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六章 同是下岗拾菜人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六章 同是下岗拾菜人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我在她前出门,是觉得空寥上街去晃荡。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看到电杆上,墙面上的招工广告,便凑过去看,似乎做贼的躲躲闪闪,当心熟人看见。有招小姐的;有餐馆杂工的;还有买卖店和超市招营销员和收银员,照着地址一上午跑了好几个地方,都不适合我。听说我是开车床的,他们说又不办工厂。看来我这个大老粗,年纪上不上下不下的,还真没法找事。当然也有高尚事的,象会计厨师,工资可拿到大几百,比我们厂里高一倍。唉,可望不可及,年轻时学会计就好了,学个么车工,即使厨艺也可图副好下水。就怪老爷子,说什么工作沾经济的边,运动来了整死人的,工人是领导阶级,不会挨整,还可专别人的政。我说我不爱钱,象毛主席出门都不带分文的,怎么会犯经济错误。老妈子也掺和进来帮她老公,对我象斗地主,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那时,我的命运真就掌握在他们手里,顶职当工人了。时过境迁,说变就变,俗语说后颈窝的头发摸得到看不见。现在我这样困窘了,他们见的见马克思了,老的老了,不仅找不上他们,刘奶奶还得我养一份。大哥和姐的家境好,姐夫李国强是国家干部,他们孝敬得多些,可刘奶奶不是哪一个人的母亲,谁都应尽一份孝。  行人匆匆如流水,他们为什么不能停下来问问我呢。准备回家的时候,路过张国庆的早餐摊,他们正在收拾桌凳收摊回家。我欲躲过去,他偏偏喊了我。不等我走近,伍燕说,马师傅,早餐还跑老远去。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的炒面都说蛮好吃。我望着簸箕里还剩三分之一的面,便笑说,好吃怎么没买完,就收了摊子。张国庆愁眉苦脸的接过话,快11点要吃午饭了,再摆下去也白搭。又问我,你是不是真过早了?我哪有钱到街上潇洒,慧芬煮了面都没吃就出来了。还是答吃了。伍燕说,我知道,慧芬说你们在家早餐。也是不得不节约点。唉,厂里已经没几个人在外早餐的。她的话让我感慨,谋生难啊。又突然记起还欠她的早餐钱,忙愧疚说,上次的过两天就给你们。伍燕溜地盯了张国庆,意思是又欠早餐?我说,就是上次慧芬给你说的。伍燕灿烂的笑了:哦,上次,对了。上次我也不是有说的,第二天慧芬就把钱给了。我忙说,嗨,我还以为上次小李没买单,对,他买了的。张国庆也说:他买了的。伍燕说,都猴年马月的事了,今年从没哪个来喝过早酒。最后我说:伍老师,我是上街去找事做的。渐渐的,我不觉得丢人,反自豪的。补了句:我们这号人现在象臭狗屎没人要。张国庆笑说,是的,现在厕所的粪都没人挑,满得到处泛臭。马师傅,你是真想去做事了。早该这样,红炉是真没指望了,一家人不能捆着肚子,要吃啊。我愿得半夜爬起来服侍人家吃的。他的话深深扎痛了我,比昨晚慧芬还刺得鲜血淋漓。因为他是当众刺的,我也是个大男人啦。我沉下脸去,沉得很久很久,引起张国庆的同情。他诚恳说,有去处吗?我两手一摊,说,有去处还这样。我的模样是不是狼狈不知道。他又说,城东开发区办了个超市知道啵?我说,听说了,我们下岗的哪有钱上那里。他说,不是的,是超市要招值班守夜的,适合我们,你想不想去。不过就是熬通宵。他这么说是因为过去厂里大多不愿上通宵班,后来只有取消了。伍燕一旁笑说,你晚上要陪老婆,马师傅就不陪!张国庆说,去你的。我并不是怕熬夜,是摊子上没人手。你想得美,人要生存,是肚子重要还是老二重要。我忙说,生计重要呗。又问,多少钱一个月?他说,大概四百吧。我不准备去,就没有详细打听。我说,张师傅,你帮我仔细问问,看我行不行。我看了广告的,是招营业员。我怕不合适。张国庆热忱说,下午我就会打听,晚上给你回信。我叮嘱:就这样说定了,你们忙。  的确,整天这样游荡,无所事是,不另找生路真的不行了,也不能再把怨气拨向慧芬,要好地跟她商量,去找个正当事做。又想到她暂不能出去,腾腾要人照看。一路琢磨着就到家了,大街再怎么繁华,还是回到寒酸的家才有依处。慧芬已经做好饭,腾腾要吃了上学,家长们都得配合好。桌上的菜碗比往常多了,有脱水的菜梆,炒了也好吃;还有藕丝、土豆丝等,腾腾吃得津津有味,我也津津乐道狼吞虎咽似的。连想到昨夜的两袋烂味菜脚,仿佛不恶心了,难道这是她昨晚的劳作,经过择洗,火弄,怎么也不是昨晚的烂菜。我很快吃完饭,等腾腾上学去了,便好言相问,慧芬毫不隐讳地告诉实情,见我直愣愣的。又说,学校食堂和看守所食堂不都吃的这种菜,连米都是储了多年的陈化粮。你不信,街上的快餐盒饭也是这菜做的。心想,哎,难怪盒饭便宜的。便欣慰说,吃起来与买的没什么区别呵,不过说起来心里总是着疑。慧芬说:着么疑,人饿死了才着疑。红军还吃过树皮草根呢。让你去农村下放两年就知甘苦了。你去看看,夜晚的菜市场还不我一个这样的人噢,碰上了,还说是回家喂鸡喂猪的,哪个不是捡回去人吃了的。是白天听菜摊子说,才知道这秘密的。她侃侃说来,充满了无尚高尚的家庭情怀,昨晚真难为她了。便问,碗柜的烟真是你买的?慧芬一瞪:看我几时说过假话,唉,怎么没有了,也许心一慌,掉到路上了,不知好事哪个狗日的了。瞬息,我慌乱而惶恐,真是的,菜没花钱,烟钱被我白扔了,可惜又可恨。她还唠叨:人啊,老天爷总不想让你占便宜的。我劝慰:你别哀声叹气自责了,烟是我拿了,你昨晚怎么不说清楚嘞。慧芬拦过话:昨晚说了,要你发起团气,把菜都甩出去了,今天做么菜吃。此刻,真让我无地自容了。只好说,昨晚我已经下决心戒烟了,把你买的烟全扔到厕所了。她心痛的说,你呀你呀,花四块多钱的。说了又赶紧去厕所查看,转来说,一根烟丝也没看到,白白浪费了。还说,抽了三四根吧。慧芬嘘了口气,那好那好。又审视的说,你真戒烟了?我说,早晨你看我抽没。她显出怜惜的目光,说暂时戒戒,等腾腾上大学,我们有了工作,你再抽,还抽好点的。她的话让我感动,也说,以后你要晚上出去我陪着,给你壮胆,又不愉又不抢的怕什么慌的。  天好不容易才黑下来,邻里忙这忙那的也收了屋去。慧芬不时地出去瞧瞧,谁家有动静情况的都知道,大家无事有事的总喜欢串串门或在门前坐会聊会才进屋。热天里,有的还把电视搬到外面边乘凉边看,象过去看露天电影的引来一些人,眼下秋凉了,一些人还是坐了会才进屋。慧芬说,今天你不去算了,我一个人去能行,你一个大男人让人瞧见了不好。也许他看我没动静,我忙解释:前几天碰到张国庆的,他要介绍我去城东超市守夜,让我等他的准信,几天了这个国庆有人了不成。慧芬说,怎么没听你说起,算了,我还是一人去。她说了,毫不犹豫地离去,我关了灯赶出去,紧跟着。  夜幕里,她的影儿匆匆地向前飘去,我几乎追不上。碰上邻里了问她。这晚了去做么事,慌慌张张的。她仍不停的涌往直前,边回邻里话:去接腾腾。前天还说不怕,这时却做贼心虚似的卡到树下去,装着小便。等没人了继续追她去,可连她的影儿也没有了。大街上还是那么多人,华灯如昼,天晓得我去干嘛,直奔菜市场去。菜场里只有零星的光亮,几乎看不到人,没有白天热闹熙攘的场景,菜摊大都收了,几家摆副食的门店还开着,也不见有人买东西。我放慢了脚步进去,想着自己是过路的。菜场不尽是菜的集散地,人们也把它当通道走,连着几面的大街地。  走着寻着猫眼似的,过了肉案,鱼摊,才进了一条小菜摊市。菜市根本没有灯亮,没有最好,免得有人瞧见我们,黑矇中似乎有了她模糊的影儿,我便避到黑旮旯里等待,等她装满了菜袋走出来,便迎上去接她。只见她躬下身,手脚麻利的拾菜,时儿对摊主乞讨似的说,不要了吧。摊主说,你拣可以。可要把地下都捡干净。不捡干净明天不让你拣了。等扫街的扫干净去。摊主挑了担子离去。不一会,又赶来一提袋的影儿,狠地汹慧芬:这里的菜是我收拣好的,你去别处去。慧芬轻言说,您家也喂猪。那人说,去去。你家才有猪呢!慧芬让过她,去其他摊拉,在地上一阵忙乱抓捡。一会儿又赶来一影儿,硬逼着慧芬倒了袋里的菜,说是幺姨留给我的菜,你怎么这不讲理。慧芬不再让了,她怕再捡不到菜了么办。说我还是你奶奶呢,你家也喂了猪?她说,我喂什么猪,给学校送去的,我们是订了合同的。说着她使劲的夺慧芬的菜袋。她们争抢起来,慧芬操铁工具的手有力,她争不过。我一时傻了眼,立刻感到自己的责任,怎能畏缩在黑暗里,便勇敢地走过去。慧芬看到了我,忙说,表哥你这是去哪?我没回她的话。对她说,你别欺侮人,我明明看到是她先来捡的。她争辩:是我幺姨约定的,难怪这几天,她给留的菜不翼而飞了,原来是你俩狗男女偷去了。慧芬说:你嘴巴放干净哪,他是我表哥,路过的。幸亏我今天来得早,也忿懑的说:走走,忙用脚夫去踩了地上的菜渣,算是出了口气,又拿过她的菜袋向外走。那婆娘还嘀咕了句:真横蛮不讲理!慧芬说,不是你拦我,我非让她吃点亏的。我说,算了,也许我们同是时代下岗者。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