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五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五章

  三十五  恶魔降临呈鼍汹众志成诚壮长空  从江面上狂吹过来的风,一路呼啸着夹杂着不断绳的雨,风助长了雨势,雨似乎不知疲倦的癫疯腌攒之人昼夜倾泄大地人间,时儿有电闪雷鸣,雷越响,风越急,雨越大。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雷雨声撞击着玻璃窗,几乎盖过会议的开会声,一片浑然,一场焦虑,一次次坚强的决策。地处长江堤边的一栋四层楼房顶的“防汛中心”四个超过一米径方的大字,面向咆哮翻腾的长江威武不屈地矗立在狂风暴雨之中。大县防汛指挥部的正副指挥长们又一次聚集在防汛中心的三楼小会议室里,人们脸面沉重,目光凝重,面临汹涌猛涨的洪水,毫无畏惧,认真分析水雨情,研究抗洪抢险的紧急措施。县长、县防讯指挥部指挥长赵清华尽量提高嗓门,以压倒屋外的风雨声说:“刚才的电话会上,省防总通报了水情,据专家预测,荆江分洪区很可能超过五四年的大水,九江段昨天已经超过了五四年,上游重庆站水位今天的水位公报一下涨了九米多。上托下顶之势将很快在我们这个万里长江险在荆江的段面出现,预计后天上午八时洪峰经过城南,要达到三十七点五五米,而且持续时间长。目前,全县上下的防汛紧急期已达三十二天,防守大军已疲劳至极。我们还要迅速按照三十八点的水位加高堤子,因此情况十分严峻。”接着,县委书记、县防汛指挥部政委郭道武同志作了紧急部署,他铿锵有力地说:“刚才,清华同志介绍了汛情,传达了中央领导省领导的重要指示,后天是二十六号,城南水位将超过警戒三点零五米,超五四年零点九八米,这在大县的历史上是百年的大洪水,情况确实危险。为了迎接第三次洪峰,确保大堤万无一失,我们要按三十八点的要求,在洪峰到来之前,劳力、堤高、防汛物资要一丝不苟地到位,具体讲四点要求。”防汛指挥长紧急会议仅开了半个小时,分管的副县长、副指挥长朱思杰很干脆地宣布会议结。时值傍晚,各流域指挥长按照会议统一部署放下分管的工作,空着肚,冒着风雨,分别迅速奔赴荆江大堤、长江干堤、东荆河堤、外洲联院堤、老洲围堤,下人民大垸、螺山渠堤、总西干渠堤等流域防汛指挥部。  县防汛指挥部根据“以防为主,防重于抢,全面防守,重点加强,水涨堤高,人在堤在,严防死守”的方针,随即通过现代化的通讯手段向各流域指挥部、堤段分部和各乡镇,层层下达了迎战第三次洪锋的紧急命令。过去通讯落后,只有水利专线,一根线上有多部电话机,需要按手摇时间长短和铃声响起的长短确定是哪个防守的电话,如一长二短、三短一长等。命令在通报水雨情,充分肯定防汛取得阶段性成果后,要求全县防汛军民务必做到:一、坚定信心,克服厌战情绪和麻痹思想;二、做到领导、劳力、器材、责任四落实;三、将堤身在二十四小时内加高一米;四、及时查验排险,确保万无一失。张道然马不停蹄地坐着桑塔纳小车,挡风玻璃内竖着防汛指挥车的牌标,防汛车免收过路费,一路顺利驶过,赶到外洲防汛部时已暮色苍茫。他的指挥部设在地处堤边的外洲联垸堤防管理段。随同他来的县委农工部的小丁接过他的提包,伴随他来到楼上的房间,又递上干毛巾让他擦擦头上的雨水,并说:“县防指已经传下了你们开会的指示,唐书记已经安排刘主任传达到各分指挥部去了”张道然接过小丁递打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噜饮了几口,然后说:“你去找唐书记来。”小丁又汇报说:“唐书记已经去安排连夜加高堤身的准备工作了,老江河的劳力已经赶上来两车人,正在龙家门闸口抢筑加堤。”张道然听了便用手机拨打唐良国的手机电话,然而机内却传出盲音。他又对小丁说:“你去给我打通龙家门分部的电话,我找唐书记。”小丁赶紧去楼下值班室拨通龙家门的电话,对方从堤上找来唐书记。他接过电话说:“是小丁。张书记这么快就回来了。”小丁放下电话,从值班室小跑来到张道然的住房,见书记又在喝矿泉水,又想起刚才唐书记的话,突然提醒了什么。他对张道然只是说:“唐书记的电话打通了,张书记。”张道然忙去值班室,接过电话,睿智地说:“是国良同志,很好,你已经开始落实县防指的指示了。这样,你就在龙家门督阵,我去沟子口看看,那里真让人揪心。再就是,你要给家里下命令,说人家老江河的劳力都上了,你们自己的家园,你们的劳力要尽快赶上来。”唐国良汇报说:“我已经给家里下了命令,全乡再上一万劳力,女的也要上,老的也要上,除了病弱残疾的不能挑土的小孩不上,各村一定要在家的妇女村长带队在傍晚八点赶到所防守的堤段。哎哟,已经快八点了,张书记这样安排行吗?”张道然急了说:“国良,你再给家里打电话,下死命令,也要按时按数把劳力赶上来,这是天大的事,懒惰不得,就说是我的意见,误了时间,误了防汛抢险是要追究责任的,问罪杀头的。这不比平常的工作,更不能儿戏,还有今晚的巡查,推迟到十二点转钟开始,自从上游向下游巡查,我查下游,县纪委监察局晚上对县直的科局干也要在哨所点人头的,对脱岗的还要在电视上曝光,就这样。”双方压下了电话。  张道然放下电话机,回到房里,见小丁不在,便在心里埋怨说,关键时候,这小丁也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他走到走廊上,大声喊:“小丁!小丁”然而,小丁正在右边的低矮的厨房里要炊事员为张道然准备饭吃,就在张道然去接电话的当口,小丁去找小车司机小毛一打听,果然他们还没有吃晚饭。小毛有情绪地说:“张书记一忙上,自己也不顾吃不吃饭,可我的肚子早都咕咕叫了,他也不管我们下人饿不饿。”小丁听了小毛的话,自然明白是说给自己听的,也真还是自己的失职,他赶紧到厨房去督阵。炊事员周师傅说:“饭还有剩的,只是这么热的天剩的一点菜倒到猪食缸里了。”他见小丁急得哭丧着脸,已着急起来。他急中生智,赶忙做了蛋皮汤,同时让小丁到菜地里摘来了菜,他又炸了青椒,炒了白菜,煎了盘刁子干鱼。小丁听到张书记的喊声忙赶出厨房来答应,并迎着张道然说:“张书记,我在给您准备晚饭。”张道然“哦”了声,可怎么已经记不起来是吃了饭还是没有吃饭,他不知道是工作忙了的缘故还是身体衰退的缘故。经小丁一提起,他开始从县防汛指挥部开会回忆起,到散会,到上车,一路到外洲,竟恍然大悟,自己又在心里好笑了起来,“我是没有吃晚饭,还有小毛也没有吃晚饭。”他又朝厨房里喊“小丁”了。小丁又忙出来答应着,并说“饭好了,我马上端来。”张道然说:“你叫周师傅多准备一个人的,小毛也没有吃,你喊一下小毛,看他到哪里去了?”小丁回答说:“都准备了,小毛也在食堂里。”张道然又说:“不端上来了,一起在食堂里吃。”  灰朦朦的夜晚,雨还在下,只是没有那么猛烈了,一丝丝的,不是倾盆而泄。整个外洲指挥部院落只有炊事员和值班守电话的二个人了。指挥部、工程技术、勤务干事等全部都去段子上了。因此,张道然和小丁刚才的对话显得那么明了而响亮。张道然带上手电筒,穿上深套靴,又拿上轻便的蓝色雨衣,挟上公文包出房,并随手关上了房门,下楼走到厨房。小丁机灵地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放到一旁的餐桌上,炊事员周师傅忙点头躬背笑盈盈地和张道然打招呼,还不好意思的赔罪说:“今天真对不起您了,我以为您去城关,不会回来吃晚饭的,我去街上买点什么菜,我也弄得赢,或者到馆子里去端个菜来,丁科长硬是不同意,怕您批评,也是好的,本来错过一次了,不能一错再错。其实,这都是我的错。”张道然终于有了笑意,他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可以对任何人都是严肃的脸孔,而对炊事员是很少板着脸的,根本也不发火,他觉得那是生活小事,犯不着那么认真。他说:“不要自责了,老周,不就一餐饭,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周的称谓只是张道然一人叫的,其他都是尊称他周师傅。周师傅能应酬服侍好南来北往的大小人物的各种口味,也是不简单的。其实,周师傅以为张道然会到家里去吃晚饭去住一夜,明天才能来的,所以失算了。他的这个想法当然只能装在心里,不能当着任何人说出,更不能对张道然说。张道然的家是在他上堤前一个星期搬进原县委王书记的家里去的。因为处理房改资金手续和装修延缓了时间,对处理这种事,张道然总是不慌不忙的,有谁还和县委副书记争住房了。搬家时,张道然又在乡下排渍,就是他不去排渍,也不得出面或参加搬家的。全由柳莹负责安排搬,赶早没有一个上午就搬完了。据说是越搬越亮,一切兴旺,自然闻信帮忙的人也多,柳莹打手机告诉他搬了,他只是应声着,没有说搬得对还是错,大概是默认了吧,当书记的老婆也不简单啊!柳莹还是说:“你回家可不能再进错屋了。”张道然不以为然地说:“不会,那里还有超超,我又多了一个家么。”周师傅端着簸箕正要往锅里倒饭炒热,张道然一声喝去:“住手!”周师傅吓了一窘。张道然见老周惊悸的样子,便换了口气,笑说:“老周,热天吃冷饭是最开胃口的,不用再热了。”张道然吃完饭,放下筷子便带着小丁上堤去了。  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时,洪峰奔腾到大县江段,城南水位达到三十七点五五米,秒流量达四万立方米。洪峰水位象是留恋迎战它的人们,迟迟不肯离去,在大县江段持续八小时之久,真让防汛大军们急得提心吊胆,跺脚瞪眼。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有老人自叹说:“是没有祭河神的缘故,要是在过去这么高的水位不退,早丢下壮牛、肥猪甚至女孩进长江,水神就显灵,即刻退去。”当然,也有年轻人不服这种说法,讲狠似地说:“那三一年、三五年,你们祭了河神,河神为什么还发怒,冲垮大桥,淹没村庄,殃及民众,四处逃难啦!”张道然沉住气,在洪水边放了颗白石子,终于亲眼看到洪水一涌一涌的缓缓退去。半天过去,水下的蛇皮袋土色已露出水面。张道然又马上指示指挥部传达他的意见,克服退水时的麻痹思想,防止退水拉力造成大堤溃口,尤其是新增高的挡水堤子,单薄疏松。洪峰退去没几天,又迎来了第四次洪峰,第五次洪峰,真让早已疲惫不堪,精疲力竭,再怎么用词语都不过份的防汛大军和大县人民如履簿冰,不敢有一丝喘气的机会。留在家里的不能上堤的老人妇人顶着男人用,踉跄地忙着田里的双抢。然而,对于外洪内涝的外洲的广袤良田早已成灾,无果可收。尽管如此,哪怕是一根稻草,也是她们的汗水与心血的结晶。庄稼人舍不得抛弃它,这是人与自然求生的抗争,是人,那气壮山河的抗争!  八月八日,大县防汛指挥部根据上级的预测,又下达了骇人听闻的指令。第六次洪峰将临,水位要达到三十八点五米以上,比第五次还要高一米呀,谁都清楚,这样的高水位将意味什么,它意味着鱼死网破,意味着一场人与洪魔的殊死搏斗。总书记来了,总理也来了。总书记在夹沙咀向不屈不挠的十二亿中国人发出了举世瞩目的抗洪总动员令!诚然,已经战胜了前五次洪峰的大县人民怎肯罢休。他们用生命与洪魔作上了赌注,况且已在前天立了秋,洪水总不会持续到立冬吧,河神是不敢与冬天抗衡的。汛情就是命令,又一场加高堤身的战斗打响了,上河乡农民胡继成是昨天在村长胡敬松的催赶下,摸黑才从堤上撤下来的。因为几天前他重感高烧,眼睛都瘦了一圈,加之连日劳累,病情不仅没有好,甚至还在加剧,一个大男子简直就要被风吹倒似的。胡继成拗不过村长的摧赶,心想高水位都在退了,不会再来了,就不得已地回家了。其实,这是村长搞的自由主义,指挥部根本没有通知可以下堤一个人。胡继成踉跄跑着撞进家门,瞒着妻子,没有说患病的事,免得她担心。她也是佗身怀肚,临事过月的人了。他妻子贾素芬见丈夫衣不贴身,骨驾耸立,瘦得不人样了,一时心疼极了,连忙去灶边煮了荷包蛋给他吃。他感情难却,闻着香喷喷的荷包蛋也馋得要命,接过来就大口大口地吞食。他哪里知道发烧的人是不能吃鸡蛋的,是要丢命的。贾素芬见他吃得那样得意,又宽慰地说:“没有睡好觉,累成这样的,今天可在家安心地睡一个好觉了。”她说着,直直地望着他将一大碗荷包蛋连水也喝了个精光,他懒得洗脚,便倒在床上就睡去了。贾素芬收洗碗筷后,又端盆温水,替他擦洗身子。当洗到他的脚丫时,他的甜梦似乎醒了,朦胧含糊地说:“素芬,你也早点歇着,为了我们的孩子,你千万要注意身子,这阵了防汛吃紧,我不在家,没有照顾你,往后我一定尽到我做丈夫的责任,我会报答你的,不过,我在堤上受苦受累也是为了你们母子能安逸在家……”他的话未说完却又进入了梦乡。她见他酣睡的样子,不忍心去碰醒他,但还是用热烈的嘴辱轻轻地吻了吻他那清癯的脸夹,她本想让他吃饭后和他亲热一番,闹个天翻地覆的,可借着泛黄的灯光,瞧瞧他那泄气的卵袋,便记起娘家母亲曾告知她的,不管是大人、小孩要是孵果条着,说明人不舒服,她那种奔涌激情的渴望,只能自己抑制和熄灭了。  随着一阵打破沉寂的狗吠声,接着便是急促的敲门声。胡继成本能的惊醒,以男人的责任感,不情愿地起身,大声问:“谁呀?”村妇女主任徐晓丽在门外回答:“是我,继成,是你呐,快开门。”胡继成忙翻身下床去开门,借着皎洁的月光,瞧见徐晓丽严厉而吓人的面孔,便惊诧地问:“出了什么事?不会是溃口了吧?”徐晓丽恼怒地说:“看你安的什么心,溃口了你就好啦!是乡里有指示,又有更大的洪峰来,只要能顶人用的都要连夜赶上堤。”她说到这里,突然悟到什么,接着说:“险些让你这条鱼漏网了,你不是上堤了么,怎么躲在被窝里抱老婆?”胡继成忙诡秘地说:“嘘,小声点,别让她知道了,是村长见我病了,逼我回来的,既然又有洪峰来,天大的事还比防汛大?”徐晓丽笑了,说:“好样的,素芬都那么大肚子了,你那根子戳不得的。”调戏的话使两人都滋滋地笑了,月光下的两张笑脸就如两张白纸,比不笑还吓人。胡继成转身去叫起妻子,就说又要上堤。贾素芬出房来,见村妇女主任上门来拿人,很觉惭愧,便说:“继成,你放心去吧,我在家不要你担心,离落月的时间还长着呢,你可不能象这样再逃兵罗!”胡继成没有时间和妻子分辩自己是不是逃兵,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便胡乱地穿上那双沾满泥土的黄球鞋,随妇女主任匆匆离去,一起催人人上堤。徐晓丽对身后的他说:“等人催齐了,由你带去,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胡继成回到堤上,拖着虚弱的身子,又奋不顾身地参加到筑堤加高的战斗中。他背起一包包沉甸甸的蛇皮土袋,一步一步地向十多高的堤坡攀上,他嫌球鞋碍脚不上滑,干脆脱了鞋赤着脚,凭着几个指头象铁钉一样地扎进滑溜的堤坡里,这样脚步坚稳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运去,当他觉得步履危险地攀上那犹如舞动而危在旦夕的小堤,就象挤在那不堪一击的飘带上,水连着天,一望无垠,整个身子也飘飘然的。十多米落差的洪水,瞬息将要吞没堤下的良田、房屋和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他眼前恍惚起来,就象要掉进到飘带下的万丈深渊。他告诫自己,那是幻觉,不是真实。真实,是要拼命地加高堤身,才能安全无恙。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他的速度明显地慢了下来,一个一个背土的民工都赶上了他。他疾恨自己拼不过人家,他诅咒着自己,只见眼前一片昏花,胸中涌动的血腥热浪“哇”地一下吐了出来,他终于坚持不住,随即和着背上如泰山重的土包一齐栽倒,滚下坡去。几个民工忙停下手中的活,朝他围过来,借着月光呼喊着他,轻摇着他,他已经不醒人事了。村长胡敬松忙安排两个人,一个背着,一个护着,送他到不远处的墩台子上的医务室就诊。墩台上的医务室是私人开的,简陋得很,他见胡继成脸色蜡黄,眼珠似乎都定了结,又叫他们赶快送到乡卫生院去抢救。当他们气喘吁吁还未到卫生院,胡继成终劳累过度被缠身的病魔夺去了他年仅二十三岁的宝贵生命!骇浪排空,洪峰涌动,滔滔不歇,农民继成除水患战洪魔,舍身之时不离岗吐鲜血,真壮志实悲切!大县人民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抗洪斗争中,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和人。湖北省委、省政府批准追认胡继成、侯明义、杨书祥、刘五子等为抗洪英雄、烈士待遇。贾素芬呆滞着的目光扫了下烈士证,悲痛欲绝,哭喊着:“我不要烈士,我要继成,天啊!”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首长》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