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七十五章 为质检寻上省城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七十五章 为质检寻上省城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下楼时我已经歪而不倒了。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李明让罗靖去扶我上车,他要去找冯长青。冯长青被周老四许生挽留,还请来了他们的分管局长束某。束某中午有个更重要的酒局没来参加,约好下午来阳光玩的。李明找到中南海,餐桌收拾已毕搁上了花瓶,麻将已经开始。冯长青腾出嘴说,你去局里找毛股长拿资料,跟你说下午马总一定要赶到省局去的,误事不怪我们没说清楚。李明答应的离去,束继平责斥:去把门定上,再不让其他人进来!李明攀楼登坎,东奔西蹿,对照质监局的蓝本要求,弄齐10多份厚厚材料,有的材料需我签字盖章的。我不懂文秘,它一定比我的酒应酬还难。我被罗靖扶上车就不省人事的呼噜。章子在李明手里保管,罗靖让他盖了,再给我解释。质监局的章子在办公室管着,冯长青的股室一年创收200多万占了全局的60%,他一个电话,说和束局长在一起,叫办公室盖了。李明用档案袋装好,递到车上,喊了好几声我都没有答应。罗靖便接着喊:昌俊、昌俊,还能不能去省里。我被强烈的使命催醒了,猛地睁开血红眼说,谁说不去,快走。小李呢,他来吗,材料办齐哪。罗靖说,李主任来了。李明将材料递给我,我翻看得恍惚,天昏地转的,哪认得什么材料。忙说,冯股长审查过吗?他说,质监局办公室的人都审查了。我说,不行。要冯股长审查。罗靖解释:办公室盖章通过的。我哦了下,说,小李你也同我去。罗靖提出疑虑:关我们去行不行。要不要冯股长他们去人熟悉些。嗨,七不害人八不害人九害人,昏糊得事情考虑也不周全,觉得她的提醒有道理,便拿出手机要给冯长青打电话,可怎么也翻不出他的号码,便递给李明说,你把冯股长的号码找出,打通我来跟他说。我似乎含了鹅卵石的含混:冯股长,你们不去,省里的大干部怎么认识我们。他训斥似的:你还没去!你那么有名谁不认识,今天太急了我们没人去,要不急我们可去。你先去了再说。他关了手机对他们说,老马真狠,还能去省里,我牌都码不直了。  车子终于向省城进发,我才得以安下心来睡觉。罗靖转脸看了我痛苦的样儿,心疼地说,哎,象病笃了。他们那些人是久经(酒精)考验的钢铸的胃,怎么喝得过他们噢!李明说,有么办法,马总还不是被逼无赖,过去王厂长经常这样,有一次还吐血住医院。要说过去和工友们碰个日子喝个早酒,那确实是个享受。现在不同,连日累餐的被动应酬,心与愿违,自然是个负担。然而,为了适应世事,为了康吉图腾,利税过亿,我豁出去了也值得。笨重的身体随着神经醉沉下去,而灵魂还引航着康吉。一会,是邹传志打的手机,李明接通了不好回话,递给罗靖。罗靖说,我们正去省里的路上,马总太累,让他休息下。邹传志慢条斯理的说,小罗,不是我批评你的。有些事你可以担待,这货款的事我必须跟马总亲自说。罗靖不骄不躁地说,哟,邹经理,怎么跟您说呢。马总是陪质监局的人酒喝多了,不是要赶去省里办事,这时恐怕在医院输液的。这么说才镇住邹传志,半天他才说,那我就好跟他们解释,说马总上省里汇报,等回来签字立马打款。罗靖淡笑说,我知道您有办法的。再会儿是张国庆打的电话,质问:小李,怎么是你在接。李明学罗靖说,马总太累了,正休息。他听了,懊丧说,累了,休息。那还揣个手机做什么,还要办什么康吉。小李,你让马总接电话。李明巴望下我,还是把手机递给罗靖。说,罗经理,张副总的电话,你看……罗靖缓了下,还是腾出只手来接了。喂,张副总,您好。我是罗靖。张国庆愠色说,我知道是你。你叫醒马总,让他接电话。罗靖热忱说,张副总你先别激动。马总醒不醒得来还是两回事,我不是吓唬您。张国庆惊愕的说,你们没出车祸哪?罗靖说,您为愿我们出车祸是吧。我们在去省里的路上,安全着,您放心好了。张国庆说,我不是那意思,马总究竟么样了,要不要我赶来。既然张国庆和缓下来,说明火没烧上屋顶,也不是立刻要命的事。罗靖说,一两句说不清楚,等我们明天回来再说。有些事该怎么对付您会见机行事的。张国庆猫声说,怎么对付,环保局下书面通知要我们整改翻砂车间烟囱,硬说飞出的火星点要焚了附近的民房,要不然又要封门的。他停了下,自言自语的说,那我只有软拖着,反正马总不在家。扯皮的事让罗靖似乎司空见惯的,应付说,我还要开车,挂了噢。双方几乎同时挂机。  法人代表是法律上要代表企业承担责任,摆在面前的居多问题必须要我拍板定调的。小车经过高速路出口收费站时减速板给打梗,一下震颤了。我睁开血丝的火眼,浑噩地说,到哪了?李明说,到了。武汉是安全到了,可我心里咯噔起来。这些材料合不合要求,康吉的生产许可过不过得了关。省城的街道象蚂蚁爬筲箕千条路,街道上没有空闲,真正的车水马龙。罗靖全神贯注的,辨路防人,我们也不打她的岔。时儿趁车辆堵塞,她凭窗问问横穿马路的行人,水果湖、省政府、省质监局、省级许可证办公室。有人如实告知:到省质监局再问办公室,应该就在那一起的。我有些替她着急,便问,罗经理来省质监局是头一回吧。她没有立刻回答,等过了红绿灯才说,省许可办公室对我们下面是了不得的,其实在省城没什么名气,我从娘肚里出来,从未来过什么许可办公室。李明说:人出生也要许可,产品出来还不要许可一个道路。我心里好笑,说,人的许可简单多了,哪有产品这多手续,这多关口。但没有说出,不知今天能不能通过。罗靖笑说,你虽没成家,年龄早超过了,还知道人出生也要许可呵!  许可办公室的确不显眼,卡在省质监局大招牌旁的一个小门边的小招牌。门卫保安比我们市政府的保安还负责任,认真盘查我们是哪来的,找哪个办什么事,还详端了马总的身份证和名片。才允许我们在来往薄上登记。我说,小李,你给登记下。照着姓名、年龄、地址、事由等栏目,把三个人的都填上了。车子停在大门口的大树旁,我们走小门进去。我对罗靖说,车子不要紧的,你一起去。渐渐地,我感觉到出差办事少不得她似的,关键时候她能替我左右逢源。罗靖担心说,人生地疏的,不要紧?我打起精神说,没事,尽管放百个心。她说,不行,还醉气薰天,眼睛正充血呢。你们等等我去把太阳镜拿来,马总遮遮。我说,遮什么。她说,形象是成功的基础。等她拿来戴上,反觉得戴着镜和省领导说话不礼貌,便拘谨不自然。罗靖看出我的心思和瑕疵,一针见血的说,人家佩有度眼镜的怎么办。来,走吧。经她光彩夺目的打听,我们在二楼找到曹主任办公室。宽敞幽静,光线柔和,且温暖如春。我主动喊了曹主任,伸手和他缓缓抬起的手碰了下。大领导就是不同,不象我们手舞足蹈的没素养。他说,你们坐。他个子魁武,可比我白净俊秀,是省干部那种高端风度。又问:你们质监局没来人?我灵机一动说,冯股长抽不开空,是小李来的。李明躬背点头,配合得还逞。随后他便拿出档案材料递给曹主任,曹主任没有接说,你拿着。李明的脸色有些灰变,我忙说,我们市里的手续都齐全了。他听我简略说了情况,便拿起桌上的电话打,说,年股长,荆江的同志来了,你受理下,看材料么样。然后,对我们说,你们去受理股,把材料交给他们。李明放松起身说,曹主任,我们第一次来,不知受理股在哪?他告诉:就这一层,门上有牌子。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