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二章 外来姑母显神通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二章 外来姑母显神通

  清早起来象吞了速效感冒灵的没精打彩,慧芬煮了面条,我也没胃口。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她激将说,咦,要当大老板,想去喝早茶。我不羡慕。早茶是南方人的早餐,近年引进我市,比我们上馆一餐午饭还贵。我没好气地说,去你的。谁要当大老板!我知道这话说漏了嘴,忙换了口气说,你没见过电视里,哪个老板不是勤奋节俭起的家。慧芬又关切的问:你为什么不想吃面,是不是感冒了?她还伸手感触我的额头。我说,没有。她根不知我得了心病。我真不敢相信这煮熟的鸭子到嘴边竟又飞走了,就一个外商戗住了我。我要是个台商呢,他们不对我毕恭毕敬的。可惜我连台湾牵巴芜的远坊亲戚都没有,解放前为什么爸爸不跑到台湾去,那我不成了台属,多荣耀啊。不对,爸爸去了台湾,又哪来我的,我是六零年才出世的,一定不是我昌俊,是哪个昌台了,除非蒋介石反攻大陆爸爸又跟着回来了。唉,我已经横七竖八的胡思乱想了。不过我还能警告自己,别苦闷忧郁成神经病了,得从积极方面着手。我相信我有高智商和健壮体魄,能适应现代社会。  自我宽慰在心上,顶不了画饼充饥的作用。毕竟是穷途末路的茫然,比连续一个月加几个小时的班还苦还累。匆匆出门,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穿行。比孩时记忆更窄狭且陈迹斑驳的老街小巷,勾起儿时的理想,争当英雄模范,誓做扎根派,要去当兵成军官,甚至编织当作家的憧憬,一切美好的愿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再复反,想想那时多么幼稚可笑!突然,有男女逗戏蹿过来,险些撞着我,其他街坊邻里在观看取乐。这一幕让我忘记一切烦忧,似乎品到了原汁原味的生活,不远是我家曾住的房管会改造过来的古宅,走近比我现在住的地方还低洼阴森,一眼望过去,死气沉沉的阴暗。我没久逗留,不能突然冒出个人来把我当了坏人,紧邻是个青燕瓦的平房,排檀歪斜,有倾塌的危险,可就是没倒,屋檐瓦翘起有坠落的危险,我忙缩到一边去。再瞧过去,有一婆子躬偻在通道的煤炉旁迟滞的挑弄。她的背比过去驼了,但还是有过去的影子。好一会儿,才等到她侧过脸来,饱经风霜的脸很似木雕的苍劲。是她,过去我们亲热地称呼姑妈,俗语说远亲不如近邻么。现在该是马老奶奶的,她不过姓马,妈妈就让我们姊妹喊她姑妈了,说她也可怜的,一直低着头做人。她竟还没死啊!过去不是说她有特务关系嫌疑吗,听妈妈过去神秘兮兮讲过,她的丈夫在新婚之夜逃跑了,一说是当八路军,一说是当国民党军去了台湾,几十年了无音讯。前几年有从台湾来的荆江老乡带过口信来,证实她的丈夫去了台湾,而且还活着。我好奇的过去,喊了马奶奶。她用呆滞的目光对着我,说,这个哥哥,我怎么不认识你。我不等她转过身去,又亲热地喊了声姑妈,是我,昌俊。她仔细辨认,唤醒自己的记忆,笑意无法人从脸上显露,只透在目光里。呵,是俊伢子。她终于认出我,我欢喜的又喊了声姑妈。她颤颤巍巍地转过身,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又仰着头,仔细详端,问:你妈还好吗,和你们一块住吧。我说,她要一个人住老屋里,还好。她问:哪个老屋,怎么没见着。我说,我们从这儿搬出,不是在新华后街做了屋吗。她说,你不要用那么大劲喊,我听得到。看我记性,把你们的新屋全忘了。过去在这里住时,觉得她很高大,现在我站在她面前,反过来显得很高大。她既然有台属,不管真假是我姑妈,那我也有台属了。有台属就可作台商招商引资,真是天助我矣!我几乎要热忱地掺扶她,她做着硬朗的样儿,我作罢,顺着墙边的椅子坐下。她见我坐了,也封了炉门,说,你就在我老婆子这儿吃两口啰。我忙说,不不不。接着说,您怎么不和强强他们一起去过。她自豪地说,哎,光地板,进去又换鞋子,我住不贯。在这住熟了,一人自在。不过,他们都孝顺,柴米油盐都是他们轮着买来的。我抓紧直入主题,说,前几年不是说台湾的荆江同乡会来人的,他们没有来看您?一句话戳在她的痛处,转过身去揩了会眼睛,又转过来说,来过,我没有认他们,还有封么信我也懒得瞧。还真是那么回事,让我更加喜出望外,好奇说,就只有信,没有带个美元,金箍子的。她冷若冰霜的说,他们提示过,反正我一个字不认。遗憾太遗憾了,这好的美事马奶奶怎么能一口否认呢。也许我们无法理解她这生承受的苦楚和心中的愤懑。她缓了半天,说,后来强强他们知道了,都责怪我。说我不尽人情。我不知是谁不尽人情,反正一个字不认。不知后来他们去找过没。听着这些,遗憾中又透出一丝的希冀。忙问,强强还在哪个单位。她含含糊糊地说,物资公司吧。还自言自语地说,唉,如今也操不了他们的心。  我环视了这六七十年代遗留的陈旧的居家要起身告辞,忽地老街坊的二憨子路过喊我马叔,不是两条鼻沟,一只斜眼的二憨子,我差点没认出,终于晃过一念头:嗯,二憨子。跟着的有一小伙子说,他是二爷了。我不想招惹,哦,哦支吾过去,便说再来看您。今天是路过。还叮嘱屋檐的瓦要掉了,注意砸到人。她嘴里怨言,老天为什么让我还活着,真能掉下砸着就好了。不过要砸死,砸个不死不活的更害人。我笑说,不会的,您至少要活百岁以上。到那时让强强他们给您祝百寿,我们都来拜。她都穿上毛衣外套了,咧嘴笑说,活久了害人啦!我说,我去了。她似乎还要和我说话的,我没有时间耽搁,得去找强强打听详情,要能把那封信弄到手最好,是最有力的台商证据。事不疑迟,强强大我的,和大哥差不多,找大哥打听去,他一定知道。  找了几个回合,最终还是在江城中学找到了大哥。他丢下课本粉笔出教室,在宁静的走廊上质问似的:你怎么找到学校来了,我正在上课呢。我问:大哥,你知道强强现在哪个单位吧?见他疑视,我补充,过去同屋的强强。他又质问:问他干什么?我便说了作台商招商引资的想法。他又是硬梆一句:你这样瞒天过海欺骗,不行的!我还是上课。我恳求的:你告诉我么。他坚持说,不行!他见我赖着不动,就说,看是不是物资部门。我上课去。说完便往教室去。他这般不情愿的态度,我还烦呢,求人的滋味苦涩涩的。本来我个子高他的,因为求他,我在他面前象矮子一截子。我暗暗叮嘱自己,忍辱受屈,坚持到底就是胜利,等我办成红炉大事,你们都得对我刮目相看。走出学校,下课铃拉响,校园一下叽喳热闹起来。喧嚣立刻把我淹没,物资部门和物资公司倒象是一回事,一定是物资局的系统。物资局在什么地方不知道,细想想,是不是过去江边那里卖钢材的地方。这几年,那排房子早不卖钢材了,破烂不堪的,加之码头一死,没几户人在那里住了。不如先说给孔道然听,行就去找强强,不行就算了,免得找到强强也象大哥样,叫人够受的。想想大哥的话,我得多个心眼儿。  天空不声不响的飘起小雨,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我的感觉有些不妙,空手去找人,谁乐意。还是去换回大哥的两条烟,摸了摸钱还在兜里。我顾意走进一定店铺,瞧见才11点钟,孔道然还没有下班,提着烟到他单位不好。这些年,没有正式上班,手表坏了也不兴了,眼前没时间多不方便。要有太阳也好,可做个大概。走着走着,雨竟没了,街边飘香的餐馆陆续有人开始吃饭了。不听话的眼睛不时瞅人家,也得饿着肚子去找人,不能等他吃了午饭,午睡时去找。午睡找人,没有好心情,是决没好结果的。不知不觉地就到市政府了,从大门望去,很安静的,应该是下班了。我提着黑塑料袋装的两条芙蓉王,大方走进,不回头也不左顾右盼的,恐怕被人拦住似的,径直到孔道然的一楼。见他的家门开着,又不停步地走去,在门口喊了声孔局长。接着似乎有女人的声音:有人喊你。孔道然出厨房:哦,马师傅。他的目光探照灯似的对烟袋扫了下,忙热情地说,来。坐坐坐。我将烟袋放在他的茶几上,留了心眼儿。便坐下说,耽误你一会。他也坐下来,问:你又有么事?我反问:红炉的事你们定没有?他纠正说,不是我们定没有,是市里定没有。应该说总的意向出来了。当干部的说话为什么这样戗着。他又瞟了下烟袋,说你要有个外商合伙就好了。我听他的口气有了余地,便说,我姑父是台胞,可以作台商投资。他将信将疑说,投资投资是要拿线的,你姑父愿不愿意。我忙诋毁:你上次不是说资随债走,不用出一分钱的。他反诘:你真有个台商姑父,怎么从未听你们弟兄说起。我自然一笑,说,您真会笑话,姑父还有假的。台胞也不能冒充哇,不信我明天就把他给我姑妈的信拿来。那是证据。他说,我随便问问。我没被打住,发挥其潜能演说开来,编了他俩鲜为人知的一夜婚姻。还说,我们兄弟都是那种内向性的,不喜欢张扬。跟您说,我还可向姑父建议把你也拉一股进红炉,到时候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也有我们红炉特色了。红炉经济与国家市场特色接轨,不愁没有前途。我看他听得入神,更具激情地说,你孔局长也算一家两制,家庭特色经济了。他抿笑了下,拦了我的话,说,证据就暂时不看了。下午市长办公室要正式定托,我再作作努力。不成就别怪我了。我兴奋说,有你这话,不成也满足。随后,起身要走。他说,没吃饭吧。我说,吃了。儿子要上学,我们吃得早。等我快出门时,他拦住了我,递上烟袋,俨然说,这是干什么!我说,就两条烟,一个心情。他命令似的:拿去!我们相互推操着。我们接触几年了,没见他这样坚决过。然而,就当心他这是推辞,这烟是万万收回不得的。这是多拒面子的事,比打我耳光骂我娘还受屈的事。没办法,我只得接了,等他放松警惕,便迅疾甩在他屋里,迅疾出门,又迅疾拉上门,逃跑似的离去。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首长》 《危险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