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续章 6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续章 6

  六  虽然不是生病卧床,不得请假,然而,那肿痛的右手确实捉弄了念兰几个日子,逼得她只能用左手写字做作业,洗漱吃饭做事的,连睡觉也得留心,小恙的折腾使她想到念娅的话,去喊舒振哥来帮你,要是让他帮着,说不定自行车早学会,还能让爸把自行车给她上学的。还能和舒振哥同路,说说话儿了。半个月过去,已经渐渐消肿了,不再那么疼痛了,还能拿笔写字了。念母督促念父驮她,骑车到镇上中学去看望念兰。见念南的右手果然和左手一样的,不红不肿了,她也笑微微的说,你们放心,没事了。那活泼劲儿,真劲让他们放心了。可她硬要念父教她学自行车,说是他答应的,说中午正好有一个多小时的空间。念父说:兰儿,别担心,爸说话算数。等你放假回去,就告诉你学,要不了半天,保你就会。等你学会了,我就把自行车给你上学。这下高兴得念南几乎要跳起来,拍着手说,太棒了,OK!又止住笑将信将疑的说,好,是真的吧。念母说,你爸几时骗过人的,何况你们两个宝贝女儿呢,他还等着将来你们送酒喝呢。她停了下,转向他说,哎,你没了自行车也不方便,再说你这车太高了,兰儿骑着吃亏,等兰儿会骑车了,给她买辆新的,买女式轻便的,口号里喊的,再苦不能苦孩子。念父说,好啊,你们母女合伙宰我呀,不苦孩子,那只能苦老子了。他说着自个笑了,她们也跟着笑了,都笑得那么爽朗。  骑着泛亮的红色女式小巧自行车,念南的感觉就是不一般,心情晴朗,学习劲头忒足。她又把节省的车费给念娅,让她不和爸妈要车,等她上大学去了,自行车就归她的,再说念娅在管理区的中学上初中,离家近多了。走路要不了半个小时,有时念南还可驮带她一截路。她坐在姐的车后也高兴,不久也学会骑了。女式车好骑多了,一抬脚就坐上去了,她还能驮带姐了。渐渐的,念娅觉得姐有些不开朗了,逗她说话,也心不在焉。自己又没有弄坏她的自行车,连泛亮的漆都没被扪一下,姐她怎么啦?一次,念南突的冒出一句话,你没看到舒振骑自行车了。念娅说:嗯,是没看他骑自行车了,连他人影儿都好久没见着。念兰不信地说,你在回家的路上走,怎么会看不到他呢。念娅委屈的说,姐,是真的。又反诘,你们是同学,你不知道,我能知道!念南说,我们早不在一个班了,太可惜了,他只少我2分,被编到普通班了。不在一个班,我怎么能碰上他。念娅说,不是一个班,那也在一个学校呀,去食堂吃饭、做操,下课时总能碰到的啵。念兰说,不跟你说了,我才不愿碰上他呢。念娅吃地一笑说,姐,你的心思天不知地不知,妹子我还不知。我早听人说了,你们在做朋友。念南虎起脸说:瞎说!这要让爸妈知道了,可不得了的。念娅说,我不跟爸妈说,就跟姐说,好吧。小人小心肝,念娅果然把心思用到他俩身上去。她班上有舒振邻居的学生,还是他的同族小弟。在班上,找他一问,才知道舒振去练兵了。如果练上了,他就不读书了。他的志向是想当一名英俊的军人,难得啃书本的。他还说,等他够年龄了,也要学舒振哥,去当威武的兵的,读书太没劲儿。  再一次月假,念娅没有急于回家,等在路边。她的初级中学就座落在路边,老远姐妹俩就瞧见了,近了念兰没有她的面前下车,只是放慢速度,喊她上车。念娅却没有行动,反喊她下来。等她下车后,念娅诡秘的说,姐,你说我们最近为什么总没看见舒振哥了。念南也显出惊诧的目光,忙问:怎么了?念娅笑说,姐,看把你急的,你说呢,他去练兵了,听说练上就不读书了。念兰惋惜的说,你听谁说的。他说过,一定要考大学的,怎么能半途退却了。念娅说,你俩发过誓?没有发毒誓吧?念南不作声,脑里一片空白,她不认为仅两分之差就让他断了读书的念头,也许是两分之差让他总是回避着她的,难怪总见不着他人,他怎么能为两分之差而自卑呢,。不对,也许是为我,不让同学笑话,不影响我的学习,而有意在回避着的。她胡乱思绪着,一阵愧疚起来。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他的一生啊!念娅催促说,姐,你说这咱办呢。从没遇过此事的念娅,一时没有举张。念南想了想说,姐要你办件事,行不行?看着念南神圣的样儿,念娅说,行。只要是你俩的事,你说,姐。念兰说,回去后,你去找下他,我去超市的屋角等他。念娅喜出望外,说,好。她仿佛和念兰一般,也有些着急起来,姐妹踟蹰地说着,仿佛不迷恋自行车了,一直推着它,走回的家。  超市门前有进进出出的人,念南闪过恰进邪对的窄巷里,正好可以看着路上的世界。等人的时间太漫长了,这个丫头片子,去了这么久也不见人来,即使找不着他也应该回个信的。好一会儿,天色渐渐暗下来,巷口里的冷风格外寒人的,超市门前已渐断人了,念南才敢出来扬眉吐气,她走进超市,店员正要拉门打烊,便催她,丫头要什么快点,又说,哦,是念兰啦,放假了,不慌,选好了买。她慢腾腾的,扫视着一切,便说,不买什么,就看看。等她刚出门,迎面是念娅来了,两个脸蛋被吹得红彤彤的,焦虑的说,舒振哥家里没人,我到处找了,还去了田边,也没见着。听人说是去县上了,说是部队接兵的首长都来了,没几天就送兵的。念南嘘的示意她小声点,她自己不搭话,沉下了脸,一个劲的往家去。店员说是你们俩姐妹等着呵,等转过身看时,便不见了她们的人影。念娅紧追着,说,这一去不知几时能回来,姐,你还是去县上见见他吧,念兰还是不搭话,一个劲的往家去。  几天过去,还是从那个小弟的嘴里,得知镇上明天就送兵了,说是明天连夜乘专车到武汉兵站,再乘火车去很远的广西部队,说有可能会在镇上集中。念娅向老师请了假,谎称姐在镇上带信来,有要事让她去下。便赶到镇上姐的学校,向姐告知了这个重要信息。念南是在课堂上被念娅招出的,也没请个假,就直奔镇政府。她猜定新兵集中一定在镇政府,她们去很大方怡然地问了那个正在书写大红欢送标语的青年,说是明天上午集中,镇政府还要为新兵饯行的。念兰让妹回学校,不能耽误了学习。再说也不能留她等到明天,也不关她的事。念娅象她的小保姆,蛮听她的话去了。等念南回到学校,已经放学了。晚自习时,让班主任叫去,受了一顿训。似乎她不把这些放在心里,只要能见上他,受批评算什么,以后把成绩赶起来就是了。  第二天,她还是偷的出学校,把自己扎小辫的两寸像片夹在崭新的硬壳笔记本里,这是学校奖给她英语单科前三名的奖品。她自己舍不得用,留着,眼下有必用时才拿出的,并在首页上写下了:兵哥哥舒振,将生活中最精彩的时刻记在这个本子里,永远做一个快乐的人!兰儿,二OO三年十二月十日。她揣着用水彩纸包好的要送给舒振的礼物,心情和镇子上一样激荡起来。小街上比往日更多了许多人,人拥人的。不时的,有亲友们簇拥着身着崭新黄军装的小伙子,逗留着,说笑着,还选购着要赠送物品,纷纷向镇政府聚集,镇政府象过节一样的热闹喜庆,彩旗飘扬,大红标语盈门,锣鼓掀天,乐队齐鸣,人声鼎沸。有含泪惜别的慈母,有依依难舍的女友,有千叮咛万嘱咐的严父,有逗戏嬉笑的朋友。念兰挤进人群,又挤出人群;挤出人群又挤进人群,就没能寻找到舒振,也没有发现有念村送兵的乡邻。怎么回事呢,念南只得暂回学校,赶做功课。等晚自习时再偷出学校,小街上正热闹着,新兵列队从街上走过,街边是热烈欢送的人群,她尾随而去。只见新兵们在街口登上扎彩的大客车,向家乡亲友深情挥别,她也激动不已的挥着手,溢出热泪,可就是不见舒振。等人群散去,新兵车队消失在夜霭中,念南的礼物仍揣在兜里。她没精打采的回到学校寝室,偷偷地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天,记下了依依惜别的遗憾心情。  望着念娅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舒振真想把这封信撕个粉碎,撒向路边的河水里。然而,在他的心灵里毕竟有个那么铭心刻骨的一幕,这信的字里行间凝聚了一个恋人的倾心情怀,里面几乎载有他全部的爱。他真弄不明白,念兰为什么把他的信给念娅当笑料。既然能给念娅,为什么不回信呢,难道是以无言来回绝。那无言的回绝,比写句回绝更残酷。难道是时空开了个玩笑,让痴爱的人把献出的真心又回归了。此时,他似乎理解了当时班长语重心长的话语,那阵子在部队,班长见他须眉不振,恹恹然的,用过来人的眼光看得透彻。劝慰说,一个人的初恋不要投入全部的爱,否则会痛苦得难以自拔的。只能以投石问路的试探,等有了基础,再进行夯实。此情此景,他真希望能有个知己倾吐真心,哪怕象班长是个男人也行。他不想对念娅说什么,因为心目中一直都把她当呵护的小妹。即使能当她说什么,她也不会理解的,甚至还会嗤笑。公路上空荡荡的,他眺望远去,思绪万千,恨不得长上翅膀,又飞到战友中去。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错爱专情总裁》 《首长》 《官路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