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续章 5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续章 5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五  回家的路上茹若兴冲冲的,快到家时她思绪清醒了,又哄着小小。说刚才妈妈不对,不该打掉她的冰淇淋,问她还吃不吃再买去,还吃别的啵:小小摇头不语,她说麦当劳、炸鸡腿、汉堡包的一些名堂,她也说不吃。还问,你和爸爸吵架了,不是好孩子。茹若感动得亲了她,连连说懂事的乖乖。又反复叮嘱女儿,回家别说碰上爸爸了,别说爸爸吃快餐了。小小点头答应的,还不说你们吵嘴喽,看着女儿乖巧劲儿,一天的云都散了。她们还是进芙蓉超市,让小小选了福娃饼、椒盐饼、酸梅果浆奶油饼、达利园派夹心巧克加米蛋糕、阿尔卑斯奶糖、澳得拉果冻等食品,足足两包。小小边点边说,这是爷爷喜欢吃的,这是奶奶喜欢吃的。在她幼小的心目中仿佛只有安爷爷安奶奶,有没有爸爸妈妈都无所谓的。一回到家里就扎进安爷爷怀里,说给他点了好吃的东西。安爷爷也乐的说,呵,我的乖乖还记着爷爷奶奶。怎么去了好半天才回来。小小瞥了下茹若,撒刁说,再不同妈妈出去玩的,只要爷爷奶奶带我去。仿佛委屈得要哭的。安爷爷安奶奶都接着说,好!明儿爷爷带你去玩,明儿奶奶带你去逛超市。茹若做像鼓眼盯着她,生怕她说出碰上李云清的事。其实不必她担心的,她早把那事置之脑后了。两三岁的孩子竟扒得爷爷奶奶命z似的。  头一个晚上没有李云清伴睡,躺在床上忐忑不安,满脑是他那蒙人亏心的狼狈像。等入睡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瑛瑛早起去上学,小小被安奶奶唤起,安爷爷送去上幼儿园,茹若一点也没感觉。似乎没睡够,赖在床上不愿起来,当感觉床上静得无人要上班了,便骨碌地起来,伸了懒腰打了吹欠,然后下床来,慌乱洗了上班去。早密历来家里难得麻烦没有安排,各自在街上取所需的。即使节假日、双休日也不例外,顶多家里人约到一起出去吃,或由谁带了早餐回家吃。带早餐太多日子由安爷爷安奶奶履行,他们赖在床上,等太阳老高了,有时甚至要午饭了才起床,干脆免了早餐的。安爷爷安奶奶也不怪罪她们,仿佛老天构成这个家庭,就是为她们服务的,是甘愿的。  一个又一个空荡的夜晚过去,李云清果然没有来睡觉,也不来家吃饭,连短信也不发个。茹若心想,他果真显男子汉骨气去了。然而,一想到他,她就寂寞烦乱的睡不着。闹了几个晚上,仿佛失眠了。趁着失眠,迫不急待地给他打电话。他接了电话就突地冒出句,别打骚扰电话,三更半夜的。菇若说,是我,我是茹若,你爱妻,你老婆,爱你的茹。他怎么也不回话,一点气息也不传过来,直到她关机放弃。她终于想明白了,他是故意的。她更气上,还没找他算帐,他倒计较了。再想她刚才的那句话,简直是侮辱自己的人格。  家里人看出些现象,不仅李云清不打照面,菇若也没精打采,魂不守舍的。他们总认为,这一切完完全全是李云清一手造成的。不说出来,大家心里被眼神照亮着。安奶奶今天想着法子做回古鱼火锅,想调起全家人的胃口而引发食欲,那鲜辣的汤着实开胃。安频先尝了一小口,笑说,妈的厨艺越来越高,就象宾馆酒店的。说着竞又大口喝下,还舀了泡进饭碗里。然而,那辛辣和滚z刺得她喉咙奇痒难忍,连连咳嗽起来,险些将嘴里的饭菜喷到餐桌上。安奶奶关心说,你的感冒好了的,怎么还咳得厉害。安频胀红着脸,哽咽的说是呛的。菇若说,姐夫下午又打电话给我的。我说你感冒好了,没有去医院输液。她望了下安爷爷安奶奶,接着说没有去医院,吃了感冒胶囊就好了。安频说,是的,他每天都打电话来问,婆婆妈妈的,烦不烦。她又说,哦,他还问候爸爸妈妈的,说争取五一长假时回来,那边工程赶得紧,作为今年省政府为民办的十件实事之一。她说着,又咳了,便起身去卫生间,将痰吐到便池去。那泛绿泛恶臭的浓痰,在口内都能感觉到沤人的怪味。安奶奶起身去给她倒开水来。安爷爷嚼着饭认真说,茹若,明天你一定要陪你姐去医院看看,长时间这样咳下去,恐怕把肺上咳出问题。是的,前几年闹非典不就是肺上的问题。茹若答应说是的,明天一定拉都把她拉去。他们有了新的话题,饭局不觉得生硬。安频干脆咳了个够,再回到饭桌,眼馋可口的火锅,不敢再伸筷子。安奶奶叫她喝口开水,叫瑛瑛、小小别瞧着,快吃碗里的饭。  安频历来在婆家睡,只在娘家吃饭。安爷爷安奶奶从不强求她留在娘家睡的事,有房有床空着,她睡觉来去比茹若自由。这晚整夜的咳嗽使她睡不安稳。她还是没想到要上医院,不愿让人知道自己有病,她根本不承认自己是病了。过去感冒发烧,让被子裹着,裹得出汗第二天就没事了。然而,今夜愈来愈严重?咳出的不仅仅是泛臭的绿痰,还夹有红色,口内充满着血腥味。咳出几口,又没有血了。她暗自好笑,心说咳嗽也能吓唬人的。咳过一阵也边咳边吐的,仿佛大脑没有思维,要停止运转休息似的,似乎还没了平常的那种正常人的轻松愉快的感觉,整个身体紊乱了。躺下喉咙就疼,坐起喉咙也痒,深呼吸喉咙也不自在,堵得慌。她想干脆咳个痛快,等咳干了吐尽了,就平和下来了,喉咙似乎才好受些。  还没起床茹若就打来电话,说请了假,陪她去医院,还说就去前几天看过的市二医院。安频怨她打搅了瞌睡,说等会再说。闹腾了一夜的她,身子恍颠颠的,对镜一瞧又瘦了一圈,还苍黄得可怕,心里有些犯疑了。正在她撑住着洗漱时,茹若又打来电话响个不停,她回味着前几天输过液,身体轻松多了,喉咙润畅多了。便丢下牙刷接了电话,嗯嗯答应去医院。  女医生问过她的情况,看了她的病态,坚决要求透视和拍片。说有资料介绍, 现在我国的肺部发病率有上升趋势。说得茹若神情紧张,毛骨悚然的。安频还是说照过不必再照。医生要看结果,她说没带上。医生寸步不让,说要照,几天能发生什么病变谁能保证。茹若不再随姐的,坚决说,姐,有病哪有不听医生的,还是去照了。安频犟不过这名医生,且茹若也站到医生一边去了。心想无非多花几个钱和时间,反正带了医保卡的,非让你狗屁医生的猜疑破灭。茹若又忙着办手续:找放射科,伴着她拍片。她照放射科医生的要求,脱了外套,直挺的站在拍照台上,克制咳嗽,放平呼吸。她的内腔内脏在机头上下左右的照映下,屏幕上显得清晰明见。照透不过几分钟就结束,只是排队等候的时间长了点。放射医生递给她的拍片单子,结论是双肺纹理增强,未见实质性病变。茹若也看了结论,还是急切的问,没问题吧医生。医生说,感冒引起的支气管炎。她听后,心想这医生真神,怎么知道是感冒引起的。安频得理不饶的说,我说没问题吧,那医生硬要拍什么,她好抓收入的。她并不是花了98元钱气馁,是被人强制了不服。茹若缓着步,不与安频并着走,只是猫声猫气的说,照照也好,放心了。她们回到门诊,医生看过片子,说输液。还说坚持输三四天,才能扼制病毒。尽管安频看来自己胜算了,当着面没有再和医生犟着,只是爱理不理的。心想,输就输,输了轻松的,昨夜太折磨人了;输了总不会损害身体吧。  四天都是茹若陪着,瞒着家里人上医院的。输进头孢等抗菌药物,咳嗽减缓, 身体轻松多了,还吃甘草片,急支糖浆之类的中成药,感觉也一天比一天好。陪伴中,姐妹俩无话不说,包括过去和未来。说得最多的还是眼前,是李云清,在安频心里总搁不下他似的。问,云清当真不找你了,不来我们安家了。安频疑惑追问,短信也没有。茹若说,真的没有,这几天我哪有时间管他。她没有说他蒙人上快餐店的事,知道说出那事的后果。也许是给李云清留着面子,也许是给她自己留着脸面。她还是感触的说,她真和他较着劲的。安频说,你也得提防点,别让他拈上花惹上草了。茹若说,他呀,没那个念头。即使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别看她嘴里这么说,人在姐的病榻前,心里还是诚惶诚恐的念道他。安频笑说,贼心也不能让他有。姐妹俩谈到深情处,有时是张谦的电话打断了她们。茹若坚持没说她住院,说早好了。还逗趣说,你不放心,自己回家来看。  这天下午,茹若高姿态的主动给李云清发了个短信。她觉得为人妻,生活中的碰磕是不可避免,况且还不是原则性分歧,上个快餐也许有他自己的苦衷,劝劝他要把安家真正当自己的家,把安爷爷安奶奶真正当自己的爸妈,心里就不会有隔膜,深深浅浅的也不会计较了。李云清开始纳闷,再看号码就知道了是茹若。同在一个城市,上十天没见面了,心里怪痒痒的。此时见了短信,老地方速见,你知道的人,心中狂喜,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渴望心情。他立刻骑了摩托,飞似的赶到芙蓉公园,现如今公园敞开着,也不收门票了。他在车辆存放处停好车,经过幽静的林荫甬道,对曾眷恋过的假山,人们的舞剑和悠闲、铁网内的动物、孔雀开屏等都不屑一顾的,直奔碧水湖边的雕琢书画的长廊内。茹若身着水红的春秋裙,坐在古色的条椅上,一手搭在靠背上,凝视着湖面,似乎在欣赏嬉戏的水鸟。李云清没见她穿过这颜色的裙子,心里亦觉新奇,不敢贸然相认,还侧着脸仔细辨认,也不敢接近询问,看着熟悉的身条似乎陌生起来。便拿出手机将茹若的短信回发过去。茹若听到手机短促的响声,从绛色小提包里缓缓拿出手机来看,知道是李云清的号子,心里暗怨,还逗我呢。当她放进手机时,不经意瞟见了不远处的他,再将审视的目光定格,正好与他的目光相撞。没有象过去碰出挚爱的灿烂火花,而是碰得疑惑、惊诧、疏远和陌生起来。  经过片刻的冷静,茹若站起身来,期盼和等待李云清迎向她,向她赔个不是, 承认吃快餐是欺骗了人的不道德行径。然而,就在李云清象电视里漫舞的飞向她, 愧疚地说我来迟了,她正欲含情相迎时,手机响了。她低头去拿包取手机,是姐安频发给她的短信。十个字,不要失去自己的尊严,姐。茹若关了手机,四处张望,没见姐的踪影。她猜定,姐就在这不远,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她把目光落在呆立在面前的李云清,冷冷的说,快餐饭很好吃是吧。李云清突然觉得她不仅是温顺,而是深沉,深沉得可怕。他还是歉意的说,就那一次,偏偏让你们逮着,不信你回去看,家里放着几箱快餐面,我天天就吃那个反思。不知是谁真聪明发明的,开水一泡就能吃,还不必要菜,不必洗碗的。茹若讥俏说,那好啊。李云清又问,小小乖啵?她念道我么?茹若说,不知道,你自己问她去。的确,小小一直未提起过他。李云清又说,我们一起去幼儿园接小小去。接了就去安爷爷家吃晚饭。茹若说,不吃你的快餐面了,你都成快餐迷了。李云清恳切说,去吧,大人不计小人过。茹若沉默片刻,又看了手表时钟,默认地向公园外走去,李云清加快脚步,赶上和她并着走。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