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本息无望再上访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出水芙蓉

第二十一章 本息无望再上访

  说事就是,大家连夜分头去通知人,决定明天上班前到市政府,一定要抢在魏市长出门前。新938小说网 www.vodtw.net戴市长调走了,换了魏市长。我再一次被推到火山尖上,等大伙散去,我训了慧芬。等我发泄一阵,气消下去。她温存的说,为大家做点事也是积德。不然,腾腾去年考进了前进中学,听说这次划到奥赛班。这次大家还主动凑钱,你也好把张国庆的早餐钱还了。真是的,她不提醒,我早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都一年多了,也许他们也忘了。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事?她说,前几天经过他的早餐摊,伍燕说的。我说,她个婆娘怎么跟你说这事。慧芬说,是人家的辛苦钱,也不容易。又学着伍燕的腔调说,一年多了,几十块钱还不算了。人家那是反话,呛死人的。我是想回来落实了,去替你还上的。这不老天有眼,人家主动送钱来了。我坚毅说,那是大伙的钱。再穷也不能用一分。慧芬不声不响地搜出50块钱来给我。明天你就还了,瞌睡睡得着些。我毫不犹豫接了。欣喜地说,腾腾真的可进奥赛班!谁说的。她说腾腾。我要问他去。她阻止,腾腾才睡。别吵了他。腾腾能进奥赛班,真让我欢天喜地的。厂子又要垮了,我也没什么特长,就能干点工人的体力活。哎,一晃快四十了,人说三十而立,我这世算是无所事事,能图个肚儿圆就不错了。腾腾的进步仿佛是我的进步,我的希望只有寄托到他身上了。今晚高兴的事儿全往脑里堆,击活了我的情趣,又尽情的和慧芬乐了一阵子。  昨晚兴奋得累沉沉,慧芬拍醒我,光亮耀得剌眼。想不到我们几个人还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厂门前早已聚了一窝窝的人,大家提议去找市委上访。市委和市政府不在一条街上,市府大院在民主路老地名城皇庙对面,市委大院在江城路的岔口,快到江堤边了,也是红军路的出口。因过去红军夺取江城县(前几年撤县建市称荆江市)的驻地而取名。我说,你们知道市委书记姓什名谁,我是不知道的。有人说,去了就知道的。也有人说:好象姓马吧。嘿,好家伙,姓马。有了拿我开蒜的话题。我也记起,电视里播过是姓马。立刻有人说,是你马家的弟兄,更要去质问他,至少他没有照顾到你马兄弟。更有人说,你们马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书记,不管老百姓死活。我说,哎,要真是我兄弟,还要我亲自带你们去,一个电话红炉就翻身了。有人说,现在兴这个,我们早点把你的马屁拍好。他们乱侃,我也吹嘘:好吧只要是我马家兄弟,就让他请我们大家上宾馆喝茅台去。众哄了:好哇,中午马师傅请我们喝茅台国酒。哄闹声聚来所有的目光,一下把气氛掀了起来。几个年轻人喊:走哇。要喝茅台的赶早!心想,已成。找政府也就那回事了,他们的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了。党领导一切,市委一定还有高招,能救活我们的。大家簇拥着向街去,意气风发。  昨晚兴奋得累沉沉,慧芬拍醒我,光亮耀得剌眼。想不到我们几个人还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厂门前早已聚了一窝窝的人,大家提议去找市委上访。市委和市政府不在一条街上,市府大院在民主路老地名城皇庙对面,市委大院在江城路的岔口,快到江堤边了,也是红军路的出口。因过去红军夺取江城县(前几年撤县建市称荆江市)的驻地而取名。我说,你们知道市委书记姓什名谁,我是不知道的。有人说,去了就知道的。也有人说:好象姓马吧。嘿,好家伙,姓马。有了拿我开蒜的话题。我也记起,电视里播过是姓马。立刻有人说,是你马家的弟兄,更要去质问他,至少他没有照顾到你马兄弟。更有人说,你们马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书记,不管老百姓死活。我说,哎,要真是我兄弟,还要我亲自带你们去,一个电话红炉就翻身了。有人说,现在兴这个,我们早点把你的马屁拍好。他们乱侃,我也吹嘘:好吧只要是我马家兄弟,就让他请我们大家上宾馆喝茅台去。众哄了:好哇,中午马师傅请我们喝茅台国酒。哄闹声聚来所有的目光,一下把气氛掀了起来。几个年轻人喊:走哇。要喝茅台的赶早!心想,已成。找政府也就那回事了,他们的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了。党领导一切,市委一定还有高招,能救活我们的。大家簇拥着向街去,意气风发。  市委大院果然不同凡响,高耸的门楼,彩旗招展,大红横幅。热烈祝贺荆江撤县建市五周年!一晃荆江市成立5年了,岁月如水啊!有人抱怨:五年正是红炉人艰熬的五年。就是这5年使红炉垮成这样了,焦头烂额,满自疮痍,不可当年。此情此景,极度反差,有人把愤怒烧向建市,喊着砸了市委的牌子!我忙制止:要文明上访,不能学文革的打砸抢。大多的人说,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是上访。我的意见终于占了上风,才保住了市委的红牌子。我们在门口闹得这么凶,并没有人出来劝阻,门卫保安也蓄在一旁观看。奇怪,既然是5年庆典,怎么不见欢庆的人群和车队呢。我们几个代表和部分人去办公楼找人,他们在院内树荫下等候。久不见音信,耐不住性子,骂骂咧咧起来。有人动怒,竟去买来链锁把大门锁上。又有人买锁把小门已锁上,组成人墙,不让车辆人员进出。有人指点找三楼办公室,一小秘书接待我们,他简单问了情况,连连去打电话。我制止大家别吵,意思是听他在给谁打,是不是叫公安局来抓我们。不是的,是某主任,某市长,最后是孔科长。他打了电话让我们去经贸委,说,孔科长他们等着。我看见那一格一格的文件柜上,第一个贴着姓马的名字,马平波便说,我们要找马书记。小秘书和缓说,上访和办事都有程序的。不能什么事都要马书记一人来亲自解决,不现实的。我们说,红炉的问题谁也解决不了,只有找马书记。小秘书不和我们分辩,又去给孔道然打电话,好象是叫他们过来。多次的上访,我们已有了经验,他们把我们没整的。我们不犯法不乱来,要事做要饭吃,天经地义!大家扯开了话题,市委还是不同,办公室都这么明净舒适,哪象我们厂破败不堪,你不懂,市委办公室是代表荆江的形象。小秘书不答我们的讪,站到一边去,时儿望望窗外,表情很平静的。也没厌恶我们的汗水味,椅子被我们占满了,还有人站着,我们也不拉他评说,就心平气和的闲聊,真把我们没整。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危险啊孩子》 《运转官场》 《最美的时光