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O一章 大院出售新动向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O一章 大院出售新动向

  职工活动室布置得肃穆庄严,素雅的灵堂,粗壮的大奠字,白色的挽联,苍翠的松柏,道士还在执幡拜唱超度王灵。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门外墙边靠着少许花圈,场子已站了不少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没有一张笑脸,大多是原红炉的人。嘈杂中他们对我视而不见的,而我特地换了过去褪色的夹克衫,没系领带,没穿亮丽的皮鞋,以好融入其中。我可认得他们,不去和他们计较,还主动打了招呼。也有个别科局的领导,是周同旆儿子方面的来客,我们相互招呼。发改局的周仕副局长过来主动招呼,原来是周同旆的侄子,我们这么熟他从没说过。我去灵柩前上香作揖,有人却一边嘀咕,说都要成灰了,才来假惺惺吊唁,是诸葛亮吊孝周渝吧。当然,也有啧啧称道的:马总大忙人来了,蓬荜生辉;马师傅还是有本事,几年就把红炉搞发了。他忙碌的子女顶着白孝过来招呼,说,周爹总念道你马总,真是感谢,万忙中都还记得来为我们周爹送行。真是感谢!您久泉也会保佑马总康吉更发达的。我也谦诚的说,应该的。我马昌俊也是他一手关心成长的。他女儿说,他哪有那能力关心人的,完全是你自己拼起来的。随着道士的鼓锤落下,追悼会开始。整套仪式都是礼仪公司按程式进行的。这时,王逸洲才出现在我眼里,没有过去的耀眼,我们没有表情的招呼了。持着话筒的礼仪公司的杜老板在喊:治丧委员就位,孝子们到前面来跪着。顿时哭喊声又起。一个面熟的干部捏着仪式单凑过来,说,马总,还有你讲话的。我说,不知道哇。他不客气说,不知道你来做什么。我说,和你一样呗。他又恳切说,没什么,就作为身前好友你应该简单说几句。上千人的大会你都出口成章的。我说,这是哪跟哪呀。还是推辞。心里没准备,有种被强迫的委屈。他又说,悼辞有王厂长致,你就不推了,已经定了的。圆个场,把这台戏唱完算了。我说,作师徒关系可以吧。他急切说,太好了!不愧为是老总。他又喊人给我白花,是奉承我还有讥讽吧。哇,突然停电了,众人都说接马总的电,我只好破例给小秦打电话,让礼仪公司接去。要不是师傅打了电话,我真一走了之的。我举目寻搜,也没有见到师傅,也许她担心我不会来才没来的。在我不经意中主持宣布了追悼会开始,接着是默哀三分钟,鸣炮凑乐,王逸洲代表单位致悼词,宣读送花圈的单位和个人。站着脸上象蚂蚁夹,虽然不能开这个头送花圈,节省不必要的开支。而今天不特殊,换个方式表示,便悄地摸了两张票子。一下就轮到我代表亲友讲话。我注意听了,他的生平和主要功德已经概括讲了,我即兴发挥,推倒了刚才的想法,换个角度讲。  各位领导,各位师傅同事和各位来宾:老周师傅突然走了,听到这一噩耗,我是万分悲痛!记得78年进红炉当上一名光荣的工人,分到二车间,老周师傅是那么充满了革命热情,身传言教,连我下班没有扫干清地,没有擦干清油渍,他都要亲自躬身拾起和抹洗车床。一次我专注在扳紧锣盘,他走来突地关了我的车床,很严厉的批评我的袖口没扣上扎紧,非要我扣了才能开车,以后几次的车间会上都提此事,我很是反感。总觉得他心里搁不下我,有时还顾意不扣袖口,还想我要当了厂长非撤了你这个车间主任。不久轻机厂的一名女工因帽上的长发落出,较入了飞转的锭盘,夺去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红炉也有人打断手指的,血的教训让我明白了他严格要求的道理。请原谅我这个不懂事,调皮捣蛋的徒弟吧。您还谆谆告诫我们,年轻人要有革命理想和志向,不要学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伢留长发,靠膀裤……。老周师傅等等这些,历历在目,铭记在心,成了我成长历程中的金玉良言,至理名言,让我终身忘不了您的恩德……老周师傅您一路好走。谢谢!  我简短的话语是那么真挚,那么深沉,那么流畅,让在场的人沉默聆听,为之动容,也暗暗佩服。这次活动后,有人时不时挂上嘴边,大加赞赏。使我在红炉人心中的印象有了根本的改变。而我不稀罕这样的效果,不过应付而已,甚至不觉得它对我的企业会带来什么帮助和好处,总担心以后这差事还会找上我,叫我推辞不掉,又破费又耗时的去应酬这类毫无意义,也毫无价值的杂事。也许我在不知不觉地成为康吉的奴隶。他的子女代表致了答谢词后,是向遗体告别。象电视里的,也是荆江近些年兴起的。伴着哀乐,我随入人队左进右出,在老周师傅透明灵柩前鞠躬致哀。完了,主持人一声出殡喊出,8名身着淘汰的黄制服的丧夫“呵”地齐吼抬起灵柩向灵车冲去,同时有人“呯”地砸碗,有人用竹帚向外跟着扫去,也同时响起冲天的鸣炮和哭闹。排一会,送葬队伍缓缓向大路游去,人群渐渐散开,我该忙公司的事去了。一个帮忙的年青人凑过来,笑微微的挽留我:马总,您就在这玩,等会吃酒席。我说,我哪有时间玩!尽管我的语气很重,他目光里还是充满了对我的敬重和友好。周同旆的家人都忙着送他上路去了,我也没法向他们打招呼,好的是我刚才将两张票子塞给记帐的文铁皮手里,心安理得离去。去接政府办的何斌他们喝酒。然而,众多的人还是如约在这里津津乐道地吃了回丧宴。他去另一个世界已经成灰装在玉石的骨灰盒里与公墓的老伴相逢冥冥之中。回丧宴没有去餐馆,将灵堂铺成宴厅,还有屋外的彩条棚,东家买菜请厨烹制。谁能道清生死的终极问题呢……  市政府大院的出售又有了新动向,魏炎生的表兄从深圳落省城,一路飙车荆江,要投资开发。他担心表弟太马列,只顾着自己的政z前途,特地给省主要领导打了招呼。那是半月前,省里主要领导带队去深圳举行招商引资项目洽谈会,得到他们这帮鄂籍老板的热情捧场。魏表兄在深10多年了,是原省计委的一个处长辞职下海的。他组建的海天集团在新马泰都设有公司,主要是研发生产电子通讯产品。会上他有意向到荆江投资开发,省领导喜之不尽,热情邀约,还合影留念。省领导这次特派了自己的秘书随同来荆江市,俞平在宾馆接待了他们。随后将这一情况向魏炎生作了汇报。魏炎生想了想,没有表明是自己的表兄,就说这事最好给马书记通个气。言下之意,马平波还没有正式交手离开荆江,不能少了这程序。连忙,俞平联系好魏炎生和马平波前往宾馆相迎。魏表兄是鄂洲人,叫黎中炎。他身着灰色的传统布扣衫,绅士派头的郑重介绍,这位是省委任书记的秘书鲁大科长。俞平忙笑说,久闻其名,今见其人。欢迎来荆江指导工作。鲁科长文质彬彬说,此次荆江之行没有专门的调研课题,只是陪同黎老板一行来荆江考察开发事宜。俞平说,我知道,听招商局吴局长说了。等会马书记魏市长来了,再向您专门汇报工作。正聊着,马平波先到了。都快五十的人了,还那么短袖白衬衫,英气勃勃。一跨进门就豪情说,啊,鲁科长,来荆江不招呼声,也好我去接嘛。对重要人物来荆江他们是要出荆江城的路途迎接的。鲁策说,你坐。我们来荆江不能影响了领导们计定的工作。俞平插话,接待省里领导就是我们的工作,明确我们的指导思想。鲁策没有解释,又向马书记介绍黎中炎,说,黎总可是我们湖北在深圳有影响的知名人士,还是广东的人大代表吧。黎中炎说,也许是需要这类的代表吧。马平波说,你们坐下呀。接着鲁策便介绍来意,马平波听得正绷紧脸相,魏炎生到了。他与众人相互招呼后,马平波说,你们来了正好,我们正愁市政府老院没有好的能人进行高标准的开发,鲁科长给我们带来了深圳的黎老板。好,鲁科长接着说吧。鲁策俊雅的说,我没有什么说了,黎总讲吧。接着黎中炎介绍了他的集团,和来荆江开发市政府大院的宏伟意愿,要打造荆江标志性的建筑典范,上百年都不落,都无人可比拟的。描绘荆江一下变成国际大都似的。魏炎生望了下马平波,说,前不久来位浙江的戴老板,也要开发市政府大院。马平波耀眼地盯着他,他没有终止,继续说,当时听他自荐,我们心里还没有底数,刚才听黎总稍稍表述,我们总算有了比较鉴别的余地。俞平察颜观色,突地插上一句话,说,还有我们市康吉的马昌俊,听说也想开发市政府大院。马平波忙拦了他的话,康吉是制造业,与房地产开发风马牛不相及,不要听别人儿戏。俞平连连附和:那是,那是,便住了嘴。正好招商局长吴昊进来,请鲁策和黎中炎去餐厅,马平波忙邀请客人。
推荐阅读: 《最美的时光》 《组织部长》 《危险啊孩子》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