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四章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四章

  三十四  结构调整美如画市场莫测金变渣  阳春三月,万物生机,甜风扑面。938小说网 wWw.Vodtw.com张道然带上欧阳平、蔡俊等一小车来到外洲乡韩挡村二组察看薄荷生产情况。他没有惊动乡里干部,直达目标地。自从去年从安徽太和考察回县后,大县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面积落实、技术培训、合同签订、引种埋根等工作。在去年霜降前后,全县由供销社统一从江苏农科院调进亚洲39号新品种一百多车,三百多吨,运种车队一路浩浩荡荡,仿佛又回到了那种大集体大生产的年代。在太和县技术员的具体指导下,全县共埋种根达五千二百一十六亩。张道然记着这个数字,喜上眉梢,心想这五千亩按一比五的例比,来年就可发展到二万五千亩(一亩田的种根可栽种五亩大田),只需三四年时间就可达到太和县的水平,那时大县的大地上将一片薄荷飘香。加上水产业、粮油加工业、林木产业等的规模发展,一个以农业产业化模式的新型经济农业,将在大县形成,老百姓的小康日子也就指日可待了。他在脑海里描绘这美好的前景时,在欧阳平的引路下,踏着湿润芬芳的沟港田埂小路,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韩挡二组的薄荷生产基地。去年埋种时欧阳平在这里进行实地操作过,全组27户有26户与供销社签订了薄荷产销合同,还有一户因为在外跑运输,在湖南出了车祸,车毁人亡而没有种植。眼下,农民种植薄荷的生产积极性极高,完全在技术员的指导下精耕细作,施下底肥,合理密植,掏沟埋种,松土除草。张道然的打算是先看好坏两个方面的典型,再把所有的基地都跑一遍,然后召开薄荷生产第一次现场大会,并用以会代训的形式,进行培育管理的技术讲课。  田头竖立着一块崭新而醒日的“韩挡村薄荷生产基地”的木牌,那上面用红油漆写着面积、要达到的产量以及技术员、责任人的姓名。张道然在木牌前停了下,显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再抬头放眼望去,五十多亩没有杂草的沃土上生长着整排的上十公分高的嫩绿的薄荷苗,格外惹人喜爱,让人心境快畅。这时,二组组长李晓垓卷着裤腿,趿着双旧布鞋,闻讯来到他们面前。他见县里的大干部们都来了,特别欣喜,那张久经风化洗礼的沃土似的方脸,笑得沟壑分明。他望着远方插话说:“过那条沟,那边一片又是七十多亩。”张道然侧过脸,欧阳平在一旁介绍说:“他就是二组的组长李晓垓,他可是薄荷生产的带头人啦!”张道然伸过手和他握上,探问:“你们对薄荷生产有么看法?有没有信心?”李晓垓不自然地咧着嘴笑说:“这叫薄荷草,过去听老辈子说过,路边有野生,是一种臭香味道。现在种植是我们这里开天辟地的事,有县里乡里领导重视关心,还有供销社的真心服务,保价收购。不象粮食,价格越卖越低,象卖臭狗屎。新上市的早谷也才三角多钱一斤,一亩田收不了一二百块钱,还有种籽肥料,不说投工,反正劳力是自己的又不给钱,您说最后能落几个钱。哦,还有公粮水费各级提留,不抠眼晴还算万幸。这次供销社引种的薄荷真香,好闻极了。”张道然听着,便下田去,他躬下身子摸了摸那叶片,想摘下一片闻闻,但又不忍心,便说:“那不能把野生的臭薄荷插进去了,影响了薄荷的纯度,就买不出好价钱的。”欧阳平信心百倍地说:“太和的农民说过,我们的土有肥沃,产量一定会超过他们的。”张道然叮嘱说:“还要讲技术,如果肥过头,疯长了,垮了梗,没有叶片还怎么吊油。所以,每个环节都不能松懈,都要严格的按科技程序进行。”欧阳平忙接应地回答:“你说得对!”  一会,李晓垓从大路边找来一株野薄荷,递给张道然,同时说:“张书记,这就是野薄荷,您瞧瞧。”张道然接过一看,又和田里的一比较,尽管叶形纹路差不多,果然有区别,野的颜色老道,叶茎呈浅红色,叶片单薄,而家的格外鲜嫩,葱郁绿油,叶厚肉感。李晓垓又从田野麻利地搞了片叶子,递给张道然,并说:“你再闻闻味道。”张道然脾睨了李晓垓一眼,意思是怪他不怜惜薄荷苗。其实,李晓垓是很珍惜自己的劳动创造成果出的薄荷苗的,扯草时都是用手按捺着薄荷苗下的土,就怕伤了苗子。而眼前为了证实自己所说的野家薄荷香味差异属实,让尊敬的县干部亲自感受,只好忍痛割爱摘了片叶子。也许张道然的一眼,是责斥李晓垓的话语不妥,似乎在指使一位县委副书记的言行。张道然还是将叶片攒出汁来闻闻,确实清香纯朴诱人,沁人心腑;再闻闻野的,确有股异臭味夹在薄荷香味中,令人作呕。张道然回到田埂上,李晓垓又滔滔地说:“种植培管,我都开了家庭会,包括教书的女婿都说了在星期天来扯草。对草不能小瞧,它比薄荷长得还快,销售的问题我也不担心,因为种根钱都是供销社垫付的,他们在合同上已承诺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吊油的日子,要连续晴七个日子以上,而七月上中旬,正是我们这里多雨,长江又发水,外洪内涝,防汛抢险的紧要时候,这就看老天爷给不给我们老百姓面子,少收一斤油就是六十块,得挑两担谷子。”张道然不赞同地说:“连续下雨,那也是特别年份。九六年下了,去年九七年就没有下,我们是一年受灾一年恢复发展,这就需要随时注意天气预报,抢晴抓机会,日夜不停火地吊油。”当领导的人是不是都这样,怎么就听不进别人的话,正说反说也要把话说到自己的立场上来。李晓垓又用自己的主见说:“那吊油,我们从来没有吊过,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欧阳平觉得这不是难题,便说:“我们会提前作准备的,到时候还有技术员上门指导打灶,准备从太和县请五十名农民技术员来,去年程冯供销社已经吊出油来了,产量比预计的还要高,要选在田头打灶,专门的大蒸锅,滤油桶,跟酿酒样,还可几户人家共一口锅灶,因为每口锅灶得上千的钱,几户人共用才合算划得来。”李晓垓还是占着说话的主动权,说:“这就只说把你们吃亏劳神了。”  正在张道然和村民们谈得兴致头上,外洲供销社负责韩挡村薄荷生产的技术员季会清蹬着辆凤凰标牌都模糊不清的旧自行车,来到这里。他一下车,便熟悉地和欧阳平打招呼。欧阳平忙介绍说:“这是县委张书记,特地来视察薄荷生产,作指导的。”又转向张道然介绍说:“这是供销社的小季,负责包这里的薄荷生产。”季会清腼腆地轻声地喊了声“张书记。”张道然慷慨高昂地说:“嗯,叫季会清,我看了牌子上的名字,这下对上号了,你的担子不轻,责任重大啊!薄荷生产在我县是开先河,第一年这第一炮一定要打响。否则,我们无法面对全县百万人民。”张道然说这话是有十足的信心的,在他的几十年的行政工作中,可以说没有张道然决定办的事而没有办到的。他是要借全国的农业产业化会议的东风,把大县的农业振兴起来,把老百姓的日子搞得富起来,也不枉为官一任,致富一方,留芳千古的。他觉得自己已是四十多岁的人,再过十年,将退出历史舞台,再想为老百姓做点事也是有心而不能及了。他的这种感觉愈来愈强烈是在他有了外孙自己做了外公的时候,在洗脸的时候,亲手感触到脸面不如过去圆润,棱角凸现,他甚至悲观地想,人怎么这般容易衰老,一晃在世间的时候就如落土的夕阳,瞬息即逝,自己真正的老了,不中用了,不再风华正茂了。也在这时,人才真正感悟到人的生命是极有限的,过去年轻一心干着工作,没有生命终结的忧虑。眼下,他的人生感悟深了,为官做人的目标也深化了,他是吃了秤砣贴(铁)了心的,要把大县的薄荷生产抓起来。  一旁的李晓垓见季会清来了,又添了新的喜悦,忙说:“小季同志可是我们的依靠,他几乎隔日差三的就要来看看,象抚独儿子,比我们庄稼人还操心呢。过去,在搞集体时,供销社帮助我们发展蓖麻、楠竹、黄红麻、办试验田的那种作风,已有好多年没有见过了。现在小季同志又把这种作风带来了,把**倡导的作风带来了。哦,现在不说**了,他走了好多年了,现在的年青人都不知道了。现在是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政策好,能让我们过富日子。”张道然望了下大家,又望了望大片的茁壮成长的薄荷,然后对欧阳平说:“我们去外洲乡。”张道然一行一溜烟地走了,越聚越多的村民们依依地望着他们离去,胸中仿佛回荡着张道然刚才那令人振奋,令人激动的话语。  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张道然心中琢磨出大县的设想,并作为专门的课题,安排县委农工部根据他的指导思想,以薄荷生产为新起点地制订《大县推进农业产业化总体方案》。随后,县委常委会议专门讨论通过了这个方案。张道然目光闪烁,抑扬顿挫地说:“农业产业化是继我国农业实行家庭联产化承包责任制之后的又一次重大变革,是农业实现两个根本性转变,摆脱“弱质产业”地位的战略措施,是加速农业现代化,农村工业化和城乡一体化的必由之路,是农业大县向农业强县,经济强县跨越的必然选择。”他充分分析了本县的自然资源优势及潜力后,提出了全县建成具有资源特色和较大规模的十大商品生产基地的宏伟构想。即:“粮食基地总产120—130万吨,棉花基地总产2.5—3万吨,油菜基地总产13万吨以上,薄荷基地总产3000吨以上,蔬菜基地年产量80万吨,水产基地总产13万吨以上,畜禽基地总产达到7.5万吨,林业基地木材蓄积量150—200万立方米,芦苇基地总产12万吨,种籽基地等,并建立6大县级产业集体,粮油产业集团,水产产业集团,畜牧产业集团,林工商业集团,造纸印刷产业集团,薄荷产业集团。  然而,天公不作美。进入梅雨季节的六月中旬,雨水不断,难得有个日照的晴天。淅淅沥沥的绸雨点点滴落在张道然的心坎上。他疾痛着,中心只有一个愿望,但愿七月上旬中旬不再象这般无私的献雨,给薄荷吊油一个晴好的时节。谁知连绵大雨导致垸内河港湖泊漫溢,长江上游也因陡降大暴雨,水位猛涨,很快形成外洪内涝之势。张道然日夜守候在包点的乡镇,指挥排渍,而心里总撂着薄荷的事。他时不时地到所在乡镇的薄荷地里光顾,没几天草长得比薄荷还深。他急得没法,只好给留在家的县委办的秘书蔡俊打电话,要他向有薄荷生产基地的乡镇传达自己的三条指示,加强农作物的培育管理,防止病虫害的暴发,特别是薄荷生产。指示下了,天公不听,雨水天叫农民无法除草松土,施肥喷药。就是投入了肥药雨水也毫不留情的冲刷干净,老百姓舍不得白花这个钱。六月二十五日,水患形势更加严峻,所有县领导除管党群的副书记留在家里负责日常工作,全部赶赴长江大堤、民垸洲堤、四湖围堤、东荆河堤防汛抢险。张道然接到县防指的紧急通知,带了简单的行李从乡镇的排渍战场立即转到了洲堤,住进了临时挂牌的外洲联垸防汛指挥部。在大县防汛抢险是压倒一切的天大的事,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上又何尝不是!张道然尽管惦记着薄荷,已是身不由已,不敢冒然。七月二十日,外洲供销社的同志到堤上慰问他。他第一件事就是问韩挡村薄荷吊油的事。季会清欣喜地告诉他:“李晓垓的一亩八分田,抢晴吊了二十九斤五两薄荷油,亩吊油十六斤多,还有第二刀吊油,只算八斤,那亩产已是二十四斤,收入可观,比棉花都强。”然而,季会清又告诉他个不好的消息,沉重地说:“薄荷油销售市场陡跌,每公斤由去年最高的二百二十元跌到目前的五十二、五十三,而且还在继续下跌,又没有销路。”张道然突然蹙紧浓眉,心想供销社是保价收购,农民这头的利益可保住,种植积极性不会太挫伤,然而,又一想到供销社吃亏了,企业不能支撑,来年再没有经济能力保价收购,那薄荷生产也会前功尽弃,半途而废的,那大县的农业产业化方案也只是一纸空文。他更加忧心忡忡起来,很严肃地说:“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找市场销路,可以直接找加工厂,或制药厂;二是一定要按合同上定的价格把农民的油收起来,不能挫伤农民的积极性。当然,你们也不能泄气,今年亏了,说不定明天市场好转,你们还可赚一笔,再弥补,再发展,要看远点,从全局利益和长远利益出发。咳,千万不能泄气。”  此时,面对威严的县委副书记和他那敏锐的目光,敏捷的思绪,季会清脑子里回想着“千万不能泄气”的话语,觉得事件非同小可,就直言不讳地说:“县供销社的主任都上堤了,我们基层供销社的主任也上堤了,看来薄荷的发展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已经联系的一些厂家现在都不来上门了,看来只有供销社赔上一笔了。据说全县供销系统可能要赔二百多万。现在的市场真是太捉弄人了,要是今年的薄荷生产受挫,那明年还有不有人种就很难说了。”张道然听着小季的话,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眼下,外洲联垸的水位已超过一九五四年的溃口水位,洲堤已是危在旦夕,只要堤子溃了口,那可是危及万人的生命财产的大事,那不仅仅是丢乌纱帽而是杀头的大事啊!他权衡着利弊,觉得一只手总不能抓住两条大鱼。他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最后说:“眼下,县委县政府正全力以赴抗洪抢险,薄荷生产的事你们供销社不管有多难也不能放松,一定要按我刚才讲的二条去做,把市场风险和经济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你带个信到县供销社,就说是我的意见,我还要县委办公室和你们县供销社联系的。”  薄荷第一刀吊油在闵集、北市等乡镇,因气候和培管不到位等因素,亩产平均只有六斤。笆头供销社的农场里五十多亩薄荷无人经管,几乎绝收。八月九日,外州联垸奉命扒口泄洪,全乡四百八十亩薄荷全被洪水淹没而绝种。在十一月份的第二刀吊油,所收无几。全县五千多亩薄荷才收了十多吨薄荷油,供销社损失二百八十多万元,三盘供销社没法与农民兑现,只好变卖门店资产,兑现合同,安抚农民,一场轰轰烈烈的薄荷生产因主客观多方的原因,事与愿违,以此告吹。张道然在县委农工部听取有关全县农业产业化进展情况汇报时,了解到薄荷生产的这一惨景后,痛心疾首地说:“市场经济问题,不是靠行政手段能解决得了的。幸亏当时由供销社与农民签订了保价合同,否则农民就要闹上门砸我们的政府了。哎,这下把供销社也坑苦了,他们也是不景气才找的这条路,雪上加霜啊!我们也不忍心呢!是市场经济太残酷了,教训太深刻了。”欧阳平见张道然唉叹着,不悦的样子,忙说:“薄荷生产本来是一桩好事,这个决策没有错,就是供销社的工作没有跟上来,都推说去战魔了,象三盘供销社还与农民包产量,农民就不管长得如何了。反正供销社白纸黑字要给钱的,反正他们总是亏,也不靠亏了农民的这几个钱。如果都能象韩挡的李晓垓头刀就吊了三十斤油,那就可观了。嗨,好的典型又让洪水泡汤了,天意啊!”张道然似乎没有注意到听欧阳平替他作解脱沉重责任心思的发言。他在忧虑:大县,这个农业大县出路在何方?连市场经济都没有适应,接着来的严峻而残酷的挑战是入世。会上说说可以,夸夸其谈,美丽动听,而要在实际中得到完满的落实,是难、难、难!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官路多娇》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