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九章 大方嫂子热心哥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九章 大方嫂子热心哥

  大街上仍路灯通明,但安静了许多,开着的店门寥寥无几,厂区里万籁寂静,自己的脚步显得格外脆响脆响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老远就见只有我家里微弱的光亮,近了反而悄无声息的。我没有敲门打搅慧芬,取下钥匙熟练开门,进屋。偶尔有了腾腾轻微的鼾声。我去快捷地洗了,闭了灯睡去。慧芬一动不动,几乎屏住呼吸,装得比睡熟了还真。我伸手去感触她的气息,黑糊中指头撮到她的鼻翅儿。她突地一声吼:你要死!吓我一惊,便轻缓地说,我知道你没睡。随即给了她一个吻,她没有拒绝。然后说,我以为你当你的马总去了,不回来的。我调侃:哪能呢,再马总也是马在你身上的。慧芬说,少捉弄人的。又质问:你刚才哪去了?我平躺着身子,舒展地嘘了口气,说,还不是为红炉的事。你说这事成不成。慧芬激动说,怎么不成,你已是奔四十的人了。机会来了不抓住,等过了黄金年龄,真是什么也不成了。我欣慰说,这么说你是赞成了。慧芬说,光赞成,是举双手赞成。天上掉下馅饼了,却不知道去接,才是憨巴猪!气氛有了改善,我说,跟你说,白天大哥来也是说这事,我以为是随口说的,刚才又去了大哥家,他也满口赞成。但是他家有客,我们没有细谈。慧芬说,我还以为你去找姓孔的了。还是你们弟兄亲些呀,都不跟我商量就去找你大哥。我解释:这不正和你琢磨么。姓孔的那儿不慌去,是你的财它自然要找上门的。慧芬说,难怪我看你对张国庆他们不冷不热的态度,你是卖关子,粹火呀。我自吹自擂说,告诉你,这些年熬日子我就学会了这一点。慧芬说,不行。你明天去找找他们,表明同甘共苦的态度,别让人失望了。我胸有成竹地说,不会。明天我就呆在家哪儿也不去,你要是上街买菜碰上他们,只说我在家。慧芬说,他们不问,我还突然这么说,我没神经病啦。我说,当然不是。要瞅准说话的时机。慧芬有了呵欠,说,好了,不说了。我瞌睡来了。我们彼此不作声,彼此也睡不着。还是我主动去亲她,她很顺从,兴奋中我们又快活了一回,很快沉入梦幻。然而,她似乎注入了合成代谢类固醇,久久不能入睡,欣赏着朦胧中熟睡的马总。  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样天真奇妙,两天已快过去,并没谁来找我。两天还好说,第三天慧芬不在家早餐,特地去张国庆的摊子上吃炒面,还给我带回一碗,也没谁提买红炉的事。难道是他们另有人选了,果真对我失望,放弃了我。慧芬宽慰我,是人家忙没有空闲说那些。我更显焦虑,责怪她:你为什么不问问!她说,问什么,怎么问?你又说是故意"拉虾"给他们看的。我说,你就问姓孔的来过吗。不等她回话,我竟自个摇了头。慧芬见我一幅苦楚样儿,不知如何是好,想了想说,我再去问问张国庆。我又摇了头,说,不必了。等两天再说。嘴里这么说,实际名缰利锁,心猿意马。吃过晚饭,我再也按奈不住,心里象猫子抓。狠地说,我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得去找找其他的事做,万一市里改变了主意,我一家人可要生活哪!接着说,我去看看做临工的滨江小区明天要不要人。  我根本没心事去找临工做的,而是去了大哥家。大哥家又有客,正在激情澎湃,热火朝天的闹酒。我说,吃了,我走的。大哥再三留我坐。我就坐在客厅看电视,大哥醉薰薰的过来,结巴说,让他们闹去,我不行了。餐厅与客厅就隔一道装饰架,透明雕花间玻璃看得清酒桌上拼凑的情形,我才懒得瞧去。大哥心里明晃晃的,说,买红炉的事么样了?我哀叹说,是为这事来的。孔局长他们怎么没影儿了。大哥说,你没去找他?他也没找过你?我点头嗯了下。大哥眼丝红着说,你不能这样守株待兔的,稳坐钓鱼台。我来打电话催催。他望了装饰架那边,说,等会再打。又说,你最好去找找他,说说你的诚意和优势。我家里有烟酒,你拿去上个门,就今晚去。我说,烟酒我去买,不用你的。大哥发狠:买什么买!我这里现存的。你哪有钱买去。你嫂子那我说去。是的他烟酒变现我又买进,差价不是小数,怎能让人赚去。大哥满面春光,喝了不少,酒醉心明,滔滔不绝,情真意切,也没有错话。不知么时候,又来了一个躲酒的,还插上一句,哦:你兄弟在红炉,说红炉被职工买下了。我忙说,没那回事。我是红炉的职工怎么不知道。大哥向我使眼色,说这是领导拍板的事,要你知道做么事。不是他使眼色,我真要反驳他的。红炉还是我们职工的,怎么不让我们知道就买了。此时,我真后悔,当时一口应承不就成了,掉下的馅饼让别人轻易接去,好不懊恼。这时,嫂子过来了,系着个小花兜儿,脸腮泛红,漂亮极了。热情地招呼:昌俊来了,正好去帮你哥抬一杠,去给他们敬几杯。那人也相邀,大哥忙制止,他点酒不尝。那人说,典酒不尝,白酒海量。他们几个纸老虎,不可怕。我笑着推辞:真赔不了!大哥也说,要昌俊赔什么!他知道我还有事,便把嫂子邀到一边去,告诉她,我要昌俊去找下孔道然,把家里的酒拿两瓶去,烟拿两条去。嫂子爽快的应允了,让我去书房拿。大哥回到酒桌上,继续闹酒尽兴,又掀起敬酒z潮。  嫂子打开整齐陈列各类书籍的书柜下格,拿出烟酒,悬耀说,现在兴芙蓉王,才出的极品,酒是芦州老窖,电视里天天喊的。我说,我去买的,大哥他硬要。这样解释是当心她要我给钱,嫂子也大方的说,买什么,不要钱!我和你哥还不为愿你搞好。看来,大哥给她说过我的事。我故意问:嫂子,你说买红炉行不行?嫂子说,是个机会。有的大老板就这么发起来的,你和孔道然熟不熟?我说,不很熟。嫂子热心快肠的,让你哥打个电话了,你再去。我不好阻拦,让他们说去。不一会,嫂子过来,说,你哥打了电话,正好他在家等着,你快去。我说,不和他们打招呼了。意思是手里提着东西不方便。嫂子藐视说,管他们呢,去你的,有么事再和你哥联系。  从工商银行到市政府大院还要转两个街口,提着烟酒倒是个负担。不想和人往来还这么繁文缛节的,便在一个巷口小摊上把它们当了,换了730块钱。他们反正有人送,我再把换的钱给他们,也好一的搭过去,迟了孔道然会等得不耐烦的。一举多得啊!我平生第一次潇洒地扬手,的士立马就停在我面前,还大气地说,去市政府!果然,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我怀疑说,到了?司机没应声,打亮灯。我递给他一张五块的。他收了放到架台前的一叠钱上,丝毫没有找零的举动。我责问:不找了。他没好气地说,你没坐过的士吧!是的,坐一次的士可以过一家的生活,谁敢!他尽捡我的痛处扎。我忙附和了句:这条路没坐过。他侧身伸手帮我打开车门,其实我暗地抠了下栓没打开,也许他瞧见,而没有再往我的痛处扎。我道谢下车,学着文明。
推荐阅读: 《官梦》 《倒过来念是佳人》 《最美的时光》 《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