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续章 4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续章 4

  四  不需茹若褒讲,经安频绘声绘色的介绍,安家上下高兴得一片欢喜,象过节产的喜气洋洋,夸茹若有眼力,马上要接李云清来家吃饭。安频又嗯的自主自语,说家是农村说来外人不好听。安奶奶耳灵,接过话说,农村伢好,吃过苦,人朴实,靠得住,姊妹还多。我们家又不缺吃少穿的,怕什么,还可救济他家。  坐上宾的那天,尽管李云清是空手进的门,他们也还是喜欢。他是怕遇见那种嫌贫爱富的家庭也考验安家。他那标致的身材,谦和的嗓音,含笑的浓眉,灵气的双眼,方正的脸膛,举止有挫,尤其是他家在偏远的农村,双亲有姐妹照着,他可以成为完完全全的安家人。安奶奶连连叫他搛菜吃,还亲热的喊了云清。还说,不要拘谨的,今后就把这儿当自己的家。他没有辜负他们,当真当成了自己的家,不分彼此,似乎比在自家还至高无尚。开始是隔三差五的来安家,后来不隔天的天天来,竟然和茹若卿卿我我的。不到半年时间,从安家娇子变成了安家主人似,让长婿张谦似乎降了等级。而且,成亲的事全由安家包揽,他家亲友反被接来城市里做客,分文不出,回家里还得了衣服之类的打发礼品。令人羡慕不已,硬说李云清是天生的福像,得宠的时光真美啊!  然而,时过境迁。小俩口在安家的日子过得烦腻了,不自在了,似乎羽毛丰满的鸟儿总困在巢里那么难受。茹若觉得象家里人说的样,李云清变得古里古怪的,让人不可捉摸,怎么招呼不打声转眼就没人呢。她恹恹地上二楼房里,坐在电脑前找网友聊天打发时间,熬过中午的空闲便去上班。安奶奶收洗着,安爷爷在电视机前翘着腿抽烟,瑛瑛蹦跳的上学去了。安频打着顿,儿时咳几下。安奶奶收洗完了,过来说,安频,你去床上休息呀,感冒还没好,别又凉着了。春季是发病的时候,要注意些。安频没精打采说,没瞌睡。安奶奶坐下来看电视,让把声音打小,茹若在休息。安频说,今天不去打牌了。安奶奶说,不想打,没意思。你说,茹若和云清怎么就和我们没话说了,吃饭没话说,哑巴似的,完了就走人。把家都当饭馆旅社了。安爷爷灭了烟蒂精神的说,安频想得对,小李是想过单独日子,就让他一人那边睡。我看他没整还是怎的。安频说,就怕茹若不听我们的。昨晚还是让云清来睡了。安奶奶说,晚上我再给云清说,不要挤着瑛瑛和小小了。他是明白人,不必我们多说。  这时,有邻居家来喊安奶奶打牌,三差一的,还说办酒席不成,还没忙完。老人们没事的,每天下午左邻右舍的凑一起打场牌,打发掉一天的时间。安爷爷脾气古怪,不认为是老有所乐,不与他们同流合污。安奶奶望了下安频,说有事。邻居说,安频天天在家,成了嫁不出去的姑娘。有么话随时可以说的。安频说,妈,去玩玩,开开心。邻居说,你的日子那么光滑,有么事不开心的。安奶奶说,没有不开心的啊。你去,我拿了钱就来。邻居去时还催促快点,我们等着,迟了要误下午饭的,我还有学生上晚自习。等外人一走,安奶奶做着脸说,小气鬼!就想赢人家的钱。自己输了就骂骂咧咧的,搭搭板板的。安频知道她是责怨刚才的邻居,便笑说,谁让你是富产的呵。.安奶奶说,我过去没钱,也不象他们装得穷酸酸的,让人瞧不起。安爷爷说,有人陪着玩是好事,开心点。安频说,茹若的事等她醒了,我来和她说说的。安奶奶说,你是得多开导她,在家里住有吃有喝,又不要他们一分钱,不要他们操一点心,有什么不好。安频说,快去,人家等着,输了不要紧,我给,只要你玩得开心。安奶奶笑眯眯的去了。  往常不管吹风下雪都要午睡的安爷爷,自从最近心里隔上了李云清,也没心思午睡了,搁到床上越睡越新鲜,不如在椅子上躺会安稳。安频催他去休息,他说坐坐,打个盹蛮舒服的。他闭着眼说,我们有哪点待他不好,他一进门就挂着个脸,象白毛女与黄世仁有深仇大恨似的。几年了翁婿俩还未正眼相瞧过,不知是谁瞧不瞧谁而不屑一瞧的,仿佛是火柴和汽油,一碰就灼,会火烧火燎起来,也许都尽量避免那么一碰。安频说,还不都是你们惯成这样的。安爷爷说,对小李对张谦我们都一样看待。安频说,张谦不象他,经得起惯,他经不起。安爷爷说,是要砭砭他。年轻人还要图进步的,象这样下去算是白指望了。安频打探似的说,又不是你儿子,砭狠了他回头咬一口还划不来。安爷爷突地睁开眼,狠的说,他敢!  楼梯上有了嚓嚓的脚步声,他们不约而同的寻声仰视。茹若边慢步下楼边说,  爸,姐,你们干鸣呢,都没有休息呀。安频笑说,睡醒了。等她上了卫生间回来,  安频招呼她坐下,又关切说,茹若,我和爸刚才还担心云清。他在区政府上班,多好的机会,前途应该是无量的。我们想逼他上正道,多管管他,你不会有想法吧。茹若说,姐,看你说的。大家都为愿他的好,也是为我的好,我感谢都来不及,还会有想法。他进步了,弄个一官半职到身上,夫荣妻也贵,家里人脸上也光彩的。安爷爷慈爱的说,我们也不想搭他什么光。只要他把一些坏习惯改掉,平平安安的,你们和和美美的,我和你妈就安心。你们姐妹俩在这里,我们是陪不到你们老的,你们家庭好,我们去见毛爷爷也闭眼睛的。茹若挽起安爷爷的手,撒骄的说,爸,不准你这么说。你和妈妈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她的话说到了安爷爷的心坎上,他只要活着一天,是不让她们离开这个家,不让这个家散的。他抿笑了,说傻丫头,毛爷爷都说了,人总是要死的。我们那年月天天喊他万岁,万寿无疆,可还达不到一百岁他就撒下全国人民去见马克思了。这是自然规律,死又何足惜矣!  安频不象茹若撒娇,而是认真说,延年益寿总是行的。只要心情好,身体就会好,寿命自然会长,到时候给您做百岁寿庆。茹若欣喜的说,好啊!安爷爷更爽朗的笑了。安频对茹若说,我们俩姐妹要做到让爸爸妈妈事事顺心,时时开心。茹若说,爸,我们‘没有让你不开心啵。安频说,还没有。难道最近你没有看出,爸妈脸上的皱纹又加深了。她们都认真的瞧着他,想把目光当激光似的疗掉爸脸上的沟壑。茹若说,这个双休我们在家陪爸爸妈妈打牌,高不高兴。她耸了几下就松开安爷爷的手。安爷爷说,你知道我不沾牌的。茹若又说,我知道,是替我们操心操的。其实也没那必要。安频咳了,忙纠正说,是替云清操心操的。也并不是没有必要。我们姐妹俩有什么不放心的。跟你说,你要提醒云清,家里人都是为他好,不要有逆反心理,把我们当仇敌。茹若心想,哪有机会和他细谈呢。便说,哪能呢。他工作都忙顾不过来,哪有心思放在这些家务小事上。安频说,茹若,你不要总护着她,立场要站正,要象我站到爸爸妈妈这边。等你们有了矛盾能帮你的还是娘家的这些人。刚才他那样就不行,吭也不吭声就蒸发了。茹若说,我知道了。爸,一切我都听您的,这下放心了吧。安爷爷欣慰的笑了,说也不是我古板。安频疑惑地望着她,当她把目光移向她,立刻感悟到了,忙说,姐,我会跟他指出毛病的,刚才我赶出去想说说,他早走了。停了下又说,好吧,从现在起坚决和他分居,直到他改过,我们满意,再原谅他。安频说,说话当真。茹若说,当真。安爷爷说,我们瞎操着是为你们的好,和和美美。也不想你们俩人闹下个名堂。茹若说,我知道。又起身说,我上班去了。还叮嘱说,姐,你别忘了吃药。要闹出大病来,姐夫要拿我试问的,安频向她笑了。  晚饭李云清没有来安家吃,电话告知茹若说是有应酬不能脱身,让他给安爷爷安奶奶解释。茹若关了机,正不好开口,安频说,是他不来口罗。不来好。茹若嗯了下,没有李云清在场,安家的饭倒也吃得自然和谐。  真不凑巧,李云清让茹若逮着了。晚饭后,安频在指导瑛瑛做作业,茹若带上女儿小小去逛街。暮帘垂下,彩灯放亮,忙碌而悠闲的城市夜生活开始。小小嚷着要吃冰淇淋,茹若顺眼望去,不大而明亮的店堂里果然有不少人不怕冰冷的在吃冰淇淋。往日路过,只见热闹,没细瞧是冰湛淋专店。春冷吃冰冻,夏热吃火锅,人们在追求时尚刺激,换种方式生活。茹若花五块钱,买了两个不大不小的,挑着吃,牙被冰得刺骨,嗍嗍的吹口。她突然想到李云清,他一定是应酬喝了酒的,吃点冰冷的凉凉火灼的心,惬意不过的。便对小小说,我们打电话给爸爸,让他来吃冰淇淋,看他怕不怕牙痛。想以身上来例事为由,让他分开睡,等家里态度转变了再说。和爷爷奶奶培养了深厚感情的小小,心目中对爸爸妈妈的份量不重,随口说,你打呐。等打通了,小小要抢着手机好奇说话。  接通电话的李云清正在紧邻的快餐店吃快餐,声音嘈杂得听不清电话。他便出来喂喂的,借着酒兴和愁情,嗓音也格外大。他拼命的喊,你们在哪个冰淇淋店。菇若说就是江城路上的,又赶出店看招牌,说是鲁皮皮冰淇淋店。你快来,我来了。然而,听着声音就在跟前,俩人侧身一瞧,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电讯还得太空传递。她惊喜的说你怎么就在这里,他惊慌的说,哦,你们就在这里。这时茹若已经看到李云清一只手里拿着的筷子,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瞒不住了,谎言家来也无解了。李云清苦涩说,是怕家里等不得,他加班赶材料迟了,来快餐店敷衍的。他语无伦次的,茹若能猜到他是不想再进安家看相挨训吃霉饭的,特地到快餐店喝闷酒,又快又经济,又不想让熟人瞧着。茹若横眉冷对,去店内抱出小小,俏皮的说,去瞧瞧你的应酬餐:李云清不情愿的脸没地方藏的同她们进快餐店,指给他们桌位。  不看则止,一看茹若的肺都要气炸,难怪爸妈和姐那么恼他的。餐桌上两菜一汤不说,而且竖了四个空啤酒瓶,还有一满杯放着。第一次发现和自己同床共枕,窃窃私语的心爱人还有这招。‘说不定肚里还藏有更深的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是在外再有个花枝招展的。她不敢想象下去,恼羞成怒得要爆发了。李云清见她脸色紫青,欲解释又启不开口。茹若扫视了吃喝的人,克制着说,什么也别说,快吃了。李云清做出邀请的手势,说,你们还吃点。小小,想吃什么,爸爸去点。茹若催促,你快吃,吃了快走。小小望望爸爸,又望望妈妈,瞪着大眼不敢支声。李云清放下筷子,说都不吃了。又喊小姐买了单。出门时,茹若冲小小发作,说还吃,冻死你的,同时用力打掉她手中的冰淇淋。小小嚎嚎的哭了。李云清要抱过小小,茹若不让,小小也不让。这多年来,他俩还从没红过脸,茹若一下拉不下脸面,便轻缓的说,今晚不要再去挤我们了,你自己到那边睡去。李云清默认的,悲凉的望着她们消失在人流灯海中。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错爱专情总裁》 《危险啊孩子》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