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三十二章 辞工巧碰孔主任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三十二章 辞工巧碰孔主任

  超市闹出天大的事,我马昌俊不好再往深水里占了,否则,吃不了兜着走的。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眼里的一切都厌倦,脑中的所有也全烦闷。被那伙人欺侮的屈辱离在心里,莫过如鸡狗的。慧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问:还没一星期就倒班了?我嗯地应付下。如今天地变小了,也不小,我在超市发生了这大的事,她竟一丝不晓。前几天给工资她,她就笑在眉头喜在心地盘算好了。说天马上转凉,几年没给你买件象样的衣服了,等下个月的工资就给你买件厚夹克衫去。现在正流行,电视里国家领导下乡都穿着。我说,天生黑锅底,怎么也流行不了我。再说前年的宏达股把几个积蓄全垫进去了。得积攒几个,腾腾等着用的。慧芬却还在如意算盘,再有工资了,我们家加个餐,买半个架子来熬白萝卜汤吃,秋高喉枯,润润嘴巴,也免得怪馋的。计划不如变化,自行车被盗引发的事打破了一切美好的憧憬。  吃了晚饭,慧芬没有去顾及腾腾,倒替我找出件过去流行的蓝的卡中山装;拿出手电筒用红塑料袋装好,还装了块快餐面和瓷盖碗,放到我面前,说身体是本钱,不能饿着也不能冻着。我身体棒着,饿个把月冷一个冬也没恙的,根本没心情去理会。她给我准备好一切,才记起问儿子:腾腾呢,就走了。也没添件夹衣。唉,都怪我,忘干净了。此时,避风港的家也变得生疏起来,嗨,该是去超市守夜的时候了。怏然不悦的我还是起身,盘跚出门。慧芬提醒:把东西带上。又咒了句:丧魂落魄的。我哦了下,转身提上塑料袋,惝恍而去。慧芬安然地去收拾家务。  阵风嗖凉,使穿着"先进生产者"汗衫的身子有些冷凛。是啊,地上落满了忸怩的黄叶,季节渐渐冷寞起来,冷寞中不知向何处去。超市是万万不能去了,要不上国庆家向他说说。不去超市也得给他打个招呼呀。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真象这秋夜,漆黑而深沉起来,想不到你马昌俊会走到这个坎里的。突然有人喊了我马师傅。过去听这称呼很荣耀,眼下听起来忒害怕和恐惧。难道康二虎斗不过他们,派人找我碴儿不成。我只当没听到,故意避到一热闹的小摊前,伴装买东西的。感觉他近了,谁说心无二用,我就在二用,而且多用。有一妇人买方便面,一旁的儿子嚷着要康师傅来一桶,摊主也推荐来一桶,说小儿子有眼光。妇人坚持北京方便面。我听得清楚来一桶2块,北京面才4角一包。这情形和我们家慧芬样是个当家的好手。然而,当家归当家,再节俭没有工作,没有工资给她,让她怎么当去,无米之炊呀。柜台前没人了,店主问我要点什么,我没作答,赶紧跟着那俩母子离开。象小品里的,装着一家人。下台阶时还恍当一下,转脸一看没人发现。便快步到路边,不等我瞧见那母子俩的踪影,却看到一张熟悉影儿,啊!怎么是他,孔道然。我喊了孔组长,他似乎没听见的。我赶上去,在他背后大喝一声:孔主任。看来他是躲避不了了。他惊呼:马师傅。我应变快,一幅坦然大气模样,哦地应声。不等他喘息过来,又说,我正要找你呢。忙补充,不是我,是我们--红炉厂的广大工人。孔道然有备而至的,说正好嘛,你找我,我找你。现在碰着了,你说不正好吗!顺着他的笑意我附和了,正好。他偏崩出句不该问的话:最近怎么在忙?我说,还不把你孔主任吃亏,把我们搞下岗了,忙个屁。他轻巧地说,下岗了再上岗不就得了。我说,你们当官的怎么都一个口气,坐着说话不知腿酸是吧,让你下岗试看。他知道自己的话说走了,轻拍了我的肩,似乎道歉的:去,我们去小酌一下。他见我疑惑的,又说,我请客。有人请客是巴望的事,我下意思跟他在一起了。  一路闲聊,穿小巷到西门油榨湾鸭子火锅一条街。入夜了还火锅香味飘逸,让吃过饭的我,不知是饱是饿,闻着就吞涎的。身为荆江人,还不知道有这么条热闹的好吃街。孔道然问:来这里喝过酒么?他就那官架势不改,我只嗯了下。他不再居高临下发问,走过几家,停下说,就进这家,七十三号。他们火锅是辣出味来的,不是那种直辣。不等他的话音落下,热情奔放的小姐已迎上,欢迎光临!一句欢迎光临让人感到无尚的自豪和尊贵。又有人领我们进了一间小房。房子不新不旧,没有装璜,很朴素的,可热气腾腾,房房有声,桌席满座,闹酒热烈。  我将提袋俏然放在墙旮旯,和孔道然邻边而坐。马上有小姐端上茶来,继而挪过凳子将提袋放上,我们视而不语,随后是拿单点菜。服务生没有统一着装,穿着普通,举止平常。孔道然说了鸭子火锅,问我要鸭脑壳啵。我不知道是么吃法,回答随便。他又问点菜的,有鸭胗吗?还点了鸭翅。他熟道得很,看来不止光顾过一两回。一鸭多吃,算我开眼界也开洋荤了。我说,好了,两个人吃不了那多。他置若罔闻,又点了藕汤,还问有好谷酒吗。我以为是强骨之酒。等小姐拿来二两小瓶装的,商标是谷酒,稻谷的谷。我是好这一口,都是喝二块一斤的散烧。我好奇问:多少钱一瓶?小姐说,五块。我说,不都是粮食酿的,这贵!孔道然眉飞色舞的,说谷酒和一般的粮食酒区别大了,等你喝过,就知道味特纯,好下口,还不上头。象缎子拂过舌头喉咙。闻美不如亲品,很快上菜,热腾腾香喷喷的。抿上一小口,体悟着他说的感觉,还真是那么回事。我笑说,谷酒是不同。孔道然又端杯要和我碰,说再来一大口。几口下肚,热血沸腾,话语被融和得滔滔不绝了。聊着竟想到老婆和儿子,瞒着他们,一人在外饱餐。我便恳切地说,你孔主任路宽,介绍个厂子我谋个日生应该不在话下吧。其实他不是主任,过去经委称主任,现在改局该是局长,他不过是局里的小科长。孔道然没有立刻回话,而是大声喊:小姐,拿餐巾纸过来。老板,拿餐巾纸来,还两个酒。要来一叠方块红餐巾纸,一把鼻涕一把汗的揩,谁也不嫌弃谁。然后,他才说,听说你在超市打工,一个月能拿几百块。我苦笑的,说别提了。他硬是紧追不放,说说怎么回事。我说,一言难尽,不是鸭子火锅和谷酒好。竟反客为主的邀他喝。他说,有什么隐私不能说的。心想,我没偷没抢没什么不光彩的,便把发生在超市的事娓娓叙来。还不断的感慨: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的。孔道然说,世界之大无奇之有,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何以为怪嘞!我仿佛忧患余生,怨言脱口而出:什么改革开放,什么市场经济,都改得没工作没饭吃,还昧着良心抠人钱。他很有政治敏感的拦了我的话,举杯要我干了。我的神志完全在绕着酒打转的,叮嘱自己不出侘傺,任凭他调遣似的。  家里被张国庆的造访掀起了波浪。也不关他的事,迟早会有那么一次的。原来,超市终于找到张国庆要人,斥我还上不上班的。张国庆也没好脸色给慧芬,质问:昌俊在家吗!慧芬一脸微笑,说上班去了。还忙不迭的请坐,递茶,找烟。张国庆要她不找烟,慧芬也哦着,说他戒了我忘了。又连连感激不尽的说,昌俊能有个饭碗,我们有了生活的希望,全得亏了你。张国庆的脑子象安了轴承的,马上转过神来,忍气吞声,又揉了揉直愣的目光,轻缓说,不在家嘛,我还有事。慧芬仍笑盈盈说,不巧,要他在家,你们哥俩宵个夜猫几口多好。张国庆说,哦,马师傅上班去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喝的。说完转身离去,慧芬还在"慢走"的相送。  一阵阵凉风,泼着我燎烘烘的身子,好爽啊!我哼着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小调。向家里有一脚无一脚的迈去。忽地,在暗淡的灯光里有人喊了马师傅。我还没站稳,接着又是几声马师傅,喊声忧心如焚的。我站住,定神仔细辩认,虽然模糊也抹不掉张国庆的轮廓精巧个儿。我夹着舌说,国庆,巧啊,我正想找你呢。张国庆焦虑说,你不想,我也要找你的,真是祸从天降,这不刚从你家出来。他的话一下把我吓醒大半。俨然说,你到我家干么!说什么了?他极大反差的哈哈大笑,甚至笑弯了腰。然后说,干么呢,神经病你!我还痴痴的望着他。他接着说,我有你那么傻吗,我照着他的肩胸赏了一拳:不愧为我的好兄弟。随之艰涩地微笑了。他说,这倒霉的事怎么都让我们下岗职工碰上了。我愤愤的:什么下岗,好听呗,是失业,我的张师傅!他环顾下,说,上我家去,细说。这小子,我没醉呢,上他家说去,好让伍燕做广播传播。忙说,没什么好说的,超市坚决不去了。让别人讨好去。张国庆瞋目叱之:你这是么话!我又没怎么你。我解释:绝没怪你的意思。便不由分说的家去,张国庆望着我的背影,无可奈何的。
推荐阅读: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组织部长》 《领先四十年》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