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续章 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续章 3

  三  手机响起,茹若看了说是爸妈打来的。安频忙说,不说我在医院输液,就说我们马上到家了。免得他们担心。让他们等不得先吃,瑛瑛还要上学的。茹若照她的意思说了,关了机说,爸爸说等着我们的。瓶内的药水还有少节在慢缓缓地滴,手机时间过了12点。安频让茹若去喊来医生抽针,说那点药不打算了。抽了针她轻松下床,不听医生的坐会,.按着针口上的酒精棉就向外走。茹若要搀扶她,履行自己的职责。安频不让,喜笑颜开的说好,难怪听人说要输液,一输就好的。茹若放心的依着她,躲过医生出医院去。  她们到家的时候,正好李云清骑摩托赶到,说我是开会拖迟了点,你们怎么才回来。她们觉得他在炫耀自己,没有答理他,进屋去。他跟着进屋,还说是找借口没有在那里吃饭,特地赶来的。他怕不听他们的回家吃饭,他们会不高兴,就象电视广告里的老婆子,扫兴地接了电话,望着满桌的饭菜,嘴里还在念叼,都忙,忙。然而,安家仿佛没有感激的表情,他不知道他们在忌恨他昨晚的偷睡。安频不饶人的说,有饭吃何必赶来,路上也不安全的。怕安奶奶的饭没人吃,要浪费似的。李云清愣地瞪着眼睛,不知道是何意,心想这家人真难对付,恨不得立马走人。茹若看出蹊跷,忙说,云清,帮着拿碗筷去。又把她们从医院来的话咽了回去。他这才回过神来,向厨房去。碗筷已经被安奶奶拿在手上,他便自作主张的去拿了酒杯,又提出安爷爷玻璃缸泡樽象浓茶色的药酒。他记得和茹若结婚后,安爷爷第一次欣慰的将药酒推荐给他,说年轻人少喝点酒能活筋脉的。他推让说不会,茹若知道他同别人喝过酒的,一旁说,爸让你喝,你就好好陪爸爸和姐夫喝,别扫了兴。安爷爷说,这就对,安频也说,~--,AT,别不好意思。他望了下大家,豪情的说,好,我就舍命陪君子……心一急就冒出不妥之言。又忙改口说,是陪爸爸和张谦哥。茹若说,看你十足的书呆子。谁让你舍命了。张谦忙说,我们俩人可以按书本上的,额套称君子是吧。一家人被他的朴实憨厚逗乐了。笑得他羞涩涩的无处藏脸。待到几口烧酒下肚,热血奔涌,他胆子就大了,放开喝得天昏地转的,让茹若一夜未眠,又是喂糖水,又是喂醋,还扶他上卫生间的照护他。  时间淡化了羞涩,也抹去了拘谨,让他表现得从容起来。他喊,爸,您来坐。我给您酌好酒了。不仅给安爷爷倒了一满杯,自己也不客气地倒了一满杯,是一次性的塑料杯,快三两。安爷爷慢腾腾的坐上来,却望也不望他一眼,自己端起饭吃来。他端杯敬他,他也不搭理,还说你们是不是上医院了,医生怎么说。茹若想提醒爸,说云清敬酒了。安频先说了,安爷爷要喝自己会的。安奶奶搛着菜说,你自己喝,伢。李云清持着杯,象被电焊固着,放也不是,喝也不是。茹若说,你自己喝啦。他顺着她的话喝了一大口,仿佛她的话是下酒的菜,又喝了一大口。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家人,真恨不得丢下筷子跑人,到哪儿没餐饭吃,吃盒快餐也才三五块钱。  然而,当他忍气吞声要挟猪蹄时,想到了摩托车后斗里的卤菜,是他借口安爷爷生日来安家吃饭的,有人玩笑说他泰山老生日得孝敬好,不然收回他女儿,让你单身汉的。他苦笑的答应是,心里在摇头。昨晚的风雨夜,不是短信帮忙,他早单身汉了。今晚怎么过,天晓得!同事的玩笑给了他启示,不能总吃他们的,得带点见面礼。安爷爷不是喜欢吃卤菜么,餐餐都少不了,让他都吃腻了,要么换个口味的卤菜,人说大市场乡巴佬的卤菜好吃。他特地拐弯去,选了牛肚、鸡腿、猪腿、鸭胫、千张、花生等卤菜,想花这20块钱去融洽和安家的关系。他的突然离席,让安家人投入惊异的目光。安频说,又没撵他,让他去。安奶奶说,他还知道争气了。茹若,你喊喊,让他吃了再走。茹若起身要赶出去,李云清却提着一袋卤菜,乐可可的来了。介绍说,乡巴佬的卤菜,都说好吃,我们今天品品看。他解开包露出卤菜,安奶奶让别忙,去拿了碗来装着,李云清率先搛了吃,说名不虚传,好吃。还叫大家都吃。安家人见安爷爷沉着脸,也都不吃乡巴佬卤菜。李云清又说,爸,你喜欢吃卤菜喝酒,我敬你。安爷爷还是不理睬,只搛家里的卤菜吃。茹若瞪了他一眼,他不再作声了。  去年有过这么一阵。李云清想要茹若回他们的新房睡觉,茹若也有这想法,一拍即合。俩人的世界,怎么欢天喜地闹腾也碍不着谁,也不象做贼心虚的偷偷摸摸。他让茹若给娘家打电话,说几个朋友在家里玩迟了,不回去睡。这样连续了几次,他们的俩人世界果真欢喜了,可折腾得安爷爷安奶奶心吊着似的,并不是照看小小烦人,就是他们不在家里住,他们心里不踏实,象缺了块肉的难受,整天板着脸,黑沉沉地对李云清,仿佛他是人贩子,拐走他们女儿似的,安奶奶知道安爷爷的心事,因为她自己也是那么感受的。干脆把话拿出来说,憋在心里难受。云清,你们不要嫌弃我们,我们还没有老,哼哼啃啃的。在家里睡得好好的,为什么就到一边睡去。年轻人,不能这样的。茹若忙说,妈,真是迟了,就顺着在那边睡的,不关云清的事。今后我们不这样了,再迟了也回家睡。安奶奶不惹茹若,对李云清说,我自己养的女儿我还不知道,就是你的名堂。你们没结婚,茹若从不象这样的。真是跟好人学好人,也学着会糊弄我们了。李云清支支吾吾的,说不是的。安爷爷气冲冲过来,狠的说,你什么也不必说了。从今天起再不准玩那么迟,不回家睡的。李云清哭笑不得,只好盲从。谁是谁的家呀,倒象济公说的了,有家无家,无家有家的。也许从那时起,滋生着他们的格格不入了。  时间一久,他们象被人囚禁似的;时间一久,他们似乎习惯了:但时间一久,  矛盾终究出来了。李云清常常独自琢磨,还质问茹若,不知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得罪了安家的人,悟感到遇事不顺他们眼的,连姨姐也不放过他。难道是嫌弃他家是农村的不成,这倒不象,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的。茹若告慰说,你不要胡思乱想的,多检查自己。也许人与人相处有那么一个磨合的过程,但愿他们如此。  李云清加快速度喝酒,仿佛酒是缓冲剂,还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卤肉。吃喝得其他人都住了筷子望着他。茹若说,云清,慢点,小心梗着。她不想家里人看不起他,看不起他们,轻视他们。她倒不觉得他有什么地方碍眼的。然而,李云清吃完了,又瞧了瞧饭碗,还将饭扒得一粒不剩才放下碗筷。笑着说,我吃饱喝好了。便站起身离桌,免得不自在的。他们象在观看动物表演,连茹若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恼他了。安频啧啧的说,真是的,恨不得把碗都吃了。茹若只当没听见的,也放了碗筷离去。安奶奶望了望他们的碗,放下没吃完的饭,厌恶的说不想吃了。安爷爷叹了口粗气,慢慢嚼着最后一口饭。每个人的别扭与做像,仿佛都是因李云清而起,也是冲着他的。  茹若跟着出门就不见李云清了,摩托车也不在了。她是想约他到一边,侧面给他指点一下,让他多注意点自己的形象。不说是在家,在政府里上班更应注意仪表,不能让人瞧不起。眼下,简直连单独到一边勾通的机会都难了。记得那阵子和李云清谈恋爱的时候,正是家里紧逼她的时候,她是瞒着家里人。想给他们一个惊叹的,不巧在他俩迎着泛红的晚霞在江边道上散步的时候,碰上了安频。自从安频从小吃巷见不到他们的踪影,就猜定茹若在躲着谈朋友了。好奇和关切使安频想着法子要弄个明白,终于在江边瞧见了他们。她象个特务,鬼鬼崇崇的紧随其后,隐约的听到李云清轻声说,要是见你的爸妈,我该怎么开口呢。茹若说,你想怎么开口就怎么开口。李云清说,最好你还是先给家里说说,他们同意让我去,我就去,不同意我就不去。茹若说,看你满口的爱我,不同意你就退却了。不同意也要去,要用你的真诚和痴爱感化他们,让他们不得不同意。李云清激z满怀的说,对,就这么办。说着,也顾不得路人,给了他一个深情的亲吻。安频有些回避不及,加快脚步赶过他们,随后再放慢脚步。终于让茹若认出了她,拌了下李云清,松开挽着的手。然后大声说,姐!安频侧过脸,故作惊诧说,噢,茹若。然后把目光死盯着李云清,一定要看清他的真面目,看他对得住观众啵。李云清朝她微笑,给她第一个俊俏清秀的美好印象。茹若忙说,他是李云清,我大学的同学,在江城区政府工作。又介绍说,这是我姐。李云清说,听你说过的,最爱你的姐。又客谦的说,您好。他不仅人标致,嘴还这么甜。.安频暗暗欢喜,嗯的答应了,再把含笑而会说话的目光移向茹若。似乎警告她,好啊,瞒着姐谈上了这么帅气的。她也向她传递了毫不隐讳的自豪目光。他们并排着走,脚步象被磁铁吸着的迈不开,也没有更好更贴体的话题打开僵局。李云清说,茹若,我们请你姐去茶楼坐坐。正好开来一辆公汽,安频瞄准说,不。你们走着。车子来了,你姐夫还等着我的。  公交车鸣笛远去,带走了安频,带走了尴尬。茹若扑哧的笑了,脸上笑起了灿烂的红朵。李云清怔地问笑什么。茹若说,看你刚才不自然的样儿,太好笑了,太可爱了。李云清说,彼此彼此。不过,没有你说的笑得多么可爱吧。不然,刚才把你姐留下,让她给我们的评判。茹若抹去笑脸,说,还评判呢,不把你吓傻了。多好的机会,就喊声姐不就成了,还你你的。李云清说,是你姐也那么可爱,让我惊恐的。茹若指了下他的手臂,说,不得胡疑。李云清说,我才不呢。不信这时就去见你爸爸妈妈,保管我大方怡人的。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只要你爱着我,我爱着你,我就什么也不顾忌。他说得动情了,令茹若停住,深邃地望着他,满腹的言情细语尽在幽深泛亮的目光中。  随后,茹若向姐交待了实情。姐妹俩私下约定,先不告诉爸爸妈妈,安频想见见李云清。说那天是邂逅,没留心,她要替她考验他。茹若说你不能太难为他了,他脸皮薄。  双休的下午,在幽静的玉沙公园,婆娑的枇柏树下,安频铁面无私得像主考官,李云清高度警惕,神情专注,他们一问一答的。茹若一旁暗自好笑,说,姐你别逗了。他的情况我不都跟你说了吗,安频严肃说,别插话,我又没问你。李云清坦诚的告诉她,自己不是城里人,家在全国闻名的三农问题突出的大县农村。姊妹三人,就他一个儿子,好不容易培养了他这个大学生。一个姐一个妹因他读书而早早出嫁,年迈的父母还住在七十年代盖的砖瓦房里。她们没有远嫁,能照看到父母。他本想当老板,变成富翁,很好的改变家乡的穷面貌,谁想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报考公务员,几经闯关,竞被录取,实现改变了他的理想和人生。他侃侃道来,没有怨天怨地,胸怀抱负。令安频折服而感动,还问他过去谈过朋友没有,他坚定的说没有。她又说茹若谈过朋友,你会不会计较。他剀切地一口答应,不会。那立誓似的表情把姐妹俩逗乐了。安频诚挚的告诉他,茹若也没谈过朋友。还说茹若是家中的娇娇宝宝,比国家熊猫还珍贵的,要他终身的关爱她。听到这句终身李云清露出了微笑,心里踏实下来。觉得谈朋友过日子,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庭,两个家庭的亲友所密切关注的。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最美的时光》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官路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