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O六章 书记调研早酒忙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O六章 书记调研早酒忙

  事前吴有富专门找到魏炎生办公室,跟他汇报了财政工资支付情况,干部工资是月底发,教师工资是下月头发。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已经推了一个月,转移支付资金还没到位。去年下半年市领导变动,接着是元旦春节保稳定,用什么保,钱是一大保障。春节都二个多月了,这个月再不发,吴有富担心拖出问题来。他俞平也不找,只好直接向魏炎生汇报。魏炎生更是心知肚明,也说这个月不能再拖了。你跟我想尽一切办法,找银行贷款也要发。吴有富想了想,说,银行贷款都是上面管着,再说贷款发工资的事一旦捅出去,会舆论哗然的。魏炎生狠的说,你们为什么要说是发工资呢!吴有富申明:资金转账办手续又不是一个人,谁保证谁不说漏嘴。他停了下诡秘地说,不过,有个地方可借。魏书记催促:吞吞吐吐做什么,说哪?他说,康吉有钱。他们开发市府大院,房子刚动工,挂八百一平米,都快预购光,还有863的项目资金,发改委和财政部的文件都下来了,又是五千万。找他们借个两百万应急应该是九牛一毛的事。魏炎生听得犹豫了,低声说,政府找私人企业借工资妥不妥?吴有富说,不说政府,是财政局借。他的拨款还要通过我们财政的。魏炎生沉稳说,眼前只有这个办法了。嗯,等转移支付一到就都可活了。他强调,俞平同志讲省里的拨付方案都定了,怎么还不下拨,春耕都开始了。吴有富说,应该快了。魏炎生还是想了想,立刻打电话叫来了孔道然。问,孔市长你的工资发到几时了。孔道然说,元月的发了吧。他这么说,是固定工资卡在张媛手里,且吴有富在场。又淡笑下把话锋一转:这问吴局长,他还么事不清楚。吴有富也照例一笑,说,孔市长抓大事,恐怕不管家计的。孔道然恳切说,这吴局长说对了,工资卡在她手上。我也没有过问。还说一个月千把多点钱不放心,又不是大老板的收入。魏炎生严肃说,你家里的事我不管,也管不了。吴局长你把情况说说。吴有富把财政窘境和借钱想法说后,魏炎生又问,孔道然,你说这有没有问题。孔道然若有所思说,应该没有问题。魏炎生说,怎么是应该没有问题,是你一定要把工作做好。确保这个月财政工资的支付。孔道然果敢说,好,一定做好工作。他又问,吴局长,一个月得大几百万吧。吴有富说,一万多人吃饭,不得几百万还行。其他地方我还去想想办法,只找康吉借两百万。孔道然又表示,没问题,二百万又不是不还。魏炎生最后说,光你们说不行,我明天亲自去看看,康吉的实力究竟么样,事前吴有富专门找到魏炎生办公室,跟他汇报了财政工资支付情况,干部工资是月底发,教师工资是下月头发。已经推了一个月,转移支付资金还没到位。去年下半年市领导变动,接着是元旦春节保稳定,用什么保,钱是一大保障。春节都二个多月了,这个月再不发,吴有富担心拖出问题来。他俞平也不找,只好直接向魏炎生汇报。魏炎生更是心知肚明,也说这个月不能再拖了。你跟我想尽一切办法,找银行贷款也要发。吴有富想了想,说,银行贷款都是上面管着,再说贷款发工资的事一旦捅出去,会舆论哗然的。魏炎生狠的说,你们为什么要说是发工资呢!吴有富申明:资金转账办手续又不是一个人,谁保证谁不说漏嘴。他停了下诡秘地说,不过,有个地方可借。魏书记催促:吞吞吐吐做什么,说哪?他说,康吉有钱。他们开发市府大院,房子刚动工,挂八百一平米,都快预购光,还有863的项目资金,发改委和财政部的文件都下来了,又是五千万。找他们借个两百万应急应该是九牛一毛的事。魏炎生听得犹豫了,低声说,政府找私人企业借工资妥不妥?吴有富说,不说政府,是财政局借。他的拨款还要通过我们财政的。魏炎生沉稳说,眼前只有这个办法了。嗯,等转移支付一到就都可活了。他强调,俞平同志讲省里的拨付方案都定了,怎么还不下拨,春耕都开始了。吴有富说,应该快了。魏炎生还是想了想,立刻打电话叫来了孔道然。问,孔市长你的工资发到几时了。孔道然说,元月的发了吧。他这么说,是固定工资卡在张媛手里,且吴有富在场。又淡笑下把话锋一转:这问吴局长,他还么事不清楚。吴有富也照例一笑,说,孔市长抓大事,恐怕不管家计的。孔道然恳切说,这吴局长说对了,工资卡在她手上。我也没有过问。还说一个月千把多点钱不放心,又不是大老板的收入。魏炎生严肃说,你家里的事我不管,也管不了。吴局长你把情况说说。吴有富把财政窘境和借钱想法说后,魏炎生又问,孔道然,你说这有没有问题。孔道然若有所思说,应该没有问题。魏炎生说,怎么是应该没有问题,是你一定要把工作做好。确保这个月财政工资的支付。孔道然果敢说,好,一定做好工作。他又问,吴局长,一个月得大几百万吧。吴有富说,一万多人吃饭,不得几百万还行。其他地方我还去想想办法,只找康吉借两百万。孔道然又表示,没问题,二百万又不是不还。魏炎生最后说,光你们说不行,我明天亲自去看看,康吉的实力究竟么样,也不能把企业坑苦了。孔道然疑虑说,您亲自去妥不妥。魏炎生理直气壮说,我一个书记深入企业调查不行吗!岂有此理几个字没喷出。吴有富说,您是深入实际,亲临指导。又不是借钱,借钱是财政局。孔道然想说这不是一码事嘛,话还是咽了下去。接着,魏炎生给丁佑彩打电话,布置了这次调研活动。  双休艳阳高照,我带上李明驱车来到宫门口的老牌清真馆早餐。餐馆门口场地不宽,早餐桌都押到大路边了,我将小车远远的停到斜对面的加油站去,加油站仿佛成了免费停车场。我们刚下车,隔着不远的桑塔纳里钻出的质监局许生等人,笑嘻嘻的喊:马总,真准时啊。我再没有当初的毕恭毕敬,趾高气扬说,都来了吧。他说,都来了。这冯股长,伍局长,还把周老四也约来了。他们又在安排连环接力棒了,我冷冷说,好,去早餐。按说周老四和我样,哪有不来的,来了就来了吧,可差一套钩鱼竿哪,管他呢,到时再说。他们纷纷竖立在街边,兴奋的相互招呼,等缓过马路,进清真馆没有空桌。老板热情招呼:几位?又命令似的叫服务小姐收了才吃完的餐桌。他们5人,我们2人,等小姐利索收了,我们忙将屁股塌上去,恐怕有人抢了去。浓郁的酒气扑鼻,我突地看到邻桌尽情闹酒,陡升厌恶。小姐又每人倒了一杯茶,李明不声不响的去点菜了,许生发现忙跟去指导。说,牛杂火锅好。还有这牛鞭,撕牛肉,牛肚片百叶……那都是卤好摆在案上让食客自选,师付们再去切成一碟碟的,然后淋上卤汁辣椒油,还有大蒜籽香葱什么的。有麦豌豆、南花根、泡菜、酱菜等4小碟是配送的,先上桌。李明又看气腾腾的蒸笼格,问,有蒸排骨吗,有蒸肥肠吗?随即都点了。许生说,少吃内肠,猪肠不要,有豆腐圆哪?师付答:有,来一格?!许生又说,蒸藕有哪?师付说,也来一格?许生又对李明说,好了,好了,吃了再说。等他们刚来桌边坐下,小姐已照数拿来杯筷碗盏的。冯长青又吩咐:李主任,去拿开水瓶来烫一下,一次性的餐具最不卫生。周老四掺和说,我知道,我们冯股长是卫生专家。许生笑说,同冯股长美味,我们搭光卫生。我不知怎的,没激z凑热闹。请人钓鱼不是我康吉的首创,这也不是头一回,我要记述这次,是因为这次对我的教训太深刻了。  很快酒来了,菜也来了。每人一个二两五的扁瓶谷酒,一个小白瓷碗刚好剩下。李明说,不必看了,先每人一个。大家没有反对,在这种垂涎欲滴的氛围里,不沾酒的人恐怕也要一醉方休的。过去和工友们喝早酒真是快活神仙,这几年应酬陪客多了,有时一日4餐,酒泡着身体似的,斫丧啊!此时感觉不舒服的,但不能当他们表露,还得称熊。今天我又是东家,更不用说了,更要把气氛搞得浓烈的。我说,许队起码两个,他忙接过话:马总,为什么我另当别论,我会受宠若惊,搅了今天的钓局的。我说,你听我说,你如今是许主席升迁了。这一个是我敬你的一个,当然我也跑不了两个。我把话引到周老四身上去,说,起码周经理要作陪。伍率说,老马不演讲了,剪彩开始。他望着香饽饽菜肴,有点迫不及待了。我端碗向大家豪情说,来,我们先一起喝一口,赶早去钓几斤。冯长青挟了几片牛鞭放进嘴里,边嚼边说,哎,马总,你联系的位子好不好?李明抢过说,冯股长,什么叫好?就怕你钓的鱼没篓子装的。许生说,哪儿呀?昨天说了我也没记住。李明敬了他酒说,南桥乡的周陈垸渔场。冯长青嘘叹下:是渔场呵。许生说,那地方我钓过,就是不能让养殖户投食了,否则,看得见的鱼都不咬勾的,急人,他们说得眉飞色舞的。李明说,都安排好了。来,放心喝酒。大家相互酬酢,不等我一一敬,他们反主动敬我,象我是贵宾的。我也不拉虾,出钱就应该受到尊重。伍率突地问,余师付,让你带的铒料,下窝的食都带来了吗?余师付甜笑的说,放心。伍局大人,保您钩一下去,满池的鱼争着游来抢着上钩。我补充说,套杆海杆都买来了。可能少一套,我来给你们服务。伍率说,不能少。我明白了他问余师付的意思。李明解释:哎,我又不知道周经理去的。周老四忙说,我正是农资旺季了,我不去,我只请你们喝早酒。我瞪眼说,你少哆嗦!我们俩谁跟谁。许生说,什么旺季淡季的扯蛋,去年淡季你说要冬储。说好你去的,你还给我带的垂钓书呢。周老四说,带书不方便,我把精华摘下了,制了个垂钓的最佳时刻表。他说着慢腾腾的搜出展开复印的一览表,递给伍率。买本书得上百块钱,到打印室从网上下载复印只花了1块钱。有季节,春夏秋冬,对应是天气状况和早晨,上午,下午的时段。在时段里用△表示最佳时刻,×为不宜垂钓。天气分为晴雨、风向、雾、寒流、暴热等。伍率奚落说,你除了是生意经还是钓鱼专家呵。说着递给我,我的电话响了,便接电话了再看。说,嗯,你还和我买关子,不去。周老四恳切说,今天我有个厂家来,真没时间。许生说,是我前天下班时碰到他了,给他下的命令敢不去。不要看我管不着你了,质监局可管着你的。周老四端碗说,来,喝一口。你不是管不着了,是权力更大了。 许生欣然地喝了一大口。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运转官场》 《官路多娇》 《危险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