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续章 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续章 3

  三  时间比流星还快,寒月才做顺手,就有人去吃午饭了,厂子上班的时间也很灵活,规定是上午六点半开,晚上十点关门。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女工们是计件活,可根据自己的活计安排时间,想多报酬可加班加点的干,有其他事或想休息,可随时离岗走人,无需考勤约束。有女工锁了柜屉,收了台面,换了衣服,去吃饭。车间里渐渐松软了,让人觉得宁静。她瞟了那边的姐,还在机上做着,又埋头清理自己折了多少件,要享受劳动成果的喜悦。加上经理中途安排插进的14件,一共才折了48件。说是4分5一件,忙活一上午才挣了二块一毛三分钱。多丧气,喜悦被丧气扼杀了,她正在痛恨自己的手笨拙,吊在眉梢上的钱,看的见却难挣到,刘姐推着她打包好的要去交货,并喊小寒,来出只手帮帮。寒月丢下手头的事,去帮她推工具车。车上的包堆得比人还高,是怪吃力的,要下狠劲,还不能蛮推,防止货包倒下,推得不畅快。她边着力边说,刘姐,你折了这么多。刘姐谦虚的说,不多,才一千多件,都快折了两天了。寒月说,哟,我一上午还没折五十件。恐怕要一个多月才折你这些。刘姐不听奉承,说这算什么,还有更快的,一个能发上千的钱,不过她只坚持了一个多月就累垮了。你不要憨做,不学你姐,一天十五六小时,谁受得了,你得劝劝你姐。反正多说不怕割舌头,还显能的。她又说,哎,你姐做得多,追得我象救火似的。她的话让寒月难以应答。  到了验质员那里,被翻出内面的包检查,说刘姐代码字写大了,标签贴斜了,噼哩啪啦的这都是小事,是验质员的本职,最要命的是外看整齐,打开包皱在一起,验质员火大了,忽然说,趁着要吃饭了,想蒙哄过关是吧。反工!一下,刘姐威风扫地,脸像由紫变白,马上鼓起眼泡,避着寒月的目光,继而又和缓潸笑的说,就这两件,我拿出来行啵,验质员没回她的话,继续打开其他的包,也没两样,更火了,青着脸说,走,走,走!拉走,全部反工!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女验质,竟这般翻脸无情的。虽然是验收刘姐的货,那警钟仿佛敲打在寒月的心坎上,见刘姐可怜样,她求情说好话,说能不能…… 验质员不等她说出口,冲她狠,去,去,去!你才几个小时,还没签正式合同呢,别好的不学,学坏的,小心同样反工。  两天的工夫白搭了,刘姐在寒月面前的形象一下全变了,自豪被萎蔫了。寒月同情的望着她,苦于无能为力相助。她仍死鸭子嘴硬的说,反工就反工,算什么。小寒,帮我推回去。寒日听着这边的喧闹声,停下机过来,见是如此便出手帮着推,边劝说,刘师傅,别和她一般计较,算了,只要手发的狠。刘姐喷喷说,她是在报复。是看上次我带头闹工资了吧。到了工作台,寒月又帮着卸包,似乎想帮她反工,因为姐是让她带的,似乎是一根绳上的共同体。刘姐不需要怜悯,又说,去,和你姐吃饭去,厂里有食堂,便宜二块钱一餐。又对寒日喊,寒师傅,你妹第一天来,该你接客啰,我们也搭搭说。寒日收光了衣,朝她说去,一起去。这客我还是请得起的。  寒日果真过来,对妹说,吴畏爸俩不等饭吃哪,你就在厂里吃吧,免得跑回家一趟。寒月心里自有主张,大声说,不行,说好回去吃的,她是在心疼钱,一上午才挣了餐饭钱,在家里吃还不要二块钱,出来打工也不光是图自己一张嘴巴,还养着家的,照说该自己请姐吃饭,可又做不起那人。顾了面子,没了底子,一起的日子还长着,更不能让姐为她花掉这餐冤枉钱,当省的就得省,她朝姐笑了笑,又在折弄衣服了,并说,姐,你看我行么?寒日说,刚来人都这样,又不是造飞船。她向姐挑了挑嘴,意思是不能马虎,象刘姐反工了不好。那边刘姐还在骂骂咧咧的,又朝这边喊,寒师傅,生怕人家吃你的饭,要不我请小寒吃饭,你可别嘴馋。寒月听得深刻,便说,我要不是约好的,不回去来请你们啰。寒日没回刘姐,悄声对妹说,她就是小心眼,尽想抠别人,看她嘴里说的甜,上次热腾腾的说是接我们,可吃了就是不起身去结帐,还说忘了带钱,还是我去付的钱买单。寒月说,姐,你去吧,寒爷爷他们都等着的,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按说今天该我请你的,寒日说,姐也不要你请,我先回去了,你也不要太累了,肚子要紧,快去吃了再来。寒月嗯了。寒日朝刘姐喊了,刘师傅,你等好。有小姐给你送饭来的。说了便笑着离去。  做事的人渐渐少了,自己支配着去吃饭了,也渐渐的有吃了饭的又进车间做下午的事了。然而,刘姐肚里一团火,气把肚都快撑破了,还饿什么,根本不想吃,勉强把留到下午吃的一快米糕吃了,在继续反工。她们多数人是不吃晚饭的,吃个米糕,馒头的压压,一直做到晚上九、十点钟再回家吃晚饭,和农村的倒三餐接轨。寒月匆匆吃了午饭,又匆匆来到车间,满脸光彩的说,刘姐,你吃饭还快些,是狼吞虎咽的吧,要不是有老公做好了的等着你,多福气啊。见她闷不作声,又说,是在厂里食堂吃的吧,舍不得接我们的客。刘姐嗯着没有说话,寒月岔了话题说,刘姐,我这台桌上的人呢?刘师傅用力抬眼望了她,说,这台桌是有主的,是她儿子被人砍伤了,这几天没来,昨天你姐姐还说邀我们几个去看看的,今天全把这事忘了。有了你,你姐姐什么都忘了。半晌,又叹息,自言自语的说,哎,要上午去看了,错了时间,我也不会倒霉反工的。跟你说,经理、会计、质检的都还没有来,你也不要太认真了。那是浪费时间,一天折不了几件的,当快时要快点,这叫挣钱!  她俩正一个逗哏一个棒哏似的聊着,寒日来了,关切说月月,你回去吃饭没?刘姐插话,你妹真发狠,去一会就吃饭来了。寒月也回姐的话,还说你吃了。刘姐站起身来伸展着宛成钢筋似的身子,恹恹说,寒师傅,你说去看看周师傅儿子的,怎么忘干净了。寒日说,没忘。下午的时间从容些,下午去。说事就是事,她对邻近的工友邀约喊,姐妹们,我们去看望周师傅的儿子,志愿报名呐!刘姐说,那就干脆给钱,买东西不作用。说着便拿出10元钱递给寒日,并热心说,推出你当临时会计。接着,不接着我可收回的呵。寒日说,接是想接,我看你也太姑娘家了吧,十块钱打发要饭的啊。刘姐领悟说,那你说多少。寒日说,再加一倍,刘姐毫不犹豫地拿出张20的递给她。寒日故意说,你是不是要代我多出十块。刘姐笑说,你想得美。又忙从她手中拿过那10块。哪是拿,简直象抢。寒日也嘿的笑了。该上班的女工陆续来了,有人听说了此事,也纷纷出钱加入慰问队伍。  姐妹们的慷慨之举,让寒月蠢蠢欲动。她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惦在心上,悄悄摸了摸荷包里仅有的22块钱,这钱数她是记烂了的,中午路过菜市场,想买点菜回家,一问茄子都是八角钱一斤,黄瓜还一块五。心想,上午才挣了两块儿钱,只够米钱的,还有煤、水要钱。想想儿子吴畏喜欢吃青椒肉丝的,哪怕是一点剩汁都可吃两碗饭。昨天用青椒榨菜哄他吃了饭。站在菜摊前,儿子那可爱期盼的目光就显在眼前,那青椒就变成了儿子会说话的脸像。然而,摊主一张嘴,青椒都是二块二一斤。她讨价还价,摊主一分不让。一上午才挣一斤青椒,她有些吝啬的摸了摸荷包里的那22块钱,更不用说割肉了,也不屑再去肉案上问。在家午饭时,丈夫吴青板着脸说,怎么不炒青椒肉丝。她慌称折衣忙,又是从头学,给忘了。吴畏瞧瞧爸爸,又瞅瞅妈妈,不声不响地搛着昨天的榨菜丝扒饭了。他是怕爸爸妈妈因此吵架打砸起来。大男人有时也象孩子,嘴馋得,也想吃青椒肉丝,喝几口来劲儿的。寒月又何尝不想呢,只是苦于囊中羞涩啊。荷包里的二十几块钱是想留着,挨到吴青发工资,说不定某时某日,儿子学校要交什么资料费,早餐费的,怎么办。不能让儿子在学校尴尬,被另眼看待,轻重缓急治家计,当家人得把牢着。  在一个车间里上百号人,姐妹们似乎也有几个小团体,这一堆是以寒日为轴心,象银河系中的一个小天体运转着。去看周姐的儿子,似乎只是他们小天体内的事,也没有必要去惊扰体系外的其他人。似乎都心知肚明。到这里打工的应该都谋生度日艰难的,不是皇帝微服成普通老百姓。想过过老百姓的瘾。很快,在这个小天体里很自然的凑了几百块钱,有二、三十个人。然而,她们没有谁去邀寒月加入,仿佛在避着瞒着她似的,也许她才来不想让她出血还是怎的。  有人说一起去医院,有人说去几个代表。大多数人赞同选代表,只三人。众举寒日无退让。既然是大家信任,就要为大家办好这事,公正办事。然而,她捏着这把沉甸甸的零票子,说你们不去的可以,让你们多做几件衣服,但不能没有你们的名份,把尊姓大名都记录在案向周姐一递。又有人说话了,我们不要名份,只劳你们三个耽误点时间。还说,谁在电视上看到捐款留名的,都直往那大红箱里塞。只要自己的心情表达了就成。以免得周姐有个人情负担背着。寒日还是决得不妥,态度坚决,硬是找出笔纸写了姓名,又斗了钱数,分文不隔。还说,我们这不同(铜),是贴,铁铁石石。众人眼着笑了,还目送她们离去。  趁着她们要离去,不能再犹豫了。寒月上去把姐拽到一边,问你们热闹着干么呢。寒日说,没你什么事,去折你的衣服。连姐也不理解她,她心里象被割去块肉的难过了。似乎自己不凑上一份儿就没心情做事的,做的再多也没什么意思的。便明白说,姐,我知道,你们是要去探望我台桌的她儿子。姐,应该也算我一份子。说着将20块钱塞给她,那动作迅速的象光速,似乎怕别人瞧见的丑事。寒日还给她毅然说,你算了,她又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她。因为她深知,妹的家境比自己更艰难,上个月都找她借了100块钱的,说是家里临时周济。姐妹俩的目光突的碰了一下,寒月说,姐,往后还不要认识的。等做了一个月,发了工资,上次的我就还你。寒日关怀了她一眼,轻柔说,你当姐怎么说这话。然后邀上那两名女工说我们走,快去快回,我还得赶货的。眼看她们真要离去了,寒月的砰然的心仿佛是要被抛弃在荒原野地那么荒凉和苦楚起来。她毫不顾忌的赶上去,将钱塞给另一女工,那女工持着钱,目光茫然的望着寒日。当着别人,寒日不好再别怎么说,心里暗骂,憨死的姑娘。便冷冷说,去吧。那女工说,寒师傅,你把小寒师傅的名字加上哪。寒日说,到医院再加。  她们出车间时,经理似乎是等在那里,说寒师傅,你们去有事呵。一名女工吃笑说,去上厕所,你也想管。好啊,那你跟去,看我们不把你吃了,再生出来,经理笑说,吃我也不怕。我知道你们叽喳的什么,算上我一份子。多少钱?那两名女工把目光投向寒日。寒日说,你说呢,经理哥。一名女工抢话说,不多,就两百。因为她们知道,总部一个月给他的报酬是2000多,还少了那200块。经理说,行。那让我看看你们的单子。寒日说,我们得亏没做什么违反厂规的事,你什么都看见了。不逗你,二十块钱,姐妹们的一点心意,去医院看周师傅的儿子,在学校被同学对肥用刀砍伤了。经理停了下,拿出张50的递给寒日,说两百不说,我出五十。有女工说,不行,我们二十,你五十,挺我们姐妹的像是啵。经理解释说,我没有想到那层。说着,把目光转向寒日,期待着。寒日果敢说,经理,一视同仁,都二十。又补充说,要不你代表厂里带我们去。经理难为情的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好代表厂里去。再说这点小事也不必报告老板吧。寒日想了想,说好,那就不为难你了。说了,接过钱,找了他30。又说请我们代劳,把你个人的心情带到。随之都会意的笑了。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