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九十五章 制造垫底发房产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九十五章 制造垫底发房产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只要我盯上的事是不会放过的,“863”项目一定要攻下来。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攻下“863”接着就好攻上市了。我们康吉成了承担国家重点开发项目的企业,不怕股票不上市。市政府的工作报告讲,一定要包装好培植好一二家企业上市。没有上市企业,就不能实现工业强市的目标,荆江的经济腾飞只是一句空话。然而,文件上是这样写的,领导嘴里是这样唱的,碰到具体问题还得我自己救自己。我也想过来了,他们道义上支持就不容易了,发财讨好可是我自个的事。要是放在红色年代,全面割资本主义尾巴,再能干的人哪有你的用武之地和藏身之地。那天车上接到冯长青的电话,以为我几句话算是搪塞过去了。况且前不久都接他们喝过酒,不会放杯不认人吧。这几年也算顺利地过去了。我一门心思的钻到“863”的迷宫里,便没把许可证当回事儿的,我已不记得办过几回许可证,谁知法院的警车突然降临公司,大家不知公司又出了什么大事,惹怒了法官,有人惶恐,甚至有人叙下嘀咕,马昌俊这回闯祸了,终逃不脱法律制裁的。两个戴大盖帽点着名姓只找我,任何人接待不依不饶。李明还谎称我不在家,他们径直找到我办公室,是不是有内鬼作祟。递给我一张传唤。因175柴油机侵权被起诉,要我后天上午9时到民庭受审。这不还是许可证的事吗。心想,他们质监局说好的z门服务,我和他们的关系已经有蛮融洽了,好商量的。便说,这事和质监局讲好的,怎么弄到你们那去了。法警威严逼人,说,你签个名吧。我诋毁:凭什么我会签字呢。法警轻巧说,没什么,就签收到法院知道了。我坚决说,事情你们都没调查清楚,我不会听你们胡乱通知的。法警按捺不住拍地说,不签也行。我们就作留咨送达。说后转身走了。  他们刚走,李明就来了,尴尬说,马总,他们拦都拦不住,硬往您这边闯上来了。我说,没事。他们走了。他重复说,走了。又接着探寻似的问,没什么要紧的事吧。我铁青着脸说,没你的事,去吧。小李路过有的股室,有人就问:么事?还开来了警车。李明豪迈说,有事马总还坐在办公室稳稳的。他们是来为我们企业保驾护航的。有人感慨万千,过去红炉吃官司讨债的不离门,他们不来保护,现在倒好对一个体经济这么看重。他们是人民群众的法院还是个体私人的法院。李明呵斥:你瞎说!现在是搞民营化。有人听了,讥讽说,还是李主管跟形势跟得紧。我们回车间老实做事去啰。我想冷静怎么也冷静不下来,也许是自己的脾气不知不觉的变得骄纵了。立刻给冯长青打电话。说,老弟,有话明说,不到背后捅人的阳使刀!冯长青客气说,我听出来了,你是老马。你的话我好像听不大明白。我气汹汹说,你少给我装蒜!难怪这多年钉在股长位子上的。我马昌俊,三岁当和尚四岁做道士,玩鬼出身,你们不去法院,他们怎么知道我侵权了。冯长青说,哦,你别误会。是工作程序走到那一步的。也不是我冯某和你过不去,我终是有十个脑袋也不敢和你马总叫板哪。过去红星的事,许可证的事在我手里还不没把你么样。我听了他似乎诚恳的话,便降了声调说,那好,我相信你,你们是主管单位,你们跟我去法院交涉,我是不让他们审判的。不就十万张纸票子吗,说得好,我很快给你们送去,否则,我一颗都没有,看他们咋办。冯长青缓了缓说,我知道你马总有狠,说话的人多着。可你不当我讲狠,有理你到法庭上讲去。现在不关我们质监局的事了。话不投机了,我说,好你个马的头上长角,把你们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了。你们破坏招商引资企业懂吧,看市政府有好果子你们局长吃的。他更有眼无珠说,局长吃好果坏果,关我屁事!我又恼了,忙说,和你说不清了。便挂了手机。他还持着手机,优雅地说拜拜,却没了手机生息。  康吉创建二三年了,还没遇着难倒我的事情,可以称所向披靡,社会上的人也觉得我长了三头六臂似的。而此时我觉得自游入水中,潜得越深越有种深不见底的恐惧。我是不会服输的,过去孔道然只是县助,现在职权大了,我又和罗靖融为了一体,他更应帮我们,也更有能力帮我。便驾了车去市政府,那是一种自由自在的享受。一下车就有人向我打招呼,马总,马总的,口头弹了。我也礼节地招呼,某科长,某主任的,一路迈向办公楼。到了办公楼更是应接不暇的,应接中眼前晃过一熟悉的身段儿,罗靖她怎么会在这儿,再定种看时,走道上又没了她的踪影。她不应该在这里,一定在阳光酒店玩牌。我们都应有自己充足的活动空间。也许是我心中太在乎她了,才出现了她的幻觉。有人问我找谁,我说不找谁,是他们要了解情况。我的话答得含糊,意思是工业上要总结我的典型。有人说,你马昌俊都成了我们荆江的品牌了。我谦套:哪里哪里。其实他们未必是心里话。过去要把红炉弄到手,肯定是回答找孔主任,抬高我的身价呵,现在没必要了,说了是来找孔市长的,对我们俩未必是好事。我到三楼轻的就敲开了孔道然的门。开门的人一干部模样,场面上见过,不知是何许人也,他却笑微微的喊了马总,我点了下头。孔道然在内间办公桌前和人说事,象古时的斯文人谈知音。他们见我来了,便起身告辞,说请您吃亏。孔道然还在叮嘱,你们一定要按程序办。  等其他人走了,外间门砰地关上。孔道然轻微说,你坐。我憋不了那小声音,说,坐都好说。我机会蛮好,你在办公室。有件事得找你,本来不想麻烦你的。他冷冷说,不想你又何必来。停了下接着说,坐下说吧,么事。也许他以为我是为“863”项目申报的事,所以先天之明的让我坐下。我借故愤地说,质监局是么搞的?还把我告到法院去了。孔道然和缓说,不会吧。法院要关你,还得通地省政协呢。也许法院根本不知道我是省政协委员了。蔫然说,话是这么说。县官不如现管的,他们都上门下了正式的律法通知。我不签字,他们还咄咄逼人的走了。他仍很沉稳地说,有这种事。我说,你不信吧,孔市长。你荆江市的法院什么德行你不知。他便劝说,先别激动,不把话说得那么不中听。我听他的口气不对,便压了压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古脑的倒了出来。包括每年送礼,请他们吃喝游玩等。佩服他的耐劲,硬是等我说得住嘴,无话可说了,好一会才开口:我都打过几次招呼,让他们服务上门,办好许可证的。恐怕他们都说滑丝了,要重新攻丝。我附和:可不是要重新攻丝么,还得下大力花大本。他又转了话题:“863”申报的事,发改局专题汇报了。看来,非得我亲自去一趟省里。我奉迎说,还不把你吃亏。法院的事么办?他想了想,从容不迫的说,你不怕,他们不敢把你怎样的。我气冲霄汉的说,我怕个屁!不过就是把几个票角不是。他说,不能那样。钱也不能白给了。我说,是的。我就咽不下那口气。上次地税,我还不没费什么就摆平了。他微笑说,我知道你有这个能耐,何必为一个质检局伤脑筋呢,康吉将来申报名优产品也少不了他这家。他的话仿佛让我无懈可击,他接着说:还有一个信息。市政府搬新办公楼定了。我说,还是政府有钱。他说,哪有钱,还有工程款等着处理这院子后结算支付。我马上反映过来,政府大院要找买主。黄尚坤没少提过,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就是靠房地产起家的。孔道然蹙眉说,不,不是找买主。是要的人多,通过各种关系都找上门了。刚才的他们是浙江的老板,通过省里关系,可能还找了魏市长马书记他们的。他有自知之明,不先找主要领导是不会找到他具体分管的头上。不是找的人多也不会形成激烈竞争的态势,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反而我漠不关心似的说,让他们争去,内面有蛮多好处!这事去年就有人向我透露过,说得了市政府搞房产开发来钱快。我查了有关资料,世界首富就是买地送给联合国的那家伙搞房地产开发。在富豪榜排行领街军中,电脑搜出的确是房地产商和炒股行手,制造产商还排在后面。当他的面,我只是暗暗地动心了要盘下市政府大院,而仔细一琢磨盘不了也不悔,内面一栋挨一栋的办公楼陈旧过时,拆了重做不划算。不拆利用价值不高。因而来钱的空间有限,仅替那些人当看门狗。他看我没有兴趣,又夸夸其谈:你怎么总看些反面消极的东西挑刺。仅门面的出租你一年都可收几十万,社区建设在加快,你在这成立了物业公司,管理费也是笔不小的收入。整个投资要不了三五年就收回了。你看商业街的门店,商业供销的改革都卖给个人,他们的成本收回是八到十年啦。在时间差上你又多赚了一倍的钱。他象自我推介似的演讲,我说,也不光是我个人,你也少不了呵。我们对了下眼神,会意的笑了。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