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九十四章 纸质媒体悄然滞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九十四章 纸质媒体悄然滞

  五一长假晃而即逝,我只通知放假4天,五号就正式上班生产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假期我象熬病一样的无所事是,坐在电脑前,连股市行情也没有看的。发表博客不感兴趣,和网友聊既无聊低俗,时间长了还眼花脑胀的。翻了码在一旁的书籍资料,还是现代企业家成就谈之类的对我有点作用,再翻翻那次碰上慧芬我从废品挑上拦回的一堆书里竟有发黄的毛选,过去的一句顶一万句如今颂来也还感触,也许作文物更有价值。罗靖要和我出去旅游,说会赚钱还要会享受,要生活得质量,才是真正的人生,否则比动物都不如。我戏谑:再世我一定做熊猫。她撒娇,我铿锵说,不行。好多事还等着我休闲时在头脑里理个头绪,我也好有时间静下来自学。光纤电子集成板产品的实用价值,深沪的雄市牛市走势分析,人际交往艺术。她见我态度坚决,不知几时与阳光酒店的常店——那帮荆江的贵夫人攀上的,忿懑说,人家那才是生活!我们顶多算活着而已。小车迎进送出。包钟点房3个风,输赢都快活似神仙。对着胃口点营养配比菜,。吃个七八成饱,手一推走人回家。真正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天的日子就过去了。我不反对她和她们交接,觉得她有眼光,进入了档次。但反对她在我面前吹嘘,而不顾忌我的自尊。虽然我不想走夫人路线,不过也获得一些时政信息。让我在世人面前称个灵通人士。某乡党委书记要进市领导班子;某领导要上调到省某厅;连国务院的暗访组来荆江也了如指掌。每每谈到这些,令人刮目相看,你说我在荆江能不呼风唤雨吗。我说,这几天你玩好了,明天要正式上班了。今天你和小李帮我设计套书柜。你看我办公室都象废旧书摊了。她傲慢说,我早就说你应该用知识包装一下自己啵,你不听。今天我没时间,市政协易主席的婆婆约好陪她。我脱口而出:陪她有么用,又不是马平波的婆婆。她说,你懂个屁!只顾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马平波省里已经谈话了,要调省粮食局当副局长,还和他婆婆有屁用。倒是邓阿姨的易主席是地头蛇。她前天当我透出,省政协今年换届,我们市里除了老的省政协委员,要增加新的。她几次提到要增加象你的小马这样的企业家典型。我摇头说,人家牌桌上的话是随口说的,显耀下自己图嘴巴快活。再么是要你打字她和。你这么聪明的人都悟不到。其实,我心里很期望,政z前途和经济地位是互为促进的。她神秘说,你懂个屁,到时自有你的惊喜。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我洋不睬说,惊喜个屁。又不给我批项目拨扶持款。她恬不知耻说,你不懂。关有经济资本,没有政z资本多受气。如果人家有权有势欺侮了我,让你戴绿帽子,你只能干哈气。我惊愕地瞪了她,内心打上深深痕迹,狠地说,你敢!政z资本也不是经济资本换得来的。她杏红着脸说,我是比如。不过你还是把马克思的资本论,政z经济学再对照对照。如果你是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司法要抓人还不敢乱来,要通过人大政协程序。我说,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去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又不是个人私利保护伞,是要为人民群众的发言人。她强词夺理:我不是人民群众的一份子,你不是。我缓缓说,不过有个个人荣誉。有时碰在一起,喊某委员某代表。他们那表情怡然自得。她见我有点羡慕,整了我的衣领,温情说,你不焦急,邓阿姨讲了,你的事包在她身上。我疑视的:她真有那能耐,我不信?她莞尔说,不信她,该信我吧。我不知道她这是什么逻辑,散发出她那变味的茉莉香,几乎让我捂鼻。我说,不过,上次易主席带队视察工业到康吉,我接他们在阳光吃了乌龟肉喝五粮液的,后来还请他们下乡到老江河钓鱼,吃大水里的鳜鱼,最后用网给他们每人拉了几十斤。她笑说,这么说,是你自己的努力啰。我去了噢。她挎上棕色坤包,砰地出门。  我给小李打电话,安排了书柜的事。很快他从家具市场拉了套五组合的广式书柜,喷漆黑里透红的泛亮,还帮着分门别类的清理进每隔柜。分政z的,经济的,社会的,科技的。大类多了,还从经济类分出企业管理。他拿着一本乡村日记,征求我意见放到哪。这是政府办副主任魏开胜上门推销来的,是他在乡镇任职时写的纪实作品。花了上万块钱用中国文联出版社的书号,将辛勤之作变成铅字,要助销1千本。定价零售21元。也不是出版社分派,是伯乐文化公司代出版,合同上规定的不仅没稿酬,还有助销任务。见他的手下说得恳切苦楚,我就接受了100本。我说,就放到杂七杂八之类里。他说,统称综合类?我说,其他类。他边写标签粘到框玻上,边说,这日记也没么看头,就象身边吃喝拉撒的锁事。我敲着键盘,望了下他说,没看头还是花钱了的。因为机关的人他当时每人都发了一本,其余的让外来客户随意拿了,有几本还丢在他办公室的费纸堆里。他又拿起一本,弯月上的诗行。是市委宣传部那写稿的李毅推销来的。他没少写过我的报道,被李明收编进公司简册里。有些时髦语句我还是从他笔下剽学来的。它是散文之类的叙事抒情文章,夹杂有几篇散文诗。什么似花还似非花;洪湖拾零;春天的遐思等,也有报告文学。可没有我们康吉的“改制焕发青春”、“骏马驰骋市场”等。对了,记得他上次说过,下次再出一本,就把我们康吉编进去。我要当了省政协委员,那他更可大写特写;写一篇象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似的轰动报告文学。那时我马昌俊真是闻名遐迩,流芳百世了。不过,慧芬的病事,我得有个稳妥的动作,她是我辉煌人生中的一个瑕疵,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从反面炒作攻击诬蔑我,时下的社会千万双眼睛在盯注这类人群。李明又递过一本乡村探案,说是上次公安局某某推销来的吧,您在北京出差电话让我接受的。我记不清了,随口说,放到社会类。我想看现场直播的足球赛,就是下载不了,有些心急火燎的。他接着为难的说,上次,您不在家,张主任来找您了。我点开空间,转向他,问,哪个张主任?他说,工业局的。我嗯了下,因为改革工业局早名存实亡了。见他支吾的没有后话,又问,他来有么事?他蹙眉咧嘴的:还不推销书。我嘲讽:他也写书竖碑立传了。他说,不是的。是周局长的。闲着没事,写的荆江趣对。说是收集的民间有趣的对联,还有顺口溜之类的。我问,你怎么说?他耿直说,我说上次商务局一个退休老干部来推销一本歌词,马总是拒绝了的。康吉又不是歌剧院。小张奈着,说老局长现在又不在位了,马总会给面子的。只当接老局长吃了一餐饭。我向他解释,现在不是红炉公家的,怎么说也得等马总同意。台商拆资了,全归马总个人。等您回来再说呗。我笑了下,心想台商的事会渐渐过去,马昌俊完全能顶起康吉。小李也笑了,我说,你笑什么。他说,我看他象推销狗屎样的走了。我说,那也是周局长的一腔心血。再来,你就收了。要周局长散步时,逛到我们康吉来看看。李明如释全负的欣然答应了。清理起书本来,劲头更足了。我关了电脑,健步离开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