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八十三章 借故公司团年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八十三章 借故公司团年饭

  大哥大嫂还是派靓靓冒着细雨来公司接我。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说,公司的员工都放了假,我要值班。靓靓拉着我手说,哼,我去了你家,婶婶说看你去不去。求求你了叔叔,马老板,你就去吧。爸爸妈妈都准备好年饭了。马老板,求求你了。看着她纯真的劲儿,我噗地一笑,说,靓靓都知道叫我马总了。我是你叔,知道吧。她说,哟,我该叫你马总是啵。你还好笑,人家都快急死了。你还知道是我叔噢。我止住笑说,大过年的不说不吉利的话。你都大学生了,听话回去,别让爸妈等着急。等初几里我抽个空闲再去你们家拜年。靓靓噘着,刮了我一眼离去。我继续查看着厂区的安全,发现窗户没关好的车间,要李明爬上去关紧。门外墙边路旁丢弃的边角余料钢铁,锣钉等,拾了塞进车间去。李明边收拾边说,有人接您去年饭怎么不去,公司不是安排有人值班吗。我说,小李,交你一个任务,到江城宾馆订一桌团年饭,让送到公司来。我陪你们几个值班的吃团年饭,还有老刘头。李明说,嗨,不行。我正要和您请假的,我姐姐、姐夫他们今年特地回老家过年,去十堰二十年还头一次回家过年。我原以为他会热情接受的,不想给我浇了一飘冰水,凉透我的心。要是我不在公司督着,他打算和门卫老刘头交待声,脚板抹青油开溜的。我冷冷地说,嗯,是这样的。他见我沉寂下去,又说,要不是我们去南桥乡下的老家,我都可在公司团年,再回家去团年。乡下就不能来回跑了。我打起精神说,没什么,你安心走吧。他说,哦,差点忘了,小熊有点特殊事,可能一会不得来。说了,慢的回办公室。  手机响起,接通是经济局唐丰打来的。我说,唐科长你还没有放假哪。他说,国家规定是初一才开始休假。哎,初一我还有班值。他接着说,马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工业会定了,在十五号开,正月十一星期二,市里要奖你十万元啦。我将信将疑说,是吗?他说,骗你的是……你看我几时骗过人的。原来我小唐在你马总的心中是个骗子呵,悲哀、悲哀。我转了话题:前几天我公司有人去找到你嘛?唐丰激动说,太感谢了,马总。这时电话打挠说是这意思。你马总还记得我们小号人物。恭祝马总龙年大发,康吉鹏程万里。我说,好,感谢吉言。大人物还不是从小人物干起的。祝你新年升局长。边说边向办公楼回转,厂区的地面也都干净明洁,只等着新春来临了。我心里涌起一阵难得的欣慰,这一年是我昌俊峰回路转的关键年。我有了自己的事业,人生理想的翅膀已经展开……李明说,马总,我先走了。家里还等着我去南桥的。我说,去去去。你怎么不早说。望着他欢欢喜喜地象开笼的雀儿飞去。是的家家户户都从四面八方团聚了,我反而比没家的还糟糕,往年这日应该要去给慧芬父母送点什么。中国的传统,“五八腊”三个节气都要去孝敬岳父岳母的。此时,我心中是罗靖,只知道她离婚无拖累,她的父母兄弟姊妹呢,从未提及,仿佛她真是天上给我掉下的仙女。昨天,放了假她也不给我留个话儿,她的年会怎么过呢。我一下有种同病相邻的感觉,便给她发了个短信。大过年了怎么安排呢?不行,似乎表达不准确,琢磨去琢磨来,水平低了连自己也不满意,还是图省事,将就改成了的。她立刻回了,心中有年天天年,年年有年他日年。我觉得她象借来的咬文嚼字,不如直去直来痛快。干脆打通了她的手机,说,我们就到公司吃团年饭的,邀请你也来一个。她借故吱唔,这……我说,这什么。以公司为家,其乐无穷。她缓缓说,好。我准时赴约,三十中午到。哎哟,是二十九呗,今天就是了。我说,你能不能提前去江城宾馆订一桌,到时让他们送来。她愉快地答应了,又给乡下小镇上的家里老人道了歉,说晚些回去。  才10点多,大街上的店铺就纷纷关门,人车稀少了,偶尔的鞭炮声打破市井的冷清,政府的禁鞭令挡不住人们迎新年的涛涌。家家户户热气腾腾,喜气洋洋的。慧芬和腾腾到他舅家团圆去了,快吃午饭的时候,内弟突地打电话要我去。他早不请我,我公司都安排好了。便以值班不能脱身而推辞了。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她分手了。小周几个年青人陆续来值班了,先一起贴了大红春联:英雄气概如龙虎祖国江山似画图,挂了4个大红灯笼:国泰民安。还挂了彩灯,插了彩旗。刚忙过,罗靖闪亮来到,我们围着电暖器打定七,注码不大,2块钱一级。以牌娱乐,其乐融融的。吃年饭时,我们以融入此起彼落的啪轰声中,放了万字鞭和20响冲炮。年饭后,我象农村人说的,就筹划来年的生产了。人在牌桌上,心在企划着。注视着新年的钟响后,我立刻给有关领导和友人发短信拜年。共发了四五十条,也收了不少。又同新一班的值班人员宵夜饮酒,一直闹到四五点。然后,交待给老刘头,和罗靖回安居花园睡了美美的一觉。  新春不见温暖回春,还是寒气袭人的。大年初一的,我们穿上新款冰川羽绒服就上孔道然的门拜年。孔道然穿着青色泥绒夹衣,白衬褂配着紫色领带,精神抖擞的,不过相互问候新年好时,他冰凉的手刺进我心窝。张媛笑微微的说,表姐,应该是我们去给你拜年的。孔道然说,她一个人,我们上哪去拜!我和罗靖对视下,还是她俩叽喳去,我和孔道然侃谈。我直截了当的说,孔市长,你看我对你表姐么样?他淡哈一笑说,不能这样称呼我,我知道你会沉不住气跟我提的。我也嘿嘿一笑。他镇静下来,说,不过我得提醒你,别欺骗她,她是个够苦命的人,不能再受到任何伤害。还有一点,你那个家庭解决得悄然利索,既不造成影响,也不要留下后患。这本来是你的私事,我不应该说三道四的。我说,她早已提出过离婚的事,只是我没时间处理。他以为我颟顸,老实讲应该是我用时间在调整自己的心情。稍停加快节凑说,等年一过,市里的工业会开了,我就速战速决,不留后患。孔道然吐了青烟说,我看你还是过了十五再稳妥办理。他年纪比我小,说话很老道的。我坚决说,我就是要十五前离清白,十五后就和你表姐新起新发。他不分辨,指了茶几上的西瓜籽,派斯糖果,糙米卷等羔点,说,你随便吃,不要拘谨的。我伸手到瓜子碟里抓了几颗,放进嘴里慢嗑,他也嗑,成了密切我们亲情的道具。我边说,那个张国庆你是知道的。上班后不想让他做了。他敏锐地说,是不是他提出来了?我说,管他提不提出来,我是坚决不用他了。年前员工为加班费摆干,完全是他阳奉阴违。孔道然劝导说,你们上访那两年,是看不出他有么本事。象zzz坐江山后就不那么用打江山的人了。我说,我不跟那些伟人比,没那么自不量力的。如果你心里有合实的人给引荐引荐。他灭了长嘴烟蒂,说,人怎么没有,闭眼也能说出几个,和你样有能耐的人物。恐怕你们相悖,搭对一十一要大于二,小于或等于二就没意义了。再说,还是你自己先考察。看来,他还未从国企模式跳出,认为一山不能容二虎的,或许是不想粘那嫌,得点干股利。我端起茶来抿。根根尖叶坚在杯里,清香沁人。望着茶夸耀:是么茶,口感这么好。他随口说,年前一个老板拿来的。又突地说,你们去年情况也不错。他话中有话,我忙说,那股份的事一直搁在我心里。等我和罗靖办了手续,就把你的划到她名下,你可以避风险的。他说,这事不能让她知道。去年为康吉,在几个部门和市领导间周旋,实际已经在行使股东的责任了。我说,我心里明白。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首长》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