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一章 一枕黄粱困招商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一章 一枕黄粱困招商

  虽然我嘴里那么说,可心里窝火着,美好的"马总"竞成了泡影儿。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世事难料啊!便冲慧芬发狠,去去去!我和大哥有事。等她垂头丧气的走开,我又说,这个孔道然怎么是那种人呢!我看他经常被工人围得可怜巴几的,还很同情他。这会还会捉弄我们弟兄呢。大哥说,你懂个屁!他可怜什么,他是副局长了,你成不成,就在他一两句话。我说,他比解市长还有权。他还说要向解市长汇报的。大哥说,这是行政程序,必走的。他的话似乎句句有理,我反驳不了。便谦诚地说,往下我该怎么办呢?我的话又燎起他恼火:你呀你呀,让我怎么说你。给的烟酒只要你提去下,你都犯懒。我不再犟嘴,他也沉默了半天,最后说,解铃还系系铃人,你还得去上孔道然的门,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他还自言自语自责:我这是自找没趣。我心里明亮着,是我在给大哥带来的烦忧,可他不好象孩时揍我一顿解恨,谁让他有我这么个调皮弟弟,我个高常常是我追打他,他避让。我有些为难的,是买烟酒去,还是干脆拿钱去,再去买烟酒是还不了原的。大哥象看透了我的心事,说,你怕提着烟酒打眼睛,就拿钱去,用信封装五百块钱。说给他自己买烟抽去。信封家里有吧?我支吾:恐怕没有。还欲去找的架势。大哥说,没有就去邮局买一个,要不了两角钱。我答应好的。家里几时有过信封呵,倒是腾腾读过的旧书作业本不少,他妈用旧木箱装着塞在床底下,有时还能方便找找资料。  我和大哥一同出门,一路聊着孩时的故事。说现在靓靓腾腾他们学习太辛苦了,我们那时玩陀螺、铁环、斗几;女孩子丢手巾,踢毽儿,天真活泼。不过,也耽误了美好的光荫。我突地说,要不你带我去他家。大哥说,我哪个上门去找他。说话的样儿是个教书先生的酸味儿。我没法强求,在城门口和他分手。大哥,你去了。  不巧孔道然不在家,我踌躇满志的一直空着肚子在市政府门前的一角逗留。连每进院的小车都不放过,赶过去瞧瞧,又怕保安把我当坏人,仿佛已经做贼似的。等到街灯亮起,才见孔道然提着公文包匆匆而至。我迎上去,笑微微的喊了孔局长。他放缓了脚步,瞠着眼辨认:啊,马师傅。有事吗?一股酒味飘过,我赶紧跟着,说,等你老半天了,怎么没有事!他说,如果是红炉的事就别提了。省里有明确意见,要作为招商引资成果,市里一届领导也不能碌碌无为。刚才就是解市长要去陪那浙江老板的。唉,这工作好搞,就是酒难喝。你看我又歪而不倒了。我不能理解,说,要是我天天有客陪都好。我是没有知格,有资格去给您喝几杯,一定放倒浙江佬。他惊愕而茫然,又咄咄逼人的说,瞎说!那是我们荆江的座上宾,要是红炉成交了。他还要投资大几千万帮我们修商贸城和步行街的。不说促进经济的发展,你们职工也有了安置。我说,满街做生意的门店,还要商贸城干什么。也许他认为我管窥蠡测,没有回话。到了他家门口,他边搜钥匙边说,你去吧,没什么说的了。面对这逐客令,我又重复一句,红炉就这么定了!也许他听出我矜持的份量,便解释,市领导就这么定的。我说,你才干说工作好搞,这次红炉的事恐怕又要为难你了。甩下这话,我就转身,信封里的5张钱不想白白给他。他并没有醉,又转过脸喊我:马师傅,红炉职工的工作,你得帮我多当担些。谁让我们有缘认识这多年,和你哥还同过事。我笑说,我们现在也是同事。他没听出意蕴,回答,对对对。你慢走。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懊丧这些天来被人当老二搓着玩弄阳萎的。他们早有既定方针,偏偏又撩起这档子事,搁到谁身上都会失眠的。再想想,快四十了,家济都没个着落,还儿子没两年就中考,高高考上大学了,一个大学没有几扎票子是锤不下来的。作为男人,作为户主,我愧对家庭,愧对老婆和儿子。可以说象靓靓过的日子,腾腾一天都没过过。忧着忧着,不仅睡不着,心里翻江倒海似的,眼睛都湿润了。满腹愁苦和寒心又不能当身边熟睡的慧芬倾诉,说了只能是她迸血的心房添钝口。说不定她这时正做着"马总夫人"的一枕黄粱呢!苦闷中昏沉起来,昏沉中又回到了孩时,在后街老屋居住的孩时。屋檐下吊着篾篓鸽笼,有瓦灰高白鼻的信鸽踹窝抱儿,燕瓦上几只熟鸽在咕咕追簇一只迷途的畅白观赏鸽。我喜不自禁,要爬上木梯上屋捉去。然而载不了人,我一蹬脚险些跌跤。一个惊勿,鸽飞我飞,飞到了屋顶,不敢踏上,怕踩破了燕瓦漏雨。鸽们"啪"地飞远,我跟去,飞到不着边际的地方。俯瞰是湛蓝的海水。心想,飞得太遥远了,我们是江汉平原,怎么知道回家。忙朝那只翱翔的领头鸽嘶喊:灰司令,给我飞回去。突然,我要坠海了,我醒了。是慧芬推喊唤醒的我,问:怎么了,昌俊!你做恶梦了?我什么也记不得,惺忪地说,没有。她说,我见你手放在胸前,还喊叫的挣扎。我懒怠地说,不把我弄新鲜了,让我还睡会。随即,响起沉醉的小鼾。这时的瞌睡比喝肉汤还美!
推荐阅读: 《烧烤王妃》 《官路多娇》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