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五章 台属让人更聪慧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五章 台属让人更聪慧

  台办的人听我说是台属,很热情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而要找到刚改革开放80年代的信,都过去10多年了,谈何容易。他们大柜找小屉翻,忙活一阵,又问我见过这信么。我坚持地说,见过。现在姑妈要过世了,想看看这信了个心愿。他们都很感触,说,能写篇海峡爱情的好文章上报,还能上电视。我说,可不是。他们回忆着,又向我提供一个过去管档案的档案员的线牵。说,她调到市档案局去了。尽管希望渺茫,但还是有希望的。等我马不停蹄赶到市委大院,已经下班了。档案局的铁栅门锁着,凭栏望去,军绿的板门紧闭,内边寂静空廖。我还是喊了声:有人嘛!然而,连回音也没有,只有失望和愁闷爬上眉骨。回家慧芬连连招呼我吃饭,我也爱理不理的。冲她一句:你自己不晓得吃,要我不回家吃呢,你不饿死了。她还不起气,陪笑说,你是要搞事业的人,不如买个手机方便,也可提高效率。我还是没好脸相给她:哪里这多话,买不买我不知道!说着便坐到桌边,端起饭碗扒来。她轻声嘀咕了一句:没吃枪子啦。便一边去偷偷擦眼睛。  连日来的奔波,让我心身疲惫,挨着枕头便睡过去,也许是我放弃了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心境倒坦然了。一睡还不知醒来,突然从崖顶下跌,失重而惊惧的醒来。小时听大人们说过,做这种梦是人还在生长。都快40了,还真是男长30慢慢悠不成。好半天,慧芬过来,亲热说,你醒了。我望了她下便起床,她去叠被拣床,边说,我看你还是不要买红炉了,还没正式买下就这么辛苦的。我说,万事开头难。你不能打我的退堂鼓。便下后去洗了脸,又出门去。明知是块死钢板,我还是拿头往上钻,非要钻它个洞来。他们说的那个档案员没上班,上班没两个人,悠闲得象庙里的和尚。只得再去台办花言巧语缠他们。说那档案员有些躁,信又不是我私人的,还能带走。有是肯定的,只能在台办。我反复央求:请你们吃亏再找找。他们被缠得没法,几个人都帮着找,我一旁死鱼眼睛的盯着,多么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嗳,奇迹是不会无故出现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当我顺手拿起一封乏黄的红蓝条边的信封,奇迹竟然出现了。我望了望,那上面的陈文彪先生启的繁体字,还是台湾桃园市寄来的,左下角有图微,上是英文字母。便对他们说,你们也找吃亏了,我就把这信拿去让姑妈摸摸瞧瞧,了了心愿,也好安然仙逝。反正她也是人生弥留之际,辩不了真假的。立刻有人说,这不行!我说,有么不行的,不就是了老人的一个心愿,不能让她走得遗憾。有么不行的!又有人插话:是不妥。你把人家的信拿了,人家家人来要怎么办。他们不是说真假的事,我说好办,打个借条押给你们,去了马上还来,又不能把它吃了。他们相视默认地依了我。  我计上心来,走出台办走出市政府,避到墙边,抽出乏黄的信稿,纸张不仅乏黄了,且质量也不怎么好,又薄又软的,还是竖格写的字。难道台湾就这么先进的?要红炉卖给了我,一定创造出比台湾企业更先进的经验。我辨认了一会,理出个大概意思。是陈姓去台的人向大陆侄子写的寻亲信,隔绝了几十年不通音讯,不知家世如何,如果联系上了去信台湾,期盼在有生之年回家乡看看,朝朝暮暮无不想着这一天。好呀!就这信好,只需把称呼改成马二姑,地址改城关就行了,去复印几张。我小心翼翼地复原折好这宝贝,去找打字复印门店。市政府大门两边都是一间间的门市部,有副食的、水果的、餐饮的,还有服装百货的,夹在他们中有间不起眼的"蓝图文印"部。走近见玻璃门上承接业务,有打字复印,还有名片,广告设计制作,两台打字电脑,一台复印机正在忙着,三五个人无视我的到来。我拿出信,谦诚地向接着复印出纸件的小姐说,给我复印。她望了下我,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去和顾客拉腔:每张复三份。一旁的男人应答了。等候的空隙,发现小小门店还有后门,是通市政府的。有人拿了红头文件进出的。我还瞟到了是大红黑体的荆江市人民政府文件。是市政府的文印室改革成对内对外的承包经营体了。难怪红炉要卖的,市场经济无孔不入了。看着其他人改改写写的,我突然想到将陈姓信件上还加到大陆投资的话,再复印出的台湾来信更符合我买红炉的证件要求,更天衣无缝的完美。她忙完了便招呼我:你复印哪?我将信递她,慎谨的说了想法。她专注听着,并没拒绝,还告诉我在白纸上写好添改的内容。我避到一边桌上,学着信上的笔划,幼童学笔似的颤颤趔趔地写上"马二姑"、"城关"和"大陆开放正与台湾战后样,是个极好机会,好多人发家成富翁,我有望到大陆投资发展。"小姐看后说,不行,原件上是繁体字。我便向她请教写繁体,一个像貌平常的女子在一个小小的打字店还懂得这些事理,陡然让我起敬。真要拿下了红炉,就不是上访要饭吃那简单,要学习现代知识,跟上时代发展步伐。写给马二姑的台商来信很完满的复印了三份,而且,拿掉添写的字条,原件毫毛不损,只付了三块钱,多么高级的造假设备咧。红炉厂还是六七十年的老掉牙的设备,跟不上时局的员工,怎么不垮呵!  没有急于还台办的信件,还早了反而会引起人家疑虑,便去经济局找孔道然。心想,有台商作底,要是还争取不到红炉,我真的再没信心了。我正轻巧地敲他的办公室门,走道上来人了。转眼望去,正是孔道然还和人说着话儿。我忙喊:孔局长。他却没有一丝表情的,应付声:你来了。那人进了办公室,孔道然来打开自己的办公室,叫我进去,然后关上门。办公室是套间,他让我在外间的椅上坐下。我顺眼从内门望去,内面不象外间小会议室似的,有一张大老板桌,桌上堆着文件什么的,还有小国旗。我说,你很忙的,我不坐,是专门给你送信来的。随即,我将复印的信给他。他本能地接过,很快的浏览过,注视我说,哦,是你上次提起的你姑妈的信。亏他记性好,随手放到茶几上,又叫我坐下。他也坐下,还说,正好我这时没事。然后,似乎随口说,宏达的事市里定了,只能采取招商引资的办法。听到这话,我丢魂失魄的直了眼。他又说,马师傅,你别担心,放手大胆的去干,有市里支持怕什么。我说,我没听明白。红炉是不是给我了。孔道然纠正:怎么叫给,是卖。不是红炉是宏达。准确讲是你姑父台商由你招商引资的。我忙笑说,对,是宏达招商引资。台商的信都没给市领导看,不用说面见台商;他们竟然决定将红炉卖给我了。太意外了,高兴得有点稳不住神,险些站起身来欢呼,目光晃悠不敢正视。孔道然又说,具体签字的时间,你不要把我的名字扯上。我只是小股东,帮你指导指导,随你定比例,一定不要定太大。毕竟你是法人代表嘛。到时候我们单独也签个协议,这事不要给任何人讲,你哥也不能透露。我稳住了神,但没完全听懂他的含义,连连表示:我知道。记得大哥叮嘱过,党政干部是不能经商办企业的。我反而觉得他能参加,对红炉是支撑。他笑了:你还蛮懂政策呵。宏达交给你这样有实力的人,我们就放心了。我望了望茶几上不会说话的复印信,说,这信不必要了,我收着的啦。他说,一个复印的,就丢我这里。我想收回来,是怕他揭穿。不过也不当心,他要记名股也是假,我们都彼此彼此,心里有数就行,何须说太明白。此时,仿佛觉得自己一天天的变得聪慧起来。
推荐阅读: 《首长》 《官梦》 《组织部长》 《领先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