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二九章 刘妑老街阴影里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二九章 刘妑老街阴影里

  大嫂从电视上知道了康吉股份在深圳上市的消息,坐立不安。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要大哥连夜找我叮嘱几句。她沉重说,我是有过生死教训的人,你一定要告诉昌俊,想办法怎么把那一百多万补上。大哥说,总不都是昌俊的,与上不上市没什么两样。大嫂说,错了。公司法和会计法都有条款规定的,你动用了公司的钱,说重点是侵吞,就轻点是挪用,挪用超过一年就可作贪污公款论处,我们不能害了昌俊,害了康吉。大哥听这么说,便急得热锅上蚂蚁样。说这该怎么办,一下哪来这么多钱还上?我就工作到死也发不了五十万工资,还要不吃不喝。大嫂想了想:办法是有,就怕没机会。大哥说,你快说哪,当我还买么关子。大嫂眼睛放亮说,买奖票,二块可中五百万。大哥恹恹说,你这是么臭办法。大嫂仍和缓说,你别急嘛,还可炒,上海不是有个杨百万吗,还有去年那些储户都挤着队把钱取了买银行基金,有的也成倍的赚。大哥还是摇头,甚至反感世态变着法子搞钱,况且据说现在股市不景气。便说,我一窍不通的炒屁股。大嫂说,不懂可以学呀,谁是天生的!为什么昌俊就几年时间攒起了亿元资产。大哥懊恼说,你知道我没本事,就不找我哪!大嫂勉笑说,看看,又来这一套了。本来是我害了你,害了这个家,我还有么说的。大哥忧心忡忡说,你不是说康吉的钱是公款吗,亿元资产也不是昌俊兜里的呵。大嫂无奈说,嗳,和你讲不清楚了。不管怎么着,你去找下昌俊,提醒他,看他有么更好的办法。大哥觉得自己已没资格在兄弟姊妹面前扬眉吐气了,然而还是打了我的手机,蔫然说,昌俊回来了,祝贺康吉上市了。我说,同喜同喜。他在心里说,喜个屁,是忧愁,愁那一百多万的空埯咋填?大哥恳请说,我这时想会下你,你在哪?大嫂一旁提示:不是想会,是一定要会。我似乎听到她的声音,问:大嫂还好吧,是不是大嫂……大哥说,不是。我又问:是不是刘妑……我最近特别忙,一直没去看她。我还一边在给人说去找李主任。大哥说,不是。我听出了他急促的语音,已警觉起他的难言苦衷。说,我听着,你说啦。大哥说,见面再说。我说,我开车过来,你在哪?大哥想了说,你就到工行的对面。我撇下一摊子事,开出车来。大哥又打了电话,说,你就直接去刘妑那,我打的过去。我说,何必呢,我来接你。大哥坚决说,你听我的,直接去刘妑那。  老远就见大哥在后街的街口,我把车子向他靠过去,停好车下来。有邻居惊诧说,哎哟,看你们兄弟真有娘心,又来看刘妑的。我们含笑应着。也有邻居羡慕说,这老人家就不会享福,搬到你们一块去住该多好,以免你们一心挂几头的。人老了就不会体谅儿女。唉,我和大哥家都不是好去所,幸亏刘妑有先天之明。大哥目光飘忽,想着心思,觉得这里也不是好说话的地方。说,停好车啰。随即向后街小巷走去。我紧跟着,默默地等他开口。他做贼似的偷偷说,先看了刘妑再说。老屋里一股潮湿的阴气儿,倒也觉得凉爽。大热天的刘妑还穿着夹衣。我一进门就喊刘妑。她惬意说,你们来得正好。电灯怎么不亮了,昨晚摸了一些夜的黑。我正要喊对门的姣娥去。工人出身的我,肯定是难不到的,忙去打了打开关,是不亮。又找了个小凳踩脚,卸下灯炮,叫大哥拿到外面去看,是不是乌丝断了,大哥试了试灯泡上的灰,瞧了瞧见没断,进屋说,应该是好的,没断嘛。我接过抹了抹灯蒂,然后安到灯头去,叫大哥去开关。大哥说,你走开着。他从安全考虑,我说,好,等等。我又拧了灯炮,仰头吹了吹灯头里。大哥说,你注意点,没有试电笔不要动灯头。刘妑瞧着说,算了。等会我让对门的姣娥看看。她熟悉这里头的窍儿。我说,没事的。安好灯炮,我过来打开关,电灯一下亮了。25瓦也就亮得发黄的那种。大哥问:您吃吗?刘妑说,吃了。他们正喊我去抹上大仁。你们又没带莱来哪?我又没地方放,过不得夜的。我说,没有,是来问您想吃么事,等会送来。刘妑说,哦,对了,前几天一女孩送了卤菜和阳干鱼来。我和大哥惊异地对视下。她继续说,问她叫什么吕哑。我说你是不是腾腾的朋友,是不是同学,她还不好意思的笑。这伢蛮孝顺的。仿佛她的脸上荡漾着欣慰和喜悦,又接着说,是不是腾腾回来了,他怎么不和她一起来。她根本不是想是不是蓉蓉或靓靓的同学朋友。大哥问我:腾腾没回吧?我说,没有,又在找工作。刘妑忧郁说,哦,现在的工作不好找,我不怪他,是那女孩来了我才问起的。大哥说,你熟悉的人多,可以到省里找个固定单位。唉,我们父子都不往来了,叫我怎说呢。还是回他:公务员都要考试的。这孩子犟着的,不要我找。等他自己尝尝苦头也好。我走到楸桌旁,去打开放在桌上的两扇小门的碗柜,端出盖着的还有点卤菜的碗,闻了闻有馊味了。说,象过味了。大哥过来一看,说,不能吃,都上霉了,倒掉。刘妑说,到锅里扒下还能吃,倒了浪费,也枉了女孩的一片心。大哥明白,那哪是腾腾的女朋友,但没明说。我们稍坐会,大哥提出走。  告辞刘妑,大哥疑惑说,那女孩是谁呢?看到大哥审视的目光,我淡淡地说,还有谁呢,是茹娅,上次罗靖提到的。大哥说,怎么,你们是不是要结婚了?他没有责备,我保守说,再说吧。接着说,你要来刘妑这里说什么?大哥说,到你车上再说。他这么郑重神秘的,是不是要和大嫂分手了。关进车里,大哥家长似的训诫:你不能走你大嫂的老路的!我说,怎么了,大哥?接着他说了那款子的事。也说了几个办法。连连自责,给我找了麻烦。我以为么了不起的事,听了坦荡倜傥说,大哥,过去的事别再说。上亿的资产都是我的,我们兄弟的,还少了那一百多万,没事的。你不为这事和大嫂闹别扭不愉快。大哥说,哪能呢,我都被担保书系着 ,当国宝熊猫护着。难得大哥对大嫂这般衷爱的,不开化就是永远不开化,我可能这世做不到的。我说,去看看我的房子吧。大哥推辞,再约时间和你大嫂一起去看。我在渔村买了一套别墅,也想让大哥开开眼界,好好生活,也许他还沉浸在大嫂犯案的阴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