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六十九章 严父慈母多关爱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六十九章 严父慈母多关爱

  忽地,叮呤的电铃拉响,群鸭样的学生伢纷纷向教学楼涌出。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我也警惕起来,快找到高二(8)班,不能引响他的上课。我庆幸自己来的是时候,不然,等到下一课会耽误我的时间。为扩大生产的事,我要去找发改局报项目。争取资金和政策支持。我竞走似的加快脚步,当心五颜六色的海洋里难辩腾腾,身边突然有了腾腾浓厚的喊声:爸爸。我惊喜的:腾腾,爸爸正找你呢。他问:么事?我说,爸爸搬新屋了,高兴啵。他闷闷说,关我么事!我说,你和妈妈都搬去住啦!他说,看妈妈么说。他似乎是分数的奴隶,对一切麻木的。我说,妈妈的工作就要你去做。他说,你们大人的事我不管。说着要走,这孩子有点让我捉摸不透了。我忙说,等等,我还有话说。他急了:快说,要上课了,你帮我上去。听他变得鸭粗而恢宏的嗓音;看着他青春而旺盛快齐我高,嘴上都生出茸茸胡,心里好不喜悦。笑微微的还是说,你月底回去,一定劝劝妈妈搬到新楼去。他不理睬的扭头而去,直望着他融入学生群中。突地他又转身,说,爸爸,你去给妈妈说,怎么还不给我送菜来。天天的榨菜,白菜,都作呕的。我忙答应:好!他登了地上台阶而去。他进了教室,我才想起忘了问学习问身体。连句关爱的话都没说。也许做父亲的人们都这样,严父慈母。不过,我给慧芬说过,钱由我给,好好关注腾腾的学习。  尽管儿子没有答应我的要求,出校门时我还是一直沉浸在欢愉之中。刚跨出门,一抬头见慧芬站在墙垛边。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目光迅碰了下。她说,你怎么来了!那口气似乎挖苦和讽刺。我含笑说,今天挤了点空。你来了。仿佛在和一个学生的素不相识的家长礼节性地回了句无关紧要的话。她说,你见到腾腾了。我点头到一边去,随后说,你是给儿子送菜来的,他刚才都问了的。她并没亮一下手提的蓝色有机器猫图画和字母的TC尼龙防雨布袋。而是问:他还说了什么?或许也是问我,你向他说了什么?反正都一样。我说,他没说什么,就说要上课了。你可能要等一会。她说,这不要你告诉,我会等的。我说,你们想好没有,几时搬到安居花园。我感觉表情有些生疏。她突然火了。你好久不来,一来就给他说这事,分散他精力。他都高中了,多紧张,知道吧。你太自私了。我只能耻笑:嘿,你说现在的人谁不自私。再说。我这样拼搏还不都是为的你们。她瞥了下,说,哼!为我们?好多话现在不便于说,等到儿子高考了再说。我也恼了,她居然对我产生了敌意,真是迂子不可教矣!落下脸说,有么事好说,大人间的事关孩子么事。我最后跟你说,搬不搬!她说,除非你把那个三居委全都搬了。我说,笑话。他们是我的亲不是银(邻)?今天你送菜还只给腾腾送,没有送给别的孩子。慧芬说,你别拿儿子作挡剑牌。你和那狐狸精是么回事?大家都讲得沸沸扬扬的。我以为她怪我对红炉的那些职工没照顾,她没法面对,因而自己也不进公司,原来还有一层妒忌的是她。实在讲她不进公司我更有理由说服别人,至于聘用她也是从有利公司考虑。我疾口否认:瞎说!人家是孔局长的表姐,是照顾关系才聘了她。你懂个屁。这事你不当外人说呵。她说,你怎么当我说了。我为什么不能当人家说。她的嘴总是那么尖刻,很刺人的,意思是我把她当外人了。我偷看了那边,只有车子,也许罗靖在目不转睛的注视。忍耐地转了话题;中央都提倡一部份人先富起来,我为什么不能先住楼房。况且还是个旧房子。她黯然说,你别把话题扯开。你变了,变得让人可怕。我是想挽救教你,而你执迷不悟。这样过着都不舒服,不如早分手。也许真是我有了酒池肉林的生活,全忘了吃烂土豆白菜的日子,仿佛不是马昌俊;而只是马总。我蔑视说,你累不累呵!意思是心胸狭窄,心力交瘁。她驳斥:是你麻木了,没有人性感觉了。等你感觉累了,已罪孽累累,无法拯救了。她的话怎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明白,怕是她已经神经上出毛病了。忙说,笑话。拯救我?你让世人说,看是谁在拯救谁。现在这个时代,没有钱还是人吧!我诚心想很好劝说她一顿,让她看清楚这个世界,她却气冲冲的进校去了。  罗靖及时推,开车门,我回到车上,用力砰的关上车门,没好气地说,开车!她边拧车钥匙启开,边说,等等嫂子吧,送她回去。我说,送她干嘛。走,不走,我来开。她拉开制动踩油门,让车子慢慢走动。紧盯着前方说,刚才还和嫂子说得好好的。我埋怨:就是你要劝她搬,她这么不可理喻,好心全当驴肝肺了。罗请劝慰:夫妻间是这样的,要通过枕头上调和。你该回家关爱她一回了。女人么有时也是渴望男人的。我侧向她全神贯注的样儿,说,你么意思。不往你怀里拉,倒推向她的。哎,你们女人,真让我搞不懂。罗靖说,我说句你不生气的话。我说,你说。她说,假如我们真有缘到一起,象这样对嫂子虚情假意的来待我,我可没嫂子那好的涵养的。第一次听她有这样美好的想法,也许她早就有,只是不好向我表白,上床时都没有表白。我笑了,说,你怎么会呢。她又问,我怎么不会?我说,注意车子。我不是说你不会嫁我,我是说你不会象她样的,不可理喻,属于次品型的吧,尽站在那堆穷酸鬼的立场上与我过不去,拉都拉不上富裕之路。她别有情趣的望了我一眼。我俩相磁的目光里磁出了那种点焊的火花。难道我的后半世是要和这个风味的女人度过。可眼前的她越来越让我捉摸不透的,不知她神通广大哪弄来的和她样风韵的小车。当时她轻巧地说,一个大老总的,靠租车打的多不便,也不划算。我给你弄辆车来坐坐。我说,只怕是自来水,一拧龙头就有了。如果水厂停水,如果龙头坏了水管坏了怎么办。一辆小车,人在网上搜查过,一般都在十多万。过去红炉有的个吉普,都抵债了。不抵交给我也只能作废铁,我懒得坐。她从我的话里掌握到我的心思,没出两天真开来这辆桑塔纳。我惊疑的问来历,她说,你只管放心坐,不是偷来抢来的,也不是卖身换来的。我笑说,你真会说话。  我觉得和她说我家和我们之间的事,还不是时候,我丝毫没那打算。手机轻响是短信,看了便收起。便转了话题:这车恐怕值不了多少钱。她说,你要吧,只要你开口,马上就是你的。我摇头:哪有钱。现在货款回笼不快,资金周转阻滞。她说:真要买车就不要这种,不过一普桑,新的也不过上十万。要买,买辆进口的。象别克,要么合资的也行,一汽本田。日本本田是最早进入我国市场的。我说,你这不是说梦话吧。她说,小车也是企业的一块招牌。为什么有的领导换了一辆又一辆,号子还要么01,02,就是显示主人身份,炫耀权贵,叫人生畏。当老总的就要多88号的,吉利发财。手机响起打断了我们,连后面的话都没有听清楚。当老板的人对手机最敏感,一看是公司打来的。忙接通。李明说,马总,质监局许股长来电话,说游经理照面也不打了,康吉还想不想生产的。我还说他出差了。我满意他的上传下达的圆场子。他中等个儿,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为什么就没人嫁他呢。这些日子,我渐渐用顺他,看顺他了。说,他是出差了,前天连夜走的,为湖南的一笔业务。你回个话,他过两天就回的,再上门道歉去。李明从焦虑说,不行,马总。这案子都闹到省里去了,省里在催问处理结果。您是不是上个门去?他说得带恳的,是对我的尊重,而许生那边不客气的,一定要我四点以前到他那里,时间真容易逝去,我还定了个洽谈活动的一看车前的时间已经四点了。难怪电脑讲坛里香港老总李践讲高效人士的五项自我管理,要制订行动日志的。此时才切身体会。便责斥:你怎么才打电话。他怏然说,我一放下电话就给你打的。我没好气的说,算了算了。不知管理是哪门谱的工作,我只好哑巴吃乌云,闷心里。罗靖关切的问,又什么事这恼人的?我说,还不是那质监的,走,我们去质监局。罗靖说,给张总打个电话,(变压器)增容的事推一下?我没表示,心想,一个质监局不可能不听市政府的。康吉是市政府培植出的政府改革典型,还上了报纸和电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