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七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七章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四十七  现场会诊查病根卧薪尝胆切腹痛  曾国超一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人说笑总比哭好,而他此时的笑却比哭还难看。938小说网 www.voDtw.com随同赵祖学到大县农村暗访的省政府副秘书长周春年见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他们的目光中有好奇的、有期盼的,也还有愁怅和尊敬的。周春年对曾国超指示说:“小曾,你让司机先送赵书记去你们乡政府,你随后赶到。”他又转向赵祖学说:“我们先走吧,赵书记!”此时,省领导对他曾国超每说的一句话,不管是指责还是批评,尤其是指示都是一种心灵上的莫大安慰。赵祖学举目望着数十名群众,大声地说:“乡亲们,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对我们农民弟兄很关心,对农村问题很重视。你们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农业得到稳定发展,温饱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现在正在加紧农业结构的调整,向小康目标迈进,我看了听了感到很欣慰。在此,我代表省委省政府感谢大家。同时,也请大家相信,国家对农村的政策不会变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体制不会变的,农民负担问题会得到满意的解决。大家一定要勤劳奋进,种好自己的责任田。我相信桐梓湖村的村民们一定会发扬老传统,建设明星村,共创社会主义的新农村!”赵祖学那铿锵有力、鼓舞人心的话语落下的同时,曾国超迅即鼓掌,逗引起在场人的阵阵称赞而喜悦的掌声。周春年在前面指挥着让村民们让出路来,赵祖学一行五人走出人群,先后挤进小车,一嘟烟地向木舟乡政府驶去。  现在的木舟乡是一九八七年的撤区建乡从南桥区划分设置的。乡政府机关的所在地设在处县城东二十九公里的棋盘,俗称三盘棋,相传有神仙在此对弈三局过罢,世事已历千年。设乡后,更加繁荣了这个湖区的小街市。乡政府机关坐落在小街边四湖河岸。曾国超今世还是第一次见面这么大的干部,而且由他亲自接待,有些受宠若惊,不知所措,担心是因自己的上访信而引起的兴师问罪。小车一开动,曾国超就用手机向乡政府下达了指示,让家里人接待好先到的领导。然后,他和李盛北找村干部借了半旧不新的自行车,飞一般地追随小车后。乡政府的小车在颠簸乡村的公路上,暗访组的同志们那不平静的心在此时此地此景此情象要连同颠簸的小车轮子蹦出体外。赵祖学心想,大县的农业过去因粮食几连冠在全省全国是出了名的先进县,怎么一下子会沦落到上访这个地步,这不是给大好的睛天戳了一个大窟隆让大雨倾盆么,看来只有狠下一条心,学那女娲用五彩石补天了。他命令似的说:“周秘书长,你给大县县委打个电话,让他们的书记县长们都赶到木舟乡政府,说我们在这里。”周春年是头一回听到赵副书记称呼他秘书长,甚至连个副字也甩掉了,就是在来大县的路途都还在不断地称他小周小周的。他周春年已是近不惑之年的人了,还小得下去吗。当然,赵祖学已是近花甲年龄的人了,在他省委副书记的眼里无论职位和年龄,他周春年是无可非议的小字辈呐。周春年相信相对论,他认可自己是相对的小字辈,在他赵祖学心目中的小字辈,也许这是中国几千来的传统伦理道德吧。周春年听书记对自己的称谓和指示,先是心头一悚,还是不敢大声答应,而只是轻声说:“好!”同时,拿出爱立信手机拨通了大县县委办公室的电话,向县委办公室主任田运成下达了赵祖学的指示。  此前,当整日注视着上访信动向的曾国超得知省委副书记赵祖学从天而降直闯他的辖区桐梓湖时,便料定此行非同小可,就在赶往桐梓湖村的同时,拨通了张道然的手机,给他通了这个信息,怕万一有什么事,甚至要带人走,也好有县里的大人帮忙当担子。当然,在这关键时刻,他没有忘记老领导张县长对他政治生命的关怀,自从春节拜年不愉快的事发生后,他是第一次给张县长通手机。张道然也很慎重地问:“怎么?赵书记来了大县,省里没有预先打招呼。你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你先弄清楚了再说,国超。”最后,张道然还是象从前样亲热地称呼了他“国超”。曾国超心里稍有些安慰,回答说:“据说是暗访来的,还听说前不久农业部也有领导来暗访过,我猜想可能是为农民负担问题。”毕竟说到了时下很敏感的农民负担问题,张道然不得不高度警觉起来,便说:“仅仅是为农民负担。好,一切别说了,我马上赶来。我现在在横沟镇。”张道然没有和县里其他领导打招呼,再说郭道武同志的县委书记一职还没有人接替,在昨天已被接送到市里到任去了。张道然对随同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匡计斌,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宋德志简单的商议了几句,又安排横沟镇督促天宇集团尽快拿出福娃饼生产线的扩大规模生产的方案,尤其是需要资金的申请报告,便直奔木舟乡,车子经过县城也没有停留。然而,曾国超到达桐梓湖后亲眼看到就是那个电视里的赵祖学时,心里更焦急起来,张县长怎么还没赶到呢!  一路上,张道然在寻思着,木舟乡在农民负担问题上又没有死人,只是去年龙场出现过一起死人事件,通过经济补偿已进行私了。因而,张道然对赵副书记一行的猜想,不觉得会有什么恶意,再说郭道武升迁到市里也是经过省委同意的么,不正说明了大县工作的功过得失了,不正说明省委对大县的工作是充分的肯定么。他这样美好地想着,就与天宇的扩大规模的事联系了起来,将赵副书记接到县城,仔细汇报,还接赵副书记到天宇视察指导,再请赵副书记到省里帮助争取资金,真是天赐良机哟!对了,特别要把天宇股票筹备上市以及被全国农业博览会评奖的情况很好地渲染一番。在他正进行着天衣无缝的运筹帷握的惬意之时,手机“叽叽”地响起,张道然看了显示的号子是县委办公室的,便予接通,说:“喂,是我。”他听后又说:“要在家的县领导都去木舟。我现在正和宋县长去木舟。”他听了电话里的人说了一会后又说:“好,你就照省委赵书记的意见通知,你要在家作好接待的准备,随时等我的电话。”他狠的一下关了手机,愤愤地说:“这个曾国超不知在木舟捅出什么路子,搞得上下兴师动众,鸡犬不宁的。”匡计斌插话说:“郭书记前脚走,后脚还没有出大县就闹出什么名堂,不会吧。看是不是来木舟总结经验的,要推广他们农业结构调整,退田还湖,大力发展水乡养殖,致富乡民的经验。”张道然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但愿如此。不过,我这个人就不喜欢那一套经验还没有总结完美,问题就暴露出来了。我在南桥工作时,有次县公安局正在南桥召开安全消防现场,称赞一年多没有发生火灾,开着开着,突然火警笛子响起,一居民户的茅草房着火,现场会变成了战地会,真是闹剧不闹剧。”张道然的“但愿如此”说得是那么勉强,他自己心里明白,从政几十年,从来没有哪个上面的领导采取这种暗访的手段和措施来推广某个地方的典型经验的,他心里更明白,接踵而至的是大县人民及他本人应如何面对着一场激风暴雨般的洗礼。  就在赵祖学第一脚踏在木舟乡政府机关院内硬板的水泥地面上时,随后曾国超骑自行车赶到了。曾国超顾不得把自行车放到安全地方,丢下车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去张罗接待,要办公室的同志打开二楼的小会议室,引着赵副书记一行进小会议室。会议室也学着城里的装饰,贴了墙纸,安了吊灯,摆了套低矮的长椅和茶几。当李盛北打开灯,却给人一种马桶上贴荷花,及不协调的恶心感觉,把个明媚的春光混浊得不伦不类,不城不乡,不洋不土,不痛不痒的。周春年的这种感觉似乎已波及到省里来的其他同志,包括赵祖学。周春年扫视了一下同伴们的脸面,对走到他面前的李盛北说:“你关了灯。”随后是张道然的黑色大红旗进小院,再随后是县里其他领导的车进小院。黑的、蓝的、白的、红的各色各式小车,“嘟嘟”地挤满了乡政府草木葳蕤的院落。更能显示生机和活力的还是陆续来到的人,这个小小的院落建成几十年了,几经历史的轮回和机构的变革,从来没有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一个集中的时间里,高朋满堂过。此时的高朋不是热情的招呼相聚,而只是冷峻的示意,充斥着某种无形的严峻氛围,大有“炸平庐山”之势!曾国超听到小车的喇叭声,便不经意地溜出会议室,下楼来迎接县领导。他和张道然礼节性的握过手,轻声地说:“赵书记在楼上会议室里。”张道然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他,问:“赵书记说什么没有?”曾国超回答:“没有。”然而,关于上访信的事,此时他不得不向张县长说了,此时不说再待何时,要让赵副书记抖出了此事,那就被动了。曾国超接着说:“有一件要事没来得急向您汇报的。前不久我结合木舟的情况把目前基层的三农问题写了个材料寄给了国务院,是想引起上面的重视,为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提供依据。也许赵书记是为这事来的。”张道然压了火气,半晌才说:“事先为什么不跟我通气!国超,欠成熟啊。事已至此,木已成舟。走,我们上去了再说。”曾国超讨了个没趣,欠成熟再一次刺到那流血的心口,他去和其他县领导打个了招呼,萎蔫地上楼去。曾国超本想把上访材料的事向张县长解释个透,求得理解和赞同,但张道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此时也不可能有这个空隙。  有了思想准备的张道然直望着端坐着的赵祖学,跨进门忙热情地说:“赵书记,听说您到了木舟,我就马上赶来了。”他自以为赵副书记要起身和他握手打招呼的,然而,赵祖学只是随意地瞟了下他,冷冷地说:“你来了。”张道然也只好收敛了笑容,找个位子坐下来,等着赵副书记下指示。会议室的气氛一下更沉闷了起来。不一会,又上来一些人,有的人进了会议室感觉象融进了冷库,会议室里没有座位了,有的人还候在门外,有的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天要塌下来的大事。张道然反而很和谒地对曾国超说:“曾书记,会议室坐不下吧?”曾国超不等他的后话说出,忙欠起身说:“我去让人打开大会议室,就在那头。”大会议室很快被打开收理干净,它与小会议室不同,有主席台和听众席之分。人们被陆续地招进大会议室,赵祖学终于开口说:“道然同志,你留一下。”等人们都离去,小会议室只剩下他俩。他们对视着,目光相互灼热的。赵祖学拿出国务院领导批示的传真件递给张道然,同时说:“大县的问题我感到太突然了,让人措手不及。这个曾国超在信上反映的事,和我走访调查的以及农业部同志走访调查的,基本是这回事。现在的问题,是不能回避现实和矛盾,要拿出过硬的措施,尽快整改。”张道然认真阅览传真,又听了赵祖学的意见,显出疑惑的目光,似乎还想申辩什么。赵祖学一眼就看出了张道然的心思,继续说:“现在什么都不要讲了,国务院领导都批示了,省委已决定我驻到大县,担任工作组的组长。这时候通知你们来,就是要在木舟乡召开现场办公会,争取把问题就地解决,再向省委、国务院汇报。你们要用积极的态度认真对待,绝对马虎不得,不能再出丁点差错。当领导的人,在原则问题上不能有半点马虎。什么是原则问题,三农问题就是原则问题,国务院领导的批示是原则问题。道武同志去了哪里?接手的同志尚未定下来?”张道然点头表示回答,赵祖学继续说:“这情况我知道,越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你的头脑越要清醒。把这里的现场办公会开了,回头再去县里,再作具体的安排和部署,要尽快把国务院和省委的指示精神贯彻落实好。”从前都是他张道然检查、训诫别人,眼下自己成了被检查训诫的人,一下神经质起来。那句句言言,真真切切,钉在心里难以承受,那脸面是结冰的河面僵硬着。张道然终于机械地听完了赵祖学的安排和部署,一同进入大会议室。  大会议室占有三间房子,近百平米,中心摆着椭圆会议桌,桌中心凹下的地方放着塑料花和开水瓶,围着桌子是高背椅,围着墙壁也是高背椅,墙壁是雪白的仿瓷涂料。椭圆的一头用着主持席,等赵祖学坐上主持席,参会人员皆已坐定。李盛北将准备好的金白沙香烟按惯例给每人面前放一包,当发到赵祖学的面前时,赵祖学铁青着脸说:“收起来!开会就发烟是哪门子规定。”李盛北的脸刷地红了,把目光移向曾国超。曾国超稍稍摆了下头,忙把目光移向赵祖学。李盛北迅速一包一包地将烟又收起来。这发烟收烟虽是插曲,可算得上是现场办公会的第一项议程了。大家从这项议程里就看出了省委的态度。赵祖学环顾了一下会场,见目光都聚向着他,便大声而威严地说:“今天,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在木舟乡主持召开三农问题的现场办公会,旨在认真贯彻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对大县三农问题的指示精神,切实解决在大县木舟乡类似木舟等地存在的严重影响农村经济健康发展,影响农村社会安定稳定的三农问题。曾国超同志出于对党的事业的高度责任感,对在农村问题高度负责的精神,向国务院领导如实地反映了大县农村存在的实际问题。我亲自进行了调查,确实不是曾国超同志写得那么危言耸听,实际情况本来如此。引起了各级领导重视,国务院领导作了亲笔批示,省委决定我任驻大县工作组组长。当然,大县的实际问题,对全国、全省来说是局部的个别的现象。但个别的问题也不能忽视,我下面要具体通报大县的问题,然后大家都要发表看法,都要表态,要出主意、想办法、拿措施,都要把自己摆进去,为大县的发展出谋划策、出力流汗,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作贡献。”接着,赵祖学通报了大县需要着手解决的六大问题。  会上,张道然作了非常冷静的发言。他说:“近几年来,我县农村经济形势总的来说是好的。我们不仅战胜了‘四年三水’的自然灾害,而且顶住了市场低糜的价格暴跌,农产品卖难的压力。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广大干部群众不屈不挠,千方百计发展生产,调整结构,促进了全县农村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发展。全县承包经营五十亩以上的农户有三千五百多户,其中承包千亩以上的有十多户,三盘乡南唐村农民张新枝承包农田已达到一千五百多亩。我们在承认目前我县农村在转型时出现的问题和困难的同时,更应该看到全县一百四十万人民为社会为国家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和无畏的牺牲。”张道然的发言得到了与会人员的默认,大家投以赞许的目光,他最后表态说:“一定要借省委工作组的东风,对六大问题进行迅速彻底的整改。”曾国超怀着复杂的心情,不得不在会上发言,他说:“我出于对农业的关心,向国务院如实反映了我所在农村的实际情况,是希望国家在政策上对农业给予倾斜,特别是我国正在争取加入世贸组织,人世后对我国的农业打击会更大。如果不及时提前的打好农业的基础,三农问题还会变得令人更加堪忧。当然,我作为木舟的党委书记,我的工作也没有做好,我有愧于党,有愧于领导,有愧于群众。这次要动真格的,按照省委、县政府的指示抓出成绩来。”大家纷纷发言,谈了认识后,赵祖学最后总结说:“大家都发言了,说了一些好的看法。我说过大县的问题,木舟的问题,只是有一定的代表性,也还是局部的、个别性的。问题的关键是人,事在人为么。我们每个人要从自己做起,从身边的事做起,做好每一件事,这样才无愧为一名**员,无愧为一名基层领导干部。”赵祖学的话音落下,会场响起小阵掌声。散会后,省县的领导没有在木舟乡逗留吃晚饭,乘着小车向夜幕下的大县县城进发。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