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六十七章 生产许可再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六十七章 生产许可再注册

  他们的通知是铅印好的,只填上康吉公司名称即可。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小程几笔填了,便址了一张给我,限三日内办理,否则依法处理,后果自负。我懒得接,他放到桌上,他们起身离去,我还是起身默然相送。然而,让人叫来李明。他是红炉老厂部的,对情况熟悉,文铁皮虽然熟悉,我没有聘他,不好随意找去。李明很快过来,认真听了,便说,过去的红炉应该没办,我们又没有什么污染排放。不过,去问问王厂长就清楚了的。王逸洲在处理老厂的事,看我的公司办成了,他也去谋了个生存门路,在一个基建工地看守原材料,月工资400元。我很严肃地说,小李,不管怎么样,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我们得引起重视。你去落实过去办没办过,办了我们照办。李明说,要是没办呢?我说,查查有关文件,没办按规定我也要办。李明说,不是办不办的问题,办就得交费。我说,不交费,人家白劳动了。我们节约并不是该办的事都节约了去。李明说,不仅是办证交费,还有搭车收费的。而且办了证,你就是立了交费的户头,每年得交上万的污控费。我们又没什么污控的。纯是贡献他们几张票子。虽然他是向着公司说话,我还是烦了:不管怎么说,我们得按章办事,排污证的事就你去处理。当然不是要你乱开支,听明白吗。李明说,我及时向您汇报,您说办就办,不办就拉倒。我说,现在不是说我要办。你们都听清楚了的是人家要你办。有人向李明使眼色,他好的应声而去。他们都象死老鼠似的乖乖听我的,叫我发不起火来。  这波未平,那波又起。我刚刚接受市电视台专访,还未送走客人,正春风得意,又一辆本田小车开进,按门房老刘的话说,马总,您人气旺,整天车水马龙的不歇趟。我和一个门卫有么好说的,嗤之以鼻。我忙给记者们道歉:对不起,业务上的事让人等着,这里有李主任接待。李明得志欢快答应:是。记者说,马总是大忙人。我们岂敢耽误了你的宝贵时间。您忙去。如果晚上有空,请看下九点的荆江视野。荆江视野是电视台的看点,闻名专栏节目,主要反映荆江的名人趣事。对于闲暇的人和有政治抱负的人也许能从中吸取氧份和取得快乐。我说,客套的话不说了,我不送了,小李带他们去生产车间拍现场镜头。我对游世宇说,走。  我们边走,他在咒怨。这是哪个狗日的吃饭没事,想搞我们康吉的边子。听他这么说,我心里有了一二,又不是好事来了。当然,新闻宣传是好是坏,不能象化学反应马上见分晓的。表面看是好的宣传,说不定有人用心专注着,演变成一种负面效应。我兴奋的情绪一下沉了下来。他继续说,我有一种不正确的想法。马总不知你赞不赞同?我说,你说,世宇。他直言不讳的:电视里报纸上到处是宣传康吉和你马总,我看不一定是好事。是不是那些当官的在政治作秀。他的话让我联想,经济局病休局长彻底让位,孔道然坐上了正位。我说,你见的世面多,见识广,但这个观点我不赞成。我们作为企业就是要广告宣传,产品还要出宣传费,这是他们找上门的。他坚持说,错也。广告宣传是企业的产品确实过硬,只是一时没被大众认识,宣传一下。康吉刚开个好头,不是象绿油的庄稼被一撮化肥给铳死了。我说,你还懂农活。他说,不一定懂,是听说的。我们说着就到了办公楼。他说,他们在会议室里。  不等我进会议室,罗靖神色匆忙地出来,凑到我身边,轻声说:昌俊,你得冷静点。我瞥了下她,没有说话,这是工作时间,我们自然没有眉来眼去的情趣。办公室有李明,我不能用多的人,便安排她在销售科,协助游世宇工作。一来是他们好一个主外一个主内;二来也免得人非议,影响我的企业。会议室的氛围果然不同,一直昴扬在接待喜悦中的我,这下是沉闷闷的。几个陌生的质监局监察队的人。傲慢的闲聊着他们的话题,对我的到来一瞅也不瞅的。我停住了,只好对游世宇说,这几位是……他忙机灵地说,许队,我们马总来了。他一双精灵的眼扫了我下。似乎疑问的说,你是马总。我却很大方地说,不巧,市电视台的人在这里。我推不采访我。他们仿佛嘲讽的说,是市委办公室和宣传部安排的任务,少了你这个典型,荆江工业就没有光彩了。我装着怨言:是怎么也推不掉,我真不想成为这个典型。许生说了正题:我们是市质监局的,我是监察队的许队长。我说,哦,许队长。你们胥局长还是我同学呢。我见过的干部比他大多了,没有见这么不谦虚自报官名的。他们有人插话:他是副局长。许生威严说,管他正的副的。我们今天到马总这来,只认马总。想见你马总,好难哪!游世宇帮腔:刚才马总说了的,是市委安排的,他只一个人也不能分身。许生讥讽说,哎,电视会抢新闻,正确舆论把握得好!对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反面就不抓了。他们有人插话:湖南这方面做得好,敢于揭短的报道。也有的说,凤凰卫视才真正敢揭短。还有的说,比不上南方都市报,前几年把人家监利的三农问题都宣传得羞不遮体了。他们一唱一和的,我让他们侃去,心想央视的焦点访谈还不揭短。端起罗靖递过的茶,学着干部模样,派头的品味。许生也品了品,说,你们别扯远了!然后转向我,有种寒光逼人的,论个子他没我高大,论天气刚过冷冻,为什么就有这种袭人的感觉。我又没做亏心事,要说亏心是私人事,好久没摸慧芬了,她一心在家,不敢来扯歪皮。也不算亏心,现代社会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我向高她流低,算不上谁亏欠谁的。应该以追求幸福美满为宗旨。也许我在不知不觉中堕落了。他接着说,你康吉知道不知道,生产柴油机是没许可证的。提取许可证我就恼怒,为什么我一接手什么都要许可证,过去红炉什么证都没有还不在生产。都在喊支持民营企业,实际是在设卡么,仿佛有种被骗的感觉。便说,许队,你明不明白,从红炉五十年代组建,六几年就生产起,又不是我们异想天开创新的。不许可怎么样,都生产几十年了,全国哪里不知道荆江柴油机。当然,现在有了个山东维柴,他还是荆江的后起立秀呢。许生说,你别这么说。柴油机有名是过去红炉生产的,你康吉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就是天上掉下不也掉在了地下,该地下来管了。他跟环保局辩的相反可也不是没有道理。我说,康吉不是说不接受谁管,政府七部八委的,你不接受行吗。不过,我到这时还没听明白你们来康吉的真正意图。有人插话;意图很简单,帮你们把产品质量搞上去,让你们的175柴油机真正走向市场,走向全国。这话够打动人的。游世宇说,我们的柴油机早走向全国了。新开发(LED)半导体照明还得你们多宣传。我瞥了下他,还没批量生产呢,不又要许可证的。他忍了下说,许队长,你能不能说具体点,不象领导干部的口号。许生赖着性子说,你们没听清楚是吧。我再重复一遍,是免费的。175是过去红炉注册的,你康吉没有注册175是吧。我哦了声,说,这不简单,再注册一下。他说,不是你说的这么简单。红炉已经起诉你康吉侵权。我忍不住一顿茶杯,狠地说,狗屁!红炉整个都是我的了。175还不是我的。他要紧不慢地说,马总,你别火,还有两年前的一桩质量诉讼案压在我们这里。江河镇红星村的机手,当年就因你们175的质量问题,险些命丧黄泉的。现在你的康吉又生产了,人家家属不找你们。人家里又没死绝人毛。想想过去似乎有这么个影儿,可那是哪跟哪呀,都陈谷子浪芝麻的事不能算到我头上吧。我欲言又止的。他说,你不要不服。这事一直是我们质监部门兜在,要不然那天你们揭牌又有好戏看啰。不过这是市领导给我们局座打了招呼的。他简直有点幸灾乐祸了!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组织部长》 《官梦》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