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五十章 焕然一新看红炉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五十章 焕然一新看红炉

  我们避到门外,我责怪:老王,酒要结束了,还跑什么。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王逸洲诡秘说,不是的。告诉你,孔局长是说经济局请客,你还真心安理得的咧。我现在签字没用了,你去吧台签个单,交接时算到老厂的帐上也行。等会你就说你请客,感谢大家赏光,多买面子啊。原来,他心里打的这九九,我还以为不胜酒力要逃离,还当心他喝多。不想他这般清醒,比我考虑周全。我犹疑说,我没带钱,就签个单行啵?他说,我们俩去,我给你证实。没问题的,宾馆都兴签单的。我闷头闷脑的同他下到一楼吧台。有人亲热招呼:马总,有客。我点头答应,心中疑惑,你是张三还是李四哪,凭什么认识我的。吧台小姐没同王逸洲多费口舌,要请示一下。在电话里叽咕了一会,然后结算菜单,再递给我说,总共一千三百三。你就签一千三算了。王逸洲殷勤道谢,小姐又拿出两包金白沙递给我。我推辞:我不抽烟。王逸洲说,收下。你不抽,不会张客。我再仔细查看,那个回古一个菜竟180元,便怨言:这么贵!王逸洲劝解,是这个价。我正要签字,他又拦住了,说,小姐再拿条芙蓉王。转向我说,险些忘了,应该每人给包烟的。小姐递了烟,将账单添项,改成1500元。天啦,我算是认识王逸洲了。等回到餐厅,唐丰劈头质问:你们搞么名堂去,让大家等着。我没有回答,将烟交给小姐,吩咐每人发一包。王逸洲险些醉倒,又故作解释,去私下约了个会。我们回到席位,不等坐稳,孔道然便举杯说,一起干了。大家纷纷响主应,竖杯而尽,而王逸洲的酒没竖进嘴里,随即歪在桌旁,醉过去了。唐丰又让给每人上主食。主食是否席面用语,喝了酒要吃饭了,但不是米饭,是面条。  走出餐厅,夜幕早已降临,大厅没几个食客了。我轻一脚重一脚的扭着步子,孔道然似乎清醒的在叮嘱:马师傅,你要抓紧把你的人马组织好,后天就开始交接。现在宏达是你个人的事了,不能象过去,粉碎机丢在操场,不闻不问,让它生锈。我连连答应着,心里佩服他们,不仅有幅当干部的官象,还有猪狗一样的一副好下水。我自愧不如,要再多喝一口,一定会跌倒在酒桌上的,幸亏他英明圆杯。强忍着天翻地覆的感觉,终于到了宾馆大门口,他们道了谢,告辞分手。我自豪的谦虚:对不起!同样一个马昌俊三个字,下午就有光彩的价值了,签在吧台上不需要现金就起效用了。在酒兴的飘然中,我甚至体会到自己的身价从一文不值的也同时飘然起来,那签单时的感觉真好,一路让我陶醉,一直陶醉回家。再不需为家济的柴米油盐,甚至腾腾的10块钱早餐费为难发愁了,  回到家象感染了狂权症,一屁股塌到小椅上,命令慧芬给我倒白糖水来。慧芬说,你喝糊涂了,家里哪来白糖。难受去厕所吐出来会好些。我说,你去柳爹那拿一包来。慧芬说,没钱怎么拿,括人耳光。我说:签上我马昌俊三个字就行。她不客气的说,狗昌俊也不行。我吼了:你怎么还不动身!她见我喝多了,不和我计较,一边去。我以为她去拿白糖了,等她从小董家借了糖冲来,我已醉瘫过去。她喂了我糖茶,还艰难地扶我大个儿去厕所小便,说,呦,撒出的尿都能醉倒人,怎么憨喝憨灌这多。是哪个劝的,非找他算帐不可。喝出人命来了怎么办。她正要去问罗丝,该么办,张国庆他们来了,来讨信问信的。说,不要紧,男人醉了都这样。还大发见解,今后不能称红炉,也不叫宏达,要取个吉利名。有人说,就叫国庆。张国庆说,这名普遍,又太俗气。他们还告诫慧芬,当好贤内助,就象歌里唱的有你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甚至提醒找几个专业人才搭几个好班子,说张国庆当马总的副老总最适合。张国庆说,又不是国营厂搞民主选举,是民营企业,由老板聘用。一下说得大家凉了半截,真狠不能叫醒我,立刻给他们个明确而完美的答复。然而,酣醉沉沉的我怎么也唤不醒,哼过两声又鼾睡畅响。他们只好带着遗憾和悬念走了。  第二天清早,我焕然一新的出现在正煮早餐面的慧芬面前,吓了她一跳。我说,你怎么不早点叫我,我还有好多事要办。慧芬甜笑说,厂里的事是不是定了。我说定了,可以正式当马总了。她又含笑说,难怪你昨晚喝那么多的。我们家终于可翻身了。见她那种从未有过的抑制不住的喜悦,一股热流涌遍我全身,猛地抱住她,不顾一切亲她,让她遂不及防的哎哟地娇嗔喊:亲痛我了!我松开她,问:你高不高兴啊?慧芬又深情的刮了我一眼,这还用问。不过,再高兴也要注意身体。喝那么多会伤肝,身体不好再大个红炉送给你,也没有用的。接着她还重演我昨晚的丑态和混话,问: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听得我懊悔不已,心想幸亏洋相出在家里。并重复:我真的没一点影子了。又自言自语:怎么回的家全部忘了,酒桌上该没失态吧。哎,哪个知道他们干部也那么喝得,所以我放松了警惕。哦,我记起来了,宾馆一餐开支了一千多还是我马昌俊三个字结的帐。慧芬忙严肃起来:一千多那是在你马背上拨的鬃咦!今后坚决不能象过去的厂大手大脚,你马昌俊三个字也不要乱签。签字是要负责任的,倒时候不把我们娘儿都卖了。我说,哪能呢!她又叮嘱:张国庆不能做你的帮手,她伍老师可是利害脚,嘴巴叮死人的。他们那般人打天下可以,冶天下是戴竿笠博嘴,隔一帽子。是要和你同坐天下。我想了想说:我心里有谱。过渡时期也不能把他们踢急了,死心塌地跟我干我就依靠,想玩我的名堂,门都没有,我就炒了谁。这可不是劳动局盖章铁板钉了,铁定的。慧芬煮好面,端给我。闻着那气味就恶心,便说,不想吃,没胃口。她劝慰:没胃口也要少压几口,不然伤了胃更不好。说了还注视我,我挑了豌豆酱尝尝,一狠心又大口地吃起来。她惬意的笑了,又叮嘱:你心里有谱就好,就怕人在得意的时候忘了形。我边嚼边说,你吃啦,高兴得肚子饱了?她不声不响的自个吃去了。我说,家里的事我恐怕顾不上了,还有腾腾的学习。慧芬说,只要你把红炉振作起来,家里谁指望你了。我们正吃着聊着,门外有人喊马总了。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倒过来念是佳人》 《组织部长》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