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六十六章 不拜丈母粘环保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六十六章 不拜丈母粘环保

  鬼使神差,不知疲惫,操纵半生不熟悉的电脑一直到半夜,几乎上瘾。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窗外寂静深沉,电脑声格外入耳,呵欠还是滚出了喉咙。当我立起身来,才觉得脑胀眼涩的,困顿地伸展下肢体。眼前仿佛呈现出潮湿低矮的贫民窘,还有那不理解人甚至乐于在底层生活的廖慧芬,与那浸泡在茅厕里的臭硬鹅卵石一般,非砸了我的事业不可。这明净的办公室与那水深火热的家象隔着另一个世界。近期的忙碌,根本没精力顾及他们,此时能静下来想到他们的时候,却让我顿生厌倦。还有上次腾腾姥姥的生日,我也没去凑份儿,几乎遗忘干净了,慧芬并没有催督,而是自个到欣欣店做了生日蛋糕,天府庙市场买了土鸡,土鸡蛋什么的送去。摊主要她给挦,是在铁桶内绞很快的,听说要块钱一只。她谎称是送人要活的,摊主说,总不是进口的,她在家挦好鸡去娘家。说是昌俊交待的。昌俊公司刚接手走不开,请您原谅,特要我和腾腾来为您祝贺。还一定要我给您订做新鲜蛋糕。姥姥咧嘴笑说,他有事业是我最高兴的,比吃生日蛋糕好上百倍。看你们一来要钱用,又花冤枉钱不值得。慧芬说,我们现在不缺钱用了,您安心受用。姥姥说,好好。腾腾么时候来,我又快半年没见着他了。现在孩子们读书花心力,玩都没时间。慧芬说,现在家里就我是个闲人了。姥姥说,女人么,一世就是相夫教子,安好这个家。慧芬答应:是的。然而,心里自有打算,等昌俊把公司盘开了,再进去帮他,用家里人总比外人放心。嗨,想到每年姥姥的生日,能和小舅子们酣畅一顿,心里苦涩涩的不是滋味儿。白天已经退了酒店的住房,一心归家的,此时又改变了主意,还是住酒店免得回去和她拌嘴,让邻里笑话。都老总了,在几百人面前呼风唤雨的,何须回去受那份窝囊气!在事业得心应手之时,谁不想搂搂女人睡觉更美。唉,现在年轻妖艳的风情女人到处有,但我不会沦落去按摩房。真巧,我退掉的那间房居然还空着。吧台小姐给客房部打了电话,说康吉的马总来了,还开405。她还客气要人引我上楼去。我说,不必,熟着的。  我上到四楼,先喊服务台的小姐,她说开着。我没加任何疑虑地向405迈去,真想一下泡在温润的浴缸里,闭目舒躺过去。没用力门竟开了,房间灯已亮着。空调散发着适宜的温暖。我关上门,并按下定锁。就在锁定门的瞬息,听到了一个好熟悉而又甜美的声音。马总!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疲惫不堪,而出现耳鸣,便按了按眉骨。又是一声马总,还带点娇滴。说是我呀。我惊异地转过身,却见一个活生生的罗靖婷婷玉立在眼前,粉红蝶牌锦缎睡衣更扮靓了她。一对孤男寡女关在一个温馨的房里将意味着什么。一股清幽的玉兰香伴着她飘逸过来,她接过我的公文包,说,傻愣着干么,不认识了。我说,不是的,你不是说你不做那种生意呵。她说,是的。我从不。我是敬重你,才……她的话说得那么恰如其分的打住,惹不起你恼火,也让你躲不开。都是过来人何须挑明,我接过话:你怎么知道我晚上会来这里休息的。她说,这就叫缘分。我嘴里重复着缘份二字,心想,她真是个有心人啊,一直在关注着我呗。她心疼地说,你辛劳了这些天,去泡个痛快的澡。水都给你放好了。看看去,冷热合宜啵。作为男人的敏感血气涌动起来,她简直就是名娴淑温柔的妻子在和丈夫说话;似七仙女对董永;似白娘子对许仙。男人有时也象小孩似的,需要女人慈母般的关爱。我一下变得言听计从的乖顺起来。但还是关好洗浴间的门,泡在温暖的玫瑰沐浴露里,掩在轻飘浪漫的泡沫堆中。我闭上眼睛,叩问自己:接下来是该逃避还是迎头而上?好一会,罗靖在外轻敲门:马总,你的内衣还没拿进去。原先我是准备就穿脏内衣的,她竟想得那么周到的给我准备了。我说,知道了。  有了公司和美女,在时下我应该算是个成功的男人。然而,成功之航并非这么一帆风顺。台商的戏我可以不演,称他投资到条件更优越的南方去了。可我的戏政界不可以终止,他们不会自己打自己耳光地出尔反尔。这天,我和罗靖正在安居花园看房子,张国庆打电话来告急:马总,环保局的人找你呢!我问么事,他说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烦了,当了老总脾气忒容易上来。不客气地说,你们做么事的人,吃干饭!这点子事都要我到场。张国庆委屈的说,他们认准的是法人代表,谁让执照上是你的名字呢。我说,行了,国庆。你让他们的等会。我狠的关了机。罗靖见我脸色灰沉,问:出什么事了。我说,没什么,环保局的人上门了。接着又笑了下说,是不是要把我康吉作花园式的企业去宣传啦。罗靖认真的说,不是那回事吧,昌俊。你得提防点。人怕出名,猪怕壮。你现在名声大了,难免没人找你出点血的。我傲慢说,我是谁。国宝,熊猫。谁敢沾。而她仍很冷静的说,你想想,花园式企业的创建是文明委的事。环保局是什么?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她毕竟在政府里穿过,知道那些职能事儿,比我有见识,让我刮目相看,她看我绷紧了脸,又说,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的康吉又不造纸,又不生产化肥,没有污水排出,也没有烟囱异味粉尘升空。听她这么分析,我心头松了下。便说,有事我也不怕。房子的事就这样定了。回头我给财务上说下,让他们开张支票给你。罗靖说,不行的,昌俊。公司虽然是民营,但公司法和会计法都有条款规定。不是你荷包里的钱,随便可伸手的。不合财会开支的,财务上不好处理,别难为他们了,老邹是个老实人。我大失所望,说,那怎么办?她说,有办法。我离婚时分了一笔钱的,拿出来先给你垫上,然后等你个人收入上有了存钱再还我,说得比大男人还大方。不知我这辈子是哪儿修来的福份。真狠不得过去拥住她,狂吻一阵。我们对了下眼神,含情脉脉的象年青的恋人。她又说,嫂子的工作,得做过细点。我说,怕啥。她不愿搬来,让他们母子困在那脏窝里。我们不是更有空间了。她谄媚一笑,说,谁同意给你空间了。想得美。你也不怕坏了自己的名声。我卖弄温存说,婚外情也是纯洁的情,你懂吗!她装模作样说,李z志的歪理斜说,骗人。你快去吧。公司的事要紧。这边的事我今天就给你办到位。  上门来的是环保局污控股里的两个年轻人,一名是股长的象我样浓眉大眼皮肤浅黑,可个头没我大。我们一眼就盯上,产生上述同感,只是没有言表,装在各自心里。他倒先开口,有种先发制人的架势。说,马总,一个小事。康吉新组建,按环保法的有关规定,必须办理污染物排放许可证。另一人介绍说他是宋股长。我说,办证好说,何须你们还亲自上门跑一趟,我让人去办不就得了。我是本着与人为善的态度,可这世界上不是你为善别人就敬重你的。宋亘说,不是的。据我们了解,你的公司已经开始正常生产,至今还未到我们环保部门申请办证。你说我们不亲自上门行嘛!他居高临下的,我也装腔作势的哦了下,拟了几句应对话:我们最近有点忙,回头我安排专人去接哈。宋亘说,再忙也要把程序走到堂,马总,你说对吧。他质问我了,我有些不高兴起来。他继续说,电视上报纸上你应该看到了,经济要发展,特别是我们荆江的经济要发展,但不能拿我们的子孙作代价来发展经济。这对我们民族对我们国家从长远利益看也是危险的。他象教育小学生,电闪都没扯一下,就大雨倾盆而泄了。我有些受不了啦,狠地说,张总,你们怎么搞的,这么重大的证件也忘了办哪?张国庆确实有点委屈,执照等有关证照的事都是邹传志他们在负责办,关键是我心里没有底数,不知道还要办这种环保证。还好,张国庆窝着火没有当面顶撞我。并说,冇事,马总。看文铁皮手上有没有过去红炉的什么证。他仿佛给我找了条宽广的退路,谁知一下被环保的人抵上了墙,说,红炉是过去,与你康吉粘不上。我们今天来是要康吉办排污证,张国庆不示弱,不是的。我是看过去有,我们可以照着办,如果过去没有,我们何必要办呢。宋亘横了眼不比我的像好看些,说,这是什么话。首先你就对现在环保没有认识,不能说过去错了,允许你们现在要继续错。我说,你叫宋股长吧。我们不是要继续错,是想过去没有错,我们现在又错在哪,又不是造纸,不是生产化肥,要排什么污哇,顶多是职工们的屎尿吧。那个插话:屎尿也是排泄,叫生活垃圾,还要收生活排污费呢。心想,也是的现在的屎尿粪也没人要了。便说,那我可管不着了。他们要吃喝拉撒,谁管得住,你自己也管不住吧。那个说,宋股长,说不清楚的,下个通知吧。宋亘反显得很冷静的,说,马总,任何人对环保都有一个认识过程。我们能理解,现在只是要你办个许可证。我狠地说,不办就不许可了!那都把屎尿别着。宋亘无奈,对同事说,小程,先下个通知吧。又转而对我们说,也不是我们寻蛇打找事做,是你们附近已经有群众举报了,我们不得不按章办事。我说,是谁,报出姓名来。他说,举报人是受法律保护的,要传扬出去,对你们企业的名声也不好。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烧烤王妃》 《最美的时光》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