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七十九章 马总名大哥支吾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七十九章 马总名大哥支吾

  走在厂区的水泥路上,有种消静的感觉,还没到下班时间,即使下班也还有要上夜班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然而,老远见车间门开着,走近一瞧,灯是亮通通的,车床在空转,就是不见人。我大声喊声:易主任,易师傅。尽管喊声超过车床声,根本没人应声,一个毛虾也没有,再到其他车间也是不见人的。去翻砂车间,路过材料仓库,随便喊了伍老师。她忙应声出来,笑着说,马总,这时有空来指导生产的。只见一身老红炉的工作服,还带着双油污的帆布手套,没有穿康吉树脂色的工作服便问,你在做什么呵?她说,在给三车间下料。我说,哦,下料。三车间的人呢?她说,上班时来定的,25个的圆钢一米长一百节,换班时来领,等着晚班用。她又看了下钟,说,哟,快了,没半小时他们就来领了。看来,她对车间的事一无所知。先前有人邀过她,说去找马总要加班工资。她答应了,说,你们先去,手头还有点事扯着,完了就来的。的确她是在用电动锯下料,也正好是借口。她认为找马总等于是找张总,再说我给了她个轻爽事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同他们一般见识找我来扯皮呢,慧芬还闲在家怨天忧人的。我说,你忙,手续要健全啦。她答应着,客气说,您慢去。我返回三车间,忙打了张国庆的手机,让他来车间。听说我在车间等着,他很快赶到了,惊异的问他们人呢。我铁着脸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人让你管着的。他的脸色灰了,支吾的:他们答应来车间,亲眼见他们往厂区来了的。怎么回事。他便打了易生法的电话。易生法说,叫我没有办法,他们拿自己的儿女赌咒的,公司不补加班费,哪个再上班了哪家没人过年的。张国庆说,他们怎么这样出尔反尔,就是你一个人也给我快来。易生法说,我家还要人过年的。便挂了电话。我无奈的说,怎么回事嘞?张国庆赔笑说,我给易主任讲了的,请他多做做工作。他们是有预谋的一个一个悄然溜走的,门卫老刘头也没觉察。我处之泰然的说,张总,你尽快让他们上班,不上班我的脾气是知道的。这事你要处理好,我还有一个预约。我走的。张国庆说,你放心去吧,他们出个气就没事了。我说,康吉不是出气的地方,张总,是生产企业。  易生法是我们那栋贫民窟的邻里,也是我看面子让他当了这个主任,学了五年的车工,还够不上三级技工,过去在红炉是个默默无闻的,在邻里群也不过尔尔。他当这个主任,有点勉为其难。你说他没这个领导能力,可让员工不上班他能,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恐怕是受了廖慧芬的某些影响,我更不愿去和他们打交道了。张国庆接受了任务,骑了辆浑身咔响的就铃子不响的自行车,一家家上门去找人劝慰。当碰了几个壁后,便到我家,也许想让慧芬也帮着做工作,她和工人们处得近。他还是那么乖巧的喊嫂子,慧芬也是热情接待。说,张师傅这那阵风吹来我家的。又是给坐又是递茶。然后说,你有事快直说,我要去超市接晚班的。她是在超市买打折菜时打探到蔬菜柜聘人,每月400的报酬,才进去一星期。有些慌急火燎的催张国庆。张国庆淡笑说,嫂子上超市班,玩笑。慧芬更坚涩的说,看来嫂子在你眼里还是个玩笑的人噢!我真上班去了。张国庆讥讽说,马总养不活你是不是,何苦呵!慧芬自豪说,能容入大社会多快活,做给自己吃多尊贵。他似乎听出了含沙射影,装蒜说,你说生法他又想要上班,又要撤你马总的台,你说现在这种不三不四的人都有,要不要得。慧芬得意洋洋说,你们的事甭说给我听。你还有别的事么,我真要走了,再迟就迟到了。她已经要锁门了,张国庆说,哎,康吉有你这么纯尚的员工就好了。好啰,你们俩口子都这样围追堵截,我可是走投无路啦!他是一心想要慧芬同他上门做员工工作,也好让慧芬体谅他的苦衷,看来已经彻底失望了。家家户户开始端起饭碗晚餐了,要今天恢复上班是没戏了,他深感自己乞丐般的寄人篱下。  没有要罗靖开车送我,招了的到江城中学。一下车就给大哥打电话,说,我在你学校门口了。他收了桌上的作业本出来,清雅无忧,问:昌俊,你这时哪有时间来的?你没事是不来找我的。我没有正面回答,而说,你说个位子,我们喝个小酒去。他停了停说,下午有同学约了的。我急不可待说,你是同学亲还是弟兄亲,立场一点都不坚定。他不和我论理,想了想说,就去观音阁。观音阁是商业饮服公司的一家老饭店,近几年的改革,由市里的有点身份的人合伙承租了。露面的人物是饮服公司的原经理贾昌盛,据说有经济口和组织部的要人入股。上次在市里的一次科级干部会议上,有人特地送发了贾昌盛的名片,上印有包席订席满意在观音阁,电话号码上有五个7。其实我不认识贾经理,我们刚被小姐安排进茶花厅包房,脸面光润,恭谦小样的贾昌盛就迎进来递烟招呼,欢迎马总光临!感觉好象预先设计好的。我大气的摆手说,不抽。大哥还是接了。接着,他又从灰色西服里搜出名片,双手呈给我们。我看了便说,你就是贾经理,久闻大名。他说,还是马总名大。又说,二位有什么要求请尽管吩咐。我没去理解话的含意,直率说,快点点菜,不让我们久等了。他陪笑说,保证马上就来。二位稍后。随即告辞。大哥果然接电话,回答:和弟弟在一起。对方强词夺理:弟兄间几时不能在一起。我们同学是难得聚约的。看着大哥为难的酸样,我说,大哥,你让他们来,反正只有我俩。他便说,要不你们来观音阁。他的同学很快答应了。他收了手机,说,有么事你敢紧说,他们一会就来的。我说,想和你商量个事。有个高新电子产品开发,先需要资金投入,你跟我拿主意,看行不行。他一下看到我心底似的,没有问具体是么产品,市场情景如何,想了想,说,得多少资金?我说,上千万。他乍舌了,我接着说,可以分期投入,不过首期多一点,不得少于四百万。关键是一批集成蕊板,年后价格要成倍上涨。因为邹传志算的五百万,我打紧点用到急处,四百万应该可过年了。他看我说得那么诚恳和期待,便说,我早明白,你又想要你嫂子出面啰。弟兄间可直说了,忙说,那肯定是。他皱眉说,这次恐怕不行。他们一般是年头贷年尾收。再说,上次你那几千万,利息恐怕上百万了,全让你嫂顶着。这次不行。我苦楚的说,上次的利息早付到十二月底了。他们还要给我授A级信用企业。与上级行结了个好帐,职工可发奖金了。大哥说:这我没听你嫂说。我说,按阳历他们应该可以贷款了,元旦过又是年头。我把他抵得没话谱子,还不松口。我又说:这次材料涨价是百年的难遇的机遇,少说也是百万以上的收益。他疑视地说,你这么有把握?我说,项目是国家电子工业部下达的,信息也是他们提供的,国际市场上都有他们的耳目。大哥见我势在必得的,只好说,那晚上你到家里去,给你嫂子说看,看她么样说。她的家我是不能当的。他停了下,叹息说,她整天在钱里面滚让人担心。我说,你也是的,太慎小甚微疑神疑鬼了,这有么担心的,人家巴望家里多几个有职有权的人。如今我有了大事业,在他面前说话气宇昂扬,不象过去低头哑语的小弟弟了。他不再作声,也许陷入沉思,我也见好便收。思来想去,刚才的话算给他们白说了,不如我直接笼络嫂子找她去。我装着去厕所的,而在吧台点好菜签好单,回头握着手机,喂喂的进包房,大哥在喝茶,我随后收了手机,说,大哥,这时市里领导在我公司视察,要我赶过去,你看。他惊诧地说,么时间了视察,视察一餐酒呗。你去,有事。哎,知道你有事的,我们不来这地方啰。说着便起身要离去,要给他同学打电话。我说,这是干么,单我已签了,不要你管。菜马上来,浪费去。大哥支吾的留下了。  一出饭店,我环顾下就给大嫂打电话。她说,刚下班正回家去。我说,我应付市领导刚送他们走,就给你打电话。大哥晚上陪同学吃饭,晚饭我请你。她说,要你请么事,钱没地方花了,我家里有饭菜。我恭谦说,不是请你吃饭,是有事请嫂子帮忙。嫂子二字说得特甜蜜的。她坚毅地说,帮忙你说,饭是肯定不吃的。我说,贷款可以了吧?大嫂说,额度还没下来,你又要贷款哪,是不是康吉状况不好呵?我大气说,哪里话。不好,我还能及时付了你们的息,让你们在市(地区市)里得了一名奖。她干脆说,那明天我给你打听一下,几时要?我说,不慌,迟几天也行。她认真说,昌俊,还有一事我要警告你。你哥不好说,我是要说的,你不要在外面乱来。慧芬那么贤淑,有么事对不起你,只有你对不起她的。上班时我都想了的,过年我们俩家到一起过,让刘妑也高兴高兴,她也不知还能过几个年。难得嫂子一片孝心惦着刘妑,不知慧芬最近去看么,我是无暇顾及的。便说,我哪考虑过年的事,公司的事都没法子。她说,再忙年是要过的,年饭你总不能到别人家去吃吧。我说,再说,再说。一定不忘了我的事嫂子。通话结束。看来,他们是要借过年来对我大做文章了,我必须有备无患。手机立刻想起,是罗靖打来的。说,昌俊,你么事这么忙,手机总打不通。我说,你有事么?她问,你在哪?我回:正要回公司。她说,你别去了。我在天天快餐等你。都么时候了,忘记吃饭了。我说,是准备回公司约你一起吃的。她欣慰地说,我们又想到一块了。你在哪?我去接你。我说,已经在电视台了。电视台与天天快餐只隔个直角街,罗靖很快开来,在我面前刹住。我坐上去。她追问,谁接你出来的?为什么不让我开车送你?我应变瞎编:是市领导要我汇报,你送不方便。她在后视镜里瞥了下,说,老婆都不怕,还怕皮绊。我说,不是的。是怕人家见了你挖我的墙脚。我们各自笑了。
推荐阅读: 《首长》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官梦》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