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二六章 接出大嫂换红本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二六章 接出大嫂换红本

  一路顺风走过来的我,接过聘请的常年律师余果递给我的蓝本本,有了某种下岗时的落泊感觉。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感觉到有只无形的手在操纵着我,似乎是动物世界里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尔虞我诈。记得慧芬过去说过,等你感觉累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累了。感觉到了比下岗时更强烈的压力,无钱人有无钱人的小难,有钱人更有有钱人的大难,人生越走下去越艰难。余果见我沉默不语,说,马总,没事我就去了。他在没事后停顿下,好象在关切我没事吧。我定下神说,不是,我没到场。她同意签字了?余律师很自信地说,这在法律上有规定,不签又怎样,何况她是个死要尊严的人。你可算是真正解脱了。我装出个笑来:对,解脱了。我不知自己是轻松还是失落,也许她和孔道然都不知道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工行以贷款股,还有,嘉禾向远光等企业参股,以防罗靖冲会,在工行开董事定的。康吉的股本注册达2个亿,的我控55%,即将向社会发售的公众股是1个亿,大大超出证监委对上市公司的要求。内部股已没有他们的份额。接着说,余果。你说我是不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的那种人。余果说,不准确,你应该是个完完全全的成功男人。他仿佛看透我心思的,继续说,有位现代派的作家在总结他文学制作的历程时写了首“笔瑰”感悟:漫江浓墨归潮涌,指点心击屏春秋;寰淘尽尽遗无恨,梦醒今朝好珍爱。每当我吟诵起,心灵豁然开朗,就象拔开幽沉的乌云,撑起朗朗的晴空。听着简直是劝诫人的人生感悟。我奉迎说,律师这碗饭该你吃了。都逼魂了,怎么不感悟。余果说,马总,晚上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疑惑:干什么?他垂涎说,就我们两人小酌一下。他见我还迟疑着,又说,是我请你。是我佩服你特请你的。我说,是动了恻隐之心怜悯吧。他忙摆手:绝无此意!这么些年都是我请他的,看来他还是担心我为离婚不高兴。他根本不了解我的全部,如果把我的压力用万表示,离婚不过是万分之一。大城市都有富人婚介所了,男士交10万,女士5万。我不想去追那风潮。茹娅已经只等我给她一个示意,就会伏在我的胸脯上的。而且她还能给我生儿育女。z湾的李敖60娶小还得了千金,我还不到50,日子更长着的。不能让余果窥视到我人性的弱点。我说,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暂时不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我有个重要的约会。余果诡秘地一笑,我明白了。也放心了。便告辞了,我起身相送。他说,马总,你别这样,不醉煞我了。  望着他款款而去,耳边仿佛响起他吟诵的笔瑰,一定在业余搦管,不觉起兴。一直在我看来舞文弄墨没有任何价值,上网或看报刊杂志也不瞟下的无味文学作品,我书柜里厚厚本本中似乎也没有什么文学名著。我忙转过身去,扫视玻璃内的书名,居然还有说文解字。然后,打开电脑图书馆,浩如烟海的图书中,古今名著历历在目。有人敲门,我叫进。推门进屋的是茹娅,她穿着朴素的灰色工作服,绣在她匀称的身上是那么得体。这个妙龄女子不需浓汝艳抹甚或任何梳扮窈窕淑女胜过出水芙蓉,比电视里的灰姑娘还可爱。她和罗靖是两类女性,与慧芬没有可比性,慧芬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生必经,不是人生选择。茹娅笑微微的把一双不锈钢锃亮的眼睛盯在了蓝本本。我若无其事说,有事吗?茹娅把磁铁般的目光移向我,说,没事就不能来了?我说,能来,能来。她天真说,我今天很高兴。上个月我超产了,今天发了一千一百一十八块钱,再多装一块电板就一千一百二了。我可从来没超过一千的。所以我想……她不好说出后话,我接过说,想我接你的客是啵。她说,是我接你,感谢咦!我又重复了句,她质问,为什么接我客?我是借她的话逗乐,这个女孩反问我来,纯真得路边的嫩草都不忍心抹一下。我正视说,因为你为老板作了贡献,集成电路装得多就是贡献多。不是吗!我满以为她无话对答的,她利索说,不是的。是我该接你的客。我反问,为什么?她说,听说过去是人工焊接,现在全自动的机械手,还有我爹妈早跟我预言,我遇上贵人相助了,得感谢。我恍然,哦。这是你劳动所得,应该的报酬。她羞涩了,象两片霞彩。遮掩说,不是在那地方碰上,怎么会……说着更緋红了。有了那种情感的色彩,也仿佛唤发起我的青春。便爽快地说,好,我接受了。我不忍让她羞涩到无处躲藏的地步。随立关了电脑,收下蓝本本,她眼睛又一直盯着,她根本不知晓蓝本本是什么,更不知晓和她有着重要关系,不过好奇而已。我说,走。我们开车出去。她说,不,那地方不好停车。我惊诧:你位子都找好了。不想,她有了自己的主见,心里称她声:成熟的小女人。接着说,在哪儿你说看?到地方你自然知道的,她天禀地笑了。我说,园区离城区那么远,咋去?她说,不远。我先去,在路边等你。她不仅有自己的主见,还很有个性儿,也不管我同不同意。难道她已经摸到了我的心思不成。等我下楼,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儿。我顺着园区环城路,穿过国道,向四处张望,她要象小孩和我玩捉迷藏?忽地,她从我的背后出现,指着前面的一片树林说,去那儿。我哼地说,去那儿野吹?我有点不高兴了,还没谁敢这样摆布我过,唉,谁叫我喜欢她呢。她从我的表情里揣摩出我的不满,说树林那边有农户,刚开张的农家乐小吃,没人去,很安静的,想不到她的小心眼还是很多的,听了觉得是个新鲜地方,自然微笑了。  今晚是接大嫂出来的日子,太阳落山得特别慢。我和大哥姐们早早地等在了看守所的门口,待夜幕完全罩下来,我们才从车内出来,看守所很守时,准时让大哥在起保候审书上作担保签字了,大嫂才穿过一道一道的铁门出来。她明显的苍老了,目光暗淡而茫然,对着自然的世界六神无主的形如痴呆。大哥向一边的小车示意:那昌俊的车等在那儿。我接着说,大嫂上车去。她毫无反应,亦无目的踟蹰着。姐说,大嫂,我们来接你回家去的。说了,忍襟不住一边去潸然泪下。大嫂终于吐出几个字:我不去。仅仅不到10天的时间,大嫂几乎变成个陌生的人。她仿佛不动了,大哥有些焦急起来,张望过街的行人,幸好没人注意到我们而围观。姐温存说,那去我家。大嫂还是一动不动的。大哥耐心问:你到底要去哪呢?大嫂说,你们不管我。身在牢笼巴望自由,而踏出牢笼又似乎觉得自己不属这世界的了,仿佛是个没有精神寄托没有灵魂主宰的躯干,连痛哭或流泪的感知都没有了。我不停地向大哥示意,又说,大嫂去我家吧?我说这话也是迫不得已,万一她同意去,只好让茹娅来照顾,再不行让姐来照顾。这期间要大嫂出了意外,大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这边也不好向赵军等帮忙的朋友交待。姐说,哎,去你家哪有么好,还是去我家安逸。大家都清楚,工行的房子留下了,让大嫂去面对往日的一切确实有些无地自容的,只能选个地方缓冲下。然而,这的几个地方她都不情愿。大哥忍着性子哄小孩似的:去后街老屋,那儿的人都很好处的。大嫂终于发泄了,忿懑说,我说了哪都不去!怎么办,早已等在车边的她的妹妹玉珠过来问:姐,怎么了?大家向她暗示,她很快明白过来,故意火的说,唉,你们怎么搞的,不是说好去我家的。林宝都在家准备好饭菜了,等着噢。还磨磨蹭蹭做么事!后一句“站在街边蛮好看显众是啵”咽了回去。姐也趁势说,好,我们都不争了,就去玉珠家。过几天再接大嫂去我家住。大嫂慢慢向玉珠靠过去,大哥说,行,昌俊你送她们去,我们打的去。这多人一下涌到玉珠家去,我觉得不很方便。不等我开口,大嫂说,你们去么事,就我和玉珠去。大哥说,这怎么行!大嫂说,你们去我就不去了。我说,大哥,就依大嫂的。你去叫个的。大哥似乎没明白,但不得不去街边招了的过来。等他们一上车,我悄声说,快上车,我们跟在后面。他们明白过来,才缓过一口气上车。我们一直跟着,看他们进了面粉厂宿舍院,我说,大哥,你下车跟着,等他们进屋了你就转来,我们等在车上。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领先四十年》 《倒过来念是佳人》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