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三章 一天匆忙这么短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三章 一天匆忙这么短

  周传美讲了这些,问我:还有没有什么要求?我一时无言提及。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他便说,以后碰到么问题可随时来协会找我,交接的事经济局安排了唐科长参加,市国资局也有人参加。你就早去准备吧。我脑子里一团铁屑丝,起身告辞,出工业协会时觉得有点头重脚轻的。还是昨晚酒喝多了,身体有点虚脱,狠不得睡一天才好。然而,时间不等人,事情不由我作主,只能一门心思的去做。张国庆一早的话让我如梦初醒,我哪敢回家休息,去找文铁皮吧,让他出出点子。文会计和张国庆是一栋楼,而且还在张国庆一个单元的一楼,决不能让他知道。事情并非张国庆竭力阻挡的那样。当我砰砰敲开他的家门,他们一大家子正热闹着大圆桌吃饭。我笑盈盈说,嘿,好香气啊!有么好事?文会计身着灰色羊毛背心,满面春光的起身笑迎:哦,马总。不是中秋吗,孩子们都回家了。我心头一愣,今天是中秋节,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哎,自老父过逝这么多年,我们家除了春节做几个菜,享受几天富裕生活,俗语称叫花子还有三天年,其余的端午中秋什么的均没过过,几尽遗忘。我说,对。是该聚聚,团聚团聚。他又问吃了没?我说,早吃了。两三个人很简单的。他不会那么客套,说,有事吗?马师傅。他这不全是废话,没事我会来吗。便说,您去吃了再说,不耽误饭了。他说,吃完了。不能和年轻样放量吃喝,多了胃受不了,会闹脾气的。随后,我过去和他全家人打过招呼,便跟文会计进房去。他递烟,我谢绝了。正要说话,他老婆递茶来。我接了,说耽误您饭了。看上去比文会计要老许多,是阿弥陀佛老实巴结那种。文会计俨然地命他老婆出去,说我和马师傅有事。我说,红炉的事您听说了吧。文会计毫不掩饰说,知道了。接着便牢骚似满腹:嗨,简直是儿戏,昨天晚上九十点了,小叶来说今天下午要交手续。就是现在的电脑也反映没这么快哪!马师傅,我这不是对你来的。我说,知道。停了下又说,您能不能不交手续。他气势稍缓说,不交是不成的。交了一身轻。我忙解释:我不是这意思,是说我暂时还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您能不能两边兼着。要不干脆……他截过话明确说,不瞒你说,我这把年纪了,能最后把老厂的手续了结算是善终。你要新起新发,我也适应不了形势。人家可在电脑上做账,我z不了那个心哪。我的手里不把老厂的手续了结好,对不起在红炉几十年,也对不起上千的职工。他朴实的话语让人感动,那种负责的精神让人感动。可他象诸葛亮神机妙算,叫我无语可说,更可惜没有象他这样的人来给我内当家。下午交接,我关键的人都找不到怎么接,接个糊涂摊子会葬送人的啦!我蹙紧眉,苦楚起来。他看出端倪,带着烟雾说,你要真没人选,那我……他吞吐的。我说,您说,不要有顾虑。他说,你既然信得过我,我给你推荐一个人。望着他探寻的目光,我忙说,谁,您说说看。他说,邹传志。我摆了下头,说不熟悉。他激动说,邹传志怎么不熟悉。全市工业战线有名的会计。他还年轻我七八岁,和你们差不多。过去到省工业学校专门建修深造。他见我没一点感触,换了方式说,也难怪,你整天埋头在车间,对会计线上的人员是不太熟悉。曾经在全市推广的车间班组成本简易核算法就是他发明的,是首批拿的会计师证。我印象地点下头,嗯,七十年代初吧。接着说,从未某面,我担心屈就了他。他介绍:前几年轻机厂卖给了外地老板,老板带了自己的财会人员,这样的人才也没了用武之地,好久还萎靡不振,怨天尤人的。听他百倍推崇,我有了信心,说行。您能不能引见一下。他想了想说,这样,我先去探个口气。说个八九不离十了你们再见面。你亲自面试了再作决定。他说的探个口气,也许是摸摸邹传志真实的思想底细,把事办得铁板栓钉,我同意了,等他的准信儿,  邹传志是个小巧个儿,一身青色西服,白褂儿没系领带,发质乌黑硬朗,目光炯炯,脸像轮廓分明,很精明能干的样儿。对用人问题,我根本没有阅历和经验,凭第一感觉决定用他做会计。好的是如今用人制度彻底改了,打破过去固定模式,一纸定终身,可以自由择优调换的。工资由文会计作主定600元。邹传志超乎寻常说,暂不定这么高,三个月内只拿400元。你马总觉得我还有点价值就再加,加多少我都不推辞。他见我没作声,接着解释:马总,还有其他行管人员的报酬,要统筹兼顾我不得不替整个企业来考虑,一线的工人当然是按劳什酬的。我把目光移向文会计。文会计说,既然邹会计这么说,也有道理。我表态:行,就这么办。最后文会计还特地提醒:不说是我推荐的。我默默点头。他真替我想得周到。事情说定后,我提出先走,还有其他事处理。其实,也还有考虑,惟恐其他人窥见引起不必要的猜忌。下午的交接会在工业协会举行,邹传志又出了些好主意,还制订了一整套的交接程序和明细表。散会后,唐科长私下问:你怎么把我们工业线的一流会计聘到的。我随口说,邹会计是我的老表。他说,原来你是早有预谋的呵。我一个哈哈笑过去。他哪里悟到"江西老表"这句俗语。  事业似高浓渡的兴奋剂,不知不觉中激励着人充满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忘记了午饭和饥饿;忘记了昨晚的醉酒和混浊;就忘不了白手起家和身无分文。唐半也学着孔道然的要安排吃饭,口称吃个工作餐。王逸洲借机说,马总,唐科长说了是工作餐,你今天不要太破费啰,潇洒是你自个的。去找个家常菜的小馆子,没谁说你马总抠的。尤其是白开水最好,今晚我是点滴不能尝的。周老革命,您还行啵?周传美转向大家,认真说,马总还没接手,就是萝卜白菜也会吃穷人的。晚上的工作餐,我们协会请去吃快餐风味。用我们的实际行动保护和支持民营企业。话音未落,大家齐声赞成,我又何乐而不为呢。缓了会还是补了一句:你老王是典酒不尝,还还来来半斤。这个典故就是出于他醉蒙之口。众人哈哈大笑。  这顿快餐也花了一个多小时,我把邹传志、张国庆他们留下来商量明天交接的事。帐务上的事由邹传志负责,张国庆负责实物财产,还安排我的徒弟刘涛配合张国庆做保管员。张国庆说,小刘在银丰集团打工,七八百的收入,还得不得来帮你。我说,没问题,你只管去通知他。我心里还有一个小九九,想让慧芬管现金,财会上叫出纳,又担心腾腾没人照料,也担心她守着钱不安全。俗语说,玩钱如玩命的。孔道然推荐的那个罗靖不知怎样,名字蛮俏丽的,我没有正式通知,她也没有来找我。想想是推荐她公关的,事情刚开头,用不着公关,养个闭人也不划算。事件商量了,他们似乎言犹未尽,我已经宣布,都去准备。  不等我屁股落凳子,慧芬说,大伯来过,让你去他那。都快接手了,还没给他通气,还有开头费的问题得和他商量找嫂子帮忙解决。然而,不等我出门,慧芬也没来得急告诉我他们来过,有三三两两的职工找上门来。有要求补发工资的;有申请上班的;也有给我出主意的。我一一耐心解释答复。他们继踵而至,连我喝茶的空隙都没有。好的是慧芬贤淑,和颜悦色的迎进送出。然而,我突然觉得一天怎么缩这么短了。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官梦》 《组织部长》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