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O四章 天骄广场映康吉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O四章 天骄广场映康吉

  世间的事仿佛天中的空气都是滚动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上市可与收购市政府大院连体运作,然而,我当心上市成了他们的政绩,康吉会象洪湖蓝田成了气泡,我再去负法律责任就划不来了。搞企业的没野心不要政绩,只要实效。不过,连缀起来就成了我收购市政府大院的筹码,何乐不为呢。我电话叫李明到我办公室,他放下电话就上来了。我问,上市的材料调整得么样了?李明说,没有去唐科长那里拿。我火了,狠的说,怎么一个事要说几遍才去办。李明委屈得小声说,上次是您说放一放么。我说,放一放不等于不去办啦。我的事多,你也跟我一样,不提醒我。他连连说,我这就去唐科长那拿。我又问,你没有跟唐科长回话放一放啦。他说,没有。我心里说,亏你聪明了一回。说,你去,这次要把指导思想搞明确,不能再反工,尽出废品。他聋头搭脑的去了。我又打电话谢乾,我的上市评估么样了?他说,你就这么急要,有些数据财政银行还没盖章,特别是划到长城去的负债,那我今晚又加个夜班啰。我说,你别慌。市里有要求,我让邹会计来找你。财政和银行的盖章让他去跑,你按市里的要求做就行了。他又说,我找了公安的车桥,石首的黄山头,还有宾湖等好几家企业的申报材料,一一比较康吉的有关情况,不过问题不大。把“863”的光纤项目和市政府大院的天骄广场。天骄广场是我给你起的名,你开发了就叫天骄广场。还要评个康吉中国名牌。这样一包装,康吉能膨胀大得不得了啦, 上市准没问题。我说,好了,你别说。给我包装好完美就行。他答应好的放了电话,我又给李明打电话,他还在唐丰那接受指导思想。我让他把电话给唐丰。唐丰谦慎说,是我的工作不主动,应该上门来。马总,你不要批评小李了,要批评批评我。我说,哪里话,你归马书记批评的。他说,马书记批评不了哪,他走了。不走已该孔市长批评。还有肖局长呢。他侃出了话音,他没提起来,让政工股长提副局了。还有乡镇上来的正局长毛绪彪。我岔开话,说,你跟我讲讲实话,康吉上市到底有没有希望。唐丰说,怎么没希望,事在人为。康吉上市是全市工业上今年的第一大工程,是举全市之力。再造不出一家上市企业,荆江的工业经济真没地位了。我说,那是我们还有欠缺,在哪些方面,你说了我保证照着做到。他说,按财政局的说法,要你们的产业有着得见摸得着的市场情景,不仅是做几个数据装装门面,要实际内容,产值上去了,缴税可是硬指标。象你们的“龙头”牌纳米集成电路生产火爆了,等等。我说,实绩还有“863”国家的光纤项目,是未来二三十年仍至更长时间内光电行业的方向,我们已经争取到手,还有市政府大院,开年我们将开发成娱乐购物住房一体的天骄广场,房地产是个看好的产业,大城市的房价在飞涨了,他听得心花怒放。说,行,行。就是要加这些闪光的东西。申报有个时间,等申报成功,你康吉的这些产业有了相当的看点了,可叫康吉集团了。康吉股也就一炮打响,到时你有用不完的钱的。他的嘴比我还牛,是吃干部饭的。我说,我要醉死了,唐科长。你知道吧,一家上市公司一年得变大几千万上亿的税款贡献财政。他说,你个人不更是名利双收。他没搞企业没有更深的体会。我说,好,就说到这。你还是抽个时间来康吉亲自指导指导。他说,好,我的马总。你不怕入死人的。他正要挂机,李明接了过去。我说,小李,刚才我们说的你已听到了,按照唐科长的意见,你去审计所找谢会计,和邹会计一起,先把那些数据调过来,再把材料的话语调整过来,这不需我教,你会耍笔尖的。他嘿地笑了下,答应好。  魏炎生接了马平波的手,成了书记。由政府孔道然牵头成立了康吉申报上市的工作领导小组,我也是成员。下设办公室,由政府办副主任何斌任主任。第二天,孔道然主持召开了筹备上市专班会议,我做东请客,没半个月就申请报到省政府。魏炎生以稳定压倒一切,度过了平稳的乙酉春节。上班后,市里开了科级干部大会,魏炎生发表了重要讲话,电视上已放了,讲到工业强市时,要把康吉作巨大企业培植,上市报告已经省政府签字报到国务院去了。罗靖还作内线消息告诉我。道然说市政府大院已经定了,由康吉开发,还起了名叫天骄广场。我嘲讽说,你现在都是贵夫人行列?还知道过问我康吉的事。她说,我是主管财务的副总,怎么不该管。我说,你管个屁,只要你不坏我的事就行。她质问:最近财务的几笔大款子为什么我没签字,他们竟汇出了,他们连报表也不给我看。我说,这样不是更好吗,难得你去操心劳神。特别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一费心就会衰老十年。我这样关心你有什么错吗。她似乎讥讽说,我知道你是美国萝卜好心。你看你,这几年比我刚认识你的时候变了个人似的。眼角都有光纤了,头发掉得花齿都露出了。我费心也想给你省省心。我不能让你这样干下去,今天对邹会计他们说了,操心的事别让你马总去做。让马总有更多的精力定大盘子大方向。眼下天骄广场要拉开,863要上马大搞,你顾得来吗,我不替你分忧谁替你。我已经跟邓阿姨他们讲了,今后一个星期陪他们一次,不能天天泡在阳光了。她的表情异常,我听着没有再反驳,可心里忒烦,眼前显示着腾腾愤怒的面孔,从今起你不再是我爸了!我们没有父子关系。这是他春节大学寒假闯到我办公室的一幕。我问,腾腾怎么了,是不是大学不顺心。他说,我的事不关你么事,你只按这上面的帐号给我汇钱。我接过他写的工商银行地址和帐号,看了看,记得他去年录取武汉化工学院的工业自动化专业,随录取通知书寄来的是农行帐号。便问,怎么是工行的?他说,你不懂,我们学校要改成工程大学了。我想,改名与银行有么关系。叮嘱说,你不搞帐号弄错了,钱汇给了别人。现在就有手机短信这么骗钱的。他冲地走了,我让小熊给汇了6000元,再打他手机,说,钱汇了,我是你爸。他说,我没爸。便挂了机。看来,我们父子间的隔阂一段时间内是不可消除的。这一切关在我肚里,又不能当着罗靖发泄,让人烦不烦!她既然给财会上下了指示,我怎么去公开取消,否则,会让人非议,挠乱人心的。  家事国事天下事挤满我的脑子,程序都无法接纳了。突然接到唐丰的电话,说魏书记要考察康吉。这个电话刚挂,市委办的主任丁佑彩也来电话,孔道然也来电话,都说这事。刚开始的这类事有种如临大敌的压力,连清洁卫生也要来一次全面动员大扫除。我没有忘记还是魏炎生给我康吉揭的牌呢,要感激的话,起码留他喝餐酒。不一会,李明气喘的跑来我办公室,惶恐地说,马总,怎么突然来了几辆小车,都是本市的牌照,不会是来……他欲言又止,以为是来了一帮打秋风的,没思想准备怕我追他的责任。我说,来了,都到哪了?他说,直接进厂区了。难道搞突然袭击不成,我泰然说,哦,是魏书记他们。他笑说,您知道呀。我随之起身,对离去的他说,你把会议室准备下,还要去车间看看。他答应的去了,所有来参观的,无一例外要去车间看看生产,问这问那的。虽然车间房子是老的,经过改造和装饰,宽敞明亮还雅观。既然进公司没有鸣笛,悄然而至的与众不同,还是引起我的警觉。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错爱专情总裁》 《倒过来念是佳人》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