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九章 酒桌酒战看酒德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九章 酒桌酒战看酒德

  幸好一钵主菜上桌,大家的目光和注意力转向桌面。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孔道然命令似的喊了小姐掺酒,是48度的康乐瓶装酒,红花包装盒内还有崭新的1美元。小姐在墙边的台桌上用钥匙似的启子撬开外盖,再过来斟酒。看来她是有过培训的服务员,不需孔道然吩咐知道先从我斟起。周传美忙让小姐先给孔道然倒,孔道然摆手说,不,不。又指向我,儒雅说,从这位先生掺起。大号高脚玻璃杯足可盛三俩多,一旁还有小空杯。我示意阻止,孔道然行强要满上。我作罢,此时已坐上老虎凳了,客套也没用。斟酒时小姐又忙着去门口接菜放到桌上的转动玻璃圆盘上,再接着斟。孔道然又让小姐给王逸洲掺,看着从小胶口滴出,王逸洲性急说,倒满,倒满。唐丰说,王总,瓶口设计是慢慢来的。我说,象灌铁水不能慌啰。有人应付的笑了。接着从孔道然挨个掺,11人全部满上了。满上才算公平,才不怕鸿门宴。趁着掺酒喊出的称谓,我一一记下,算是认识吧。孔道然主动举杯发话:别客气,我们一起来一口。他算是剪彩,标志酒局开始。我随手挟了面前菜盘的炸脆酥圆放进嘴里咬下一块,而别人是先在醋碗里沾了下才吃的。不等脆圆咽下,就有人敬酒了。几次接触我看出来了,跑前跑后的小张是工业局办公室的主任,年龄看上去应该小不了我多少,而他们都使唤似的称他小张,虽然是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也就他一个人。有议论说工业协会要改掉的,现代企业不要主管局,自然没有比他小的补充。我还是客气地称他张主任:谢谢。杯子刚放下,孔道然又举杯敬我。我恭敬说,我敬您。内心里是真诚的敬,不是应酬礼术。他说。嗯,今天是为你祝贺,我敬你。喝了这口,他又说,吃菜。我刚伸筷子往回古火锅去,因为这主菜正好转到面前,不然又要转走了。周传美偏喊我敬酒了,我只得放弃筷子端酒杯。又有小姐过来要替我舀瓦罐鸡汤,我轻声谢谢,顺便瞟了王逸洲。他也应接不暇,几乎忘了中午的醉状,真担心他会趴下当众出丑。  很快杯中所剩无几了,我还没有回敬他们,尤其是孔道然。机灵的小张喊了小姐掺酒,孔道然对严阵以待的小姐说,别忙,清了杯子再掺。看来,孔道然今天确实很高兴,处处都是他主动发弓。说着便举杯了,邀大家一起清。对望杯生畏的周传美也不放过。说,周局长不要倚老卖老,别做阻力,干!周传美皱眉苦脸,勉为其难的干了。孔道然这才允许斟酒。杯子掺到小半,我说,好了。然而,不仅孔道然看着我,满桌的人都有目共睹。孔道然说,你老马还没敬我酒呢,怎么就好了。我说,知道。我是怕您……他说,你别当心,我也满斟,大家都满斟。老王,你今天要放开些,不要有什么顾虑。王逸洲说,孔局长,我这么尽兴,你看我是有顾虑的样子吗。接着,他用小杯倒了一杯,邀我说,马总,我俩一起敬孔局长一杯。我望了下孔道然,说,我还没单独敬呢。他坚持说,我们一起敬了再单独敬。我们异口同声的喊了正和人搭腔的孔局长。他说了这事好说的,再转过脸来,说,不行。小唐,我们经济局没酒了是什么呵。唐丰接茬:嗯,给领导敬酒应该尊敬,除非孔局长敬你们一起。王逸洲有点结巴说,哦,哦。我们不真敬还假敬不成。酒是真的,都小姐倒的。他的话提醒了孔道然,说我瞧瞧。他就着王逸洲递过的酒,真闻了闻,算是验明正身。然后说,还是一个个来。真不明白他们是么礼术,我们一起敬,他只喝一杯,分别敬我们各自只一杯,而他是两杯。谁愿在酒桌上逞英雄多喝呢,为了他人对自己的尊敬,不是上当多喝了么。后来,我明白了,因为大杯里是同等的,不存在他上当的问题。王逸洲敬了,忙要小姐拿酒为,说,敬酒不掺酒,等于白敬酒,真正的虚情假意。孔道然说,我们有规矩的,大杯清了再一起掺,公开透明且公平。桌上的孔道然处于绝对优势氛围,谁不向着他。王逸洲孤掌难鸣,就此作罢,我是爱莫能助。  瞅准时机,我从孔道然敬起,一梭子就剩下一个小张,桌上的菜没动多少。孔道然又喊小唐:去,加两个下酒的菜来。手撕鸭不是他们的拿手菜么,还有炸肝卷。王逸洲插话:孔局长,我们知道你难得接我们一次的,可桌上的菜都吃不完,还加么菜。唐科长,不加了,要加加酒。王逸洲这个人真不可理喻,都喧宾夺主,指挥人家经济局的干部了,还要加酒,不是喝多了才怪。想象他这时的舌根麻木了,一定象喝水的。我连忙说,要加你加,我是加不了啦。孔道然拦了我:你不能拉倒纤的。看你的杯子快见底了。谁不知你马师傅的海量。我说,那是有人造谣惑众,恶意中伤,你别相信。孔道然唬的说,你少给我来这套!人家不造老王的谣,偏惑你的众。来干了!看那架势是泰山压顶,非干不可。我豁出去了,说,好,干。举杯趁机对小张说,张主任,来,还没敬你。孔道然说,小张,你慢点。等马师傅清了再掺再敬。我说,搞没搞错,我的孔局长。是我敬他。孔道然说,都一样,来,先干了。周传美也举起杯子说,来,马师傅干了。他象黑咕隆咚里奔出一条黑马,还将我了。我也不信这个邪,气壮山河的说,干了!喝到不顾一切的时候,根本怀疑不到他杯中是不是酒。  唐丰在众人不经意中离去,执行孔道然的加菜指示,小张又喊了小姐掺酒。我已经不记得斟了多少轮回喝了多少斤酒,脑中绷紧一根警钟:千万不能喝醉!用什么标准来衡量,那就是我的酒量不会低于他们,只要有一人败阵,我就顺梯下来。菜很快加来,新一轮闹酒又开始。很少开口的唐丰兴致陡增,说,下酒的菜已经上桌,此时不开怀还等何日呵。来,马师傅,我再敬你一杯。我摆手说,不喊你科长,小唐。你应该敬你领导孔局长的酒。唐丰反应敏捷,忙说,孔局长是我的领导,难道不是你的领导。该罚你一杯!满桌人几乎都附和:罚酒一杯。我笑的望着孔道然,他也笑着,笑得咄咄逼人,盼不到解救的期望。这个王逸洲也不和我结成统一酒线,不帮我腔,成心看笑话吧。在"自罚一杯"的威慑声中,我怀着唯有牺牲多壮志的豪情,端起大杯,一饮而尽。唐丰耍刁:不行,你没有一杯。我分辨:你知道有多少小杯吗。小学算术你不会。唐丰说,谁让你端大杯哪。点酒罚三杯,再罚你一杯。小姐,掺酒!这些人太刁蛮了,我也耍赖:让你们倒,刀架着我脖子上都不端杯子。小张还挑唆:那不行。罚一杯算便宜你了,那是唐科长,要是我小张非罚你三杯不可。哼,别看小张可怜巴巴的,关键时候狗还是护着主人的。这酒桌上没有公平可言了。我慷慨激昂说:三杯可以,三大杯。就和你小张连干。小张正欲豪言壮语,周传美说,算了。小张你一比三都不是马师傅对手。小张软了,说,有领导在场,我不敢放肆。你看,他嘴还不软呢。这时,孔道然发话:没有酒的还掺一小杯,喝个圆杯算了。领导就是领导,风口浪尖会把握大局。王逸洲不知什么时候溜号了。我说,圆杯不会耍赖的,掺。孔道然在检查其他的酒杯,一会门口出现王逸洲,向我暗暗招手。我拼命使眼色,意思是告诉他要喝圆杯结束酒局了,别怕,别临阵脱逃,让人落话柄瞧不起。他硬是不懂我的意思,还是拼命的向我招手,一幅焦急的苦楚。我生怕惊动他人,迅疾离位,还是被周传美发现,望了下我,没有出卖我。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首长》 《最美的时光》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