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四章 悄离寿宴奔吴总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四章 悄离寿宴奔吴总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过去的年代市宾馆称招待所(县招待所),是个很正统严肃的地方,是县里重大活动及起居的场所,近些年,她也被改革的浪潮冲去了浓厚的政治光环,挤入到社会上的服务行列竞争中,向社会招揽生意。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因为赶时间,连大门口的红牌也视而不见,直朝内闯。到餐厅门前,迎客的和来的客人都是陌生面孔。我突地站住了,看到一旁竖着的红牌子,孔爷爷马奶奶七十大寿宴请,恭候各位嘉宾光临!无可置疑,进门去。迎客的年轻人不仅没有象对待其客人笑盈盈招呼稀客!还睥睨我普通褪色的衣着,掠过一丝歹意。我理直气壮的朝内走,看到左边收人情的桌台,便凑上去。收钱的是一倩女,记账的是中午男士。我悄悄地将皱柔的票子展好,等那客人接了回馈的一包金白沙走开,便递过去。倩女看了钱,再看我人,问我叫么名。记账的正要递给我烟,被倩女拦回去。我报了马昌俊。她就是不接我的钱,故意让我出洋像。男士持着笔转向我,说,哦,你马家亲戚。他又向她耳语:乡下的吧。她摇头。我支吾的,他又说,你恐怕拿错了吧。我说没有,全身就这一张。倩女提示,二十?我说,没错,二十。等着要送情的人播话,多少是个心情。你们给他记好就是了。这当口,我忽然瞟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伸出几张红票子丢下就要离开,男士问了姓名,递了烟。我正要出门,却和他迎面上了,说马师傅,做客来了。我扯着脸笑答,也招呼:王厂长!王逸洲很是亲密的,说你们是亲戚呵。我转向一边,故意让人过似的。他又邀我找地方坐去。  酒桌是圆的,坐位也随便找。我和王逸洲在壁灯弯的桌边坐下,仔细一瞧,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谈笑风生的,打牌品茶的,干部模样是一类,选在靠内边一点坐;普通民众亲友的又是一类;而我们零星两个人,与热闹的气氛极不相称。王逸洲说,别看,我们和他们不合伴。我转过来正眼对着他,问,是孔主任接的你?话一出口真后悔,要他反问我呢。他果然又发问了,你们是么亲戚?我说,碰上的亲戚。他说,他不知接你做什么,你们过去有往来?我记起刚才那人的话,回他:多少一个心意。我答非所问的,他少兴不说了。喝了口茶,递上支烟。我说,早戒了。他又说,怎么没人给你倒茶。这个王逸洲专捡人痛处抠。我说,算了,不渴。心想,这么多客怎么照顾得过来。都呆了一会儿,还不见孔道然的影儿,心里惦着家里,便起身说,我上个厕所去。王逸洲也跟着起身,跟着走。见他向边门走去,并向着楼梯说,厕所在那。我哦着,转身向楼梯去,楼梯下是过道,墙上标有厕所箭头。该死的,他还跟着。便侧过脸说,我知道,你去坐去。他却说,我也正要上厕所。这个王逸洲,象个间谍的盯着我,我怎么脱身,也难怪他,孤零零的另类。只好改口说,你去厕所吧,我要去大门口接慧芬,她不知道地方。我不知道这样的谎言有没有破绽。他总算听了,上厕所去,还叮嘱,你要快点来,马上就开席了。我答应是的,忙从人群里挤出来,溜之大吉。善意的谎言真好,能让你在"危急"中脱离险情,安然无恙。说实在的,要真花上百元到这里享受一回,比我们厂里在食堂或家门口搭个彩布棚请客要高雅气派多少倍,时尚环境和热闹场面,不吃什么能见识下也值。  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慧芬竟没有看出一点破绽,还是那尽心竭力地操持着这个风雨中飘摇的家。然而,我心里总有那么个不祥征兆。真到了要交工资的时候,我不能去偷去抢,没钱交给她不得炸锅了。那时候,她会发疯似的报复的。不能等到那一天!孔道然收了我的人情,我又没有领他的酒水,他也不上门来道个谢,还得我去找他。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啊!  老远就看到他,他却视而不见的。他这人怎么这样呢,让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然而,近了,又主动而热情的招呼:马师傅,哪去?后来我弄明白了,他有近视。我说,真巧,我正去找您。他嗯嗯的,我说,工业园的事没贵人多忘事吧。他哦了起来,你不提我还真忘了。这话吓我一跳。他接着说,我给助力的吴老板吴总说了,他让你去找他。我喜出望外,说真感激您!他说,这没什么。我重了句:我直接去找他没问题吧。他胸有成竹的说,没问题。如果他不好安排,我再找其他的老总。我又说,你没跟他说具体工作?他边走边说,你是机械车床操作方面的老师了。我纠正说,应该说过去是车工,后来是铣工。他坚持说,机械车床不就一回事。我只得附和说是。走了一段,他只字不提人情的事,装羊!我便问:你上哪去?他说,去宾馆,省里来领导了。我趁机说,上次在宾馆,孔爷爷,我只是一个心情。他忙说,你还说呢,昨天看人情本我才知道,要退给你的,你们工作都没有。我说,你嫌少了是吧。他疾口否定:不不。是我爱人不让退,说你还是我们马奶奶家的同族。为我的20块钱,他和爱人张媛还争论了。孔道然认为,要人家说我请客敛财,不收下岗职工的养命钱,影响多不好。万一告到纪委去咋办。张媛说,错。那是人家的心情,和造反头子结好缘,对你蹲点宏达公司有帮助的。最后达成统一不退。我顺势说,是的,那天在宾馆我就说是亲戚。高攀了呵,孔主任。他说,你看我那天简直忙昏头了,几个帮忙的问,我还说是他们搞错了,没这个亲戚。听这话我象吃了麻醉枪的,天昏地暗,神魂颠倒。他接着说,你去找吴总去,有么问题再跟我讲。我没有向他告别,就此分道扬镳。  工业园在城东扩展区,我一路走着去,走得没尽头似的,想不到老远的,都出城区边的乡野。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大的面积,发白的新水泥路纵横贯通,路边一圈一圈的围墙,没有成荫的樟树花草。围墙内有的厂房鳞次栉此,洁净亮爽;有的茅里草深,荒无人烟。行人寥落,偶尔有车驶过,不象我们红炉厂区过去红火时一片轰隆生机。好远才有一个门垛,不锈钢自动伸缩门,镶有荆江华丰有限责任公司的招牌。再走就有湖北龙莽有限责任公司,就不见有个叫"助力"什么的。现在的企业都叫公司,不叫厂了。到了十字路口,没有人询问,不能再走冤枉路了。从和孔道然分手,恐怕又走了上里路。我前后左右看了看,右边进去不远有家企业大门,不如去问问。我忘了看牌子就走了进去,门卫忙拦住我,干什么的。我笑着招呼,您好!他说,是应聘的吧,身体检查没有,健康证办没?我说,不是,是。是找助力公司的吴总。那人一努嘴,向相反的方向"那"了下。我还要再问明白些,他一边去了。  此时,我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吴总,一生的大救星。至于什么证不证的没往心里去,孔道然的出面应该是最有力的证。按"那"悟去,返回再过十字路口,径直走,好远才有个大门,果然是助力公司。进门问吴总,自报姓名,是经贸局孔主任介绍来的。门卫忙电话通报,我心中那自豪感不必说了,其实传达信息是他的职责。门卫放了电话,又引我去吴总的办公室,一路都是土建工程。还在边生产边建设。我情不自禁的问,你们生产的么产品?门卫半天就一句话,助力公司。问别的,也不答理。办公室是排平房,平房也装饰得跟楼房样亮堂。门卫指点下走了,我站在门口,只见联邦椅和玻璃茶几,不见人,便试着喊了吴总。没人应声。再喊,里间出来一人,我迎上去主动招呼。那人说,吴总让你进去。心想,我是说他怎么是吴总,没一点老板派头,衣服皱褶在身。我走进去,喊了吴总。他划了几下才放下笔,抬头望我,目光惊愕锐利,我不知何故。他气宇地说,你坐。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才显得和他一般高矮。然后说,孔主任让我来找您的。他不接我的话,嗯了下。我只好又说,我叫马倡俊,是五级车工师傅。他又嗯了下,还不接我的话,我只好直说,到您这找个事做。他终于说话,我知道了。便拿起电话叫什么主任过来。然后,对我说,等李主任来了,你具体和他讲。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