤寂。林子安吃了夜饭踏着银色的月光夜路,走进这庙宇般的圣地,仰头见教学楼的三楼村委会办公室里已亮着灯,他上楼进屋,见贺书记和颜村长已经先到了。颜村长叫他坐,然后说:“颜医生是个大好人,住在他家比哪家都好!你说是吧,老林。”贺书记接过话说:“老林到我们这里是来受苦的啊!县里也真是的,不知把你们赶下来做什么!”林子安想和支书分辩,难道是自己来错了不成,但又一想,没有和他们计较,只好若无其事地说:“是的,颜医生的刘奶奶也不错,知道我要开会,特地赶早做了夜饭。”他接着转了话题说:“书记村长都在,今天一定要把化债的事安排好罗,县里马上要搞第一次检查,再不开始搞,迟了就来不及了。”他这话一出口,书记村长都忌讳似的屏住了呼吸,他们心想,这个蚂蜂窝是捅不得的,不化债与化债都还不是东荆河村的人,还想升成国家干部不成,再说你老林也没法解决。  通知说“夜饭后”就是他们开会的准确时间。俗话说,“夜饭有一餐,就等月发亮。”尤其在夏天,日长夜短,农村农活忙,就是不忙已是传统形成的“九三九”的倒三餐。林子安也还能适应环境,他是个委曲求全的人,在单位上,为了企业和苦难职工的利益,作为弱势群体负责人的他,求人家有职有权的部门开绿灯办事,经常赔客敬酒喝酒,宁可自己喝得翻胃,喝得胃穿孔,硬是逞能坚持着。他们聊着聊着,村组干部陆续来了,会议由贺崇官主持。贺崇官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比林子安要小上十岁,可是从脸像和神态上看,却象比林子安年岁还大。林子安以工作组的名义先行讲话,他很正板地说:“我进村后,这是第二次参加你们的村组干部会,那第一次是见面会,只说了些客套话,我在这里也看到了,你们都很忙,起早摸黑地赶着家里的农活。这次会,我们工作组是要开展实质性的工作了。”他接着介绍了河南南街村发展集体经济、搞外圆内方的经验,特别强调指出,大县没有一个出点名或发展得象样儿的村。他最后分析说:“我看,关键是我们要不能安于现状,要居安思危,开拓进取。比如说债务问题就是阻滞我们村级经济发展的枷锁。这次根据县委安排的全县农村化债工作,要从我们村组干部带头做起,首先主动把自己高息借款的利率降下来,把借据换过来,县里检查组是要看换过的借条的。我就讲这些,你们都表个态,说说看法。”接下来是颜默山安排工作,他也只是抽象地说了化债的事,重点安排的是哪家哪家夏征的欠款,怎么借款购油、抽水抗旱的事。再接下来是参会人员发表各自的看法,村组干部共计十二人都在场,有人提出来说:“刚才林组长讲了很多,我看西瓜销售形势较好,要抓住这个机遇,把夏征的欠款收起来,不收齐影响了交款的户子,到秋征就无法进行了。”也有人说:“这息降不得,要降除非县里拿钱来补贴。”这话象下撇脚马将了林子安一军,会议的气氛显得沉重起来,  问题越扯越明确,矛盾越扯越深入,工作组的工作难度也就越来越突出。林子安觉得不能任其横说,便拦住大家你一嘴我一舌的话说:“县财政都亏了一个亿,有钱拨下来,还要我们来做什么工作!”会计忙抢着话说:“林组长,这息降不得,那些债主要吵上你的门的,吵得颜医生不安逸都要赶你走的。借条都是白纸黑字写明的,村委会又不能象企业关闭破产,把债务都蹬掉。而且,条子上面都有书记村长的签名担保,,若降息,那不撤了他们的屋,杀了他们的儿子才怪!”林子安发了点脾气说:“这些欠款是你们的子孙都难还清的,村里没企业,提留收不到,群众抵触情绪大。利滚利,息加息,水里背被絮越背越重啦,这怎么了得!”颜默山在这关键的时候接话说了:“你林组长也不担心很了,我们年年天天都过来了。我看这样,万一上面要来检查,要会计把那些欠债重写几个借条,按银行利息填写,搞几个人签字,应付检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保管他们有看的,保管你林组长能过关。”林子安一听这话,怒气冲冲地说:“你们把我当日本人哄!不是县里的安排,我林某有什么和你们过不去的。县里是为你们的好,我也是为你们的好,我一个大活人,四十多了,在你们这里都是做爷爷的了,要我来装聋卖傻,休想!”贺崇官也火上了,皱着眉头,不知是冲着谁没好气地说:“正经的收款子的事不搞,扯个换屁据。散会!”夜已深了,村组干部会就这样毫无结果的不欢而散了。  清晨,露水晶晶。林子安照样插着耳机,听着收音机节目,在万亩西瓜田边转悠,眺望天边发白、发黄、再到发红,一个火球冉冉地冒出地平线,冉冉地升起,金光普照大地,气势磅礴而辉宏。他有些眼花,便转过脸去,在碧波的田野,已有了五颜六色的庄稼人在摘起成熟的西瓜了。可他的脑中还在思虑着昨晚村组会的情形,忧虑着农村债务的矛盾。这时,两辆大卡车已滋滋地开到了田边的大路上,杨技术员嘿嘿地带着那购西瓜的老板来见林子安,林子安也迎上去。其实那汉口老板并不象电视上的老板那样有派头,原来他也不过就是农民闯市场闯进了城的老板,和这里的庄稼人没有二样,和乡野的土地房屋差不多颜色,人和物都协调着。不过,老板的眼睛还是很精灵精灵的,说出的话里带有经济头脑。不一会,颜医生过来,把林子安招到一边,悄然说:“昨晚的事知道了,你不必放在心上,我知道你和他们是对立的。”颜医生和他在一起也是话语不多,他说了这句不多不少的话,便等待着林子安的话。林子安轻描淡写地说:“也没什么。”林子安想,要不要紧,还在于单位,单位上没有工资发,一家要过日子,那方是最要紧的,现实情况下是各自打扫门前雪的时候。颜医生又说:“我已经知道有的群众说了,这买西瓜的钱就安心先交了村里的款子,不把你的工作组为难。至于换据的事,我带个头,我就有二万块钱是儿媳外出打工挣的钱,给村里垫着,我这两年没有交款子,就都是用息抵的。”颜医生说话的神情是诚心诚意的要帮他,尽管颜医生是把林子安当成他家的一份子,因为吃住都在他家,当成他生活和事业中一份子,他要与他荣辱与共。然而,林子安觉得这化债的矛盾还牵扯到了自己,自己在颜医生家不是短暂的住家过客,还要吃住到年底,就有了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难道,这也是人与人相聚的缘份吧,人有了缘份,一个人就愿意为另一个人去做一切,甚至牺牲一切的!林子安有些进退两难了。  西瓜老板的车上还事带来了磅秤,他亲自掌砣,由一助手记帐算帐,然后由他亲自支付钱给农民。那一叠叠百元、拾元、伍元的钱没有挪动号的响当当的能划开人的肉口子流鲜血的新票子,简直能让人咋舌。它是农民用汗水和心血换来的证明劳动价值的符号。然而,西瓜出手了,换回的票子怕刺手似的也出手了,乡邻们心甘情愿地接受了颜医生的倡议,由他经手统一收着这些悉悉作响的新票子,缴纳村里的款子。颜医生很能救死扶伤,乡邻们伤风感冒,手脚划破皮或被蛇咬,或家庭内战打得流血等等应急小医,都能得到他的热情医治和心灵抚慰。不要小看这些小病伤,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不就是划破小皮导致血液中毒而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乡邻们自然也很尊敬他,他的话在乡邻们中才有那惊天动地的号召力。颜医生还对那些偷鸡摸狗的土油子以当面责斥,乡邻们称他是逢善的不欺,逢恶的不怕,他在乡邻们心目中的印象是胸襟袒荡,刚直不阿!加之来了个宽容又沉默少语、尚能体贴人情的林子安住客。  “嘁嘁”的手机声响起,在村野乡下能晌起手机声也是值得兴奋的事,林子安打开壳盖一看,1397219688的号子,是驻谢家村的队员打来的。对方说:“林主任,我爱人为了租门店的事与工商部门的人扯了皮,一定叫我回去一趟,我想请个假。”既然是关于职工家里吃饭的大问题,林子安毫不犹豫的批了他的假,说:“好,你去吧!”请假的队员是他同单位的业务股长,叫蔡其明。蔡其明准假回县后已经四五个日子了,还没有归队,而且镇里工作队通知,县里下星期要检查验收化债转据工作的落实情况,如果过不了这关就得长驻“沙家滨”。林子安焦虑着,只好拨通了蔡其明的手机。蔡其明很聪明地说:“林主任,我正要给您打电话的,我准备去深圳打工,可能不能陪您驻队了。”林子安的心凉了半截,还是说:“能出去闯是好啊,是不是牢靠的。”蔡其明进一步说:“是我舅兄在那里办的玩具厂,让我去给他跑业务,去年他就要我去,我一直下不了决心,眼下左思右想,只有这条出路了。”林子安一想,单位也是朝不饱夕,也不能误了大家的生计,再说蔡其明已立志要走,也没有信服的办法能留下他。便说:“其明,是不是让农村工作吓得想逃避现实哟,你这一着够威力的,就是无声的回绝。”蔡其明笑了说:“您这是笑话我了,我哪能想到那么深层次的问题。不过您说的也是在理,您可要留点心,不要把自己也陷进去了。”林子安说:“谢谢你的好意,你去深圳当了大老板,我再给你去打工。对了,你得跟孙主任说一下。”孙主任是他们单位的一把手,其实蔡其明早已和孙主任说定了的,便说:“知道了,谨记您的教诲。再见了!”林子安依依不舍地关了手机,仿佛一下觉得孤寂起来。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来做好谢家村的化债转据工作呢?况且自从张冉村因负担问题死人后,县里工作团采取内紧外松的策略,对他们盯着更紧了,工作队员不得随意脱岗和调换。昨天傍晚前,工作团还电话查过他的岗,让他用颜医生家的座机回的电话,连夜他老婆打通他的手机告诉他,电视上通报了工作队员脱岗名单,没有他们系统的。至于蔡其明脱岗多日了,是林子安这个分队长一肩担过了,说蔡其明的老母不好请假二天,按照县里规定只能半个月回家一次,休假二天。  家丑不能外扬。单位来的工作队员脱岗外出打工了,暂时又没有人顶上,林子安知道单位有难处,抽出一个人就多一份开销,也就没有找孙主任要人,只好瞒着工作团。县里查岗,他又编谎话说:“我们刚在一起吃晚饭。”到了回家休息的日子,林子安先到单位找孙主任,想对蔡其明的事碰个头。他一进县供销社的机关办公楼,只有办公室的门开着,那个守庙的和尚办事员告诉他:“前天,孙主任因为基层的退休老人找他要工资,抓了他的胸襟,气汹汹地说他没有能力,别占着茅厕不拉屎。孙主任一气之下,提了公文包回家,自我辞职不干这个窝囊主任了。”林子安一听,更觉得问题复杂严重了。他回村后,只好继续瞒着工作团,自己挑起谢家村的工作,亲自到谢家村帮助落实转据工作。谢家村的主要干部也认识他,在周家总支开全责任片的村干部大会时,听他讲过话,他还去了解蔡其明在村里开展工作的情况,在谢家村吃过一餐饭。林子安在独自去谢家村的那条小路上,想到了往日与蔡其明伴行的情景,有说有笑,有乐有趣的。此时,蔡其明已远去深圳,就想到了大学语文课上诗经中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作者,在那个远古的原野倍感寂寞所表现出的依恋友人之情。林子安走了半里多路,恶毒的太阳烤得衬衫已汗湿,连裤档里都已经湿沾沾的了。他记起昨天翻看农历,天气已进入中伏,今天是六月二十一日,阳历七月二十二日,是大暑了,还是星期六双休日,但不是工作队规定的回家日子。他一路喘着气,心想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大暑——酷暑矣!林子安带着的责任感胜过了寂寞感,不停步向前走,眼前就是可以栖息的谢家村落了,那里有遮阴的树林和阴凉的瓦屋。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运转官场》 《烧烤王妃》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