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四十章 悠闲裙尾缸外人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四十章 悠闲裙尾缸外人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市政府门前的灯光并不太明亮,也没见行人,和衰败的红炉差不了多少。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只有边门开着,我径直往里走,没人盘问。到了深不可测的里头,辨别着是哪一栋房子,那条出后门的通道也不见了。几年前,为上访找到过他家,是从老经委宿舍搬来的,虽然没人开门,记得是一片葱郁的水杉树旁,就在一楼,而且还有三四平方的小院,各种花钵里生长着不少奇花异草。我们仅认得和我们厂里一样的红彤彤直立的鸡冠花。眼前的情形和记忆里的一样模糊起来。我便站在小花院边,朝着透亮的窗口喊了孔局长。连喊两声,他才答应着开门来,然后打开铁栅门。我欣喜地喊了孔局长,他也喊了马师傅。又贼样地打量我垂着的空手。立刻让我敏感到什么,迟疑地等待。然后,他说,进屋去。随他进屋,眼前一片雪亮,那矮架上还有玻璃鱼缸,几条红黑金鱼,要紧不慢的摆动着裙尾,悠闲怡然。我便直说,我哥让我来会你。他说,你坐下说。我说什么呢,喉咙被痰堵着似的,又去摸上衣荷包。他转过去,从矮柜上拿烟。趁着这空隙,我迅速伸手将票子攥在手心里,正要搜出荷包,他已正转身。脑中突现一个念头,还是算了。便空手抽出。他递给我烟。我说,不抽。又补充说,过去抽过,已经戒了几年了。他说,戒烟好,戒烟好。便自己抽上。看着那姿态,闻着那幽香,太诱人了,真想抢过一支抽来。可我不能,抽开了谁给我买呀。他夹着烟雾说,马师傅你接着说。可面对面的,让人拘谨起来,要说的话一时不知从哪说起。支吾了几下,就吐出无意思的几个字,我来也没什么。他愧是当干部的,忙接过话茬。你哥,昌国,刚来过电话,我正等你。我道歉:耽误你时间了。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怎么突然变得愚雅起来。他接着问:买红炉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我说,没什么考虑,全听你们政府的。孔道然抿笑下,说,不是听我们的,是看你么态度。我表决心似的:积极态度!他敲掉烟灰,说,积极态度就好。红炉的情况你也清楚,市政府是准备招商引资的,可职工有意见,让人家搞不成。所以打算让你们自己买下,自己安置自己,体现充分的民主。大体方案么,就是由一个人领头买下来,转成民营企业。用买的钱安置职工,按工年算,一年不超过五百,其他厂也有低的,只三百。我边听边思虑,分文没有的我到哪拿钱出来安置职工,不是说资随债走,不用出一分钱吗。然而,我懵懵懂懂的还得听他讲演下去,不行再让大哥在电话里给他回信去。幸好没送他烟酒或礼金,还是我头脑稳重。他还在夸夸其谈,这样做对红炉是一个解脱,对你个人也是一个机遇。当然,任何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要买下红炉有很多手续程序不说,那得按政策法规办的。就安置职工这一头,就很复杂。上千人有上千个,呵不止上千,甚至上万个要求,不可能都照顾到。还有反聘,肯定有用的就聘,没用的要毫不留情,彻底下岗!也就是说红炉买下来不是闲着,还要启动生产,这是你个人的事了,政府今后不会干预。不过,安置是重头戏,最难处置的不是资产是人,市政府早出台有文件,到时间我可把文件给你,照着做。其他厂早这样做了,你应该听说了,我点头应允。其实,我听到的只是知其源不知其所以源。我怎么去向他们解释,不是紧,都是我们师兄师弟、师傅、徒弟们,直去直来,一视同仁。在心里这样打算没有说出来。他说着,竟起身去从文件包里找出些文件来我看。介绍,前年的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去年的市政府文件;还有省里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文件;还有有关部门处置资产的税费减免政策;还有红炉的一些材料,方案。他并没有一袋子要给我,真给我了一时也摸不着头脑,反正一口应承。最后他斗志昂扬的说,明天我就向解市长汇报,等市领导同意了,我们就进行实质性的操作。你首要的是要关注职工们的反映。我感染得心嘲口恪,说,好,我等你的指示。他爽朗地笑了,说我有么指示。那笑声是那么轻松,象小孩子吹的泡泡轻飘升空。随后,我起身告辞,竟忘了他家的那人。  连日来,有师傅仿佛频频送我友好而敬重的目光。平常擦肩而过,不等我主动开口,也笑哈哈主动找我打招呼,并非孔道然想象的那么人言可危。看来红炉非我莫属,只管心安理得当你的马总吧。人一尊贵心情也忒好,仿佛怡然自得,甚至逗趣邻居小董家的狮毛狗。这狗不比富裕人家的白净光亮,毛发污垢的,但很亲热人。有时你无视它,它却摇头摆尾扭到你跟前,闻咬你的裤腿,到你的脚畔打滚表演,还仰头注视你,要和你说话亲嘴似的。罗丝在门口吼:灰灰,打死你,把马师傅的裤子咬破了拿你的命赔!正在我坦然的时候,大哥来了。一副很严肃的样子,邻里招呼他,他也圣人似的附和下。我忙随他进屋,他第一句话就狠狠地说,你这象搞事的样子,还逗小狗玩。我笑说,你这就不懂了,那些大老板的派头都显在抱着宠物狗和人谈生意上。气势上已胜一筹。他怒目圆睁,呵斥:歪理邪说!玩物丧志,懂不懂。还想当老板,去做你的梦吧。从未见他这么凶狠过,我收敛了笑容,惊呼地说,怎么,姓孔的反悔了?大哥苦愁地说,你呀,你。机会来了不知道把握。我若无其事的说,不就买个红炉。让人家买去,我看谁有那能耐。大哥忍了忍,说,别讲干狠的,市里都决定了,要顾全招商引资的大局,又有个浙江老板在省里的招商会上看中了你们红炉。而且,你们厂也有人想啃这块腊骨头。我还是说,让他啃去,我又不眼红。大哥说,不过都只人在说,还没进入实质操作。他又问:那天你去了孔道然家没?你嫂子给的烟酒他收没?也不给我回个信。我说,一去你们家总有客在,我怕打扰你们,嫂子不高兴。他说,瞎话!你嫂子就是那人,不好也说不坏。我忙客气说,大哥,你坐。说出来你不臊啰。他静下来注视我,我也坐下来,缓缓告诉他。孔道然不是不让我买,而是怕我下不了决心,我看他们是想尽快甩包袱,所以,烟酒没给他,变了钱,正准备给你送去的。我说着就要去房里拿钱,可少了5块钱么办?大哥喊住我:来,来。我跟你说,知道你生活为难,再怎么你也不能去变了钱啦。我说,钱在这,就坐了5块钱的的士,怕你打了电话,孔局长等得烦。大哥恨铁不成钢的无可奈何:好了,好了,别说。这时,慧芬上前来,招呼:大哥来了!大哥才松驰了脸面,答应了声。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