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二四章 慧芬走了难办丧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二四章 慧芬走了难办丧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大哥又来电话催:我知道你在开发老康吉正需资金周围。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说,大哥,你别急。万一不行,我去贷一笔也要给大嫂兑现。哎,应该蛮简单的,我康吉一个证明就作还款了。大哥从我的话里得到证实,惊讶地说,怎么!你大嫂动的是你康吉的资金。嗐,她真是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大度说,大嫂也是受害者,走投无路了才顺用挪了。大哥豁然说,你说的办法是不是可以?我不能哄骗大哥,说,不行。那是他们办案的程序,必要要追回赃款才能结案,然后起诉到法院。不过,起诉书的挫词我已经通过人打了招呼的。大哥颓唐的:法院那边我是鬼也不认识,又不是个要命的事。我说,没有办不了的事。大哥,你也要注意身体。我就这天把事办妥。然而,散魂落魄的大哥没听进我话,还是跑到检察院反贪局去找了办案人员。办案人员鲜明说,什么话也别说,先兑了现才能继续下面的事。我们已经是人性化查办了,不然要押到外地去的。大哥又低三下四的拱手说,给你们找麻烦了,对不起!出门时他在心里诅咒,不是人犯了事,鬼上你们的门!  想想大哥那走投无路,焦虑不安,死气沉沉,我没法用词语表述的愁苦样;想想大嫂在看守所带信出来只盼早些出去,要自由见天日的窘态,我的心一阵阵束紧,不能等邹传志回来的信息,忙给他打了电话。他持着电话一边接去,听得出他有点喜出望外的说,马总,刚会了聂科长。按揭的事可能成了,她没要什么政府的文件。只说把手续衔接好了,就可启动。我也很高兴,说,好。还有一事,你跟他们讲讲,说开发上要进原材料,要他们先给我们贷两百万,两百万不行一百万,保证在他那一个户头进出。你再把帐上的现金凑上,检察院那边催着要了案。他说,我知道了,一定办到位。挂了手机,我有种抑制不住的感觉。真的,没有什么难事可挡住的。我在计算器上匡算着,红炉的四栋套房72户接近万个平方,按我和工程方签订的480元一平米造价,销售挂价1180元,有关规费和其他支出算200万,每平方可达上百的利润空间,对比天骄广场竟无天壤之别了。天骄广场的开发补偿和以房换房花去了大把的票子,房价也没现在的好,一平米还落不到百元。也许是股市受契税调整稍挫,资金开始倾泄房地产了。正在甜滋滋匡算总额的时候,邹传志打电话来了。沮丧说,聂科长当不了家。过去他闯海南开发套了几千万,把行长都开发掉了。现在没人敢再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和饭票当风险。我说,这有么风险。再说风险大回报也大嘛。不贷就不贷,说那些废话干么!他说,如果找下王行长,也许可成。要不要……没等他的后话冒出,我说,那你回来。按揭的手续办好了?他说:办好了,开了个专户。我说,好,你回来。我不想让康吉的人在外卑躬屈膝的,我马昌俊可这么做。  这事不能就这么搁浅,我找出王申的电话,向他感谢。他也谦诚的说,这有么感谢的,是我们扩展的业务。我接着说,还有先斩后奏,中午我已经安排在荆楚,还请了公安局的赵局长,原档案局黄局长特地陪你。王申心悦说,老马,你怎么知道的。连我的生庚八字都掌握了。那个黄尚坤就是你现在的副总哪,还是么局长。我说,我这是尊重历史。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美意,我就先在电话里恭祝你王行长年年有今日,岁岁都今朝啊!王申说,不过我已经有了许诺,不能言而失信人家。我忙说,嗯,是谁比我还有先天之明,不如我们合二为一,一起祝你生日快乐,份子还是算我的。他说,那恐怕不行。老马,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的。我说,我已经和令尊夫人都说好了,你王行长何不赏个脸呢。他有些惊诧的:她怎么答应你了?我豪情说,不信你打电话问去。他说,老马,我算服你了。我赶紧说,那中午阳光见。要不要来车接您。他倍感亲密的:不要太客气,十一点半我准时赴约。我说,谢谢!其实,王申是不想张扬生日的事,他老婆准备在家做几个可口菜,关着门过生日的。我一诈唬他就露馅了,他这样耿直哪是我的对手。我赶紧和黄尚坤联系,让他带了财会上的小熊,买了祝生日快乐的花篮上门去接他的夫人。他们上门时,王申正在电话里责难他老婆:你怎么能随便答应人家老马的宴请呢,就说不是我的生日不说得了。她慢条斯理说,你为什么不说不是你的生日拒绝他。还怪我,我是谁也没答应。王申说,人家电话都说了,你亲口答应的。她说,哟,我才买菜进门,谁也没碰到。王行长说,难怪你老半天不接电话的,谁知道你在搞么名堂。她说,不说了,有人来了。她压了电话,开门迎客,见是两个不熟之客,愣住了。黄尚坤说明来意,她忙疾口否定。他只好给我打电话,我让她接了,问,今天是不是零八年四月二十号。她说,是。我说,嫂夫人,是电脑好友里告诉我,我们康吉祝王行长和您贵夫人生日快乐!她只好微笑的应承,道谢。  事成。黄尚坤给我回电话,我要他带上小熊还有茹娅到荆楚陪王行长夫人。他答应了,问酒店的事。我说,我给刘总打了电话,你提前去督办下。酒桌上的氛围不必叙说,可想而知。杨柳产休了,刘总特地在领班小姐的陪同下来包房敬酒祝贺。茹娅第一次为我陪客。表现也很大方到位。但谁也没有刻求她的身份,只以目光相住,心知肚明便是。送别时,又让小熊悄地给王夫人塞了个3000元的红包。温文尔雅的她竟凛然说,这是干什么!小熊羞色说,没别的意思。给你买点生日礼物,我们怕买不中意。她说,哪有你们买什么礼物的道理。茹娅过去插了句,您不接着,公司要炒我们鱿鱼的。她望了下王申,正醉蒙蒙地被我们送进车去。上车后问她怎么还没上车,小熊说,噢,喊您上车呢。也趁机将红包塞进她红色的坤包,灵巧的动作甚至连我也没看出破绽。在我的车上,问她们红包给没。小熊笑盈盈说,您放心,给了。我先后送小熊和黄尚坤回家,最后和茹娅去公司,看着她走进宿舍楼,我才上楼去自己的办公室。没有回安居花园的意思。在椅子上打盹。茹娅不知在哪弄来一大杯白糖茶,敲开办公室给我解酒。过去喝酒释放的快,很快通过血液麻醉神经,现在沉在胃里,现场不会有酒态。但这时已经昏昏然了,任人摆布的。有一点是清楚的,知道是她来了。至少她要送我回家,我甚至孩子似的哀求不要回去。我没有家。还说了些醉话也是心底话,我全然不知晓。茹娅又去找来一女工作伴,守护了我一下午。要上晚班时,我终于被园区的隆隆机声弄醒了。茹娅晶亮地注视着我:马总,您醒了。我望了下她和那女工,说你们……我……我一阵头昏起来。茹娅喊她:逗逗,我们回宿舍休息去。逗逗眨巴着睁开眼,怯懦地轻声喊:马总,仓惶逃去。我在使劲地想,在自咎,该没有趁醉酒时对她们施暴吧。然而,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大脑一片浑浊。  再次欠身算是彻底醒来。路灯还在疲惫的撑着眼皮。东方绘出晨晰,西边的城区在灯火通明中已开始新一天的喧嚣。站在凉台上,好清新的空气,贪婪不够。去厕所小便,瘴气挤压肠胃,恶心的干呕了几下。象单身汉的简单在自来水管的龙头下咕哝嗽口,抹了几下毛巾。在楼下就听到手机在叫,等我回到办公室已停。拿起翻看未接电话,是个并不熟悉的号子,我几乎完全把他们忘了。电话里是廖国平哭丧的声音;慧芬姐已经走了,你还是来看看送送她哪,我是国平。我既内涩又平静地说,我知道是你,你姐在哪?红炉开发把那排破平房列入进来,采起以面积换面积,另外每户出2万元建房款。对比罗靖,慧芬纯朴善良多了,她肯定是没钱交的,我算送她一套房子也不过份,再说最终也是儿子去继承。不想她走这么快,没有福份去享受一天的新房子。唉,她走了从另一角度考虑,世上腾腾只有我这个亲爸了,我们父子的关系应该缓解恢复正常的。国平说,在宾仪馆。我嗯了下挂机,平房拆了,据说她挤到国平家去住了,他也是平房,还夹在一条窄巷内连板车都难走过,自然没有场子办丧事。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