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一七章 茹娅应聘身份证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一七章 茹娅应聘身份证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天色很快灰暗下来,他们仿佛不知道去开灯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她说,要不我们去报案。他希骥说,我为什么没想到这。她说,我白天说了你拦了我。他转念一想,不行,不能自我暴露。她去开灯想把翻乱的家什衣物清理还原,蹲在地上心不在焉的缓缓翻动,目不光转睛的探照灯似的搜寻。她不甘心地问,篓子呢?他苦楚说,都找了。还是动身去寻,还说,怎么没看到了?又自言自语说,哦,我又拿到冒儿房里去了。她要再去找,莽撞地碰倒了门边的煤堆,露出老鼠街去做窝的乱纸来。她骂骂咧咧该死的老鼠真害人!还用火剪挟出来,然后重新堆码煤。他过来嘀咕:真是好事不做,怪煤有么用。说着顺手翻起乱纸,发现有红蓝色的纸皱,拿起展开。天啦,竟是那张1234567号彩票。寻遍天涯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而且只缺了不碍事的一小角,亦有鼠尿印迹。他即忙双手捧伏在胸口,欣喜苦狂地跳了起来:我的祖宗乖乖嘞!她被那异常的疯癫举动吓傻了,半天缓过神来,关切问:他爸,没事吧?他翻眼说,你才有事嘞!又惊呼,我发财了!我发财了!五百万,我的祖宗哪!随即狂吻。她也猛地一吼:你疯了!一下把他威住。他仍是不知所措的说,真的五百万,不骗你的。她说,哪儿,小声点。他揣得紧紧的,说你别看,不让它吓丢了。她使劲地拉开他的双手,并说,我看看。我是你老婆,不会抢了的。他好不容易压了压暴发的情绪,将彩票小心的递给她看,还是不忍脱手。她凑近看了,是1234567的中奖号。也抑制不住的要跳起来高喊。他捂了她的嘴,说,冷静,冷静。她点头也说冷静冷静。他们都同呼冷静,语音小了下来,可那澎胀的大脑怎么也不能收缩复原的。俩人久久对视,以眼相问:怎么办,怎么办?她去打开电视,让电视声掩盖和淹没他俩无比兴奋的表情和话语。  兑奖的大体规定他知哓,小额奖当地兑,大额将去省市,头彩不用说必须到省里兑去。她听了,便说,那我们今晚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搭早班车直接去省里。她妩媚的目光里充满了好好乐乐的情z。他没理会,摇头说,不,白天走目标大,我们连夜走,神不知鬼不觉的。她说,要不找到,晚上么样熬哦。他说,找不到睡不着,找到了也没法睡去,不说今晚睡不着,起码一个月睡不着。似乎怕它飞了,么办?她不说,心里明白,天大的好事,谁甘心睡去。他俩商议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将燃煤换出,淋水灭熄,打开墙下鸡子的进出口。说南桥乡呆不了啦,这破房子也不必要了,带上门鬼鬼祟祟地离乡背井。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省城兑奖处的人员看了奖票是06年11月4日,今天都元月20了,又看了看萎蔫而憔悴的他俩。和蔼地告诉他们:兑奖期限已过,只能作废。他们哀求,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不兑500万,400万,100万也行。根本没有提到所得税。工作人员又拿出兑奖规则他们看。他们擦干泪雄赳赳说,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便耍赖放死起来,围观者中有人肯出50万收了这张彩票作文物,他们舍不得。在围观者和保安的劝阻下,他们人生地疏的作罢,想到法律上,决定倾家荡产请律师打官司。社会传闻是传闻,凤凰台的报道基本版概况是这样。主持人有句发人深省的话,没中奖未必是坏事,中了奖未必是好事。可李冒他爸还是忿忿不平的,要坚决把官司打到底。从屏幕上看他没完全达到那种疯癫的程度,内心祝愿他能平安地过好下半辈子,不要困扰在这张作废的彩票里。看着看着,我豁然启迪,忙给电视台经济频道打了电话:明天创富英雄栏目专访的事我没时间,改日再说。我和姐再次在后街老家见面时,她也不提中奖的事了,还心平气和地答应服侍咱们老妈子。大哥含蓄地望了我下,心头的石块落地,我也一样的心境。我们当即搜出钱来,我数了10张给她,她讳涩的推辞。大哥说,昌俊的家里扫帚扫一下都不止这几张,你都收下,不要白不要。还说,我手头不多,这几张都给你再补上。他悄地捻了有4张。姐说,你就不要补了。当个保姆也没有这高的工资。再说服侍刘妑也有我作女儿一份责任。不过,大哥银行里也不比昌俊的少。我们姊妹和谐的笑了。  那天茹娅没有应聘上,在东方丽湾等我上门。可我最近一直没上那儿去,不是业务需要陪客,我是不会去的。即使有人请我也不会去。她是下决心要跳出那环境,又去了几家门店应聘没成,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还是来康吉找我了。不巧,我去建行签定正式协议了。她等了会,又要李明给我打电话证实。李明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和对我的万分感激,又觉得从没听我提个醒儿的,还是不敢打。好的是按摩工作没有正式辞,已经等到我们要上下午班的时候了才离开。她正出大门,我回公司来,下车后直往办公室去。她一直跟随也不吭下,似乎看我还记不记得她。忘没忘记自己的许诺。在楼梯的转弯处,我发现身后轻盈的脚步。这晚了,还有谁没下班呢?转身一瞧是她,我惊诧地站住了。一张桃红色的微笑脸面,映入眼帘,我也友好的微笑了。她边向我走近,边说,不认识了,马老板。平常都是喊马总的,她称马老板,我忘了那晚按摩床上的称谓。我说,我没忽弄你吧。说了打开办公室去,她跟进来。兴趣说,哟,这是你的企业,好大哇!老刘头提了瓶开水来,他以为是来找我拉皮的,怕我烦恼,来探听虚实的。我说,没叫你提水瓶哪。我办公室有饮水机,从不用开水瓶的。他哦了下,我忘了。我见他不醒悟,说,没你事,去吧。他嗯地不放心地走了。  茹娅也学着老刘头的,对我恭敬起来。您您的称过不停,还改口象老刘头称马总。我问:你有事吧。她突地含羞起来,支吾说,马老,前几天我就来过,看您忙着没敢打扰。我说,是嘛。我坐下,她凑到办公桌前来,送来那股永不消失的体香味。真不愿她离远了,还是说,你坐吧。她去对着我的联邦椅上坐下。我说,有事说吧。我还真不知她是来应聘的。她还是羞答答的讲述了找李明应聘的事,没有了做保健时的大方豁达,顿生怜爱。她讲究了,我却还一直注视着她。她说,马总,您给个话吧,他们准听您的。我从定格中回过神来,轻咳了下,昂扬地说,李主任找你要身份证是对的。她抢过话说,我没说他要错了,可么样解决得了哇。她是荆江东荆河镇东荆河村的,家里连户口都找不到,哪来身份证呢。我想了想,便给赵军打了电话。赵局,我一个远房表妹来康吉找个事做,没有身份证,你给东荆河镇派出所打声招呼让他们办一个。赵军说,这么点小事你大老总也操心,真是忧天下人之忧啊。我不客气说,你不嘴贫了,给个话有没有问题。赵军表态:没问题。为公民办身份证是我们的职责。通过电话,茹娅笑说,真感谢您了。我说,别先感谢。还没回话呢。不一会,赵军打来电话,说给东荆河的刘所长说好了,要你表妹明天去找他。他把表妹2字拗口了。我豪情说,赵局,感谢啦!赵军说,别嘴里谢。哦,还有一事我得提个醒。有人要利用你的厂房,那不是正经营生,你得注意,不要满脑一门经——钱。我并不怀疑他的善意,便说,赵局,你明示。我这人天生悟性差。赵军说,我又不是皇上,没法明示。也许案子还在审理中吧。我说,过去有人想租,但我一直拖着。翻过年就掀了开发的。赵军说,你拖得好。否则又是我的麻烦了。我明知故问,怎么是你的麻烦?赵军别开话题,说约个双休,还去商务会馆轻松轻松,不要变成了事业狂。我说,马某谨听尊便。赵军说,就这样定了。我再邀几只脚去。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