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一百章 给梅面子赴追悼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一百章 给梅面子赴追悼

  开场白已经把气氛融和得血容于水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便顶真问,市政府大院的事定了吗?孔道然也收敛了轻软爽意,说,这事主要是俞市长在分管。不过我和办公室打过招呼,要他们还是请审计所评估一下,办任何事也得有个依据。他停了下又说,你吃定心丸嘛。张媛见我们说正事便走开,去电脑房上网种菜,开心农场。我焦躁说,我的孔市长,我早就给您说了,市政府大院我吃定了。这么多年我的性格你还不了解,我几时对定了的事反悔过。上次去你办公室,我不可能象上级给你下指示啵。孔道然横眉冷对的:我以为你说作好玩的。罗靖上次也不像那么迫切。我强调:还不迫切!刚才她都要来,是我看她没吃饭,就我一个人来了。孔道然说,她这时才吃饭,还在让她给你跑销售。我嘘气说,她现在自在,整天和荆江的几个贵夫人在阳光包着钟点房玩牌。饿了端到手上吃,只恐上厕所耽误时间,可惜别人替不了。孔道然说,就是邓大姐她们啰。今后少和她交往些。我说,这事只有你做表弟的去说了。也许是我寐着心在利用她,接着又转了语气:不过,她也可获得一些信息。我为什么这时来找你,就是晚饭时,她看到马书记魏市长俞市长他们在阳光陪浙江来的老板喝酒,还听说是来开发市政府大院的。孔道然说,哦,有人敲行你急了。他的脸阴沉下去,张媛以为我们吵嘴了,赶出来听明了忙插话:哎,马总开发政府大院再好不过了,你怎么不帮他。他瞪了她,我趁势说,又说马书记要走,他还讨这麻烦做什么。嗨,有的信息也许是讹传。孔道然喝了口茶调节了情绪,便说,他要走肯定就要把这事搞定啰。我看国庆前政府大楼是要搬进去的,那旧大院就必须处理。你打算用多大个法码盘下?话说到这份,一定是他们开过常委会或市长办公会。我若有所思的说,在个人问题上宁可多甩几个,就大院而言,不超过四百万,。孔道然缓缓说,评估可能不止这个数,要加入竞标因素,不好说了。我说,他浙江老板未必肯出我这个数。孔道然叹息:他不肯出那就好了。我似乎悟出他们的底牌,事情是呆的人是活的,急切地说,孔市长,现在的事你还没看清,我出的再多他出的再少,两个学生伢打架(为笔)未必就归我。宾馆市里有人合伙出到七百万你们不给,给了福建老板只五百万,而且五百万都是在荆江中行贷的,美其名曰外商。孔道然拦了我的话:你不要听社会上的人乱讲。南方周末把监利的三农问题造得稀烂,现在叫停刊了。我说,那是政z问题,我不关心。只关心经济。他看我又激动起来,还是很沉稳的说,那你要我帮你做些么事呢,处理这样的事我还真外行。我说,没么事,你只给我提供准确情况,我会对症下药的。他吹捧给我戴高帽说,我知道你有这个哈数。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愿望基本达到。便起身告辞。  当我刚发动车,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坐机电话,搞企业的人是不能不接电话的。电话里是一个老人的声音,拼命的嚷:我是梅师傅,我是梅师傅。第一句我已经听出了是她,是我进红炉时的师傅,叫梅芳丽。她的车工技术象她的名字一样美好,操作能手,三八红旗手,劳动模范,先进生产者,那个年代的光荣称号她都冠上了。当时好多人都羡慕我拜了这么好个师傅。也不是我拜,是服从分配,厂子里按报到顺序排的,也说我个头大正好分到她的车床上。每每我抢着重活,要将笨重的零部件搬上车床,她娇脆的噪音总关切说,正长身体的时候,别伤了气份。尽管她身体娇小穿着小号的工作服,总是充满了工人阶级那股子干劲,能帮我把柴油机身搬上车床,教我辨认卡尺,现在我知道了数标卡尺不是处国人发明的,我国一千多年前的东汉就有了青铜卡尺。紧活动扳手的事她最后也要检查一遍,有时还能紧上半圈。她感冒高烧,说话鼻塞都坚持上班。一次因搬皮带盘而导致流产大出血休息,我还不谙世事嘀咕红旗师傅怎么不飘扬了。车间里有人指责我,说我不懂事,不知心疼师傅,让她搬重件险些丢了性命。那时我根本不懂女人会有那回事,是妈准备好鸡蛋红糖催我去医院看她。她苍白的躺在妇科的病床上,任微笑地关心我别伤了气份,喊车间的人帮忙。还叮嘱注意安全,下班关好车,断掉电源。那慈母般温存的声音融入了我的学徒生涯,存入了我的语音库,终生难忘和受益。如今她早已是妑辈的人了,那声音基调没变,只是声带疑重了些。我怎么会听不出来呢。忙喊:师傅,您好!她没有半句埋怨,就说:你明天上午挤个空去参加周师傅的追悼会行吧。我并不觉得突然,只是不好答应她。她见我吭着,接着说,你有事忙就算了。我说,不,我一定参加。她轻声说,好。好的压了电话。  过去我是最喜欢参加这类活动,而且尽力帮忙的。红炉买断后,我就和他们成了两个世界的人。老红炉的养老送终,仍由留守的王逸洲等人处理,致个悼词什么的。当时就留了职工活动室给他们作为场所。我打的那道高墙与我的康吉分开,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前天,听到说老周同旆过逝。他曾经向厂里提出辞了车间主任,推荐我接任,因厂领导个别人的反对而没有实现。为了安慰年终给我评了个先进生产者,准确说是我师傅和他一起找到厂领导,他俩谁都不当先进,指标让了我。可师傅是县经委点名要表彰的,没办法厂领导申请给红炉增加了一个名额。还有平时老周师傅对我的关心培养。红旗出在他的车间,师傅和他也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是老周师傅弥留之际念念不忘的念叨我,所以他的家人为了逝者的遗愿才要求我参加。还有好多人都说,他马昌俊其他人的事不参加可以,老周师傅的葬事应该来,还有人建议,只有要他的梅师傅请他,看他能不能来。唉,也不是我当了老板架子大,反正人们心中有这个概念。是前年腊底,柳主席的大学女儿回家过年吃老鼠药死了,家里办事买纸的钱都没有,还是礼仪公司免费办了。有人建议找我赞助,我去湖南讨货款了。公司无人当家,也不敢给电话,而罗靖还说开支要台商同意,他马昌俊也没权。康吉又不是国营红炉。过去每逢过年我都上门看望梅芳丽,哪怕是空着手去坐坐,自红炉发不出工资后,这类师徒情也淡化了,上10年没上门看望她老人家了。我有了康吉,好多人来找我说情要照顾上班,她从未找过任何麻烦。而且还当人说,昌俊把个破红炉拉起来也不容易。管他改不改名,是不是个人的,总是建在红炉的地方,还让一部份人有了班上有了生活着落。眼前,她不是为了自个:还是为了老周师傅,话说回来也是为我的口碑好。我再是有一万个理由,也应该破这个例答应的。
推荐阅读: 《首长》 《官梦》 《组织部长》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