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九十一章 光纤开发见世面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九十一章 光纤开发见世面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酒局后小姐泡上茶来,又按我的安排,给各一人一包大中华烟,我又张烟,又开始不自觉抽烟了,缓解酒桌的气氛。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趁热打铁,邀了傅涛到隔间坐,歉疚说,刚才有点冲动,不要往心里去,他也自责:我就这个性不好,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我是觉得你们搞企业的也不易。我说,象你这样,一定前途无量的。他不作答,我便切入正题,说,康吉的事,你就一笔带过算了。你们局长也来了,公安局赵局长也陪了,还有孔市长准备来的,马书记点他去陪一个外商。傅涛仍然板着个脸,说,我不管他孔助理还是马书记。你只把徐局长说好。他妈的,真是免开金口,总算有了句话。我也好去让赵军进攻徐志才,没有攻不破的碉堡!我回隔间继续和傅涛聊,说不是有台商收了破红炉,我马昌俊再能耐也办不了康吉。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当老板。傅涛说,台商是你姑父吧。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说,要收税,也得有依据,要不是台商兜着,我们早封了康吉的账了。你马总还这么自在的。我恭谦:还不全仗你们支持。你们不支持,我马某是一天都过不下去的。他又说,支持归支持,那是道义上。你们企业也要支持我们地税你想算了是不行的,看徐局长怎么说。他重复了这句犯讳的话,我心里有了几分,咬住说,还不你傅股长说了算,徐局长道义上点个头。他说,话不能这么说,我不能凌驾领导之上去吧。与他细谈,也不是不好打交道的铁水,他只字不提法字,是在拿人格和原则作妥协了。我好一阵欣慰。徐志才和赵军进来了,看我们要说正事,赵军便出去。徐志才终于拿眼看了傅涛,说,康吉的事都到哪一步了?傅涛说,只差要法院传唤了,不过还可通过公安局经侦队立案。徐志才不作声,傅涛又说,康吉的事是很严重的,。他们老不配合,上了三四次门,马总一直不见我们,不是说忙,就是不在公司。我插话说,今天不是负荆请罪吗。说了我赶紧出去,好让他们商议。徐志才试探说,按市里精神也是可以照顾扶持。他的意思按行话是培植财源。傅涛犟着说,照顾不是分文不交呵。徐志才说,交,让他一定交,。停了下又说,今天就到这里。说完他要离去,傅涛也想趁着让局长定调,忙说,交几千块钱算照顾。徐志才坚决说,不能低于两千。以后再按先征后返去处理。他们三两句拍定便出来。徐志才说,马总,明天去局里办手续,这是最后底线,不要把傅股长和我们太为难了,否则早抓人了。众人要告辞了,我忙把傅涛叫到一旁,问:多少?他仍冷寞说,明天去局里便知道了。我紧追着说,能不能算了,你看看徐局战友的面子。他凝视说,两千满足了吧。我故作惊诧说,还要两千。又喊了走在前面的邹传志,让他给两千块钱小佘,免得夜长梦多。他惊愕:两千就没事!可我身上没有这些。要不让他们等会,或我送上门去。我说,算了。你去喊罗靖来。有她管着钱,我身上再没带多的钱了。我跟她说了详情,她赶上前去把小佘叫回餐厅,给他钱。小佘愣了下,听了情况,很不情愿的说,我又没带税票来吃饭,明天去纳税厅办手续。我说,小佘,钱你先拿着,打个便条。我们明天派人去办正式手续。罗靖说,才说定的,要马总明天反悔了,分文不交咋办。趁着他酒兴好说话,你先收了。小佘不得已打了便条收了钱。我开着宝马送徐志才和赵军回去,他们要邀我去搓两盘,我说,今天确实有事,改日再奉陪。  没几天就五一长假了,经过三番五次的催督,又请孔道然出面作陪,请市发改局秦都以他们喝酒,方敲定再度去省里接专家评审团来荆江为康吉“863”光纤项目作评审报告。全公司上下可以说老鼠都动员起来了,整治厂区车间环境,硬是让昔日破旧厂区,陈旧设备焕然一新,整个整治和改造花了10多万。达到按申请报告上写的,具有牢靠的光纤产品开发的条件和基础,具有宏大的科技人才和职工队伍,也具有雄厚的物资基础和资金实力,还具有几十年的市场信誉和遍布全国的销售商。给制了统计和销售网络等示意图标,一目了然,制作了“奋进中的康吉”光碟,视听具像。的确,要达到光纤高速公路每秒1万兆的生产实力,还得下大功夫,过去徐 国发明了停电缓冲器,解决了停大电的损失。跑长途我不能冒险,请了名手上长毛的司机给我开宝马。秦都以坐的他们发改局的帕萨特。他们在前行,我们紧跟着。司机要我称他小习,应该小不了我几岁。也许他见我粗大,像貌要大起码5岁。他技术娴熟,一路放着蒙格尔的歌曲,雄浑旷荡,令人悠然。我不知不觉地跟着节拍小声嗯嗯的,同去的黄尚坤说,昌俊,你还有学生时一点底子,哼出了那草原的味道。我含笑说,黄总,到省干部面前,我们还是公对公的呵。黄尚坤笑说,知道,我的马总。这不车上就我和小刘三人。刘涛跟了我上10年,我是有意在培养他,让他给黄尚坤当助手。我正韵味着我的家我的天堂,忽地手机响起,接通是冯长青打来的。说,又快半年了,许可证还要不要的。我说,怎么不要。他说,那你明天带十万来取证。心想,现在什么都要许可,替光谷加工IC集成板也要办证,且一开口又是10万,似乎康吉是印钱的。我没好气地说,你说明白一点。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十万服一次务,难怪人人都想去质监局的。他听出味来,说,不是许可证贵,记得红星的案子吧,这些年我们局前后冤枉花了何止十万。凭你的侵权,按你的产值算,罚你的款只按百分之一算,是多少你心里明白。我说,你少跟我狮子大开口,我在去省里的路上,回头再说。他说,你别先关机,马总。听我说,你若又惹上侵权的官司,还想报“863”的国家项目。你先不了了这事,项目怎么报得逞。我说,你讹诈是吧!心想,质监局怎么总让他搞这个股长,也许换了人好打交道些。他缓了缓说,好,不影响你的安全,一路顺风,回来再说。我挂了机,嗯,刚好的心情全让搅啦,咒怨说,前脚出门就有人跟踪电话!黄尚坤说,最近我也一旁体味出你当老板的滋味了。我说,什么滋味?五味俱全。黄尚坤说,这就是生活,就是人生价值。没有虚拟,没有夸张,剥脱得赤裸裸。  我脑子里装满了康吉的事,对他的高谈阔论没有感悟,也没有兴趣。事情既有了开头,总会有收尾的。“863”项目五定要申报成功。便伸手打开音乐,还是那嘶哑声似的蒙格尔。小习见我嗯了下,腾出只手给换了个磁带,是轻音乐,茶楼的那种。黄尚坤便称赞:师傅有欣赏水平啊,高雅享受。昌俊,你只闭上眼跟上节拍的,真会有那种超凡脱俗,优雅至尚的神韵感觉。我说,是吗!尽管不去闭上眼,还是留意静听。渐渐地,渐渐地被牵入无人之境的四外桃园,悠闲自得起来,也许就是他讲的所谓神韵吧。会享受生活的人缺不了它!车子打埂驶过减速板,在收费处停下。一路到省城恐怕有五六处收费的,不说油费,过路费也得四五百。已过11点了,先吃饭,下午去找人。谁知进了省发改厅,又是一次久等,对口的霍处长下省直一家大企业检查工作去了。我对秦都以说,要不要我们赶过去?他半天才说,求人办事是这样的。我想了想,又担心处长被人留下吃晚饭,我们便白等了。催促:你给霍处长打个电话,反正快吃饭的时候了,我们定家好酒店接他吃饭,饭桌上也可谈项目的事。秦都以说,不急。既来之则安之。这次一定要讨个说法才能回去。否则,我也不好面对市领导的。我说,既然你秦局这么坚决,我还慌么事,高兴都来不及呢。陪同他来的吴钰玺说,我们总在这里坐,会影响人家办公的。我问,那该么办?他说,马总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必我告了吧。我说,好,我有个好去处。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