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八十四章 报到撒条顶梁柱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八十四章 报到撒条顶梁柱

  罗靖终于出来了,笑说,你们谈么事这么认真的,快洗了手喝酒去。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说,喝么酒,走,我还有一摊子的事。孔道然便起身,也邀我。又说,张媛悄悄的准备了,不能让她的劳动白费。不客套了。大过年的,谁家没准备些菜,只是突然要在他家喝酒,心里不习惯。便说,不是客套,刚过了早来的,也吃不了。孔道然说,吃不了也要桌边坐坐,过年就这气氛。一会,张媛系着围兜儿笑微微的说,马总,是不是焦不起我的手艺,没大宾馆香饽。我说,您要这么说,我只能遵命了。我们向餐厅去,我说,上个卫生间。罗靖忙引进,这边。客厅还明亮,而厕所有些暗,且气味异常,也不知窗户在哪。老房子了都这样的。快成个副县级的干部了,还住这样的房子,不如责权重的科局领导,家里厕所装饰得象闺房温馨,他这似乎让人寒碜。餐厅的餐桌上摆了几个冷碟,香肠、头皮、牛肉、狗肉、腰肝等干腊菜,切得仅厚于纸;中间是四个热菜,三鲜、黄焖鸡、红烧牛肉和蒸鱼;再中心是电磁炉火锅,等我们就坐,张媛便端上一钵脚鱼,要孔道然拧开关。我问,你儿子呢,他叫么名?孔道然说,翀翀,去尜尜家拜年了。张媛接过话:拜年应该你去的。他去是去要压岁钱。罗靖爽朗颂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小时候我们都这样。哎,一晃人到中年了。在我眼里她简直是个快乐的小天使了。孔道然又起身,特地去房里拿了瓶五粮液来。兴奋说,也不知谁拿来的,年前打扫卫生被张媛挖掘出来的。罗靖甜甜说,昌俊,你真有口福噢!听到自然流畅的直呼我名,他俩对了下眼神,被我窥见。我视而不见的,闻着扑鼻的浓香,就想到第一次来他家从大哥家提了两瓶五粮液的,奢望自己能尝一口也满足。佳节升情趣,投机兴更浓。不是只到桌边坐了,而是推杯换盏的,两人不知不觉竟喝掉了一瓶,他要再开第二瓶,我坚决拦下了。出门时,我没忘记抽出10张红票子,放到茶几上,豪情说,给翀儿的压岁钱,明儿让他喊声伯伯。孔道然说,不行,不能要钱。张媛说,本来就是伯伯么,怎么不行,不能白当了伯伯。是啵,马伯伯。我说,对对!然而,我丝毫也没有要给腾腾压岁钱的念头,马上上学了,反正要找我要钱的。这时的我已经在另一种寄托里。我让罗靖在院内兜圈儿,我好看房子的摆布,占地不过百亩,要我成了这里的常客多好!  不等休假到初七,按年前的放假通知,初五正式报到上班了。我坐在会议室里,等候机关报到人员的祝贺,并给每人发个恭喜发财的百元红包。当看到第一个员工小熊接着红包,脸上荡出灿烂的微笑,我发红包的动作不再笨拙,渐渐豪气自如起来。新聘的副总是黄尚坤。这几天我没去大哥那,也没时间给刘妑拜年,就是忙于做人的工作。企业发展要靠人,靠团队。由同学关系一下变成顾用关系,情面拘谨,没有给他红包。毕竟有某种上人给小孩压岁钱的成份,同学间似乎不必那么俗套,再说他是新来的,没资格得。接着,我带他到后方车间,安排召开车间主任会,也是让他正式见面。李明问:通知到哪里?我说,就到材料仓库。去年底因资金问题,材料没敢多进,再者我是观望市场价格在波动。那里有空间,也是徒弟刘涛在那负责。刘涛见我去了,忙喊:师傅,您来了。也招呼韭菜似的乌发的干部模样的黄尚坤:您稀客。接着,他便指着堆码整齐的圆钢、角钢、工字钢,介绍又涨了两、三百。说,得亏去年向物资中心进了这批,放在屋里仅个把月就赚了一二十万。哎,我心里疾痛,要有资金几百万都赚了。便说,不说这些。我这时要在你这里开个会。刘涛笑说,例常的收心会。可按公司通知员工是明天才报到上班。我说,不是的,你听安排就是了。他看我严肃如铁,乖巧的劲头一下没了,便到处去找了两个小凳来,直望着我。我说,你把墙角的条椅搬来哪。他说,不能搬。我问:为什么?他说,是倚靠墙放着,搬动就散架的。我看了看,说,我们就向那边靠。黄尚坤也帮着搬过小凳。我又让他去找纸壳来隔到材料堆上坐。对黄尚坤说,老同学,搞企业就这个简陋寒碜。比不了你局机关的宽敞亮堂。他似乎不介意,还笑说,我就羡慕这种本质环境,才投奔你的。清澄的铁屑味,踏实的劳动者。我说,哪里话,你是瞧得起我,请来帮助我辅正的。  一会,车工车间的易生法,翻砂车间的颜振斌,后方车间的董其品,总装车间的王伍洲,机电车间的刘强,锻造车间的陈波先后来到。刘涛以主人的口气说,新年乍到,委屈各位了。陈波欢喜的说,不委屈,刘主任。撒个条,再去花生瓜籽水果的提几袋来。刘涛说,嗳,你们来拜年是空手,我还不礼尚往来。他们耍嘴皮,我和黄尚坤聊某同学发达了栽砸了。易生法买乖说,你太吝啬了,要是马总看中了三车间宝地,我不要你们吱声,高桌子短板凳,早摆好了水果点心,什么毛尖啦芙蓉王啦,手到擒拿。李明拿来茶叶茶杯开水,帮着倒茶。又发现他的小隔房间的办公桌椅,便搬了出来。说,刘主任,这好的宝座拾着不搬出来,让马总坐在一个半边屁股的小短登上。来,马总,您还是上坐。刘涛说,哪是我的宝坐,都是马总的。他怎么吩咐我怎么照办。也许我们来的突然,他一阵忙上,根本没有想到那椅子。刘强说,兄弟,不扯偏题了,我知道你没空上街。只要你出手张红票子,我自告奋勇去跑一趟,不要跑腿费。众人笑的附和,好,就一张票子可差遣刘强。要是我,两张早拿出了,还这么精精讲讲的。刘涛不再磨牙,瞟了下我,搜出两张红票子递向刘强,兄弟,自找麻烦啰。刘强正要接过,他迅疾抽回一张,同时说,你还真想贪跑腿钱啦!大家又是一阵欢笑。他们的闹腾让黄尚坤感受到了一种原生态的欢乐气氛。也触动地拿出张红票子,微笑说,来,我也凑份热闹。我以为他有后话的,让大家听蒙了。我忙补了句:算你的入班费呵。易生法俏皮说,作入班费少了,把红包拿出来中午接我们去搓一餐。黄尚坤内疚的疑惑,问,什么红包?心想,难道指他干部受贿的红包,真感有些冤屈,又转向我。我说,哦,公司的规定,老员工报到一个红包。你才来不在规定内。他没有羞愧,大方说,我懂,无功不受禄。李明说,易主任别担心,马总早有安排。有人欢呼:中午有着落了!很快,刘强就去提来两大包,大包内还有小包。花生瓜子,糖果,柑桔香蕉,龙眼荔枝等,颜振斌去搬了铁架放到上面,李明要分发,几个人说,又不是没手,自己拿。大家边吃边聊,春节输了多少钱哪,酒把舌头都泡麻了哪,还怨言:不知是谁兴的过年,又忙人又忙钱,花钱买累受。黄尚坤也加入进去说,这就是生活的情趣。是我们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区别。他的话不那么入耳,甚至有人听得懵懂,时儿把融和的氛围撮个生硬的坑。我宣布:我们边吃边讲。今天通知大家相聚,向大家介绍一位新人。有人诧异,张国庆还没来呢?我转向黄尚坤,说,他叫黄尚坤,是公司新聘任的副总经理,分管生产。有人正式议论,张师傅呢?刘涛忙带头鼓掌说,我们热烈欢迎呵。接着掌声响起,参杂着附和声。我说,黄总,你自己来介绍。他亢声说,本人姓黄,名尚坤,是黄尚坤,不是杨尚坤。四十刚冒头,是孔子说的四十而不惑的年龄。我选择来康吉,也是有人介绍引荐,马总看得起。今天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一句话,今后的工作中请诸位多支持,为康吉的鹏飞共同努力。有人拍起巴掌,他继续说,也借此机会给大家拜个年,恭祝各位万事如意,新春快乐!间断的掌声再次连接起来。接着,由李明宣读“致员工的赞美诗”征求意见,明天在上班 第一天张贴出来。大家不仅讲了如何借用老红炉的政治鼓励,调动员工积极性,还就今年的生产提了很多合理化建设。我也讲了张国庆的去处。最后说,大家是康吉的顶梁柱,刚才又为康吉在新一年的新发展出谋划策,畅所欲言,说了些脱衣服贴肉的耿直话。我向大家保证,决不会象过去红炉发不出工资的。做了事有报酬就行,王主任这话讲得普通。康吉不仅有工资,还要发更大的红包。同时我也给他们拜了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