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五章 自尊生疑难贤妻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五章 自尊生疑难贤妻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他们留下祥瑞和迷惘的氛围走了,我始终琢磨不出他们的真实意图。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肯定不是为了讨好我一个马某专程来一趟,还不计较上次闭门羹的事。慧芬立刻回家,问他们来做么事的。我们老熟人的来坐坐呗。我还真说不出所以原。她嘲讽说,和你老熟人!没把你抓去关拘留是万幸。我说,他们又不是公安局派出所的,没资格带我。难怪你吓的跑出去了。她说,一根筋,我哪是跑,是替你准备着。在红儿家注意着动静。我说,好了,没事的。看你操那瞎心。她说,我家里的人我不操心!我说,真还搞不懂他们来做什么的。她说,来打探职工动静的啰。我回味着说,也许有那层意思。然后,把我们所聊的几乎不掉标点的影印了一遍给她听。听后她一口肯定,还么事不是来打探了。我说,是的。心想,也许更是来打探我的。想让我接下红炉不成。不成,不成,过去真想进步到厂部去,现在都一锅粥了。再说,他王逸洲那么有本事,不可一世的人,棱角都磨去得服服帖帖了。鼠头鼠脑,说话都没了中气。慧芬拍了我一下:想么事。这样入神的。我说,没什么。刚抽了孔主任一支精白沙,淡雅在口里还回味无穷的甜蜜,好烟就是不同。慧芬还是不相信我的话,盯着我说,干么呢?心不在焉的。和她说不清楚,此时的心情比铁渣还复杂,便一边去。她竟紧跟不放,还喝地一声:喂!哑了。你话说呀。我一个惊乎,猛地侧过不客气地呵斥:神经病你!是不是巴不得我逮去了,你好找富翁去。她知道惹我不起,早早地把自己撂到床上。这一夜,床中间好象隔了座山,夫妻俩煎熬着,连小便也没起来一次。  接下来的情况更糟了,一窖瞌睡醒来,床上就是我一人,便悄悄起来,也不开灯,摸到腾腾那边看去。做贼似的摸到腾腾的短发,他发着熟睡的嘘吁声,再摸他的脚头,并没有第二个人,打开灯一看,确实只有腾腾。又屋内前后找也没有,横七竖八的桌凳椅、杂物拌着我的脚生痛,干脆坐下来抽闷烟,丝毫不想打开电视看。难道真是她生偏心了,还是去做那种轻爽赚钱的活儿去了。社会上早有传闻,有下岗女瞒着家人夜里不归去做那事养家糊口,甚至有的还是自己的男人接送,人做到这份儿还是人吗,就是捡渣货乞讨也能生存的啊!想着这些,眼中便出现了她和其他男人上床的形情。魑魅魍魉,竭斯底里,深恶痛绝。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我一个大男人往后怎么面对世人,还有腾腾怎么在同学中扬眉吐气。便猛地起身,打开门去。  屋外静悄悄的,偶有秋蝉残虫凄零的鸣唱,月光已经微弱地给尘世披上恐怖的色调。我停住了,并不是害怕什么。想起因公电死的关师傅,我也不怕。我当心的是辰更半夜的上哪儿能找到她。如果贸然闯到按摩街去,被公安误抓了,我是布贴布没分文赎人的。听说公安放长线,放着z淫女不时唤回,交待嫖客,只罚嫖客钱,见人5000,交钱放人。唉,市场经济能用钱摆平一切祸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赚钱去享受一回呢。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可惜我没钱,饱暖思z欲。我回转轻轻掩上门,坐到床边去。烟是不能再抽了,再抽就过了指标。除非是转钟了,可以又算作一天,一包烟得保三天呵。  屋外有了轻巧的动静,静谧中一丝的动静也显得震颤。一会,又有了更具象的隐约动静,是不是有人趁厂子痪散,偷了铁钢,工具什么的去换钱。我们车间丢在墙角的几捆线就不知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了。还有那些白炽灯泡,电杆也被下走了,一定是偷回家用去了。过去就有人把自家的坏灯泡换走车间好的。这事我做过一次,那是年三十的夜晚,灯泡破了,厂小卖部关门,我就偷地去换了车间好灯泡,打算第二天买了再换的。第二天初一,家里有客,想等上班了再换。反正神不知鬼不觉的,上班后,也没有谁提到这一个灯泡,也许都以为是自然损坏。有一阵子,车间的灯泡换得勤,其他车间换得勤,换得仓库里都没有接应的,还埋怨是松滋生产的质量不过关。可我心里老是个阴影。后来竟公开化了,公家的人人有份,厂领导花天酒地,职工拿回一个灯泡也是应该的,但我敢保证,损公利已的就不得已干了那一回。  乱七八糟,胡思乱想的时候,又有了动响。静心听是咯吱的脚步声,从窗口寻去,是慧芬偷偷摸摸的回来了。她的影儿烧成灰我都能认识,那灰不仅白,一定透明,开门进屋也是蹑手蹑脚,去后面一会才上前来到房里。突地说,你怎么没睡,也不哼一声,吓我一跳。她喘了口气又说,人吓人吓死人的。你别不定好心啊。说着去拉亮电灯,见我黑着个脸便不再说什么,脱了外衣,关灯上床。诡秘的行踪让我厌恶,瞟也不瞟一下她的玉体。不等她躺下,我吼的一声:搞么事去了!她支吾的没什么,口气象我昨天回她的话:没什么。更让我的疑心成立。其实我心里有内容,她也一定有内容,不可告人的内容。接着,我又吼了,不让她喘息。说,你非得给老子说清楚明白,去哪里了?干什么来的?她厕身趟下,同时说,不关你的事,好好睡吧。拿这种态度敷衍,真让我火冒三丈。想瞒天过海,蒙哄过关,去做梦吧。我猛地起床,去拉亮灯。突然厉色:去偷人了,还不关我的事!又赶过去,奋力扯起她,你非得跟老子交待清楚。慧芬仍是若无其事的,说又发神经了,无事生非的。你不睡我和儿子可要睡的。此时有几吨的吊车力量在我身上,一动便拽起了她。她没站稳,一屁股坐落下。那软绵绵的屁股压住我右脚。我使劲的用力踹,她也不挪开,和我犟着。别把臭屁股脏了我。说着又捋起她。她扳着个脸,不和我回嘴,似乎在故意气恼我。我欲挥拳揍去,儿子突地惺忪着眼睛出现在房门口,问你们逗么事?又拿跟直盯着我们短衣露肌的。我说,去去去,睡你的觉去。慧芬走过去,温存说,腾腾,我们俩睡去,让他一个发神经。  慧芬和儿子去儿子床上睡去了,这样的屈辱千万不能让儿子有一丝的感觉。我重重地关上房门,又关了灯,一人摆到床上,为了自己的脸面,暂时忍气吞声下来,等明天腾腾上学去了,再和那贼婆娘算账,憋闷一会,又下床出摸出桌上的烟盒,伸进手指,空空如已的,记得清清楚楚的才两天,一包东湖一块五啊,怎么就没有了呢。忙狠劲一捏,把烟纸砣扔到地上,心中的疑团驱使我,非得弄个水落石出,我轻轻开门摸到厨房去,看能不能找到证据,打开25只的暗淡灯,加之灯泡上沾了灰尘,恐怕只相当15只光了。过去学了节约电费,现在也没必要,厂里没人管了,有人管也没人听的,都大半年没交电费了,不发工资,谁有钱交水电费。上次还被水霸王电老虎断了水电,是孔主任他们政府出面,才为红炉网开一面。昏暗里我寻到了小方桌下的黑塑料包,躬身打开查看,一包是菜叶,一包是藕梢把,残土豆等。这个臭z子搞的么名堂,想喂猪不成。是么时提回来的,刚才回来象没提什么的。丢下那些烂菜,打开碗柜,发现了一包简白沙,让我喜出望外,总算有所收获,回房抽去。  其实,慧芬没去找富翁,也没去做人肉生意,是趁黑去菜市场捡了些不要钱买作垃圾倒掉的菜渣回来吃的,还特地给我买了包烟,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而我全然不往好处想,一味的痛诉她,只顾自已任性解恨。我这人就这样,事情过去就没事了。第二天主动拉起她说话,她就是不搭理。当她发现厨柜的烟没了,赶紧跑到前面房里老放烟的桌角上找,找不到急切问我。我洋不睬的说,家里几时还有烟哪,我没看到。我昨晚买来的。我不轻不重的说,有钱的男人哪个抽那烟,你一定记错了。原来,那烟也是脏的?我还不谙世,便躲到厕所去,将它一根根的撕碎丢进厕所,恨不到将肚里的烟气呕吐出来,抽这样来路的烟真恶心。她特地煎了鱼给刘奶奶送去。刘奶奶见她气色不好,问没哪不舒服啵?慧芬摇头:没有,刘奶奶又问厂里发工资没?慧芬说,您别当心。有我们一口吃的,决少不了你的。老人心里亮着,说一定有心思瞒着,不说出来,要憋出病来的。慧芬便把昨天的事说了。刘奶奶说,伢,你别跟他样。好狗不咬鸡,好夫不打妻。他还要打你,真是畜牲不如。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危险啊孩子》《首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