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二二章 天无绝路融资补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二二章 天无绝路融资补

  大哥问我在哪,怎么才接电话。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说在市政府办点事。意思是告诉他不是为大嫂。他说,你到看守所的路口来,我等你。我没加思索的回绝:不行,这边脱不了身。大哥说,不行算了。嘎地挂了机。看来他生气了,么办?我朝金融科望了望,想解释一下,又觉不妥,不能此地无银三百两。我马昌俊可从没这样忧柔寡断过,干脆去见了大哥再赶过来请他们。便给大哥再打电话,真巧手机又响了,是姐打来的。喷地说,么重要事不能脱身,昌俊,难道比大哥的事还要紧些。我有嘴不能辩,笑说,姐,是不是大哥很躁吧。姐说,你说呢。她接着说,大嫂的事基本明确了。得一百三十八万兑现,很可能还得判个几十年。我惊呼:这么大的数额。我眼前一黑,大哥这生真算完了!姐说,如果公款归不了位,只看是无期还是死刑。她在忧虑大嫂的生命。我说,一个经济案子不会有死刑的。又说,姐,你帮我给大哥解释一下,钱的事我们共同来想办法。一点半钟我们到大哥家相聚。姐好象也生气了,嚷道:那你自己给大哥说。不等我再说话,她呯地压了机。我是要给大哥打电话了,好一会儿才接,陌生的问:有么事啦?我巴望说,大哥,你能不能来政府这边,来了就给我打电话。大哥好一会儿才说,只有这样啰。也许是他第一次求人而无奈的屈尊,也许我没设身处地的去理解大哥。其实在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现今,哪有不相互依存的,总统也会求选民投他一票呢。我忙给邹传志打电话,问公司的帐上有多少钱。他说,我看了给您说。我说,算了。等我回公司再说。我回到金融科,问羿辉地点定吗。贺静接过话,说,今天恐怕真的不行。我又转向羿辉,他却不开口了。我便拿阅报夹翻,说,现在炒基金是不是真赚钱?还是没人答我的话。羿辉终于搭了句:咳,我们又不是高层智囊机构,也不是金融企业。不过听我爱人说,银行买基金的人都成疯的排队,肯定比普通存款划来多了。  手机响起,是大哥打来的。我向他们说,去了就来。羿辉说,马总,你也忙的够象的,改日再吃你的饭。我坚决说,不行,我只去两分钟就来。我去了,贺静跟羿辉说,你给马总打个电话,叫他去嘉裕饭店。羿辉说,你今天别廉政了,老马有钱,他要买单让他买去。大门口还是那么多z访的,我怕出去了又不让进的。在门口眺望,不见大哥,对街也不见影儿。便向老城区的方向寻去,走着走着手机响了,是羿辉打的,让我直接去酒店。总算心里又落实了一桩事,刚挂机又响起,是大哥打的,怨言:你向那头走什么,我在这头,你的小车旁。我便掉头回转,到大门那头去,大哥蹲在两车间,怕见人似的。几天时间,大哥已经憔悴苍老得象农村六七十岁的老头了,两鬓绷起了白发,眼眢,且内外睑眦生眵,似乎一年没有梳洗了。我不能明示,去再刺痛他,忙打开车让他上去。我们关到车里,仿佛坦然了。大哥催:你开车啦,还等谁?我说,不等谁。从他飘忽的目光里理解了他的心情,便开到一节没房子的地方停下。  我说,大嫂的情况查清了?大哥说,她也是该倒霉,太相信人了。接着说,一百多万大部份是受人骗,她自己也是想给这个家多挣点钱,不想掉入了别人的陷井。如果兑现积极,没差欠可能作挪动量刑就轻些,如果不能兑现,作侵吞,有可能命难保。看大哥一字一顿地说着,心情一定矛盾着。欲救她又无能为力,不救情份和良心都过不去的。我心里明白了,一定和前几年发生在荆江的一桩高息诈骗的地下钱庄有关。当时社会被骗资金高达4000多万,一些相当级别的领导都丢了钱没不作声的。大嫂也是通过拆东墙补西墙,资金缺口越扯越大,甚至不惜拿高利贷想用纸包住火。也亏得她撑了这么多年。听着思维联想,我突然感觉到康吉是不是也牵连进去了。我还是劝说,大哥,办法是一定要想的,按检察院的要求,后天我给你把钱筹齐。大哥愁苦说,就只是她交待了准备在武汉给靓靓买房的二十万。还差一百一十八万。昌凤还把蓉蓉考研和她自己买保险的,凑了五千也给我了。我不忍心接,她就发狠,没法只有暂时收了。我说,你不接受姐心里更不好受的。蓉蓉的学费我再来周转。大哥说,蓉蓉已经在武昌的一家华昌公司打工去了。我是担心人财两空哪。不如一分不兑,免得拖你们下水。我毅然说,那不行。不兑,你的住房都得拍卖了兑。大嫂那边么说?大哥哀叹说,邓妑都哭得卧床了,拿了一千块钱。那几姊妹看凑不凑得两千块钱。我也正是想把房子卖了,搬到老屋住去。我说,这是么话。搭政策的光,我还有这个能力。大哥愧疚说,借了你的,我这辈子恐怕也还不了哪,死不瞑目的。大哥这么悲凄,令我也煽情攻心的。说,不想那些,条子也不要你们写。姐私下说了个万不得已的解脱办法,要他们离婚,不存在夫妻关系也就不连累经济责任了。大哥一口回绝,怎能做那等畜生的事。我的表态让大哥心里稍稍有了底数,便沉寂下来。我说,一起去嘉裕吃饭去。大哥说,我去么事,你把我递到后街巷口,你忙去。我停到一家快餐店门口,下去买了几盒饭菜让大哥带上。危难中刘妑破旧的老屋平房成了大哥最好的避风港和调节器。  天无绝人之路。建行信货部主任聂飞飞给罗靖打电话,告诉她上级行已经批准他们开展按揭业务的报告,要财务上派人去衔接有关手续。也许女人与女人打交道方便。罗靖接了电话搁心里不作声,晚上提出来要合床睡。我眇了她眼没作回答。她不觉得这是轻视或鄙薄,反而肉巴巴说,嗯,我看你不求我的。她对邹传志已下了指示,不许任何人动公司的钱,还不让他们把大嫂挪用公司138万贷款的事告诉我。说我会弟兄反目成仇的。这个恶毒的女人,简直无稽之谈。我当初听邹传志的话不用她的身份证注册康吉就好了。我哪体会到这个股份与红炉股份截然不同的。虽然名字是她,实际20%的股权是孔道然的,我们私下有协议。怪就怪那个冒名台商,按外资企业核准要求,要有投资者的主体资格证明或身份证明,还应当依法提供当地公证机构的公证文件。是孔道然说,先变通下,注册内资有限责任公司,张先生的手续全了再变更。挂牌的时间不等人。他的话正合我意。然而,他亲自去工商部门融通,但有限责任公司必须是2个以上股东,他便拿了罗靖的身份证给我。我想得太简单了,想等公司走上正轨便变更过来,用腾腾的身份证。世事无常,到了眼下无法逆转的现状。当我和罗靖的关系明朗,邹传志更无话可说了。现在我成了蒙在鼓里的挂名控股人了。我交待了赵军不让大嫂在里面吃亏,还商定请专案组的人吃饭。以好兑现的钱延缓几天,只能让大嫂在看守所还受几天苦了。忽然,赵军打来电话,约我去商务会馆。我不敢怠慢,一定是大嫂的案子有最新情况。我比他先到,让吧台安排到梅厅。小姐说,马老师,对不起,不说梅厅,竹菊兰都有客了。我说,西施厅吧,上次来过的还有那阿君。她妖冶说,也没空哟。问一旁的小姐,纳贤厅还有空吗?我说,算了。转身便走。吧台扭摆说,好走!欢迎再来。纳贤厅在三楼,是大厅内干了一格格的,说话不隔音。我忙给赵军打电话,问在哪。他说,到了。原来就在面前说话,我说,不巧,这里没地方了。赵军没加思索地说,上车去。他已经看到我的车了,我们上车后,我一手握方向盘,一手给阳光的张国庆打电话,问有没有房间。他那里这时应该是空档。赵军说,不了。你关机。然后说,你把车泊到路边,我给你说,只几句话。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官梦》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