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六章 一举沉浮卖买厂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六章 一举沉浮卖买厂

  出门了,我关切地问,杨经理没怪我吧。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张国庆横了我一眼,你说呢!算了,不说那事了,活该她有那么一难。接着他焦虑地说,你说我的张杰,今晚又要去开家长会。你的腾腾么样。我说,我还哪有心事管他的学习、生活都没办法解决。怎么单元测验又能没考好。张国庆皱眉说,成绩好不好我已经管不了,听说他还偷着抽烟,这兔崽子真没治了。哎呀一个惊呼后,我说,老大说找我有事,昨晚忘干净了。张国庆说,你老大很少往你家来啊!我明白他心里的话,也是好多人的认为,我们弟兄走得不亲密。我说,各忙各的家计,没有大事哪有那些闲工夫拢堆。我们走着说着,不觉到了城门口,我问,你知道周师傅住哪?张国庆说,你老婆的瓷器厂,后河边,一到夏天就河水臭不可闻的地方。比红炉的贫民窟还糟糕。他们是同车间,我只听说是住得不太好,等到了那里果然如他所说,简直住在垃圾堆里。我心里又多了些安慰。然而,他的屋里收拾得很干净,家什条理,地上无渣,门口还有铺着砖块的小块干净地。周师傅放下厚书,取下眼镜,笑盈盈地招呼:马师傅可是稀客啊!从没到我们家来过的。他还咬了句文,真是蓬荜增辉啰!我也学了句,深宫莫测么。随便观看了下,便在门口的小竹椅上坐下。周师傅又特热情的递茶,端来小凳让我们放茶。我问,嫂子呢?他笑说,创收去了。我也为是打麻将,说,嫂子有这业余爱好。张国庆补充说,是上班。我哦了下,问瓷器厂还行,有班上。周师傅说,还行个屁。全部卖给湖南的一个老板了。我感慨:他们这么有钱呵,个人都能把一个国营厂买下了。周师傅对面坐下来,说,瓷器厂那么一王方,最少值五千万,就三千万卖了,听说他们对红炉也想学瓷器厂,他们敢!张国庆说,眼红有么办法,人家有钱么,该他讨好的,红炉坚决不能那样。周师傅应允:那也是的。他那神情,对目前的处境没有一丝忧虑和怨气,一切变得理所当然的。便说,不说人家的厂了,说我们自己的,红炉怎么办?周师傅说,什么怎么办,办法都使绝了。我现在想穿了,老婆给他们做杂工,收卫生,我在家里做两餐饭,有口饭吃也就可以了。我驳斥,什么叫可以,那是寄人篱下!周师傅仍然调拨不起火来,反问:你说么办?我说,上访去。也许对我能力的失望,他说,还上访,上访有什么用。最后把我们的活钱都套死了。买什么股,跟人家学改革学个半铫儿。张国庆忙鼓劲:不能泄气,每回上一次访对他们还是有促动。我们如果不行动,他们更不会动的。周师傅应付的:我不拖后腿参加一个,不过不能耽误我做饭。他又转了话题说,你们不走了,晚饭就在我家吃,我还去切点卤菜买点花生米来。菜场隔得近,一过河就是。我说,不麻烦你了。其实心里想在这里吃,现在的我算是能凑合一餐是一餐了。唉,况且午饭都没吃呢,仿佛饿潮过去了。周师傅说,不麻烦,你们坐着。他就要起身买去,张国庆忙起身拉住他,不,不。在你这吃么事!我还要挡面,准备明天的早餐生意。这个张国庆真是的,我是客气谦套,他还真不在这吃了,尽坏我好事。周师傅回到坐凳上,不再提留我们吃饭的事。然而,认真地说,上访关我们三个人不行,还得要发动全厂的职工。我说,那是。就按上次的分块,我们分头去通知。周师傅说,那还不让你徒弟去把通知印好。我说,小刘不知还在不在家,好久没看见他了。小刘家住一矶头,每年发水都被淹。进厂时,他请我向厂里弄个地方住。唉,位置没谋到,如今工作都没了。张国庆也说,未必到深圳闯去了。周师傅说,你们反正把通知印好,我给郑师傅,颜师傅传信去。说着他就起身,还是不提留我们吃饭的事。张国庆说,马师傅,我们不耽误了,去印通知去。我喝着茶没有回话。张国庆又提醒了一句,我哦的起身:好,我们去找小刘。  找到小刘,他在给一家水暖商店打工,搞售后服务安装和维修,还配了小灵通,真让人羡慕!他停住污垢的手,说正要找我们联系,看红炉怎么办的。并连忙向老板请了假,拟了通知,比上次的语气还重,加了否则上北京的话。他们当官就怕地方上访到北京,影响他们的前程。小子在社会上长见识了。在四角打字行,打印好几百份通知,小刘付了22块钱,我们分头发去。等忙完好这一切,回到家里,老大马昌国在家等着。慧芬听到我的脚步声,说,大伯,别走,昌俊已经回来了。我一跨进门,见了仪表堂堂的昌国,便说,大哥,你怎么来了。慧芬瞪我一眼,说,看你怎么说话,大哥都等了一会。我忙解释:不是那意思。心里当心是不是刘奶有事。大哥和蔼说,好了,快吃饭去。我边坐到他对面边说,没事。有事你先说吧。大哥命令似的:有么事比吃饭的事还大,去吃了再说。我只好到后厨房去,添了饭上前,说你还吃一点。大哥说,还吃么事。接着关切说,听慧芬说,你在工业园做事。我前几天碰到孔道然了的。听到这话,我差点呛着,忙给他眨眼,让他别说。他停了下,又说,你去吃饭吧。我也没别的事,就来看看,你有事做我就放心。腾腾学习也自觉,你们要很好的培养。我扒完一碗饭,正要下后去,大哥起身要走。既然他来等我一会,又说碰上姓孔的,一定还有话要说。我忙放下碗,送他出门。慧芬端着碗上前来,说,大哥不多坐会。昌俊送送大哥。  我们并着走,边走边说话儿,邻居们也招呼,你伯伯来了。大哥向他示笑,转而说,你们红炉么样在改?我说,就这么甩在,鬼管。上千人各奔生计,去年底一家上大学的女孩上吊死了,连火化钱都没有,是礼仪公司发善心出钱安葬了。大哥说,现在社会变数大,怪事也多。谁知那女孩是什么原因上吊。再说礼仪服务是私人开的,还不想挣钱,接了生意,是这种情况,他们也不能丢下跑人,不怕社会舆论。大哥就是大哥,有见地,说出的话又是一方天地。他过去也是伟大的工人,恢复高考时进了市师范学校,当了名中学教师教语文,但不在重点中学,后来还当上了教务主任,比我强。我瞧不起他的学校,腾腾读书没找他,也不想他去把腾腾钻到重点学校,凭腾腾的实际成绩。因此,在同事们的眼中,似乎觉得我们兄弟不和的。又碰上厂里职工,说你们兄弟蛮亲热的。我冲着他那怪异的目光说,你们兄弟不亲热。等和他挫过,大哥说,你应对忙快的啊!我说,就是么,他是什么意思。大哥仍是文静说,没必要去计较。突然,大哥站住了,审视着我,说,你回去,不送了,还要吃饭。我也望了他下,忙说,你碰上孔道然了,他怎么说?不等大哥回话,我又说,其实我没在工业园做事,骗慧芬的,怕她心里不高兴。大哥叹息说,这样下去你们的日子怎么过呀。我笑着大气说,总要过来的。大哥郑重其事的说,红炉要整体出售,孔道然说和你说过的。我说,说了。我们职工不甘心,几千万的红炉不能贱卖,不等于白白送人。明天我们准备上访去的。大哥说,上访不是个办法。现在是这个气候,都在做卖的文章。夏天来了,你总不能还穿着冬袄吧。我说,不是这回事。心想原来大哥是来当说客的。大哥说,你懂什么,是孔道然想让你买下来。这话象颗导弹让我一炸:开玩笑吧,大哥!大哥说,不是的,他是认真的。还说了你的有利条件,职工们选你为头,还不准卖给招商老板,说你最合适。我接过话:今天是他让你来当说客的哟,他知道我们这几天要上访,他哪来这快的消息呵!大哥不紧不慢地解释,他知道不知道你们上访,反正我不知道。只想这应该是个机会。我们马家也是个机会,有人可以当老板了。你没想透是吧。我说,谁不想,我做梦都想当老板,不现实呵。那次孔道然跟我说,我以为他在笑话我。此时,我警觉了,忙问:你和他是师范同学?大哥介绍:不是。我们在轻机厂同过事。我恍然的:啊!他也是当工人的出身。大哥问:你怎么了,昌俊。我说,没什么。大哥说,如果你还想干番大事业的话,听大哥的,再别徒劳去造反,和孔道然具体谈谈,买红炉的事。当然对职工说还是不想买。他说着陡地塞给我两佰块钱,我痴愣愣的嗯了两大声,要退给他钱,大哥已经走开了。我忙说,我不送了。他没有回我的话,在接手机,似乎在说,我刚跟他讲,你们再具体去谈,他应该不会再参加上访的。  红炉象个蜘蛛网织满了我的大脑,让人猥琐起来,这哪是当老板,是背着个大包袱,不能让人喘息。回到家慧芬见我愁眉苦脸变了个人似的,当心地问:没出什么事哪?此时,我真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一小家子都困绕得我没法,还来个千人的大厂。她见我去开电视机,不理睬她,又问:不吃饭了?我哦地转向她,笑说,是的,我还没吃饭咯。便下后去,拿起碗筷吃去。还边喊:慧芬,你吃完了。她答应吃完了。我心里说,怎么菜没有动。那碗返季黄瓜,还是那样原封不动堆在碗里。我又喊:腾腾吃了上学去了。她说,是的。你快吃,我好收碗。我便不客气的,挟了黄瓜往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