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二O章 咽苦酒大哥心揪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二O章 咽苦酒大哥心揪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工商银行的门房还没睡,出了大案,人人自危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车子刚到就有保安帮着开门,还招呼:你们来了。也许是认识我们的。姐摇下窗玻璃忙客气说,把您吃亏。我轻地拧开大哥的门,眼前的一切真惊呆了我。姐轻轻地关上门,大哥愁眉苦脸,眵目巴巴地一屁股塌到椅上去,看不到一丝为人师表的俊雅或长哥当爹娘的硬汉形影儿。我们照例换上拖鞋,扫视横七竖八的家什,姐问:这是怎么了?姐夫轻声阻止:嚷什么!毕竟他是那个层面的人,知道被抄家了。姐愤怒地瞥了他一眼。我去看了几个房门都敞开着的,也是衣物、书藉满地;屉柜开着,物品杂乱,真有点象电视里遭抢窃的不堪入目。还有烟气余雾的茶几上烟缸里成堆的烟蒂,从不抽烟的大哥,一定是要用尼古丁熏戕自己而减轻痛苦。姐夫说,你帮着收理一下。大哥终于憋不住了,咧嘴哭诉: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天的。姐偏嘴弄眼的,说,你没看到,我们可看得清楚。大哥又捶自己的头,悲切并发,哭诉:都怪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姐夫文雅说,别这样。事情已经出了,看怎么往最好方面努力。大哥一筹莫展的愣着,愣得近乎痴呆。我心如刀绞,蹙眉说,大哥,再痛悔也没有用。是么回事?有没有挽回的可能?我和姐夫去靠近大哥坐下,也许此时只有亲情能温暖他,能减轻他的痛苦。默然地看着大哥渐渐地恢复常态,又慢地开口低声细语地告诉了原委。  大哥是下午上课时接到一个陌生而声调厚重的电话,因你爱人万玉琼的经济手续,我们需找你一下。大哥谨慎地问:是哪位?对方答:是工行的。在你家里等你。等大哥一到工商行,早有警车等在院内,随后有穿制服的人跟进家里。拿出搜查证,是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万玉琼因涉嫌挪用贷户还款,已被关押到看守所。接着他们进行了拉网似的和翻箱倒柜的抄家,连每一本书页都不放过。搜走平日家用现金3000元和项链、手镯等金银饰物5件,还有大嫂平时的工作笔记本,和一叠催款通知、贷款借据等资料,大哥在清单上签了字。还向大哥询问了有关大嫂的经济往来和家庭存款等情况,大哥按他们交待的清了些衣物和日常用品去看守所,还将荷包里仅有的4张红票子给了看守,请他们照着点,伙食优厚点。大哥心里明白,大嫂在有钱的单位工作,何曾吃过这等苦头。知道了大致情况,我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件,现在的社会太松了,最容易让人变坏。姐在那边清理插话:为什么我没变坏,银行的别人没变坏,关键还是自己放松约束。姐夫又拦她:你少说两句。我哀叹了下,说,大嫂为我的康吉可是操了心帮了忙的,就是缺个心眼。接着大度说,既然只是经济问题不要紧,现在没有钱不能摆平的。挪了多少,我来想办法补上。噤若寒蝉的姐夫忙文质彬彬说,也只有昌俊有这个能力了。心胆俱裂的大哥平时不当家的,手里一定没有钱。听了我的话,开口说,我的钱只等下月发工资,一千二百多块,凤毛麟角的。姐说,不客气,要多少?大哥说,我也不清楚,他们没说我哪去问。姐夫说,昌俊,你路宽,你去打听下,该打点还得打点。我们把昌凤准备交保险的两千块也凑上,大帮小凑的。大哥家破碎的气景渐渐凝重。我问:大哥,晚饭你吃没?大哥说,喉咙管都是僵硬的,哪感到饿。姐夫说,为什么不早给我们打电话?大哥说,本来不想告诉你们的。这大的事立马不在荆江传得沸沸扬扬的,所以才给昌凤说了。姐夫说,昌凤,你放一下,看大哥家有么子,弄点大哥吃。大哥推辞不想吃。姐夫说,不吃点怎么行。天塌不下来的,身体要紧。我说。别叫姐弄了,她也找不到头尾的。我去夜宵摊买点来。姐夫也赞成,姐看了看冰箱内,也赞成。大哥还在说,没必要浪费了。  他说他的,姐夫示意我买去。他不示意,我也是决定去的,正好陪大哥喝两口,解解愁闷。打开门把我惊愕了,不等我开口,幽灵般的罗靖劈头盖脸说,哪去!我们当大哥大嫂把话讲清楚。我怒视她欲去不能,她大声喝令:进去,想跑没门?姐夫赶过来,谁呀?见是罗靖,便说,二婶来了,怎么不进来哪?罗靖说,么二婶,正好你们也在,是不是在合计斗我。哼,得亏我赶来了。她边说边进屋,我退回来。她关紧门,转身见状,惊呆了。以为是大哥大嫂象我们样闹z裂。想到这层,故作热忱的走到大哥面前:哟,大嫂呢?怎么和我们家样害着一个病呀。姐使眼色问:二婶,你们怎么了?恩恩爱爱的。罗靖不理会,藐视说,问你家兄弟。大家看着她表演,想弄个究竟。罗靖扬扬颤颤说,你们又有了个黄花闺女的二婶,不知道吧,可以做你们的女儿咦!大哥闷地一炮放出:要吵回你们家吵去!别在这挟空撒网的!罗靖怔住了,她可从未见我大哥这段横暴过。姐夫邀她一边说去。她嘴里还在喋喋不休:大哥怎么了?为人师表的吃错了哪门子的药啵 。姐夫绷了脸,悄声告诉她:大嫂因经济手续被检察院抓起来了。等她弄清大哥家的原委,心中暗喜,该你们马家的报应啦!从她荡漾的表情里我看到了她的立场。那种假惺惺,幸灾乐祸的心肠只有我了如指掌。这时,我没法和她费口舌,我是吃了秤砣铁(贴)了心要和她分手了。  在灯火通明香气扑鼻的实中路夜宵一条街上,我在老牌夜宵店切了卤菜,炒了腰花、鱼块,端了蒸格排骨等4样菜,50个煎铰子和5碗热干面。老板算帐72块钱,我还价70。夜宵的价比白天贵,热干面一碗要多5角钱。进门时,姐夫帮着接了,我将茶几拉到大哥面前,罗靖也帮着摆上,还喊昌凤姐来吃。姐没回答,含悲在继续收理家什,暗自落泪。我们怎么劝大哥也不动筷子,一口酒下肚我心里酸酸的。好好的一个幸福美满的家,眼看支离破碎的。大嫂的事究竟犯到哪一层,我们心里都吊着,幸好靓靓不在家。大嫂的工作肯定是掉了,对大哥的教师职业也是个残酷的打击。他是最要面子的人,让他今后怎么面对世人,怎么教诲学生。靓靓还没走入社会,有一个犯法的妈背着她今后怎么做人。后面的事就象小孩说的屁股上掉炸弹响不得。眼下重要 的是怎么稳定大哥的情绪,让他能吃点,保重身体。我端起酒杯递给大哥,他硬是不接,我也就这样老端着。这回比马爹过逝还让他难过坎的。罗靖却说,大哥是喝不下的,不要强人所难了。姐放下一堆衣物,拭了拭眼睛,出房来,接过我手中的酒杯。忍悲劝说,大哥,做妹子的从不沾酒的,你问国强。来,我也陪你喝一口。大哥这才开口:你放下,别伤了身体。姐放下后,又端起姐夫的杯子,再次恳请大哥举杯,我也劝敬:端杯尝点,吃点,日子还是要好好过的。大哥说,你们喝。便缓缓拿起筷子,随意伸向一个碗里,搛了片卤牛肚放进嘴里嚼。姐说,不喝酒,就多吃点菜。没什么,天塌不下来的。国强单位的一个领导过去是右派还被下放劳动改造,后来评反还当了局长,娶了小老婆。听她这么说,罗靖瞥了她一眼。大哥又搛了个饺子边嚼咽边悲叹,叫我怎么面对我的学生,面对几十年同事的老师哟!我说,打右派的多的是,邓小z呢,几起几落多伟大。大哥说,那不能比。我又说,没什么了不得的。我准备去南边投资组建分支企业,你帮我去那边管事,有你更大的空间。姐夫敬酒,说,这太好了,你那里缺人手把我也算一个。他喝了一大口,又感慨说,唉,大哥还担心学生老师,我们是改的一片瓦都不剩了。想想过去把工作看那么真,求上进,白搞了几十年啰。还是昌俊好,名也有利也有,干的都是自己的。来,昌俊,我们一起敬大哥。大哥还是推辞,我们的情绪都调动起来,大哥还是沉闷闷的,也许他在想陷身囵圄的大嫂怎么熬过那清冷的夜。姐夫自己解脱说,我们不要你喝,是我们敬你。大哥说,好,感谢了。我大哥对不起你们弟兄姊妹。姐说,别这么说。昌俊的康吉当初不是你和大嫂出点子找关系帮扶起来的。我们家更不用说了,蓉蓉上实中都是你自己用烟酒找人帮的。罗靖忙插言:还有我的表弟孔市长,一手一脚得亏他。说着她转向我:马昌俊,你捂着心说,是不是得孔市长。我把眼睛一瞪说,我也没亏待他,包括你。我又转话说,我只是对不起我们兄弟姊妹。大哥,你放心,大嫂的事没什么的。无非是使几个银子,我把天骄广场的一栋房不当事,有好大个了不起。大哥还是冷冷的说,不是什么问题都可用钱解决的;既然进了那地方,她的病应该害得不轻。姐夫说,二婶,到时说不定得你出面请孔市长说句话的。罗靖熬气说,看需不需要。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