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续章 10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续章 10

  十  又一场小闹剧过去,因为瑛瑛和小小吵着饿了,又去吵起了安爷爷。俗语说, 千憋气万赌气,不能和饭赌气.。安奶奶带着满腹的怨怒去安顿全家的晚饭。饭桌上,茹若不停的问伤着哪了。安爷爷闷声闷气的,说我要真闭眼了,你还不悲哭,还吓跑的啊。今天算是见识了。茹若听得心里暗笑。他接着说,伤倒不厉害,只是这口气咽不下。又咬牙切齿的说,茹若,你给我听明白了,这次决不能轻饶了那小子。他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茹若还从没见爸这么恼怒过,在她的心目中一直是爸的脾气比妈好,总是那么温顺,象老牛那么温顺耐劳。安频嚼着饭,见爸提开了这话,愤愤地说,先是今天打爸的事,二是离婚办手续的事,再是青春补偿的事。到时候茹若你不能心软的。你看他今天对爸多毒狠,在大众广庭下都敢出手打人。茹若缓缓说,他很后悔的。安频说,知道后悔了,当时做什么去了。这世界可没后悔药吃。茹若补充说,他刚才来,是想给爸赔不是的。听说他来过,安爷爷摔了筷子说,不要赔么不是,我们安家载不下他。茹若,我再问你,我们在说你跟他离,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茹若说,我早恼火他了。我还不是认为离了的好。安奶奶说,这就对了。区政府的事,你没找着人,我明天一晨早就去那里等着。我一个老婆子还顾什么。安频说,您一定要等个说法。不担心做饭,我们叫快餐。安奶奶说,我明天准备绝食,晚饭多吃点。说着,果真大口扒来。好笑的细节,他们却是严肃认真的。  夜,静静的了,是被闹市淹没的居民区显得静悄悄的;而街市还灯火通明,繁忙似景。安频因身体欠佳,还是留在安家睡去。然而,她躺着不是,坐也不是,烦躁不安的。她尽量忍着咳喘,倾听着家里的动静。似乎隐约的有脚步声,还有轻声的说话声。她留开房门的缝隙,瞧见了熟悉的身影,是茹若和李云清。他们一前一后的嗫手嗫脚的溜上楼去。她想,难道他是偷地来推摩托车的,怎么会上楼去,一定是去了茹若的房里。在她的脑中闪过了一个恰巧的念头,这是个好机会,趁着这个空档,去弄起爸妈,商议着关门捉鸡的良策。  不一会,安家打破了夜的沉静,闹腾起来。安爷爷和安奶奶,推开了茹若的房门,大喊抓流氓。茹若正和李云清坐在床上叙叨,俩双眼睛仿佛在忏悔,仿佛又炙热起来。他去亲吻她,她没有接受。她取了披在身上的外衣,要躲进被窝去,他也解了外衣轻巧的上床去。他正拉她的时候,安爷爷他们冲进来了。俩人惊恐得不知所措。慌乱中茹若挥手推他,正好几个手指抓在他脸上,留下铁的罪证。安奶奶说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茹若支吾的,是他…安爷爷愤慨的说,你个狗东西,想强z我女儿,我老子和你拼了。安频在大门口把守着,连忙打了110报警。很快,警车灯柱耀眼呜呜的开进小巷,唤出了家居的人们,搅热了宁静的小区。  几名穿志服的警察在安频的带领下,迅速赶到楼上,制止现场拉扯哭闹的一片混战。警察分别单独询问当事人。李云清答应是他,但疾口否定是强z,说他们是合法夫妻。安奶奶大声呵斥,不要脸的东西。李云清看委屈了茹若,只得同意去警室。在警室的小房里,警察严厉的问过他姓名,职业和当时的形情,说即使是夫妻,女方不自愿也叫强z。他辩驳,说,只冲动亲热了,想做那事没成,没有强z。警察说,你脸上有抓痕,那也叫z奸未遂。让他在笔录上签了名。也做了安家人的笔录证实,强烈要求依法严惩。  最后,他们把李云清带到城南派出所,关进了临时拘留室看押。警察根据他的请求,通知了他的几个好友来派出所。他们摸清情况后,出面向安家求和,弄清安家饶恕撤诉,好作保让派出所连夜放人。安家死活不依,提出答应三个条件。赔偿安爷爷医治及精神补偿1万,?签字同意离婚,小小判女方,男方每月给300元的生活到成年,第三条是赔偿茹若的青春损失费10万。还有安居小区的住房归安茹若,家具用具由李云清拉走。李云清的好友们说哪只三条,都四五条了。他硬是犟着不依,说要和茹若单独面谈。安家不依。安频更是气愤至极,说让他不同意,二十四小时过去,就送进看守所,让他讲狠去。李云清的好友们奔忙了大半夜毫无效果,只得暂且告退,明天商议对策,请区政府领导出面向公安部门交涉,先让他受苦一夜。  经过这阵惊心动魄的抗挣,安家总算出了口恶气。然而,又担心明天区政府出面,派出所会轻易放人,这事就不了了之的。他们会输得脸面无存的。安奶奶说,不怕,我就去喊街。既然事件都闹开了,谁还顾忌什么呢。安频鼓励说,上z到中央!她似乎有了稳操胜券的把握。  激动不己的安频,还是不能入睡,连连咳嗽不止。不是高兴而是病事缠绕着,想这近半个月来,为了茹若没能睡好一个安稳觉,今晚总算如愿制住了李云清,该好好睡了。但新的忧虑,还是让她不能安静,喉咙里涌上一股腥味。他去卫生间倾吐,借光亮一瞧,竟是黑红的血,此上次的勇猛。她惊愕得浑身直冒冷汗,好久才出卫生间。安奶奶披了外衣出房,关爱的问,安频,怎么咳这么厉害,要不要上医院。安频坚持着说,不要紧,还不是点咳嗽,你们睡吧。她不想这么晚了还劳神家里人,这么晚都熬了,天亮前不会有事的。甚至觉得是睡生床的反映,其实这床也不生疏,白天常午睡,只是夜晚很少在娘家睡。她自己去药屉里乱翻,大盒小盒,大瓶小瓶,都吃了一屉,真是烦死人的,怎么就不能痊愈,还时好时坏。明天干脆去市一医药住院,看是不是得不治之症,得了林黛玉的咯血症。她恐惧得不敢再往下想,难道生命会那么无价值的没了。  又是一个煎熬的夜终于过去,天色还是雾霭沉沉的时候,安频就起床了,也不怕吵醒别人,连咳不止,喉咙里似乎藏了刺猬,赶不走。安奶奶还蓬松着头,眼眨巴巴的过来问,安频不能再拖了,身体是大事。请个假去医院确个诊。喝了川贝才缓和点,怎么又闹起来了呢。这下安频似乎认输了,无可奈何说,我也不知道怎的,一点小感冒,简直要把我闹疯似的。今天是得要去医院的,等茹若的事有个结果,我才放心。安奶奶说,人都关进了,心头也松了截,你爸昨晚才睡个沉沉的好觉。你爸醒来,面像经看多了。他又担心你,让我特催你去医院。安频有气无力地说,是得去医院了。安奶奶放心的离去。  卧室和卫生间也就几步之遥,安频吃力的挪动着晃然的单薄身子,有股酸涩的气流向胸口上涌,眼前一片昏花,一个踉跄,整个人瘫软在地。去上早学的瑛瑛见了,惊慌乱嚷起来,爷爷奶奶,快,妈妈昏倒了。他们赶过来,也惊吓得瞠目结舌,天啊!这是怎么了。忙用力抄起她,将她移到沙发上。怎么叫唤她也不睁眼,掐人中也不省人事,但鼻孔里还有气息。安奶奶哭泣着说,快叫的送她去市医院。又大声喊,茹若,茹若,快起来。安爷爷说,不能慌忙,要是心脏的毛病,不能耸动的。安奶奶焦虑说,那该怎么办,不能眼睁睁看她去…尾后忌讳的词她没有说话。茹若听到刀插喉咙般的叫喊,猛醒起来,匆匆赶下楼来,说这是怎么了。突然想到大街上经常有急救车开过,叫什么120,说,打120让急救车来。  一个电话过去,几分钟一辆有红十字的白色救护车就呜呜的赶到了,几个白衣医生进屋后,边问发病情况,边对安频进行简单的听诊,量血压,看眼仁等检查,省医生果断说,上车送医院。他们忙抬下担架,将安频平稳的放进救护车。大清单的,邻居们不知安家人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聚来观看。有人还以为是谁为晚的事闹各寻短见的。安奶奶简单的说了情况,请邻居照看小小和家里,又催瑛瑛自个上学去。也有人怜悯的说,他们家怎么尽出事祸呀。安爷爷安奶奶和茹若都同车去了,留下了空荡的房子,有人说应该请道士先生为治治邪了。  经过医生们紧张的输氧和打强行针急救,一个多小时过去,安频渐渐睁开了双眼,用暗无光泽的神色生疏的瞄了身边的人,又闭眼过去。一直守候在旁的安爷爷安奶奶,一会惊喜一会忧的。焦虑地问医生,这是怎回事呀?医生平缓的说,没有生命危险,是病人要休息。随后要他们去办了入院手续,又对安频进行了CT、放射等检查,这才转到六楼二号病房住下。医生开了些消炎、退烧、止咳的药,和葡萄糖进行输液。
推荐阅读: 《官梦》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错爱专情总裁》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