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章 安频与茹若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章 安频与茹若1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四 安频与茹若  人说春意盎然,心旷神怡,还精神焕发的,然而,今年这春天对于安频来说,不仅没有丝毫盎然,反而咳咳嗽嗽的,甚至到傍晚还感觉身子滚z,脚瘫手软,不知哪儿出了毛病。说来也是的,在江汉平原的历史上,人们的记忆中,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季节气温或渐渐上升高昂、或渐渐下降低垂,皆有一定之规。偏偏在今年的春寒料峭时,却寒峭不起来,燥z得似夏同;而春暖花开要入夏时,却大雪纷飞,仿佛似严冬降至。老天爷简直象精神病人似的喜怒无常,让人难以适从,不遭罪才怪呢。且让安频的精神怎能焕发。身体上的毛病她并不看重,根本不相信年纪轻轻的就病壳子一个,还不落人话柄。吊在她心上的是妹妹安茹若的夫妻感情有了摩擦,在她看来不仅仅是摩摩擦擦的事,严峻得裂缝了,似乎地震裂缝要带来灾难。那个李云清真不是人,她作姐的不替妹打抱不平怎行。爸妈就她姐妹俩,俗话说人亲骨肉香,切肉还连皮呢。安频就咽不下这口气。这样怄气完全成了她的心病,比身体上的病要命得多,似乎已掩盖了身体上的毛病。  一  天不亮,安频的丈夫张谦在手机里没听上一句完整的温润话语,就听到她连连的咳喘声,忙引起警觉,催促说,去医院看看。身体上的事马虎不得的。还过细的说,我又不在你身边,天涯海角的,要不让茹若陪你去。安频淡然说,一点小恙,无大碍,别大惊小怪的。亲爱的,只要一听到你磁石般的声音,我就没事了。果然她不咳不喘了,气流顺畅,接着说,就是茹若的事让我伤透了脑筋。云清那小子怎么那样没家教的。激愤中喉咙里又痒瘙瘙的,又要咳了,她强忍着只好不说话发声。张谦疑惑的说,‘怎么,春节时他俩都甜甜蜜蜜的。小孩哪,一会就翻脸了。安频小心着不让咳,缓缓说,那是假象。咳,咳。做给外人看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你不懂。张谦说,夫妻间的游戏捉摸不透的,你少搀和些。过去我们不是也经常磕磕碰碰的,爸妈们百般地争一肚子气,好了我们还不是一家,何犯着去得罪人。他叹了口气又说,才离家一个多月,就象别了好多年,特别的想家,特别的想你,还有咱们爱之果瑛瑛。恨不能一翅飞回去,搂着你亲个够。安频激动了,带着稍微的喘z,咳嗽着说,亲,咳,咳,亲亲我就不咳了。张谦挨着手机,给了对方一个重重的吻,发出“啵”的声响让安频听着,听得痒泼泼的。接着还别腔别调地挑逗说,感觉到了吗!安频嗲声说,何止感觉,都魂不附体了,你看见我的魂么。又学着歌罩的唱上了,快来哟,快来吧……张谦正儿八经的说,是腾云驾雾,邀游仙境了。他停了下,说我感觉到了,你咳嗽不轻。你还记得前几年的非典吧,闹得人心惶惶的。不能轻视咳嗽,我来给茹若打个电话,让她一定抽时间陪你去医院,要不我回来一趟。安频故意说,你巴不得呢,休想!又忙说,别,你也不打搅茹若,我知道就是感冒。家里有感冒丸,吃了就好的。嗯,你别关了手机,我去吃给你听。她去家备医药抽屉里找出复方感冒灵,又去倒了开水吞下。做着这一切,还边和他叙叨,别急,耐心等着。完了,还不让他关了手机,仿佛电话会断给她的失望和寂寞的。他哪舍得关呢,俩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似乎电讯公司是他家开的,电话不要钱的。钱已经没有夫妻情谊贵重。这几天有同事玩笑说她是寂寞寒窗空守寡,她回敬说芬芳花草惹莩慕。她从没怀疑过自己的男人,恩爱都爱不够的,哪有那种丢人说不出口的事,只是心里总搁着茹若他们的事。聊着聊着,天就不知不觉麻麻亮了,长夜在融合依依的情感里恍若流星。  感冒丸让安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是喉咙里毛毛虫似的刺痒弄醒了她,随着几声捧腹的咳嗽,她起床了。浑然着轻漂的身子去踉踉跄的洗漱后,口中没有味觉,淡涩涩的,不想早餐,便打电话到单位奄奄地请了假,强打起精神去娘家。她和茹若都象嫁不出的女儿,还被娘家搂在窝里哺乳似的。昨天说好的,要茹若不离去,让云清一人单独在开发区安居工程的套房里睡,看他是么感觉。看他知不知趣,不知天高地厚的。李云清心里闷火,安家这么和他过不去,不是明摆着要分开他俩,他不想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茹若默认了家里人的意见。安菇若和李云清已经生有一女,叫小小,满月就被接到安家,而且再没离去过。安家的疼爱,也省了李家的事,李母安心的回乡下,去料理乡下的一大家子。休完产假,茹若上班去,仍和李云清留在安家吃饭,女儿也好让安家带着,晚上又回到他们爱的小巢,自由自在的寻z。  她们的娘家就在菜市场不远的居民区内。安家爸妈是两个闲不住的老人,内退后在菜市场摆个卤菜摊,色泽黄橙橙的,荤素品种多样,还卫生清爽,倍受青睐。做卤菜生意也是他喜欢吃卤菜,吃出的手艺。后来过了退休年龄;安频劝过多次,说有退休工资,不必再摆摊了。再不成,和茹若每个月给几百块钱你们贴补家用,他们不依。安爷爷振振有词的说,我和你妈妈摆摊不是为了几个钱,是找个事打发时问,混个乐趣。看着他们能回家惬意的吃他们的卤菜,油光的红嘴唇还不停的夸味道好。他们就喜挂眉梢,格外自豪和欣慰的。安奶奶说,你爸是看你们喜欢他的卤菜,不然你们上哪去吃这么有味道的。李云清却说,爸,超市里都有卤菜,到处都能吃到。茹若见安爷爷的脸相拉下了,不用使眼色,在桌底下用脚拌他,又说哪有爸卤的好。张谦也津津乐道的边吃边说,是的,哪有里家的好吃。李云清正要说都吃自家的,那爸的卤菜没人买了,安爷爷忙笑的举杯,说不是自己吹的就是好,来喝酒!他第一次主动和女婿们碰杯了。然而,自从有了第二个外孙女,在外孙女和卤摊两难上选择了外孙女,宁愿不再摆卤菜摊了。在第一个外孙女出生后他们都没放弃过卤菜摊,这下似乎实现了人生价值和喜悦寄托的煎熬抉择,将小小接来照料,屎儿尿儿的概不让她爸妈管,连睡觉也要带着。邻居们戏谑他们又得了幺女,他们更是乐可可的。  当安频悄然而至,让晾衣的安奶奶转身时一个惊诧,便问,你这时哪有时间回家的。安频没有回答,而是郑重的说,茹若上班去了,云清昨晚又没有在这里睡哪?说着便伸手要替她晾衣服。安奶奶麻利着,说不用你晒。怎么还在咳,去医院了么?安频说,吃药了的,没事。云清是不是昨晚还在这里睡,真是厚颜无耻的。茹若也是的,没有来性,我们是为她争了一肚子气的。她边说边进屋去,习惯的打开电视,沉重的把自己丢到沙发上,还不停地调台,心思不在电视,就等待着安奶奶的回话。安奶奶进屋来,她又问了李云清睡觉的事。安奶奶没有立刻回话,蹙着眉,勾紧脸上的皱纹,去洗漱间揩干了手,出来说,昨天半夜瑛瑛钻到我床上来,一定是他来了。安频横了眉,说,妈,您怎么还让瑛瑛跟您睡呀,她也不小了。昨天不是当着他们都说好了的,您和爸都不能心软的呵。前天您看他那竖眉白眼的样儿,恨不得把爸给吃了的。不行,茹若不能这般软弱,让那小子欺侮了,想睡觉就睡,没那么好的事。安奶奶坐下歇着,说,你说的是。当时,我正围着,瑛瑛身子都冰凉的,还不快让她进被窝里,冻着了怎么办,也没有多问。安频说,冻病了找他算帐。又说,爸送小小上幼儿园了。就凭你们帮他带着小小,也应该多尊敬你们。他李家没操一点心,他真不应该这样横蛮不讲理的对你们。还说将来你们有个冷热的靠他呢,做梦吧。安奶奶说,带小小是我们甘心情愿的,这都不说了,没看见你爸把小小当命z似的。她望了下似乎没在意她的女儿,又叹息说,我们也没那嗜望,万一到时候不得动了,就吞包老鼠药省事。安频理解不到老人的心,继续着她的话说,你和爸一样的,不必说爸了。你们对瑛瑛也溺爱如命,让我都不好说她的不是。有你们爷爷奶奶保护神的护着,她多放恣的,都上二年级了,还象个奶巴子。她轻咳了两声,又接着说,再不能让那小子跨进我们家门了。她有当家人似的说不完的话,不再是未出嫁的羞答女儿了。安奶奶迷惘的望着,无可奈何的嘘了口粗气,说,茹若这孩子,怎么就这个命哟!  过去的事恍若昨天。安茹若没能考出去,就读本市大学,毕业后也没有跳出去,又在本市吃财政的单位就业。一切正中安爷爷安奶奶的意愿,他们不为愿小女儿离开他们。曾经倒希望大女儿安频跳出本市,闯闯世面,哪怕是低一级的城市,或县乡农村都行,就象他们当年轰轰烈烈下放,去实现宏伟抱负,年轻人应该有远大目标。可安频没有爸妈当年的豪情,没能所向披靡的闯荡,逗留在了本市,把一股子的青春活力累积在关切茹若他们的份上,事实逐渐别扭着安家爸妈固有的概念,都留下更好,一家人还是一家人,还添丁加口,欢笑天天能在一起的。  接下来该是谈婚论嫁了,可家里人总不见茹若带男朋友或男同学男同事来家的;也不见有小伙子来主动找她。这让细心洞察着的安爷爷安奶奶的心总是吊着,总担心她羽毛干了要飞走似的。安爷爷催促老伴主动问话了,说有邻居介绍个小伙子,看茹若是否愿意。茹若玩世不恭的说,妈,现在都电脑时代了,还靠家长操这份心。我才二十三,还要考研,继续学业噢。听她这么说,安爷爷安奶奶更不放心了。觉得茹若并非真的求学上进,是想给自己添羽翼,等丰满了好展翅高翔,飞离他们,飞到他们见不着找不到的地方去。他们只好向安频发攻,说做姐的应该多关心妹妹,特别是她的个人问题,现如今坏小子多着,让别上当让人玩耍了,那可是关系到人一生幸福的大事。  人啊,就是这么怪,有时总喜欢多操心多搁事,即使安奶奶不给她加责任,她已经早在关心着茹若的事了。这类事就是有诱z,带磁的吸引人。有一次,她看见茹若和一小伙子在小吃摊上有说有笑的吃着。心想,天天餐餐都在家一张餐桌上吃饭的,怎么还到外面吃了。家里的伙食并不奈呀,她并没有逃餐;也没打招呼,猜定是找她个人的空间。她没去打搅他俩,免得见了彼此尴尬。再几次安频留心到这条小吃街,看还是不是和那小伙子,却不见踪影。她以为是那次他们瞧见自己了,在回避着不再来了。然而,当姐妹对视的时候,泛亮的目光里总充满着心知肚明的意思。她也瞒着不向爸妈说自己看见的事。爸妈交的任务,她也没法完成,干脆当着家里人在桌面上说开来。说他们公司有个中层经理,小伙子蛮帅气的,如果茹若愿意,她可找人去打听,让他俩谈朋友。安奶奶立刻高兴的说,好呀!茹若只给了桌上人一个微笑,那微笑碰到安频探视的目光,似乎又都心知肚明了。茹若放了碗筷,便上自己房间,网上交流去。他们眼睁睁见她离去,心里也没有底数,不知是同意还是否定。安奶奶见安频吃完了饭,那样儿是不想再吃了,忙向她努嘴,意思是让她紧抓不放,趁热打铁去和茹若说定。  安频是想去弄清那小摊上的小伙子是怎么回事,张谦也放筷跟着去,半路拦住她,说这种事还是让她自己去作主,除非她主动请你参谋建议。她瞪他说,不是你妹妹,你不关心口罗。不提前打预防针,等病上了身不就晚了。他说,这怎么能相提并论,亏你还是过来人了,我们的事还不是你自己作的主。她笑的嘘了下他,说谁让她是我妹,她最小,家里人应该替她操着。他意味深长地笑说,谈朋友结婚,大的可以自主,小的难道就不能。她不想和他讨论下去,便作罢。回到餐厅轻言细语的对安爷爷安奶奶,让他们放心,她知道怎么关心的。便告辞回家去午休了。让安爷爷安奶奶吊着的心怎么也放不下。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